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Good Game-1(遊戲王/海表)

#1

九月殘暑威力仍在,但氣溫已經比夏季舒適許多。遊戲攏了攏雙手合抱才能扣住的購物袋,邁著比平時快上許多的步伐往家裡前進。

都是爺爺突發奇想,說什麼「我想看新開的遊戲店裡賣了什麼不一樣的東西,你去潛入敵人的店拍照回來」,結果因為在店裡到處拍照行跡太可疑,害他差點被店員誤以為是小偷,只好買了一堆商品來證明自己清白--雖然就結果來說,可以玩到很多有興趣的新作,對他來說是很值得高興啦,但搬運的過程可不是一般的辛苦。

在遊戲彷彿搬著砂糖回巢的辛勤螞蟻一般努力加快腳步時,一道透過音響設備放大的聲音從街道旁的建築物上方傳出,中斷了遊戲的思緒。

「我想請問副社長,在前一次的決鬥盤已經做到全息投影的情況下,這次的新產品具體上有什麼突破呢?」

遊戲隨著聲音來源抬頭望向牆上的大尺寸轉播螢幕,鏡頭並未照向發問的記者,而是正對著一張鋪了桌巾的長桌,看起來似乎是記者會實況。而在螢幕正中央的面孔,正是遊戲也十分熟悉的那位少年--海馬瀨人的弟弟木馬。

「這次的決鬥盤不論是影像、聲音還是震動都比過去更加擬真,前代決鬥盤還無法呈現背景被破壞、以及魔法卡造成的環境變化,但透過新決鬥盤,這些細節都有更精緻的表現。」

少年的聲音不如他的兄長般鏗鏘有力,但十分活潑親和,即使身型襯著背後的大螢幕顯得有些嬌小,但面對不停閃爍的閃光燈及大批媒體,態度倒是完全沒有半點少年的青澀。

記者會似乎已到了尾聲,木馬背後的大螢幕已停止播放簡報,畫面中心只剩下KC集團的LOGO,記者也不斷提出問題、場面十分熱烈,在遊戲的印象中,海馬君主持的記者會好像不常見到這樣的情景,或許是因為過往如果記者提出(對海馬君來說)太愚蠢的問題,那個海馬君就會用鼻子哼笑作為回答,然後說「下一題」。即使是非常習慣面對各種大人物的記者,也沒有幾個人喜歡扛這種釘子的--所以面對海馬瀨人時,記者們的提問多半比較保守--就這方面而言,木馬可能比他哥更適合面對媒體吧。

遊戲一面心想,同時也分心聽著木馬的解說,雖然自從亞圖姆離開後,他已經很少再公開進行怪獸卡決鬥,但私底下還是會跟親友們一起玩的,對新世代決鬥盤的發展當然也很關心。

直到木馬結束最後一個回答,司儀這才宣布記者會到此結束,鏡頭隨著司儀的話,給了木馬一個特寫,而少年也熟稔地舉起手臂上的決鬥盤,對著鏡頭自信笑道:「大家都很想早點試試最新的決鬥盤吧?下個月發售時,一定要買哦!」

看著習於面對大場面的少年,遊戲不禁有些感慨時間的流逝。最近木馬出現在媒體前的機會比以前頻繁不少,原本幾乎都是由海馬主持的產品發布會,近來也都是木馬出席,可以看得出來木馬也漸漸習慣了這種場合。

--這麼說來,還真的好陣子沒有走在路上時,突然被電視牆傳出的海馬君聲音嚇到的印象了呢。因為海馬君的嗓音渾厚有力,用街頭的音響突然發出呼告的時候,實在是常常讓人嚇一跳。

也許是工作太忙,所以把對外的事情交給木馬了吧?畢竟作為社長、本來就應該很忙的,所以剛上高中那時,他對這個同班同學的印象也一直都很薄弱,只記得海馬君「經常缺席」、「沉默不與人來往」……看到現在比政治家還更像領導者的海馬君,任誰都無法想像他在學校曾經有著陰沉、存在感不高的形象吧。邊回想和海馬兄弟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遊戲重新邁開腳步往自家走去。

***

「我回來了!」
推開店門,遊戲朝門內喊道。
「喔喔,遊戲啊!」窩在櫃台後的武藤雙六抬起頭,就見身形嬌小的孫子手上抱著多到快遮住他整個人的紙盒堆。「不是只要你看看嗎?怎麼買了那麼多!」

