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大家族的二三事(全)

2011/07/23

《大家族的二三事》相關作,可參考卷末人物附表。
王小寒其實小時候不太喜歡自己的名字。


王家是個大家族,論輩份的方式也很傳統,所以雖然小寒只有寒露一個親哥哥;在王家孫子輩中卻被稱為「老四」、「四哥」。會叫他名字的除了同學;就只有其他長輩。

小時候還沒上學時,小寒沒感覺家裡成員的名字有多奇怪,三個哥哥的名字雖然帶點古意;但也尚稱正常,而小這個字在現代名字中出現就顯得有些怪異,光聽發音又總有人以為「筱涵」是個女孩子,令他不勝其擾--

雖然當他到了在意性別被錯認的年紀時,他也明白了老五清明的名字比他更悲慘。
想想五弟多可憐後,小寒總覺得自己應該滿足,但每次被錯認時還是免不了一陣埋怨。

也因為他的名字,小寒從來就沒有小名,反而哥哥寒露在親戚間有個外號「大寒」。上頭三個哥哥的年紀都只相差一歲,彼此也一直是最親密的玩伴,小寒雖然和寒露只差兩歲,但因為和大哥年紀相差較多,基本上玩不在一起。

親兄弟之間未必最親,大概是四合院大家族的特色吧。

當哥哥們上小學時,還只是幼稚園年紀的小寒只能和婆婆媽媽們一起看家;順便玩弄還當不了他玩伴的清明。當小寒終於進小學後,兄長們也升上中高年級了。在這小孩心智成長最快的時期,校園裡清清楚楚分了上中下三層階級,家裡自然也是一樣。

雖然由於長孫王穀雨的個性使然,從不將任何人排除在外,所以沒有一個兄弟會被排擠或是落單,但畢竟王穀雨當時也還是個小孩,無法面面俱到,年齡鴻溝也並非善意可以消弭。

理所當然,小寒只能當哥哥和鄰居遊戲中的旁觀者,偶爾有幸加入遊戲,但更常的是觀戰途中清明來鬧著要一起玩,於是陪玩了好一陣子後;一抬頭才發現大哥哥大姊姊們早就不知追逐到哪去了。這時小寒總忍不住捏清明的臉洩恨一把,不過清明似乎從沒搞懂年紀相近的四哥到底在氣什麼。

更可恨的是晚上當小寒回到和寒露共同的房間時,還必須聽寒露炫耀他的戰況和戰果。

「為什麼你們都不跟我一起玩。」小寒偶爾會踢踢被子底下寒露的腳埋怨道。
「有什麼辦法,你跑那麼慢,一下就抓到了。」寒露回踢幾腳。「去跟你們班的人一起玩。」

「不要。他們又不住附近。」小寒賭氣地背過身。「為什麼我們家住這麼遠。」
「不然你跟清明玩。」寒露顯然對弟弟的煩惱興趣缺缺,睡意悄悄將他的眼皮拉下。
「他那麼小。」小寒也想抗議被迫當褓姆一事,就因為中高年級的放學時間不一樣,他每天下午寫完作業就只好順帶當清明的褓姆,清明又總在他睡午覺時精力異常旺盛,讓他連補眠都異常困難。

「你也很小。」寒露的聲音模糊而幾不可聞,似乎已墮入夢境。

對小學低年生;還憧憬著中高年級的王小寒而言,附近那些跑來和哥哥們玩的鄰居小孩全都是擅闖領地的邪魔歪道,他多想直接大聲叫他們回家,可是又不敢惹哥哥們生氣,只好保持沉默。

只是就算他實行名為沉默的抗議,也沒多少人會注意。

這時的小寒最喜歡家族節日和活動,只有這時沒玩伴的哥哥們才會施捨注意力在弟弟們身上。

* * *

待小寒有了自己的交友圈後,終於不再像以前那樣想整天跟在哥哥們後面轉,也比較能跟上兄長們的話題,隨著更小的小孩出世,小寒在不知不覺中竟被劃分進哥哥群了。

芒種還沒出生前,王家七個孫子和唯一的孫女不論出遊、大小活動、上館子吃飯、坐車,總是有固定組合搭配。穀雨和立夏照顧最小的小雪和立冬,立秋跟寒露一組;沉默的小寒和聒噪的清明一組。大小孩們在一起的時間久了,終於漸漸產生融洽的感覺,不像以前各自為政。

