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原耽】伏龍隱(四)


王曉伍原以為活屍一事解決,謝君睿應該就會立刻回總舵覆命,但卻不然。謝君睿在客棧裡住了下來,並且持續調查著什麼,使得幾次王曉伍想找他都撲空。每當他試探地說要協助,對方就會笑問:「你不介意日夜都要幹活了?」

碰了幾次軟釘子,王曉伍也識相地不再提起。

看來這事確實是與師兄的私事有關了,他也幫不上忙……雖說不介意就是假的,但也無可奈何。

他猜想師兄或許是在探查南悠王周邊的事,畢竟之前的推論中,最可疑的就是南悠王的側近||再接著思考那些沒有皇族血統的人,為何想培養只有皇族才能締約的龍,王曉伍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嚴重性。一個不好,這些養龍的人指不定是想謀反。

雖然王曉伍著實不明白,究竟誰會傻到在南悠王地域上動土,南方軍隊雖不如北鎮王旗下的黑旗兵那麼強悍,但以梧水城安居樂業的情況來看,即便有勢力想謀反,大概也沒有人會響應。

雖然覺得無稽,但事關重大,仔細確認也是正常。尤其天樞樓雖在江湖中沒有偏倚立場,實質上因為師尊似乎與皇室有所淵源,其實是隱約偏向朝廷的。

王曉伍就這樣揣著困惑,繼續忙活夥計的事。此外那頭由謝君睿收服的小黑龍,如今也是由王曉伍在照顧。雖然最初黑龍是由謝君睿帶在身邊,但這段時間師兄忙著四處調查,便將儲物環交給了王曉伍,時不時還會給他一瓶充盈著法力的血,讓他餵食黑龍。

那貪吃的小龍似乎也不在意「主人」換人,只要能吃飽便好,如今由王曉伍給他吃食,自然就與他親近了起來。

時間說長不長,自小黑龍被收服後約莫過了一個多月,王曉伍從最初還會在意謝君睿調查了些什麼,也逐漸開始習以為常。而此時,謝君睿卻突然說了一句話:「曉伍,準備結束任務,回總舵。」

「咦?」

謝君睿沒有再重覆,自顧自地啜著小酒。王曉伍也不是真的聽漏,見對方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便又再度開口:「結束任務……但師兄,我這是長期線人的任務。」

「我已要二師兄派其他弟子過來頂替,不會延誤。」

又這麼霸道。王曉伍心道,同時也滿頭霧水:「任務有何問題嗎?活屍一事的後續都由師兄調查,應該不需我一同向師尊報告才是?」

「後續可能還有其他事要調查,我需要信得過且有默契的人手。」

能被師兄這麼說,他可真是樂得都想買些小酒尋歡作樂了。王曉伍心道,又問:「偷出龍的主使者已有眉目了?」

「嗯。但盜龍的犯人反倒不是重點,對南悠王下藥的另有一批勢力,那才是需要深入調查的。」

「我原先以為盜龍者意圖謀反,原來猜測錯誤?」

「倒也不算錯誤,只是他應該沒那份膽量獨立計畫,充其量是借力使力。下藥那批才難纏。」

聽師兄口吻,應該掌握到了部分主使者的身份吧。

王曉伍有些驚詫,敢在皇族眼皮子底下作怪的人物,應該也不傻,就算是前陣子鬧出了活屍的小意外,實際上也沒留下可供追查的線索。這代表對方行事也不算太過疏忽,要不是自己身邊剛好有能看出活屍是皇血所致的師兄,換作一般地方官來辦活屍事件,大約會以黑龍作亂結案。

而這群算是謹慎的幕後主使,卻被謝君睿如此快速查到核心,這效率真不是普通地高,彷彿……師兄心中老早就有底一般。

「目前可能的主使者是?」

「如先前所預測,南悠王的親眷。」

嗯?皇族自行謀反?王曉伍眨了眨眼:「但如果是皇族盜龍,他自己就有皇血了,又為什麼需要研究,還惹出那堆活屍來?」

「這個……可算是皇族的秘密吧。」謝君睿聳肩,面帶幾分不屑:「百姓只知道皇族能馭龍,而不知道能駕馭龍的,唯有繼承到上古先祖血統的皇族。實際上由於開國以來持續通婚,早已不是所有皇族都繼承了上古血統……而血統不純這事又不能公開講,所以只有皇族本身知道誰是真的具有力量。主使者大概便沒有繼承血統,因為這樣,才偷偷摸摸地研究吧。即便沒有看到殘存的資料,大概也猜得出來,他是打算研究繼承血統的皇族體質。」

謝君睿冷哼的神情令王曉伍有幾分熟悉,比起平時冷淡的五師兄,這更像他那活潑的童年玩伴臉上會有的神情。

對方並沒有察覺王曉伍心中正在想著完全無關的事,補充道:「盜龍那個應該可以不用管了,大概不會再有後續情事。」

之前他便猜想,師兄是基於個人原因調查這些事,現在真的覺得師兄可能認識主使者了。只是以前師兄明明不是很願意透露自己的事的,現在不知為何卻這麼爽快地說出來……?

