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J禁氣象團/ALLCP】《五人十色》各章截錄


◎新刊《五人十色》試閱

◎本文為快速一覽刊物風格及各章內容用。

第一章(相葉視點)

在這個不需要勉強自己開口也足夠明亮的空間,他帶著笑意靜靜眺望眼前的情景,悶不吭聲地啜著啤酒。

和平、開朗,有時有點過於喧鬧,這就是他理想中的畫面。雖然有時和才剛新婚不久的好友風間見面時,他也曾想過人生是否還有更多幸福的可能性──像是跟女人結婚生子之類的──但每當胸口因為眼前這情景而滿溢起某種無法形容的充實,那些念頭就會消失。

這個空間本身就已經是幸福了。
不去想太遙遠的「可能」,而是抓緊眼前有的東西,這就是他一貫的原則。
也許這種幸福只要有其中一人離開就會完全破滅,但是那種事等發生了再說。

「相葉ちゃん?」
「嗯?」被打斷了思緒的他回神,出聲喚他的是坐在斜對面的大野。相葉的唇角無意識地勾起柔和的角度,問:「怎麼了大ちゃん。」
「沒有,不知為何就想叫你。」半真半假的語調,讓人摸不清他真正的想法:「總感覺相葉ちゃん剛剛不知道飄去哪裡了。」

該說不愧是敏銳的藝術家、還是跟他電波真的很合呢?即便大ちゃん從來都不會多問什麼,卻總是可以在某個恰到好處的時機點,給他想要的東西、把他抓回應該在的位置上。就像自己乘著酒意偽裝成玩笑告白的那一天。回望對方似乎有在想什麼,又好像什麼都沒在想的雙眸,相葉笑著回應:「くふふ、那是什麼意思啦──我一直在這裡喔。」

「啊、這樣啊?哈哈。」大野也輕飄飄地回答。

------------------------------

第二章(松本視點)

「不來做嗎?」
「噗!」

被這赤裸裸對話嚇得噴出口中液體的人並非松本,而是從方才就默默喝啤酒暫事休息的新聞主播。無視於相葉喊的「翔ちゃん好髒!」,櫻井邊說著「抱歉抱歉」,一邊用面紙擦了擦噴出來的啤酒,然後震驚問:「這是適合在起居間討論的話題嗎?」

「欸,有什麼不可以的嗎?翔ちゃん有好好成年了吧,松潤也是對吧?」
「不,不是這個方面的不可以……我們全員都三十幾了法律上當然可以的吧……」
「那是什麼問題?」
「就是那個,該說是常識還是日本人含蓄的美德……之類的?」

櫻井揣摩了一下用詞,但似乎完全沒有傳達到坐在腳邊的兩名青年心中。

「明明自己以前還會主動拿泳裝女星寫真集問我們哪個女孩子比較可愛。事到如今還害羞什麼呀翔さん。」二宮選手一記漂亮的一針見血攻擊。
「就是說啊。」對於二宮發起的攻擊向來擅長助攻的相葉氏也附和:「還是說你只是想加入我們,但不好意思明說?你就直說就好了嘛真不坦率──」
「才沒有想加入,話題怎麼會變成這樣啊!」櫻井忍不住吐嘈:「還有區區分享寫真集,跟剛才你們開放對話的等級明顯不一樣吧,對吧松潤!」
不會放過一起捉弄人機會的松本,對於櫻井求助的眼神冷酷地選擇了無視: 「不……我覺得差不多。」
「「看吧。」」二相又一次的二重唱,相葉還多嘴了一句:「翔ちゃん對自己的標準特別鬆──」
「欸、我怎麼感覺像被欺負?這是欺負嗎?」櫻井的表情再茫然不過。