兄弟關係逐漸接近才讓小寒稍稍鬆了口氣,紛紛進入青春期的兄長們之間又產生了許多新秘密,心靈距離咻地一聲迅速拉開。年紀小的孩子們毫無所覺也不在乎,但向來夾在兄弟之間的小寒對這種感覺異常敏感,也對疏離感份外心急。

於是某天晚餐;三位哥哥破天荒要求自己的房間時,用晴天霹靂來形容小寒的震驚也不為過。

長輩們訝異地詢問原因,坐在小孩桌吃飯的小寒急著想扒光飯過去參與,但在他吃完飯前大家長爺爺便同意了少年們的訴求--他從沒那麼討厭過長輩們對哥哥們的信任。

事情已經拍板定案,小寒也自認沒有足以駁回長輩決定的立場,只好沉默。

* * *

「為什麼?」晚餐後輪到穀雨和立秋洗碗,立夏老樣子搶浴室,於是小寒只能憋著一股氣
質問哥哥寒露。

「什麼為什麼?」寒露一臉莫名其妙。
「為什麼要換房間?」小寒隱忍著道,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
「我們都長大了,一起睡很擠啊。」寒露理所當然地回答。
「那我睡躺椅。你睡床。」聽見寒露的理由後小寒放鬆了下來。

還好,不是因為不想跟他一起住。

「不用這樣吧。冬天你怎麼辦?」寒露瞠目,「唉、總之換房間比較快。爸媽他們也答應啦。」
「可是家裡沒有其他房間。」小寒有些不死心。
「所以說立夏和大哥那兩間不是用拉門隔開嗎?拿掉就放得下三張床啦,立夏和大哥也答應了。」

「為什麼你們一定要換?」
「就說我們三個都上國中了,作息和你們不一樣,住一起比較方便。--而且立秋還沒上小學,跟你一起睡床也不會那麼擠不是嗎?」寒露努力痛陳利害。

「不要。」小寒的嘴巴越抿越緊。
「為什麼不要?你怎麼這麼固執?」寒露發現自己著實不太了解這個沉默的弟弟,光是小寒提出抗議就令他相當意外了。

「為什麼又是你們住一起。」
「為什麼……因為是哥哥?」寒露傻愣愣地搔了搔依髮禁規定理短的頭髮,這問題真是超出他理解的範圍。他根本沒搞懂弟弟在問什麼,又在反對什麼。

「……」小寒沒有接話,低垂的頭讓寒露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小寒?我可以把書桌留給你喔,你不是想要自己的桌子嗎。」寒露試著歪頭想偷看弟弟的表情,不過他還來不及看到,沉默的火山就爆發了。

「你們……每次都排擠我。」小寒含糊不清地說著,斷斷續續的話語有些鼻音,發現弟弟在哭的寒露呆愣著不知該做何反應。

太少看到弟弟哭,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小寒?」寒露戰戰兢兢地伸手,但小寒退了一步;沒有碰到。
「你們討厭我,那我也要……討厭你們……!」小寒不顧寒露驚愕的目光又退了幾步,

彷彿連續劇的高潮戲碼般;拋下經典台詞後就從正堂奔了出去。

坐在屋外乘涼的大人們則此起彼落的驚叫。

「小寒!小寒你要去哪裡啊!」
「很晚了耶!小寒!」

「小寒等一下!」寒露當然也第一時間跟著衝出門,卻馬上被大人們攔下。
「寒露,怎麼回事?小寒怎麼在哭?」媽媽一頭霧水地問,手上還拿著西瓜。

估計大家都是因為手上拿著水果和菱角才沒第一時間追上小寒。

「我……我也不知道。」寒露自己也還在狀況外。「小寒突然生氣……」
「怎麼會生氣?你做了什麼?」媽媽馬上急著追問。
「我不知道啊,我只是回答他問題而已。」

「唉,麥擱問啊,先找人啦。」二伯突然插話。
「嘿啊,卡緊去找啦。瓦靠就危險欸。」奶奶馬上贊同。
「大家作夥找卡快啦。」小寒和寒露的親爹終於吃完西瓜。
「那我們分頭進行,找到就馬上帶回來,其他人一個小時後回來看看情況。」四叔冷靜地計劃。