--或許是因為現在他也要參與任務了,所以需要讓他了解情況吧,就像之前師兄收服龍時,也難得告訴他了體質的秘密。

「所以,目前我們可能要追查意圖謀反的皇室成員……」王曉伍整理了一下方才得到的資訊,仍舊困惑:「目前我國經濟民生安定,與周邊鄰國關係也不算差,主使者為何想謀反?」

面前的青年靜靜地笑了起來,發覺王曉伍困惑的眼神,謝君睿這才止住笑。

「沒有,覺得如果人人都同曉伍這般無慾無求,世間煩擾將會減少很多。」

聽不出來這是稱讚還是揶揄,王曉伍疑惑地皺眉,不過就算問了也不會得到答案。比起這個,既然師兄也不避諱展現出認識主謀的樣子,那他應該可以問吧?

「師兄認識主使者嗎?」

他還在猜測師兄究竟會不會回答時,對方卻異常爽快:「認識。」

「咦?」

「不是說了麼,皇室猜忌我身上的血。皇室知曉我的存在,而我也見過一些皇室成員。」

「原來……是這樣。」

王曉伍遲疑了一下,他感覺謝君睿應該不是說謊,但從對方神情,他也察覺到師兄並未說出所有實話。而師兄似乎察覺到他些微的失落,手伸了過來,在觸及王曉伍的頭頂前硬生生停下,改為輕拍他的肩。

「以後會告訴你的。」

以後是何時?王曉伍有些想問,但這句話感覺逾越了他們的關係。何況師兄肯讓自己知道異血秘密及與皇族有所牽連,已經算是很信任自己了。

因此王曉伍終究什麼也沒有說。


***

原本他以為臨時要找到代替長期任務的弟子不容易,沒想到幾天後,還真的出現了來接替王曉伍任務的門人,兩人還在掌櫃面前上演了一齣大戲。扮作王曉伍同鄉的弟子,謊稱在別的城市遇到王曉伍失散的家人,而王曉伍也「連忙請辭與親人團聚」,順便向掌櫃舉薦了這名同鄉,好頂替空缺出來的人手。

第一次的駐外任務結束得莫名,王曉伍就這樣茫茫然地與早一步離開旅店的師兄在城外會合,往許久未歸的天樞樓總舵前進。雖然能和師兄出任務很高興,但畢竟以性質而言,這次只是一般的調查,並不危險,由師弟們協助就夠了,此外,本次調查對象是他不熟悉的官場,也不是自己拿手的食店、運輸……他還是沒能搞懂自己結束長期任務的必要性,感覺停在這裡,有些半途而廢--

雖然沒有不滿,但困惑是有的。只是想歸想,實際上再度看到天樞樓山腳下的刻石時,王曉伍的心頭還是湧上雀躍之情。

謝君睿瞥了一眼身旁的人,或許從旁人看來,王曉伍與平時沒有任何差別,但他卻能從腳步感覺得到對方現在十分放鬆:「心情很好?」

「嗯,許久未見到師尊及師兄弟們了。」王曉伍與青年視線相對,淡淡一笑。

「後悔去梧水城當長期線人了吧。」謝君睿揶揄地勾起唇角:「天樞樓主的入門弟子執行那種普通任務,實在是大材小用。」

對這話,王曉伍只能乾笑幾聲。他可不敢直說,那時自己自願前往外地,一部分原因就是覺得自己得和眼前的師兄保持點距離,以免暴露不可告人的心思。還不待他想個其他理由搪塞,一道熟悉的聲音便響起:「咦,這不是曉伍和君睿嗎?」

從師尊書房方向迎面走來的,正是兩人的師叔,一段時間不見的宋冬語。

「看來師叔有好好回到師門呢。」王曉伍點了點頭,對方立刻露出帶有幾分怨懟,但也並未真的動怒的表情:「哼,要不是你的好師兄擅自回報我的行蹤,我還能再多玩一會。」

對於這位師叔,他們大部分師兄弟都是沒大沒小的,和面對師尊時完全是兩樣情。王曉伍見師兄顯然沒有要答話的意思,只好自己接口:「是師叔不該貪玩吧。」

「什麼貪玩,我負責管理教內物資,有機會親自掌握外面第一手商貨的資訊,就不用讓你們這麼辛苦地日夜回報了啊?」

王曉伍不禁好笑:「上次師叔不是說我們都在遊山玩水,沒在工作嗎?」

「那也是事實。如果你們認真做事,回報的消息想必比現在還多。」

哪有這種事,蒐集消息也不是想做就做,還得等時機呢!就連他在梧水城如此小心再三,還是被注意到消息比一般人靈通,線民哪有這麼好當的?王曉伍忍不住回嘴:「師叔講得可容易,何不自己……」

