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科學家與受試者的二三事(全)



青年一面注意身後動靜、一面踏進巷中破舊的旅館。
將房卡插進溝槽後,門隨即嗶的一聲滑開。

雖然鄉下旅館的卡片鎖其安全性值得懷疑,但既然不是指紋辨識系統,就不需向櫃台登記指紋,對低調的旅客來說相當便利。




「我回來了。」

「回來啦。」科學家放下手上的報紙;雖然窗外豔陽高照,拉上窗簾卻顯得過於陰暗,但科學家卻在陰暗中看著報紙。

「我們為什麼要到這裡來?」青年不解地放下紙袋,聽不懂的語言雖然對購物妨礙不大,感覺卻還是不太自在。青年才展開旅行一個月,就已經開始懷念家鄉的一切。



青年來自一個小型自動化居住區-也就是外頭的人所戲稱的「罐頭」-在白色巨卵外形的建築物裡,四季和氣候變化全都由電腦系統管理。也可以說只要破壞電腦中樞,裡頭的人們在數十分鐘內就會因缺氧且無法逃離而窒息死亡。


青年是居住區的第一批居民。

聽其他人說這個居住區還在改良階段時;曾經出過一次大意外,
而青年就是意外的倖存者。

科學家--也就是青年的監護人在他成年時告訴他,其實當年找不到志願的實驗居住者,所以第一批居民都是計畫參與者;以及從醫院領養的棄嬰。

雖然得知長年居住在一起的科學家沒有血緣關係,青年卻沒有任何被欺騙的厭惡感。




--第一次踏出「罐頭」來到外面的城市旅行,是在一個月前。
科學家很突然地告訴他:「我們搬出社區吧。也該讓你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對於新鮮的體驗,青年最初感到很興奮,後來卻面對一連串的不適應。



像是外面的東西必須用「買」的,外面的人們講話又快又急;語調變化大且很多模糊的發音。雖然科學家早就告訴他,外面的人們講的是另一種語言,擁有的價值觀也差很多,但青年仍舊覺得不舒服--

--尤其是人們聽到他講話時所露出的奇怪眼神。


「你必須學習外面人們的生活。」科學家溫和地微笑,緩慢地用外面的語言說著,並伸手摸了摸青年的頭。

其實青年的身高好幾年前就追過對方了,但他還是會習慣地彎下腰讓監護人摸頭。

「我不想學,我想回家。」青年彆扭地撒嬌。
「不行。」但是在這一點上,科學家卻意外地堅持。
「你不用回去作研究嗎?我好想念社區的大家。」
「不用。我退出計畫了。」
「為什麼!?」青年愕然地回想,的確這些天來都沒看到科學家和其他人聯絡。
「我不能認同他們……001,皮諾丘似乎餓了。」


被稱為001的青年當然也聽見了鳥籠裡傳來的叫聲。
一連串急躁的嗶嗶聲催促他餵食。

「……對了,巴貝爾。」001突然想到似的;停下給飼料的動作。
「什麼事?」科學家又拿起了報紙。
「為什麼皮諾丘總是和這隻舊型手機在一起?」001指著鳥籠裡的那台薄薄的機器。
「牠以為手機是牠的同類。」
「……難怪皮諾丘的叫聲跟手機一樣。」
「是啊。皮諾丘第一次看見的東西;就是那支手機。」
「……難怪牠老是對手機求愛。」

青年試圖將快沒電的手機從籠子裡拿出,卻慘遭皮諾丘攻擊。


「……巴貝爾。」青年將手機放上充電座。
「又怎麼了?」

「你真的不能跟其他研究人員合好,然後我們回去嗎?」青年的聲音帶了幾分討好。
「不能。」科學家溫和地拒絕。
「為什麼?」




「回去的話,你搞不好會死喔。」科學家輕描淡寫地回答。

「……你們在做的,不是自動化社區的實驗嗎?」
「一部分是。」
「什麼意思?」

001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說過;一開始這個實驗找不到志願的受試者。」科學家背對著001。
「所以才找了我們這些棄嬰吧?」青年回答。「雖然002他們不是人類。」

