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遊戲王/闇表】半緣君-1


※遊戲王ONLY-決鬥都市2017新刊試閱。

※完全以漫畫+劇場版《次元的黑暗面》及前導漫畫為時間軸。不會出現TV動畫原創劇情。


1-When you found me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他不知自己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處去。

自他「甦醒」開始,他一直試圖從記憶裡找出自己身份的線索,但腦中卻只有一些稱不上有意義的資訊,更不要說是自己的名字。看不到任何自己以外的存在,時間對他來說毫無意義,彷彿全世界只剩下這片虛無的黑暗。他只慶幸自己的意識似乎不是一直保持清醒,否則他可能會因無聊而發瘋。

他只有在感受到「外來干擾」時才會醒來,而那些「干擾」多半源於一些想帶走自己的人們--他並不清楚自己是人?還是某種神怪類的存在?但總而言之,那些人稱自己為「千年積木」。沒有完整記憶的他,只知道自己擁有引出人的靈魂並給予制裁的黑暗力量,因為力量強大到足以令人發瘋或死亡,因此似乎被一些人誤以為得到自己,就可以掌握他的力量。
而實際上掌握選擇權的是他。

即便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但對於如何使用力量,以及「選擇宿主的標準」,記憶卻是異常清晰--對於那些渾身透露著貪婪來干擾自己睡眠的人,他有著說不上來的排斥,為了不落入他們手中,他便一一弄瘋了那些人。
……雖說他這區區死物竟有資格談好惡,感覺也十分可笑。

這種日子不知過了多久--畢竟他也沒有時間的概念--直到一位充滿怪異熟悉感的男子出現在自己面前。不知怎地,他就是明白眼前的人是自己所等待的人,因為「西蒙」這個稱呼,很自然地從自己口中冒了出來。雖然西蒙似乎沒有辦法跟自己交流,但他還是透過了對方的五感接觸到外在資訊。在自己救了西蒙後,西蒙將自己帶出這片黑暗,而此時他也才終於知道,自己似乎一直在某個墓穴中。

墓穴?所以他是某個人的陪葬者,或是墓穴主人本身?又或者是某個鎮守墓的守護神?這些都不得而知,他只是跟著西蒙回到了他的家鄉--一個叫做日本的地方,也知道了對方真正的名字並不是自己喊的「西蒙」,而是武藤雙六,不知自己是將他誤認成了哪名故人。那之後雙六開了一間販賣遊戲和玩具的店,而自己被置於那店的角落,再度陷入沉睡。

--再次喚醒他的,是一名男孩的聲音。
「爺爺,這個金色盒子是什麼啊?」男孩捧起自己,望向一名老人。他看得出來,那是已經衰老的雙六。
自己這次大概又沉睡了數十年吧。

「那是從埃及古墓裡挖出來的千年寶物,可是爺爺賣了老命才拿到的呢。」老人用著現寶的口氣對自己孫子搖了搖手指:「聽說其他進去墓裡的考古隊,都因為法老的詛咒而原因不明地死掉囉……而且最後一個人死前,口中還喃喃念著『黑暗遊戲』呢……」

「欸--!好可怕喔!爺爺會不會也死掉!」聽見老人的故事,男孩露出了害怕的神情。而雙六則是佯怒地大喊:「不要說那種不吉利的話!」

他看見男孩聽完傳說後,立刻放棄了自己,轉向店裡其他玩具。但四處轉了一圈,最終男孩還是回到老人面前,鼓起勇氣問:「……爺爺,我還是想要那個,可以嗎?」

「嘿嘿,不--行--那可是爺爺的寶物!」老人故意壞心眼地說。

「欸--!拜託嘛!」男孩抓著老人的手不停搖晃:「我會把它當寶貝的!拜託嘛爺爺--」

鬧了好一陣子,老人這才假裝一副無奈的樣子,嘆氣道:「可以是可以,不過那個其實還沒有完成喔。你打開看就知道了。」
有了老人的允許,男孩立刻開心地跑了過來,將盒子捧到老人面前。他也飄了過去,站在兩人身邊旁觀,但沒有人看得見他。男孩拿起一旁的布,擦了擦盒子上的灰塵,這才打開盒蓋。他先是讚嘆了一聲「金色的!好漂亮喔!」接著將那金色碎片一一挑了起來。

「真的耶……一片一片的,感覺好像樂高喔。」

「傻瓜,這跟樂高可不能比。」老人得意洋洋地搖頭。

「這個可是有不少客人問過,但因為不是一般商品,我都說如果他們能現場拼得起來,就讓他們免費帶走--但是至今為止,還沒有人拼成功過呢。我自己也試過,完全拼不起來。」

「真的?」
「真的。」老人瞥了眼睛閃閃發亮的男孩一眼,揶揄地笑:「怎麼看你好像反而興致勃勃的啊?遊戲。」

「嗯,因為困難點才好玩啊!」被稱為「遊戲」的男孩,將那盒子捧了起來,抬頭望向老人:「爺爺,我想要這個積木!我一定要把它拼出來!」

「啊啊……好好努力吧。」

「耶--!今天起這就是我的寶物了!」得到老人首肯後,男孩綻開了大大的笑容,邊往樓上跑去,邊喊道:「媽--到吃晚餐前都不要吵我喔!我想要專心拼積木!」

他並沒有馬上跟著男孩爬上樓,而是留在了店裡,聽見老人望著男孩離開的方向,笑著嘆了口氣:「這孩子,看到什麼新鮮的都想湊一腳,跟年輕時的我真像啊。」

是嗎?關於這點,他不可置否。就在他打算跟隨男孩的腳步上樓看看時,他聽見一名女性在樓上無奈地喃喃自語「這孩子,又跟爸拿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算了,反正馬上就會膩了」。

