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遊戲王/闇表】半緣君-3


※遊戲王ONLY-決鬥都市2017新刊試閱。

※完全以漫畫+劇場版《次元的黑暗面》及前導漫畫為時間軸。不會出現TV動畫原創劇情。


3-本気だして生きていたら、大切なものが増えて


最初決定讓武藤遊戲當自己宿主,只是一場意外。

原本他是打算再繼續觀察一陣子的,卻沒想到千年積木會被遊戲班上的同學丟入水中--被關在墓室裡三千年來,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為了讓遊戲快點注意到積木少了一片,他只好引導對方加快拼積木的速度。在他引導下,遊戲總算發現有積木不見。

少年著急地翻遍書包和房間,最後沮喪地放棄了尋找。這也是當然的,他畢竟不可能知道積木是什麼時候、在哪裡掉了。除了放棄以外也確實沒有別的辦法。

而自己雖然透過殘存在那片積木上的意識,知道積木被丟進了學校的游泳池,但因為積木還沒完成,所以他也無法借用武藤遊戲的身體。就在他自己也半陷入絕望時,游泳池中那片積木的殘留意識,感受到了城之內欣喜的情緒。

他看見城之內俐落地撿起游泳池中的積木碎片,帶著它上了岸。

這樣的結果對他來說相當意外。他知道城之內過去對武藤遊戲頗有微詞,積木也才會被惡作劇地丟進水中。他沒辦法原諒這種踐踏他人心之領域的事。要不是城之內握住積木的時間太短,他應該會讓對方看見一場恐怖的幻象--但如此看遊戲不順眼的城之內,卻主動找回了積木。

而他也知道少年做出反常舉動的原因。那天稍早的時候,遊戲為了被牛尾毆打的城之內和本田挺身而出,還害他自己也被打了。遊戲雖不知道自己的積木被眼前的同學偷走,但在他人眼中,平常遊戲也沒少被這兩人捉弄,他大可覺得城之內被揍大快人心,或者裝作沒看見,但遊戲卻選了一般人不會選擇的第三條路--將攻擊引到自己身上。

換作是他,不會做出跟武藤遊戲一樣的選擇。他平常雖會阻止不公義的行為,但對於無法尊重他人的人,他也沒有那麼多的寬容心。人為自己的惡行付出代價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如遊戲般被捉弄了還站出來為對方說話,應該只會令惡行更加猖狂--至少在城之內撿起游泳池中的碎片之前,他是這麼認為的。

不可否認的是,這整件事的轉折令他訝異。因此在城之內送回碎片後,對於是否該阻止遊戲完成積木,他僅猶豫了瞬間,便決定任少年拼上最後一片。

他感覺到,武藤遊戲身上還有更多值得觀察的事。他究竟在想什麼?他的舉動背後有什麼動機?直接進駐他的心裡觀察,絕對會快得多。

這是他第一次擁有宿主,也因此他第一次知道人的心中會有心的房間。武藤遊戲的心之房間總是敞開著,彷彿不設限任何人的進入。雖然他並沒有擅闖或偷窺他人房間的興趣,但憑偶爾切換身體使用權時瞥見的印象,他還是能感覺到少年的性格--明亮、溫暖、率直,對世界充滿好奇心與柔軟的包容性。

值得驚異的並不是青春期少年還保有這種兒童般的純粹,而是大部分時間,武藤遊戲都能維持這樣舒服宜人的心理狀態。他最常出現的負面情緒是不安,以及沒自信。每當這種情況發生,那如玩具箱般的心之房間會變得黯淡,而物品也會變得透明,彷彿將要消失一般。一方面,憤怒、嫉妒這種常見的負面情緒則幾乎沒有出現過。就算出現也會很快淡化。

大概是這種溫和的個性容易招來惡意的對待吧。在自己幾次忍不住出面代替遊戲進行黑暗審判後,他對少年這種大海般的性格更是深有體會。無論丟了什麼東西進大海,都會無聲無息地被海水吞沒,成為大海的一部分。這種心理素質本身很適合作為千年神器的擁有者。執行黑暗遊戲時,「心」弱的一方會招致失敗,所以得有夠強的意志力才行。就某方面而言,自己可能還沒辦法做到遊戲那樣的堅定也說不定。