當四人玩鬧成一團時,大野不知何時靜悄悄地出現在了眾人身後。
「咦、大叔你怎麼下來了?」而最先發現的果然還是眼尖的二宮。
「嗯,果然還是跟大家一起好了。」
二宮瞭然地咧開嘴角:「你看吧。剛才還耍什麼帥說『在房間裡比較能集中精神』。」
「哈哈哈。」大野軟糊糊地笑了,沒有任何反駁的意思。「不用管我,你們繼續。」

只要在同一個空間中,不論五人各自身在何處,最後總是會不知不覺就聚在同一個房間裡。等到各自入住新家後,這樣的景象可能就不再是日常的一環了吧?光想都令人覺得寂寞呢。

------------------------------

第三章(二宮視點)
「欸?」無意識地出聲,半是沒想過對方竟然注意到了自己在那麼短時間裡的細微表情變化,半是自己也有點恥於承認的開心。
「不要裝傻,那時你有一秒表情消失了。」
「咦,怎麼、我竟然沒有矇混過去嗎?」
「這不是當然的嗎,你以為我們都待在一起幾年了?」面對他故作震驚的反應,松潤笑得十分得意。

唉呀呀。這帥氣的笑容還真想跟那一大群愛慕者公開炫耀呢。這麼細心又體貼的好青年,其實早已有了四名男友喔──真可惜,下輩子再來吧──這樣的。心裡飛快閃過無數心音,他半開玩笑地答道:「說的也是呢。J也長大了呢,看得出細微的表情變化了。」

「你講話怎麼變得很像親戚家的大叔啊?還有不要以為這樣就能把話題糊弄過去。」
「我知道啦。」
二宮應聲,就這樣放下湯匙陷入了沉默。而似乎知道他正在組織回答的語言,松本並沒有催促他。

雖然還有各種不確定性,也還沒跟最年長那兩人談過,但果然還是讓J也知道比較好吧?他們現在正面臨什麼情況。以相葉さん那意外會把煩惱悶在心底的個性,他大概也還沒有和最年長的兩人談過,所以目前知道問題源頭在哪的,大概也就只有自己一人了。

唉,真不愧是事件製造機啊。相葉さん。不管好的壞的。邊在內心吐嘈邊理好思緒後,二宮抬起頭來,起了個感覺完全牛頭不對馬嘴的話題。

「我這幾天一直都非常焦躁。」
「嗯,我知道。」松本點了點頭:「相葉くん也感覺到了,但我們都不是很清楚為什麼。你今天的午餐也是他要我拿上來的,說我拿給你的你應該會吃。」

就知道今天J會突然跑來,背後還有那傢伙在推波助瀾。
相葉氏可能並不知道長年相處的自己為什麼焦躁,但對他人情緒敏感度是常人數倍的相葉,還是下意識察覺了自己正是問題來源。證據是他決定讓第三者的潤くん來安撫自己,而不是由他本人自己過來。確實,如果剛才來敲門的是相葉,他一定會假裝睡著。

***

「與其說翔くん特別重要,不如說五人中的任何一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吧。」完食拉麵的青年,難得地說出了頗長的句子。
「什麼嘛不要把事實講出來啊大哥,讓我沉浸在自己很特別的情緒中久一點嘛──」主播半開玩笑地抱怨。

向來對其他人的吐嘈總是輕飄飄笑個幾聲不回話的青年,倒是難得認真訂正了櫻井的話:「不、是很特別沒錯啊……對我而言也是。」
語畢,大野順手指了指坐在自己左右兩側的兩人。
「不只是相葉ちゃん這麼想,在我心中你們四人也是一樣特別的。所以才會說要五人交往啊。」

大概是平常太少見到五人中最年長者的這一面,帥氣度簡直高得驚人。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反差吧。
二宮十分不情願地承認自己的心跳瞬間變得極快,好在坐斜對面的翔さん大概也有同樣的反應,兩人沉默了幾秒後,便同時很有默契地開始試圖用轉移話題的方式化解這完全被大野氣勢壓倒的害羞情緒:
「咦……等等大叔,難道當初五人交往其實是你提議的嗎?」
「我一直以為是雅紀!」