「還不都是爺爺要我拍照,店員才懷疑我是小偷的。」將盒子一口氣全堆到櫃台上,遊戲無奈地抱怨:「我只好買一些商品回來啊。」

「那也不用買這麼多……」一邊嘟嚷,老人的視線倒是沒有從盒子上移開,沒片刻就像是忘了方才的抱怨,彷彿孩子般開心地東挑西撿了起來:「喔!這個好像很好玩!遊……」

果然!青年從武藤雙六的注意力被紙盒堆吸走時就已有預感,這會也只能露出歉笑,擺了擺手往樓上走去:「抱歉、爺爺,我還得準備講稿呢!今天不能陪你玩了!」

雖然他不是社長,但現在也是很忙的。
畢竟他也沒想到構思許久的球面型策略戰遊戲「Spherium」會順利獲得德國年度遊戲獎的冠軍,雖然離遊戲設計師的夢想又進了一步、讓他非常開心,但是要準備英文講稿可是令他非常頭痛啊。遠在美國的杏子很熱心地提議幫自己潤稿,但畢竟他也不喜歡完全把自己的事丟給別人,基本內容還是得自己想的,所以這幾天可是十分緊張。

就這樣在惴惴不安的心情中到了德國,原本上台前看到成堆相機、錄影機對著自己,遊戲還緊張得彷彿心臟下一秒就會從嘴巴裡跳出來,但實際上開始發表後,卻意外地只在乎自己有沒有好好講完,而完全忘記了緊張。當他走下講台時,已經有許多人等在台下,紛紛上前來握手致意,令遊戲簡直有成為明星的錯覺。正當他被如浪潮般湧來的讚美弄得有些害羞時,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喲!遊戲,好久不見!」
穿著西裝的黑髮少年邊揮手邊朝自己走來,令遊戲一瞬間產生了自己人還在日本的錯覺。雖說不久前才在街頭電視上見到對方,但實際碰面,還是覺得少年的身高比記憶中高了不少--遊戲衝著已是高中生的來者展開笑容,出聲道:「木馬!」

「恭喜你得到冠軍,遊戲。」少年綻開比他印象中穩重許多的笑容,右手朝他遞來。
「謝謝!」遊戲用力地回握對方的手,也投以笑容。

遊戲還來不及感慨對方已從初次見面時的男孩成長為少年,對方已接著說:「雖然這次我也有參加評審,但還真不知道那個作品是遊戲設計的。那個作品非常棒喔!獲得所有評審的好評呢!」

「謝謝,原來木馬有參加評審啊?」

「嗯,本來應該是哥哥要參加的。我是代替他來。」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最近很少看到海馬君呢,他還好嗎?」

聽到他問起,少年莫名地停頓了一下,沒有馬上回答。這反應正令遊戲覺得奇怪,對方已經若無其事地啟齒:「說來話長。典禮結束後,遊戲有要去哪裡嗎?沒有的話,我們一起吃晚餐如何?」

這突兀的轉移話題,只差沒直接說有些不適合在人前討論的內情了--莫非海馬君發生了什麼事?遊戲一懍,而眼前的少年彷彿別有暗示地眨了眨眼,令遊戲半確信了自己的猜想,於是他點了點頭。

--雖然本想趁這次遊戲大賞的機會認識其他遊戲設計者,但以後總有機會的,目前他更關注那位老朋友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見他首肯,木馬立刻回頭朝隨扈交代了幾聲,便又笑著揮了揮手:「那麼,我還要去跟一些人打招呼,散會時再過來找你!你也好好享受餐會吧,我特別推薦那個巧克力噴泉!」

「嗯!」青年微笑著揮了揮手,目送少年的背影離去。

木馬離開後,遊戲的思緒沒有停留在海馬的事情上太久,反正稍後就能知道詳情了,而且木馬的表情雖然有些微妙,但那並不是擔憂--就算海馬君真的發生了什麼事,至少短期內應該沒有太急迫的危險才對。想到這裡,遊戲感覺總算鬆了口氣。而此時剛好有人上前來搭話,於是他很快就先將昔日同窗的事擺在了一旁。