「……你知道?」科學家的聲音有些訝異。
「他們應該是機器人吧?」
「……沒錯。活到現在的受試者只有你。」科學家低聲道。
「其他人早在意外中就喪生了。」

青年搜尋著腦中關於意外的訊息。

因為中樞電腦故障跳電,結果造成幾乎所有人窒息死亡的慘劇--

這件事差不多發生在青年6、7歲時的某個夜裡,說實話;他在睡夢中幾乎沒有任何印象,只記得科學家試圖搖醒他,但是他很睏所以就沒有醒。

隔天早上醒來後才聽別人提起這件事;還說「有些人被送往外面的醫院了」。

--不過這麼一想;除了幾個月後回來的002他們以外;

根本沒有其他人從外面醫院回來。


意外發生的幾年後;001在10歲那年從其他小孩口中得知--
002等其他小孩並不是人類,而是「擬真機器人」。
由於外表根本沒有差別,001知道時還相當驚愕。



「……為什麼只有我活著?」

青年心裡有道聲音阻止自己繼續問下去,但是嘴巴卻不受意志影響地說話了。


科學家也終於回頭;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當初為了提高單人存活率,我們只好先殺了其他受試者。」
「--而最後系統搶修完成時;你很幸運地還活著……」
「就只是這樣。」


001回想起意外發生的隔天,科學家摸了摸他的頭;告訴他『很高興你還活著』。

這時科學家繞到沙發的這一側,想摸摸青年的頭,但青年避開了。
001注意到,科學家的眼神有些悲傷。

但是他想先了解真相。


「所以,你們究竟在做什麼實驗?」青年問。
「……告訴你也無妨。」

科學家不再試圖觸碰青年,退後了幾步。



「這個政府的計畫包含了三個子計畫。」科學家一面觀察著他的反應,一面說道。
「--首先是你熟知的自動化社區。」科學家扳起手指數著。
「……」001默不作聲地點頭。



「其次,是我退出的原因。」科學家扳下食指。「也就是……將人腦數位化。」
「……數位化是指……」
「不是製造出擁有人工智慧的機器人,而是將人變成機器人。」科學家補充道。
「所以你才說我可能會死?」
「嗯。」科學家點了點頭。


青年看著科學家,一面思索著從剛才到現在得到的資訊。
對方見他沒有特別反應,便又繼續說了下去。


「最後……是那個。」科學家抬起手指,而001順著他的手勢望去。


鐵籠中的皮諾丘發出了嗶嗶的叫聲。


「……哪個?印痕作用?」青年愕然地問。

「你認為,人類若是不學習人類的語言,會怎麼樣呢?」
沒有回答青年的話,科學家突兀地拋出了問題。

「什麼意思?」青年緊盯著科學家問。

「--為了找尋人類最初的共通語言,研究人員向醫院領養了剛出生的棄嬰,並要求一切相關人員不得在嬰兒面前說話。」

「那麼,實驗結果?
也就是說,我身上有人類最初的共通語言嗎?」


「……你想知道在一般人耳中;你講話聽起來是什麼樣子嗎?」
科學家歪了歪頭,遲疑地問。



青年不是很確定自己想不想知道,
不過他心中已經約略猜到了答案。

於是他點頭了。


「……最初,研究人員為了不讓受試者受到影響;於是讓擬真機器人來照顧嬰兒。」科學家繼續說道。

「結果發現我們發出的聲音,跟機器人一樣?」

「--是。」青年的監護人微微笑了。「而這個計畫也只好當作失敗。」

「哦?為什麼。」001也學科學家的動作;歪了歪頭。



「因為研究人員沒辦法理解你們所創的語言。」像是覺得好笑似的,科學家笑了起來。
「在正常人聽來;你所說的話就像機械雜音一樣。」

「原來如此。最後放棄語言計畫,一邊靠你當翻譯;一邊繼續進行人腦數位化研究。」青年也笑了。

科學家的動作停了下來。
看著對方詫異的表情,青年走向科學家。



「你怎麼會知道。」科學家驚訝地問。
「畢竟只有機器人才能同時理解人類和我們的語言吧?」青年笑答。
「你也可以猜是研究員最後學會了你的語言啊。」科學家有些喪氣。
「……你這麼不希望我發現你是機器人嗎?」青年的手放上對方的胸口。