面對兩人遮掩害羞的一搭一唱,唯二知情告白那天情況的本人則是歪了歪頭,困惑地回應:「嗯……嗯?這個我記得不是很清楚……是誰提議的呢?」

壓倒全場的氣勢瞬間又變回了平時的徐徐微風,對於大野脫線的回覆,兩人忍不住表示絕倒。
「拜託大叔──連你都不記得的話,相葉氏就更不可能記得了好嗎!你回想一下啊!」
櫻井似乎也是在意這個問題已久,只能仰天長嘆:「看來那天的真相只能成謎了。」


------------------------------

第四章(大野視點)

大野連自己也沒感覺到地微微笑了,開口回答:「以我們五人關係而言,我其實該算是主動告白那一邊的。松兄。」
「真的假的!」

對方震驚得瞪大眼,而那表情著實戳中了他的笑點,於是他止不住笑意地進一步解釋:「嗯。告白時大家的反應都很可愛喔。」

松崗的眼瞠得更大了,讓他都不禁在想眼珠會不會就那樣掉出來的程度。看到對方這樣的反應,他好玩地伸手招了招剛好拿著飲料路過附近的小黑貓,於是松本就一臉莫名地靠了過來:「什麼?」

他沒有回答松潤的疑問,而是轉向松兄的方向,伸手搭上小黑貓的腰,再一次重覆道:「很可愛喔。」
不知道是接他作的梗還是真的很震驚,松兄愕然地張大了嘴。而松本則是有點彆扭地低語「這是在幹嘛啊」,接著掙開他的手臂,有禮貌地對其他幾位大哥行禮後,才又帶著飲料離去。

松兄說的感覺並不主動、也對戀愛沒什麼慾望,一般情況來說確實是如此吧。當其他四人看著清涼女星寫真熱衷討論是胸派、腿派還是臀派的時候,他向來沒什麼興趣加入這類話題。

只不過要說他沒有慾望的話,那就錯了──他只是對大部分的對象沒有興趣而已。想起善於比喻的翔くん說自己應該不是草食系男子,是食肉植物系男子、只捕捉會觸動自己反應的獵物,大野默默地笑了。

***

搬家公司打包和搬上車的速度其實比想像中快,反而花在確認物品分車的時間上比搬運時間還多了不少──據說是因為同一天從一間公寓把東西分送到五個不同住處的案子不是那麼常見,搬家公司的人很擔心會送錯。確實要是送錯也是挺麻煩的,對搬家公司的謹慎處置大野倒沒有什麼意見,反正他今天還不會入住自己的新住處,所以就說交給其他四人確認東西沒送錯就好。而他閒在一邊悠哉的樣子,再度被二ノ評為「奸詐的中年人」。

才不奸詐呢,他也是在一旁很忙地晃來晃去啊。

看著轉眼間日常生活空間變成了空屋,總有種奇妙的非日常感。他抬頭望向從挑高天井的窗板灑上牆壁的夕陽餘暉,有些意外在最後一天,還能發現自己以前沒看過的美景。

「智くん今天要一個人住這?」不知何時從樓梯上下來的翔くん,默默站到了他身側。
「嗯。」
「你要睡在哪裡啊?」環顧了周圍的地板,櫻井十分困惑。
「……那裡吧。」
隨意一指廚房的流理台,翔くん見狀忍不住笑著吐嘈:「騙人的吧──」

「浴室壞掉那次,相葉ちゃん還在那個水槽裡洗過澡。」
「我記得我記得。因為太有趣了,最後變成了相葉洗澡的攝影會。」
「哈哈。」
「兩位,請不要在暗地裡說別人的壞話好嗎──」
伴隨著突然加入的聲音,兩人的手臂被卡進兩人之間的青年給分別挽住。


------------------------------

第五章(櫻井視點)

相葉從背包裡拿出一疊紙,似乎是正在考慮明天出發的流程。趴在沙發上的他剛好可以自青年的肩頭上方看到那疊行程表,忍不住出聲:「結果還不是要這麼早出門?跟我排的行程到底有哪裡不一樣?」