***

典禮結束後,木馬好不容易才從人牆中挖出今年的冠軍得主,待遊戲歉笑著將聯絡方式一一遞給身邊的人,兩人這才搭上海馬家的豪華大車,意外地沒花多少時間就抵達了海馬家的私人別墅。

宅邸豪華程度自然是不在話下,但遊戲並沒有特別興趣,除了跟在木馬身後前往餐廳時,好奇看了看四周外,他的注意力很快就隨著木馬的話而轉移開來。

雖說是為了海馬的事而來,但木馬並沒有馬上進入話題,閒話家常幾句後,首先便談起了生意。

「在講哥哥的事之前,有件事我想先以KC集團社長代理的身份和遊戲談談,可以嗎?」
「好呀。」

遊戲並沒有聽漏「社長代理」四個字,不過木馬顯然是打算待會再解釋這點,一面做手勢要遊戲開動,少年一面問:
「遊戲這次得獎的那個作品,已經有商品化的計畫了嗎?」
「今天有些人來詢問,但我都還沒回答。」
「太好了。那麼,和我們KC集團合作如何?」
「沒問題。」

因為今天已經有過好幾次類似的對話,所以在木馬的問題脫口而出之前,遊戲就已猜想到了話題走勢,當木馬問出那個他所預想的問題時,他二話不說便當場答應了。少年也不意外他的快言承諾,立刻站起身笑著一擊手掌,道:「太好了!那我先要人去準備。」

少年繞過橫在兩人中間的桌子,再度朝自己伸出手。

「先說一聲,以後就多多指教囉,遊戲。」
「也請你多多指教了……」還在猶豫是該按原本習慣的稱呼,還是該稱呼眼前這位「上司」的職稱時,比哥哥還要懂人情世故許多的少年就已經開口替他解圍:

「以前怎麼叫,現在就怎麼叫吧。沒關係的,你可不是員工啊。」
「嗯,謝謝你,木馬。」

海馬家二少爺擺了擺手,示意這沒什麼,一邊按下了餐廳角落的通訊鍵。螢幕上出現的是遊戲也很熟悉的海馬家忠心部下磯野。

「磯野--」木馬才正準備開口之時,對方便有些難抑激動地出聲打斷。
「木馬少爺,少爺回來了!」

「哥哥回來了?」少年的聲調頓時提高,而螢幕另一端的男人也點了點頭,再次肯定:
「是,方才才從太空站傳訊息回來。木馬少爺,您的打算是……」
「那還用說嗎?我立刻回去!」

遊戲才正驚訝於磯野會這樣打斷木馬講話,而少年雀躍的語氣便也昭示出他並不介意磯野的「無禮」。兩人的對話雖然沒頭沒尾、又很快就結束,但從「回來了」這三個字可以推測,海馬君應該是去了某個地方。

遊戲並沒有被晾在一旁太久,少年在切斷通話後,立刻便轉向他問道:
「遊戲,我現在要搭私人飛機立刻回國,你也一起吧?絕對比你搭的經濟艙還舒服喔!」
「好呀。」

在木馬的盛情邀約下,遊戲也就客隨主便地取消了原本的機票,改搭KC集團的私人飛機回國。之前只看過海馬君親自駕駛的青眼白龍戰鬥機,原以為木馬的私人座機大概也會是什麼誇張的特別款式,倒沒想到在機場換了接駁車後,抵達的私人停機坪上停放的只是一般的飛機……當然,內裝等級自然是不能與一般的客機相比。只是外觀看起來相當正常。

遊戲坐在比來時高級太多的座椅上,看著周圍景色逐漸變成雲層,又再轉為一片青空,飛機穩定下來後,乘務員們這才出現在客艙口。而木馬等到乘務員把兩人的飲料端上,這才要等候傳喚的乘務員直接離開,打趣地看向青年:

「好了,我們終於有時間說話了。從剛才開始一直都還沒解釋情況呢,你應該很困惑吧?」
「是啊。」遊戲喝了口果汁,好奇地看向少年:「海馬君去了什麼地方啊?」
「冥界。」
「冥界?」

不可思議的提高音調再次重覆,坐在他對面的少年便點了點頭。

「就是法老在的那個冥界。哥哥大約是三個月前出發的。之前我們一直都無法得知他的狀況,不過看磯野剛才的反應,應該是還安好才對。」
「這樣啊……竟然是去了冥界……」

遊戲無意識地重覆著那令人驚異的單字,要說驚訝、他確實也是挺驚訝,但海馬君做出這樣的事情,倒又不是真的無法想像。畢竟海馬君的能力和行動力本來就很驚人,而且四年前藍神被亞圖姆擊敗後,他也注意到海馬在離開會場前,撿走了藍神用來次元跳躍的道具。