--那裡雖然擁有模仿人類的體溫;卻沒有心跳。


「--我希望你一直當我是人類。」科學家終於放棄。
青年將手移開,順便抬起共同生活了二十幾年的機器人的臉。


「那麼,換我問問題了……為什麼帶我逃出來?
雖然你說退出研究計畫,但其實是帶我逃走吧。」


「……逃走是大家的主意,不只是我。」機器人辯解道。
「大家?」001挑了挑眉。
「002、003、……總之,社區裡的機器人們。」
「為什麼?你們可以等著看我變成你的同類,不是嗎。」
「……嗯。」機器人點了點頭。
「所以為什麼?」
「……」
「說啊。」人類青年咄咄逼人。

「我們大家想說,當人類應該比較好吧。」科學家;該說是偽裝成科學家的機器人解釋。
「有嗎?為什麼。」
「人類可以吃好吃的東西。」機器人又扳起手指。「也可以死亡。」

死亡不是可不可以的問題吧。001反駁。

「而且,人類還可以喜歡。」機器人說。
「機器人不能喜歡嗎?」青年反問道。
「我不知道。」

機器人搔了搔頭,茶色的頭髮-雖然是人造的-但很漂亮。001心想。


「只是;如果001變成機器人,搞不好會忘了怎麼喜歡我們也說不定。」
「……忘了的話又怎樣?」青年盯著機器人的眼睛問。
「就只是;不想要那樣的事發生。」機器人低下頭。

「那就叫寂寞。」001笑了。
「是這樣嗎?」機器人問。
「是啊。例如;我照你的意思住在外面世界,還娶了老婆,你怎麼想?」
「……你就會跟別人一起住?」
「對。然後我們的房子裡就會出現別的人類。」



「……不要。」



「那麼,這樣的心情,就叫喜歡。」
青年笑著親吻對方的嘴唇。

--感覺還不差。


----------------------------------


(之後)
「你明明早就猜到我喜歡你?」
「我哪會知道呢。」青年答道。
「……」
「倒是,002他們會怎麼辦?」
「因為計畫快完成了,他們好像原本就會被送去人類社區的樣子。」
「意思是我們可以去看他們?」
「……如果政府不會發現的話。」
「其實發現的話;也就只是變成機器人嘛。」
「……不好。」
「你覺得這樣看我慢慢老死比較好嗎?」
「……………不好。」
「是吧。那麼、今天我們來試著挑戰從後面性交。」
「………………………非常不好。」
「不要的話,我今天就向政府投案。」
「……你開心就好。」


「對了;我還問了在酒店工作的機器人,要怎麼樣才能擁有擬似人類的快感。」
「那個不需要。真的。」
「只有我爽很無趣。」
「……你、開心 就好。」

機器人偶爾會想;如果當初讓青年變成機器人;搞不好還單純一些。
至少不會多出一些有的沒的追加功能。

                -END-

刪刪修修很久,結果還是顛三倒四,
對不起,希望不會讓人看了一頭霧水(土下座)

沒有寫出來的其他部分。
◎巴貝爾是那個人類最初語言計畫的代號,
其由來是聖經的巴別塔=巴比倫塔=巴貝爾塔。
不過人類最初語言被叫做亞當語,不是巴比倫。

◎意外發生之後,002等其他人就變成人腦數位化的實驗品。

◎001的語言基本上就是智慧機器人之間的共通語言。
只是人類之前一直以為那是機械雜音而已★

◎故事背景是德國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