從他的心之房間--一座迷宮--就體現出了自己的迷茫。大概是因為除了這八年來跟著武藤遊戲的所見所聞外,自己幾乎沒有其他記憶。他曾嘗試在迷宮裡找尋自己身份的線索,迷宮處處都是陷阱,彷彿在防止他探索自己的記憶。就連同樣擁有千年神器的夏迪,也差點在自己的心之迷宮裡迷路。

所以關於自己的身份,他只能從有既視感的事物間接推測。在遊戲的身體裡至今,讓他感到有強烈既視感的事物只有兩個。一是遊戲和朋友們一同去參觀的埃及文物展,另外就是和同班同學海馬對決時使用的決鬥卡--從卡片召喚出魔獸的行為令他覺得熟悉,彷彿過去自己曾練習過上千次。只是據爺爺說法,決鬥卡也是近年來才發展出來的,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對此感到熟悉?

雖然他仍舊不知道自己是誰,但隨著扮演遊戲的次數漸多,他也漸漸習慣被叫作遊戲。作為「遊戲」被人愛著,並保護遊戲所愛的人,這讓他覺得自己似乎也與他人產生了連結,不再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孤獨存在--當然他也明白,只要自己的存在一天不被發現,這就只是自己單方面的幻覺。其他人只是透過他在看著遊戲這個人,而不是真的看見自己--所以夏迪也曾說,他和朋友們的友情是一場幻象。

或許他說的是事實吧。他的朋友們認識的是原本的武藤遊戲,而不是他。但在自己心中,他們卻是自己的朋友。所以他才告訴夏迪,千年積木蘊藏的秘密力量正是團結,不管其他人怎麼想,他都會為朋友而戰。

但他也發覺到了,自己越是活躍,宿主就越是不安。尤其在夏迪告訴遊戲自己的存在後。這讓他開始擔心遊戲將會如何面對他……是會生氣?還是害怕?

奇妙的是……遊戲再度選擇了第三條路。
他顯然是害怕的,所以不和任何人討論自己的存在,但不知為何遊戲卻還是繼續寸步不離地帶著他,讓他仍舊可以隨時掌握身體的主導權--不管對方實際上在想什麼,他都決定將這個舉動視為遊戲對自己的善意。既然對方願意尊重自己,那他也會尊重遊戲本人的意志。他不會擅自接替身體主導權,除非是遇上其他千年神器持有者,或是令遊戲的精神無法承受的事。而他也會盡量不讓其他人發現自己的存在。

在第二次遇上夏迪時,因為情況危急,他還是不得不在杏子及城之內面前露面,但事情結束後,他便立刻換回了遊戲。而對於困惑的杏子和城之內兩人,遊戲順利將場面圓了過去。他想,這應該算是自己和遊戲達成了默契的證明吧。

那之後他們就以這樣的形式共存著,遊戲默許自己的存在,而自己則在宿主陷入危機解救他,就像一體兩面的光與影一般。
他原以為自己和遊戲將會一直保持這樣的合作方式下去。畢竟他似乎懼怕自己,也擔心其他朋友會因他的怪異而遠離他。但這時遊戲又做了一個令自己意外的舉動--主動對杏子和城之內坦承了自己的存在,並且當他們的呼喚了自己。

這意謂著……他不再只是個沒有人知道的虛無幻影了。
他曾以為自己其實並不需要被認識,但被承認的瞬間,還是彷彿全身被溫暖的海水包圍般。雖然他還不知道其他朋友對自己有什麼感覺,所以在贏了海馬後,他馬上遁回了心之房間,但接著透過遊戲的五感,他明白自己是真的被接納了。這讓他終於安心了下來。

看來以後再也不用迴避和他們接觸了。在雀躍的同時,他也再度確認了一件事--
遊戲真正的力量,並不是那些看得見的外在能力。

或許遊戲的個性太過溫和,所以無法利用黑暗遊戲進行審判……但就像城之內說,他在遇見遊戲後有所改變,自己也是在進駐遊戲的心中後,漸漸改變了自己。遊戲總能一次又一次地,將身邊的人從黑暗裡拯救出來。

他有預感,這份力量所蘊藏的可能性,可能比黑暗力量更強。
--而且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將成為重要的關鍵。


---------TBC

雖然原作沒有著墨很多王樣初期對遊戲的想法,但王樣一直都有在注意遊戲的生活,總覺得也會有很多想法。
(相對地這時候的遊戲還沒辦法觀察王樣XD 兩人各自隔空探索)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