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人魚與少年的二三事(全)


魚鱗。
一整片細小、緊密的銀色細鱗;緊緊包裹著冰涼的柔軟身軀。
小小的手來回很有趣似地撫摸,微微凹凸不平又光滑的觸感相當奇異。

「呵呵。」
魚鱗笑了 。





* * *

悶灼的空氣沒辦法順利進入肺部,明明大口大口換氣,卻似乎一直處在缺氧狀態。跑道的熱度似乎透過橡膠鞋底傳了上來;腳越來越使不上力,好似沒有踏到土地、腳又重得像有塊石頭不停扯著他墜往地面。

快死了。
他像離水的魚一般大口喘氣,不過似乎出多入少;完全沒有呼吸的實感。

「你還要混多久--良清!別人都已經跑完5分鐘了!!」

體育老師的怒喝聲遠遠傳來,少年像是回應他的話似的,又再度停了下來。良清雙手壓著膝頭,掙取一絲喘息的時間。

「快一點!剩不到一百公尺了!」
「良清加油--」

體育老師的怒吼和同學同情的加油聲交雜在一起,喧嘩聲像是把眼前的空間都扭曲一般。
一鼓作氣衝過終點線吧。少年直起身來,龜速爬過了老師面前。

「好、辛苦了!內海良清、26分12秒--太差了吧,年輕人體力怎麼會這麼差;是不是每天都在玩電腦。」
「可是老師,良清游泳超強耶。」
「說的也是,游泳成績這麼好,肺活量應該不差才對啊……喂、不要在跑道上休息, 你們誰扶這傢伙去樹蔭下。」

同學們粗手粗腳地從兩脇把自己撐起來拖到樹下,後來休息了5、6分鐘才總算活過來。

最討厭跑步了,如果是游泳,游上個幾十趟都不成問題。夏天時真想要所有時間都泡在水裡。

每次和朋友去市立泳池時都會得到「你真的可以閉氣閉很久耶」 的評價,事實上停留在水裡的時間應該還可以更久,只是小時候和媽媽去兒童泳池時;因為撐了數分鐘才浮起來換氣,結果看見媽媽在岸上急得快哭出來,旁邊還站著像是救生員的男人。

『良清!媽媽以為你溺水了!』
『我沒有溺水啊。』小男孩莫名其妙地來回看著媽媽和救生員說。
『你都沒有上來換氣,媽媽快嚇死了!』
『我有啊?現在起來了。』

後來他馬上被失去興緻的媽媽匆匆帶回家,路上還不斷告訴他不可以做危險的潛水云云,良清才總算充分了解一般小孩好像不會泡在水裡這麼久。

從那之後他就學會要假裝在一般人該呼吸的時候定期浮上水面換氣了。但總覺得有個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很久以前,曾在水裡待很長一段時間過。

和某個人一起。

* * *

因為他實在很想泡在水裡;所以朋友問「暑假要不要一起去海邊?」時,良清馬上就答應了。

而朋友又神秘兮兮地追加一句『是以合宿的名義在海邊三天兩夜的活動喔!』--看來大概是會有女孩子一起參加吧,所以良清也就照實地告訴母親是要去海邊合宿。母親還露出疑惑的表情;一面喃喃自語「文學欣賞社需要去海邊合宿嗎……」,一面幫他準備在車上吃的便當。

搭急行前往的地點碰巧是良清父親的老家附近;和歌山縣南端。

才剛下車踏到月台,良清就有強烈的既視感。不過既然是爸爸的故鄉,小時候也來過好幾次,會產生這種感覺也不奇怪。只是自從祖母過世、在他懂事後就沒有再來過了,所以也稱不上熟悉。良清默默跟在主辦合宿的朋友後面,沒打算提起自己以前常來這裡的事,省得被要求帶路就糗了。

再者,腦中一直隱約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要浮出來似的,他也無心去應付大家的對話攻擊。

「喂~良清不要發呆,難得來到海邊啊!在旅館放好行李就去玩吧!」
「喔、好。」大概因為一直沉默而突然被拍了肩,良清這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過來。

同行的人除了朋友外還有其他女孩子;似乎是別班或別校的。

「看你一直盯著海看,如果想自己去游泳的話,晚餐時那間海之屋集合吧?你這副沉悶的樣子都要把女孩子嚇跑啦。」
看他對和女孩子嬉鬧沒什麼興趣,好友體貼地又拍了拍他的肩。