「才不一樣。如果給翔ちゃん排的話,這裡到這裡……」對方認真地在松潤畫好的行程表上比劃:「應該全都會被行程塞滿吧。」
「啊……嗯。」
「無法反駁對吧?」
相葉得意洋洋地回頭,他本想否認,但推敲了一下如果是自己會怎麼安排這次的溫泉旅行,再看了一眼相葉跟松本討論出來的內容,他頓時找不到了反駁的底氣。

「我也是有自覺自己排的行程很累是沒錯,但是啊──智くん那時候說『如果是翔くん排行程的話我就不去了』,還是讓我很心靈創傷啊──」
「哈哈哈!因為大ちゃん就喜歡慢慢的嘛。上次我和他去海洋公園,也是兩人坐在長椅上邊發呆邊偶爾閒聊幾句,就過了整個下午呢。」
「沒有去玩任何設施?」

雖然那情景很適合悠哉的智くん和相葉,但是他仍舊難以想像發呆整個下午究竟是什麼感覺。面對他呆若木雞的表情,對方也十分自然地回答:「沒有。」

「你們真的是老樣子很難以預測……也根本不知道你們兩個都在聊什麼……」
「嗯,二ノ也這麼講。」
「他都不知道邀智くん吃飯幾次了,還是沒有成功。」
「因為二ノ每次說下次要去哪去哪吃飯的時候,根本都是隨口講講嘛。他真的想吃時,只會直接說地點和時間的。再不然就是直接過來把人拉走。那種情況時大ちゃん根本沒有拒絕過啊。」
「不那是因為根本沒有拒絕空間吧!都已經訂好餐廳了啊!」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好像也是?」

「先不說那個,你對他們兩人之間的情形知道得還真清楚啊。」
「因為幾乎每次松潤和我都在場嘛。」
「欸、這是什麼,只有我沒被邀吃飯的意思?哇這個好令人受傷──」
見他故意擺出一臉受傷的表情,相葉笑著擺了擺手。

「不是不是。因為翔ちゃん的行程總是排得很滿不是嗎?但二ノ想吃飯大多是臨時起意的。」
「啊,是這樣啊。差點以為我要被排擠了。」
「才不可能呢。你是我們的翔ちゃん啊。每次都是麻煩你預約餐廳的。」
「就是啊,明明我沒去的時候也是我在預約……啊,該不會就是二ノ突然打電話來要我預約餐廳的那幾次?」
「搞不好喔?」

「啊──我知道了,難怪他是先問我『翔さん,今晚有跟人約吃飯嗎?』我說是之後,他就說『這樣啊已經有約了,那你幫我訂一下你今天要吃的那間餐廳的包廂吧,在你們隔壁就可以了』。明明我沒有辦法參與,結果不知怎地就幫他訂了餐廳包廂。」
「哈哈哈!」
相葉拍手大笑,這個已發生多次的幫二宮預約餐廳之謎也總算解了開來。
好險好險,他差點就要以為二宮連預約餐廳都懶了呢。原來這只是拐彎抹角在提出約會邀請啊--

「是這樣啊──原來我隔壁坐的那間就是你們啊──我還想說二ノ是跟朋友聚餐呢。」
「他應該是想說這樣的話,翔ちゃん也算是有跟我們聚餐了吧。」
「隔一道牆的約會這樣?」
「沒錯沒錯。」
「是哪來的劇情啊!」
「要是在廁所遇見,就完全是愛情劇了呢。」
「太難懂了啦,二宮監督的愛情劇腳本。」
「因為二ノ就不坦率嘛。」
「他這次主動說要旅行,我簡直要懷疑自己聽錯了。」
「對吧?明明每次我說要五人一起去溫泉旅行,他都一直說好麻煩、好麻煩。」
「但到頭來還是會答應。」
「就是這樣。」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