五感的感知範圍能像現在這麼廣,這還是他有意識以來的第一次。這異常的狀況似乎在告訴自己,男孩正是自己在找的宿主。但他僅存的記憶也告訴他,千年積木的宿主將會是「正義的守門人」……要讓這樣天真無邪的男孩擔任正義的守門人,是否太過勉強了?

--算了,至少感覺不到令人作嘔的貪婪之心,光這點就已經比那些盜墓賊好上太多了。他並不打算讓男孩發瘋,但也沒打算輕易讓遊戲完成積木,成為自己的宿主,所以他決定設下試煉,測試男孩的資格。他飄上男孩位於閣樓的房間,看見男孩雙眼閃爍光芒地撫摸積木,不禁莞爾。

那就是自己對遊戲的第一印象。

從設下試煉到決定接受宿主,他與遊戲朝夕相處了八年之久。在自己刻意刁難下,他原以為男孩很快便會放棄這永遠拼不成的積木,轉向其他玩具和遊戲,畢竟這個年紀的男孩總是貪玩。但令他意外的是,遊戲就這樣執著地拼了積木八年,不僅僅在家裡,甚至還寸步不離地把自己帶去名為學校的地方……托他的福,自己也才有機會跟著了解外面世界的種種,透過那些啟蒙課程,他對這世界有了基本的認識--課程內容感覺相當陌生,他猜想過去的自己應該是未曾接觸過吧。

這段時間,他也持續觀察少年作為宿主的資質。

少年的性格相當善良,但有時對於罪惡過於軟弱寬容,若要少年進行審判並給予惡人懲罰,對他來說恐怕太沉重。但奇妙的是,他並不覺得遊戲是毫無主見、隨波逐流的少年。或許是因為就算千年積木毫無進展,遊戲也堅持拼了八年,這份毫無回報也能堅持下去的意志力,他倒是相當贊賞。

當然,遊戲在這八年間不是沒有陷入沮喪過,也不是真的超脫到毫無所求,有時候少年也會抱怨希望學校能發生一些開心的事,希望課程可以有趣一點,最好像遊戲一樣有趣--這些話,大多是在男孩陷入沮喪時說的,遊戲經常盯著散落滿桌的千年積木碎片,喃喃傾訴自己的願望。他最常說的並不是那些抱怨,而是想要「無論何時自己都不會背叛對方,對方也絕不會背叛自己」的朋友。

因為以為沒有人會聽見,少年毫不遮掩地表達自己的渴望。

少年的願望與他曾感受過的那些要財、要名、要權的願望相比,令他感到一絲人性的光輝。

而少年所求的事物,乍聽並不是什麼很難的事,大部分的人可能都有自信做得到,但他可以感受到,那男孩心中的信任與友誼和他人是完全不同的重量。在自己眼裡看來,甚至比那些單純的物質慾望難辦多了--那或許正是遊戲至今一直都沒交到朋友的原因。

人總是會透過他人的眼看見自己,再怎麼遲鈍的人,只要從遊戲這面鏡子中看到自己的雜念,就不可能毫無感覺,他們想必是隱約感覺到了少年那太過純粹而有些嚴苛的條件,所以與他保持了一段距離。

從其他人們的談話中,他知道少年在別人眼中是個與他人格格不入的孩子,他也看得出來,遊戲並非感受不到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象--只是他仍舊無意迎合他人的標準,變得「世俗化」。

要進一步判斷這男孩是愚蠢或大智若愚,還需要更多時間。

在自己殘缺的記憶中,千年積木的宿主必須具備意志力、判斷力、善良及勇氣。他感受得到,少年是他遇過最接近條件的人。這是個看似柔軟隨和,內心卻比誰都更執著,而不願放棄理想的人。

但是,武藤遊戲卻缺乏了作為正義守衛最需要的特質:「挺身而出的勇氣」。

他認為要作出結論,還需要更多時間觀察,不能這麼輕率地把千年積木的力量交到對方手上……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在遊戲升上高中後,很快地他因為某個事件的發生,自己將會失去悠閒觀察的時間。

--他與夥伴命運的交會,也自此開始。


---------TBC

希望能把闇表兩人遇到彼此後出現的改變軌跡都呈現出來,再加上個人解讀的情感轉變及原作後的後續發展。
所以會有很大~~~部分是沿著原作(漫畫)劇情,以及很多的冥界狀況捏造←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