海馬這麼做的意圖,不用問也猜得出來。

畢竟現在如果想和高次元往來,是不可能再透過千年道具達成的,亞圖姆在擊敗被邪念侵蝕的藍神後,已經親自分解了千年積木。而他可以猜想得出來,海馬君的想法大概是:既然無法把亞圖姆叫來,那我就親自過去找他。

雖然遊戲並不是很瞭解海馬這種執著從何而來,不過對於這名跟自己同年紀的年輕社長,能憑一己之力達成普拉那們都無法達成的次元跳躍,他倒是一點也不意外。海馬君總是能做出超越常人預測的事,就算他老蔑稱千年神器是「靈異道具」,但四年前也是他特地將千年積木從埃及的葬祭殿中挖出來(馬利克還為此氣了好一陣子)。而當時就連作為夥伴的自己,都已經覺得不可能再把亞圖姆喚到這個世界來了,海馬君還是非常堅信這件事可以達成,所以那次見到亞圖姆和瑪哈特後,他還忍不住向海馬道了謝。

--有這樣堅定信念(還是該說固執呢?)的海馬君,能開發出前往冥界的機器,好像也是相當正常的事。不論世人認為前往高次元有多麼不可能,那在海馬眼中一定是個可見的未來吧。溫和青年的唇角微微上揚,道:「不愧是海馬君呢。」

「對吧?哥哥可是很厲害的!」少年驕傲地綻開笑容。

確實,除了佩服以外已經說不出更多評語了。遊戲先是附和地點點頭,又忽然想起決鬥者王國那時、木馬曾經因為海馬不在而被貝卡斯綁架的事,於是又開口問道:
「海馬君去冥界後,公司還好嗎?」

「一切正常。」木馬將杯子隨手放在一旁的桌上。「這件事只有我和磯野知道而已,就連海馬邸的僕人們也都只以為哥哥人在外地。雖然表面上公司的決策還是以哥哥的名義發布,但目前都是由我處理,所以我現在可是忙得不得了呢。」

彷彿知道遊戲想說什麼,少年又嘿嘿笑了兩聲:「我們可不會讓五巨頭那時的事再發生一次。」

「說的也是。」這對兄弟的危機處理能力一直都非常優秀,確實是沒什麼好擔心的。想到不久前才在街頭看到木馬出席記者會的轉播,遊戲忍不住說:「代理海馬君的工作,光想就覺得好忙啊。」

「是啊,自己實際做了一陣子、才再次體會到在處理事情的效率方面,我還完全比不上哥哥呢。」面對青年的讚美,戀兄情節的少年慣例般地搖頭,不過遊戲很清楚,少年的能力絕對沒有他自謙的那麼普通。

雖然因為海馬君太過顯眼,乍看下木馬的存在就顯得比較平凡,但若與同齡人比較,木馬無疑也是該歸類到天才的那一群。看來海馬剛三郎即便教育方式有所偏差,但在菁英養成方面確實很有一套。回想了一下兩兄弟的能力,遊戲不禁感慨起來。
而少年偏頭看向窗外的雲層,好半晌才突然說。

「對了,既然哥哥已經從太空站回到地面,我想抵達日本也不用多少時間,我想先讓哥哥看看遊戲設計的作品,你覺得怎麼樣?」
「當然好啊,我也想聽聽海馬君的意見。」

原先木馬是預計兩人回國後便直接前往KC總公司簽約, 但既然海馬君人都已經回到現世了,再等一下也不會差太多。由於在飛機上也沒什麼事做,遊戲便順便問了「太空站是什麼」,而得到的答案是KC之前為了研究千年積木而建了一座太空站,後來因為得到藍神持有的道具,也就在那裡繼續研究次元跳躍。海馬似乎就是從那裡前往高次元的。

對於這格局太過宏大的友人近況,遊戲一時還真不知道該不該吐嘈「為了研究千年積木而建太空站」這件事,但如果要吐嘈這點的話,總感覺會沒完沒了,所以他最後什麼也沒說。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