吾道一以貫之

1/3の純情な感情(おそ松さん/一カラ)



※CWT42新刊試閱




在艱辛的就職活動結束後,兄弟們決定前往居酒屋犒賞工作後的自己(「不我們根本還沒有開始工作啊」--三男如是吐嘈),選擇座位時,老樣子松野家四男和次男雖然沒有任何對話,卻不知為何坐在了隔壁。對於這兩人之間奇特的相處模式,其他兄弟雖然非常不解,但這麼多年來也早就習慣,當作是一松彆扭青春期過後遺留的痕跡來理解。

除了當事人以外,兄弟間知道那兩人相處模式背後原因的,就只有人類國寶、領袖魅力傳奇的哥哥我了。

這實在非常不可思議,畢竟照理說松野家六胞胎除了各自的遊玩行程以外,吃喝拉撒睡幾乎都在一起,有意遮掩什麼事也不是那麼容易--不過自從他發現五弟會在河裡游泳、四弟會變成貓、三弟是個重度偶像宅後,就發現其實兄弟間也不是真的什麼事都知道--所以只有自己發現松野家四男跟次男之間的糾葛,好像也很正常。

最初會發現一松跟カラ松的不對勁,其實是個意外。
おそ松這個人被稱為奇蹟的笨蛋,除了想惡作劇的時候外,即便在十四松的打呼聲中,也能無憂無慮地在幾秒內入睡。而那次他因為賴床賴了一整天,結果到了晚上精神百倍,而兄弟們卻一個個都不願意陪可憐的大哥一起通宵,讓他很是無聊。

一個人在起居間轉台轉了半天後,おそ松無奈地發現電視果然還是跟兄弟爭奪時最有趣。而當他決定起身回房,為了不吵醒兄弟而躡手躡腳地回到二樓時,卻在房門口聽見了非常細微的異樣聲響。雖然刻意壓低了聲音,但身為長男的おそ松,最得意的可就是分辨連父母都會認錯的兄弟們,仔細一聽就認出了是一松的聲音。

而且他貌似還正在幫人撸管。
正在……幫人撸管……一松身邊躺著的人……也就那麼一個人而已。

おそ松雖然一開始頗震驚地想著這兩人到底在幹嘛,但仔細一想,兄弟互相解決生理需求什麼的,不過就是自慰的延伸而已嘛,根本算不了什麼(只要別把哥哥扯進去就好了)。安心下來的松野家長男溫柔善良地回到起居間打發時間,等他再度回到房間後,兩人似乎已經入睡了(也不知道一松有沒有洗手)。

自那之後雖然偶爾會被干擾睡眠,但おそ松其實沒有特別把四男跟次男的事放在心上。奇怪的是那個總是會被其他兄弟吵得睡不著的神經質三男,每逢四男(還是該說次男)的快樂時光,反而都睡得特別好,一次都沒被吵醒過,這讓おそ松覺得其實カラ松根本不需要唱什麼鬼搖籃曲了,下次三男有需要的時候就撸撸管,多容易又健康。

而前陣子因為おそ松閒得發慌,弟弟們又老是自己玩害哥哥很寂寞,於是無聊的長男拿了這件事當話題,試圖想讓同樣宅在家裡的弟弟理會自己。不得不說,一松最初因事跡敗露而震驚的表情,簡直是妙不可言,おそ松真心後悔當時沒有機警地拍下照片,雖然就算拍了,估計也會被一松刪除--不過當一松恢復平靜、開始像嘔吐一樣嘩啦吐出一堆內幕後,就輪到挑起話題的本人飽受驚嚇了。

弟弟早在幾年前就已經順利處男畢業什麼的!(比哥哥還早就是不可原諒!)
另一個弟弟同時間喪失了處女什麼的!(不知該不該讓媽煮紅豆飯,哥哥很糾結!)
長年調教下弟弟現在已經可以靠後面高潮什麼的!(名列哥哥最不想知道的事第一名!)
但是感情進展不但是零,還退化到比童年時期更糟。(噢。)
--總之,這就是松野家次男跟四男沒有辦法好好相處的原因。