此時終於洗完碗出來的王家長孫見眾人蠢蠢欲動,突然大聲叫停。
「……等一下。你們人太多了!我去就好。」

大家一致停下動作看著穀雨走向腳踏車,反應不一。

「你一個人可以嗎?還是大家一起吧。」小寒的媽媽擔憂地問。
「是我的錯,我去!」寒露上前來搶腳踏車。
「為什麼人太多不行?」清明總是多一張嘴。
「大家作夥找啦!」大伯;也就是穀雨的爸爸搖頭。
「你知道小寒會去哪裡嗎?」二伯母也不是很放心。
「先把人帶回來,人安全最重要!」五叔已經決定把事情交給長孫了。
「現在發生什麼事?」立夏才剛踏出浴室,外頭已經鬧得沸沸揚揚。


面對眾人七嘴八舌,王穀雨直接搖了搖手。
「沒時間解釋了,我先找人,回來再說。你們不要跟來。」

然後不等眾人回答,迅速揚長而去。

* * *

其實王穀雨也不知道堂弟會在哪裡。

一個人出來找小寒的理由很簡單-雖然他和小寒的相處時間不算久,也不敢自認了解小寒的個性-但善體人心的穀雨隱約覺得要是王家大軍出動,弄得「王小寒離家出走」一事全村人盡皆知,彆扭的小寒鐵定會自我嫌惡到把心事吞進肚子裡,粉飾太平以免全村的人都來關心他的心事。

比起一群人圍在身邊安慰,小寒大概是喜歡低調處理情緒的類型--穀雨憑著直覺這麼猜想。

而他的猜測完全正確。


「小寒。」王穀雨還沒有刻意去找,只是沿著大路騎了一段腳踏車就看見男孩的背影。
「是大哥嗎?……我已經要回家了。」男孩生硬地回答,沒有轉身。

騙人,明明就越走越遠。王穀雨當然不會笨到拆穿彆扭的堂弟,笑道。

「真的嗎,那你上車吧。我們一起回去。」
「……我等一下自己會走回去。」

「不是要回家嗎?上車。」王穀雨故意用有點兇的語氣恫嚇,看見小小背影一僵,才又溫和地說。
「你自己上車,我載你到處晃晃再回家;或是我現在抓你回去,你選一個吧。」

正如他所猜想的,小寒低頭爬上了腳踏車後座當作回答。
見狀王穀雨點了點頭,也不調頭就往前騎去。


「其他人呢?」不通知他們嗎?小寒問道。
「只有我出來找你,所以可以慢點回去。」穀雨回答後就沒再說話,悠閒地踩著踏板,像是本來就打算飯後出來散步似的。

對比田裡青蛙的鼓譟聲,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著。

小寒這時稍微冷靜下來後,才開始後悔自己孩子氣的舉動。待會回去一定會被纏著問東問西,就算回答沒事、氣消了,大人們也絕不會相信,而寒露應該被罵得一頭霧水吧……早知道回房間生生悶氣就算了,把事情鬧這麼大真麻煩。

兀自感嘆完;看著前座比自己高大許多的背影,小寒又生出另一疑問。
怎麼會是大哥來找?寒露呢?