話說到一半,他才驚覺這話正中對方下懷,立刻從善如流地取消後半句:「當我沒說。」

似乎就等著他這句話,事實上年紀也沒比他大多少的青年嘿嘿一笑:「自己什麼呢?好師姪,你的指教師叔洗耳恭聽,最好也報告你們師尊。」

「沒事沒事。」

「哼,現在曉伍是越來越不可愛了。」寒喧告一段落,宋冬語揮了揮手:「你們要去回報吧?快去快去。」

語罷悠然離去,而兩人也繼續往書房前進。

相較一般人的想像,天樞樓主的書房其實稱得上簡樸。兩人入門,就見那如今掌管門內最高權力的男子坐在前廳的小桌旁,似乎正在休息。

「稟師尊,弟子君睿、曉伍回到總舵了。」

天樞樓主蘇靖笑笑地端詳了王曉伍一陣,這才開口:「梧水城向來穩定,少出什麼大事,看來曉伍在那裡也過得不錯。」

「謝師尊關心。」莫非師尊是要說自己太懶散了,初次的任務便這麼安逸?面對總是話中有話的師尊,王曉伍不知該不該多想。江湖上盛傳師尊如果參加武林盟會,必能躋身十大高手之榜,但初次見到他的人,幾乎都會被那溫吞的笑容所騙。

師尊對王曉伍說完話後,又望向他身旁的青年:「我已看過先行傳回的摺子了,說說詳細情報吧。」

謝君睿應聲,接著便開始講述這段時間所查到的事。

大致上的情況,王曉伍已經在路上就先聽說了。南悠王的病狀很有可能是遭下毒,而若真有人對親王下毒,主使者圖的應該不會只有養龍一事,可能有更大的計畫,例如說……謀反。也因此師尊決定與皇室的暗探組織潛影交換情報。

聽見潛影之名,王曉伍有些驚訝。雖說此事重大,和皇室交換情報也挺正常,但平時總是放任他們執行任務不介入的師尊,這次真是相當積極……

蘇靖悠哉地換了個姿勢,續道:「南悠王膝下無子,如果他死亡,皇室勢力也會重新有所變動。主使者目的及背後勢力,也是潛影希望能調查出的……另外,龍還在你們手上吧?潛影那邊應該會有指示,照辦便是。」

「調查關係到皇室成員,潛影願意讓我們涉入多少,還無法確定。」

「嗯,就見機行事吧。我們也是做這門生意的,本就沒有必要無償協助。」

……此事好歹關乎國家興亡,雖然在商言商,但師尊這說得也太明白了。王曉伍還真不知該不該為「大逆不道」而苦笑。

「至於你的目標對象……只要與潛影達成共識,或者情勢許可,你可自行定奪。」

師兄的目標對象?跟本次事件的主謀不同嗎?王曉伍有些困惑,不過他之前本就從師兄獨自處理,猜測師兄的私事和皇室有關,本次任務對象中,大概也有師兄想處理的人物吧。

謝君睿也老樣子沒有解釋的打算,低頭應了聲:「是。」

「餘下的你再與曉伍說明吧,盡快啟程。」

「是。」

結果在王曉伍還什麼都搞不清楚的時候,一切就已經被定了下來。他連忙和師兄一起行禮告退,跟上對方腳步,王曉伍困惑地看著身旁青年。

「師兄?雖然知道本次的任務目標了,但還不知道我們的目的地……?」

經他提起,謝君睿才注意到,笑著回答:「啊,方才確是沒提到……這點是我和師尊疏忽了。此次前去,目的是沅京。」

見他驚得頓了一下腳步,謝君睿加深微笑:「是曉伍的故鄉吧?」

「嗯。」他五味雜陳地點頭:「只是很多年沒回去了。」

師兄也知道他是家破人亡後,才輾轉流落到天樞樓,倒沒有恭喜他這次可以回故里看看,帶開了話題:「你剛結束梧水城的任務就接著趕路,這幾日稍微休息,準備一下吧。物資我自會處理,大後天啟程。」

「明白。」

物資已由師兄操辦,王曉伍知道謝君睿所說的準備,是要他在回去故里前,先做點心理準備的意思--只是說實話,王曉伍也不知道自己對於十年未見的景色會有什麼想法,更是無從準備起。

兩人在通往各院落及居住區域的岔口處停下,謝君睿說要去找二師兄調度物資,於是兩人在此分頭行動。由於王曉伍時隔一年多才回到總舵,竟一時也不知道該先做什麼、該先去見誰,就那樣站在岔口發呆了一陣子。

一件一件來吧,皇室之事屆時路上師兄會解釋,這點倒不用擔心,而自己還得負責照顧那頭小龍,不如先從這件事開始。下定決心後,王曉伍邁開腳步,往三師兄孫擎獨自的院落前進。

--續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