兄弟們在啤酒小菜送上後,紛紛開始討論方才的就職活動,坐在おそ松右手邊的カラ松老樣子做出了極凍發言而被三男吐嘈「你是為什麼而生的啊カラ松」。對於兄弟間的對話,一松彷彿沒有興趣似地將下巴抵在桌上,和坐在隔壁的カラ松根本沒有互動。難怪不要說 遲鈍得有剩的カラ松,就連比較敏銳的チョロ松跟トド松,都沒能發現一松的心思。

真不知道該同情被欺負得莫名其妙的カラ松,還是該同情因為心意無法傳達,而性格越來越陰暗過激的一松。雖然天天有好戲看也是很歡樂,但坐視這種惡性循環持續下去的話,總有一天會發生什麼事的吧。

想到這,おそ松終究忍不住開口道。
「其實啊,我最擔心的就是一松了。這種性格,一輩子都無法找到工作吧。」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吧?」チョロ松吐嘈。
「好像適應不了社會。」雖然不知道內情,但トド松倒是贊同長男的話。
「確實。」十四松同聲附和。
「感覺會殺了上司。」不然就是殺了カラ松。おそ松不正經但帶有幾分認真地說。
「嗯、嗯!」

五男連聲點頭,四男悶不吭聲,但對於兄弟們有點過分的描述,倒也沒有生氣的樣子,像是十分瞭然於心自己的評價,而此時カラ松也耐不住寂寞地開口了。
「呼……我是相信一松的。」
話語方竟,松野家四男立刻揪起了自家哥哥的領子,一旁的三男對於這事態發展十分錯愕地大喊:「為什麼!他是唯一幫你圓場的耶!」

過去的おそ松,或許也會對這種情況感到困惑吧。
若是其他弟弟相信一松,彆扭的四男一定會接受,因為他們不知道一松做了什麼事。而如果是自己相信一松,他大概也會接受,原因是清楚自己確實不在意。因為松野おそ松奉行的人生原則,本來就是「我開心就好誰理社會觀感」。

近親相姦?同性戀?很重要嗎?有比年紀一大把不去工作吃爸媽老本還壞嗎?
當初聽完一松的真心話大告白後,おそ松雖然很震驚,不過平靜下來後,他這麼反問道。對於他的問題,一松先是怔愣了一會,接著就有點釋懷地說:「因為是你才會這麼想吧」。

跟視世俗禮教為無物的自己不一樣,カラ松本質上是很接近正常人的,搞不好還是兄弟中最像一般人的。在被一松這樣那樣的前提下,從他口中說出對一松的信任,一松大概很難理解……好吧,哥哥我也是有點困惑啦。雖然カラ松腦袋空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再怎麼說,也不至於誤以為一松的日常行為很正常吧?一松的異常,可是就連哥哥我聽到「塞跳蛋出門買東西」這類A片情節在松野家發生過時,都著實吃了一驚啊!(但一松下次不要在幫媽媽跑腿時做這種事好嗎?那次全家可是盼著你們買的火鍋料,餓得前胸貼後背啊!)

總而言之,不管カラ松是因為太蠢、還是誤會了什麼,這樣的信任都不是一松想要的。

在無言的恫嚇過後,彆扭的四男沉默地鬆開了手,仍舊什麼也沒說。看著眼中轉著困惑淚水的次男消沉地縮回椅子上,大概還不明白自己作了什麼錯誤發言,おそ松忍不住有些同情了一松起來。

即使連原本的自己都幾近崩壞,卻連三分之一的感情都傳達不到對方心裡,想想過去的一松還算是六兄弟中相對正常的一個人呢……如今正常這兩個字可幾乎找不到半點碎片了。

啊-啊。鈍感真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呀。長男忍不住笑了起來,道。

「被カラ松玩弄的一松,真的很危險。」

-END-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