「冷靜下來了嗎?」王穀雨突然問道,打破沉默的時機恰到好處。
「嗯。」雖說心情平復很多,但小寒還是處於不想說話的狀態。

平常少有和大哥交談的機會,不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斥責?說教?關心?安慰?同情?小寒忍不住猜想著。

「冷靜下來了,那就回家吧。」穀雨也同時往土地公廟騎去,看來是想在空地迴轉。

感覺就像「散步夠了,回家吧」一樣稀鬆平常。

「咦!」出乎意料的反應,小寒不禁一愣。
「怎麼了?」

怎麼會這樣?沒有反應?小寒躊躇了幾秒才問。

「大哥……不問我原因嗎?」
「你想說嗎?」


王穀雨反問道,這又讓小寒當機了幾秒。

他實在無法捉摸大哥的想法,也令小寒無從決定要如何應對,所以他卑鄙地將決定權交給對方。

「那,如果大哥想聽的話我就說。」
「好啊。」隨著這句話,腳踏車安穩地停了下來。

「我們在這裡談吧。」橫越水溝上的板子走到廟前,穀雨的笑容在背光下有些模糊。
小寒點了點頭,兩人便在村民貢獻的椅子中隨意揀了兩張坐下。

坐下後,又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我……已經不氣了。」想了半天,還是決定用這句話當開場白。
「那就好。」沒有安慰、沒有多餘的話,或許對一些人來說反應過於冷漠,對小寒來說卻是剛剛好。

小寒抬頭看向穀雨,本想將煩惱一口氣傾倒出來,但對方隨意的態度卻令他再次動搖。

總是被眾人環繞的大哥一定不能理解他的感受吧?或許他會覺得很幼稚可笑?
溫和的大哥知道弟弟這麼陰沉,會不會更加不喜歡他?



滿腔欲傾吐的心事,突然說不出口了。

「呃……我不知道怎麼說。」小寒尷尬地轉頭看向穀雨。
「慢慢來。」穀雨摸摸四弟的頭,不經意地問。「怎麼和寒露吵架了?」

小寒想從頭說明狀況,又覺得自己剛才的舉動實在丟臉;只好吶吶地答非所問。

「……大哥,你覺得和立秋住一起怎麼樣?不喜歡嗎?」
「咦?」穀雨有些驚訝,但還是據實回答。「不,雖然有時候很吵,但立秋蠻乖的。」
「如果大哥不討厭立秋……那為什麼想換房間?」

既然不討厭我,為什麼要把我排除在外!

「有些時候小朋友在不方便做事。」穀雨笑笑地回答。「小寒國中後也會懂的。」
「我就是不懂,才和寒露吵架。」小寒有些彆扭地說。

年齡很重要嗎?為什麼每次三個哥哥都喜歡搞自己的小圈圈?
--這麼想著的小寒倒完全忘了自己有時也因為無趣而不想和弟弟們玩。

「嗯……這實在很難說明。」穀雨一臉尷尬。「不然,等小寒也變聲後,我就告訴你這個秘密。」
「……真的?」
「真的。不過同樣的你要向其他弟弟保密。」穀雨困擾地搔了搔臉頰道。
「好!」回答的速度異常快,語調也相當高昂。

雖然不懂為什麼,但見他開心得如此明顯;穀雨忍不住笑了出來。

「小寒以為被寒露討厭才生氣嗎?」
「一部分是。」還有立夏和穀雨。不過寡言的小寒不會解釋這麼多。
「那這樣問題解決了嗎?」

小寒點了點頭。

「這裡蚊子太多了,我們回家吧?」
「嗯!」


回家途中,穀雨突然問道。

「小寒好像很少和大哥一起出來?」
「對啊。」
「以前也沒有這樣一起聊天過吧?」
「嗯。」小寒馬上答道,明知穀雨看不見還是大力點了頭。
「那,以後隨時可以找我。什麼事都可以。」
「真的?」
「真的。下禮拜一起去逛街吧?」穀雨緩緩在院子裡停下腳踏車。

坐在門口的立秋發現他們回來,連忙往屋內叫人。

「好!」今天一口氣發生太多事,小寒覺得手心都興奮到冒出汗來了。

他很想多說幾句話,讓大哥知道他很高興,但不知道如何表達,穀雨這時牽著腳踏車走開,從屋裡出來迎接的長輩們又急急忙忙將他包圍起來,結果他還是沒來得及說什麼。

接下來自然少不了長輩們的熱切關心,長輩們似乎問了寒露事情經過,得出「小寒不希望只有哥哥可以住大房間」的結論,於是媽媽代表眾人安撫他道:

「阿公說孫子太多;我們家房間不夠,所以阿公要出錢蓋後院囉。蓋好以後小寒和哥哥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房間喔。小寒可以再忍耐一下,等到明年嗎?」

小寒有點愕然地看著媽媽,這時其他長輩們也在一旁點頭,用詢問的眼神望著他。

--雖然他覺得叔叔伯伯們似乎弄錯了問題重點,但意外獲得個人房間令他喜出望外,早先被拋下的感覺也在得到穀雨承諾後消失,於是他忙不迭點頭。大人們見狀總算放下心;叮嚀個幾句後便讓他回房了。


寒露還沒就寢,似乎在等他歸來。
寒露是個敏銳的人,在小寒跑走後自己想了想對話始末早就明白了大概,於是很快接受了道歉,那天晚上還難得讓他睡在靠電風扇的床舖外側。只是今晚遭遇太多事的小寒情緒高亢到大半夜才終於睡著。

之後小寒每日殷切盼望著時間流逝,就是為了得知「長大後才能知道」的小秘密。

--雖然當他第一次早上偷偷摸摸洗內褲的時候就了解那個秘密了。


* * *


自從那次事件後,每當小寒遇上事情總是第一個找大哥幫忙,不知不覺間兩人反而最為要好--那時的小寒心中還沒有滋生出名為愛情的東西,當然穀雨也沒有。

小寒只知道自己困擾的名字從穀雨口中說出時,似乎不那麼討厭了。



---------------END-----------------
想交代兩人禁忌之路(?)的開始,預計還會有穀雨交女友的往事篇。
因為是小朋友所以感覺有點幼稚(炸)
而且小寒好沉默只能寫嗯啊好(?)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對話好貧乏!
不太會寫台語對話……請將就(艸)。

◎穀雨和其他兩位的秘密是●片不小心被立秋發現了。
◎小寒兄控。後來漸漸變成大哥控。
◎鄭重聲明(?),小寒不討厭清明,他只是不喜歡被哥哥們拋下而已。
◎穀雨最擅長抓出問題和對症下藥。(好醫生)
◎穀雨是隱約感覺到小寒有點寂寞,本來想當個好大哥(?)。
◎清明小白目,不過大家都習慣了。
◎大哥三人組中基本上是立夏和寒露互相嘴砲,偶爾穀雨會插不上嘴。
◎大置上是穀雨~寒露、小寒&清明、立秋~小雪、芒種&啟蟄這樣的小集團。


本篇會收錄在本子之中,本子裡加寫的番外類型都像這篇這樣,主要是劇情延伸。
寫完所有番外再開預購好像會有點來不及,可是不先寫完無法估價放消息,
真是兩難啊(艸)整本字數會控制在6~8萬上下,

目前有寫番外的是第一二名、大家族、雙兄弟三篇,
加寫要是太多會把其他幾篇沒寫番外的挪到下次。
(還在考慮另設部落格放資訊,但感覺只放本子消息怪怪的)


附錄一:
《大家族的二三事》時年紀順序表,此篇中大約是小寒5~10歲發生的事。

1、穀雨28
2、立夏27
3、寒露26
4、小寒24
5、清明22
6、立秋19
7、立冬16
8、小雪16(女)
9、芒種13
10、啟蟄10
11、小滿5(女)
12、霜降-2

附錄二:
長子家|次子家|三子家|四子家|么子家
--------------------
1穀雨|2立夏|3寒露|5清明|7立冬
6立秋| | |4小寒|9芒種|11小滿
8小雪| |     |10啟蟄|12雙降
     |
    仲秋

comment (0) @ 原創BL短篇-現代背景
<< CWT28問題回應 | 續兄弟間的二三事(全)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