「可以嗎?不用湊人數?」由於內心騷動,他也不想做客套的表面工夫了,連忙問道。
「我早就知道你這人只是想來游泳,所以男生多找了一個啦。你安心去吧,小心點。」
「喔、謝謝。」
「如果過了六點你還沒回來,我可是會去找海岸巡守隊來喔。你不要太晚回來。」
「知道了!」

良清答應後立即興奮地回房換了泳褲。接著不顧好友的驚訝視線就這樣飛奔出旅館,身後還傳來對方的呼喊聲。

「喂、你好歹穿件海灘褲再出去啊--喂--!」

有某種東西迫切想從腦裡衝出來;但是想不起來是什麼。
到海裡就知道了。他只是無端確信著。

沒有任何理由地想到圓月島那邊看看;總覺得那座被海侵蝕出洞的小島應該就是答案 。

雖然從碼頭游去只不過幾十公尺;但是貿然從碼頭跳下去可能會被誤認為是自殺;到時會很麻煩,於是決定從比較遠的海灘游過去。雖然這是一段普通人會為之退卻的距離,而且環境不是安全的市立泳池,而是沒有任何浮球或是壁面可以依靠的海洋……

但是莫名地有自信可以游過去,只要小心別被船撞到就可以了。
抱持著說不上來的信心,他就這樣下海了。

* * *

在往圓月島游去的時候;熟悉感越來越濃烈。本想浮上水面換氣,但是不知何來的突發奇想,他嘗試吸了一大口水,竟然如在空氣中呼吸一般自然。打從這時起,他已經差不多確信這不是第一次游的路線,而是很久以前、跟某個人一起這麼經過的地方。腦中頓時又浮現出了細密、銀色魚鱗的觸感。

現在潛的深度要折返海上似乎會有點困難;但意外地感覺沒有那個必要。透進來的光漸漸減少;一般人應該會開始對無邊的水感到恐懼;不過他總覺得快到了。

有個綠色的物體急速接近中。

「…………!」
那是個形態有點像人類的生物。縱使是做好心理準備才前來的良清也忍不住嚇到心跳一瞬間急速加快。

人魚、該說是魚人?總之那綠色生物在他面前停下。

看起來像是人類的身體覆蓋著綠色細鱗,臉比起人更像是魚。眼睛的比例以人類來說大得可怕,良清這時卻不合時宜地想著「真該叫那些漫畫家來看看眼睛超大的人類是什麼樣。」;五官扁平,沒有頭髮,但有從腦門中間垂直長到腰部左右;疑似背鰭的東西--感覺就像龐克頭似的。

魚人沉默地打量他數秒,轉身去指了指更深的地方。

該跟去嗎?
正常潛水者看見如此異常的景象;都該判斷這是氮醉造成的幻覺;應該馬上回到海面才對。雖然缺少深度計令他不清楚是不是達到了一般潛水者會開始幻視的深度。但良清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同--因為他並沒有使用水肺,他是徒手下潛的,根本不可能會產生氮醉。
不像一般氮氣中毒者,良清還可以正常思考要不要跟在可疑人魚身後的利弊問題。

最後仍舊決定跟去。

* * *

綠色魚人的速度一開始頗慢,後來興許是不耐煩,便拉著他的手疾速衝刺了起來。良清還以為會很不舒服,但卻意外習慣。再次停下來時,他們已經游到某個類似海崖的地方。
雖然不清楚這裡是海面上的何處;但他直覺地認為是在圓月島附近。

在那裡等待的是另一個魚人。不;長相比綠色魚人更接近人類,除了鱗片和身體顏色外幾乎就是個人了--
所以姑且稱之為人魚吧。和帶路的魚人不同的是;銀色魚鱗的人魚有紅色的頭髮,眼睛大小和位置也正常。

「這傢伙應該是以前那個吧?」綠色魚人朝他比了比,一面說道。
不知是如何發聲的;聲帶不需要靠空氣振動嗎?良清現在也還是想著一些不合時宜的問題。

「嗯、正是他。」銀色魚人的眼神和良清四目交接後,又轉回去向綠色魚人點點頭。
「良清。好久不見。」銀色魚人毫不遲疑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好久不見的意思……是說我果然來過這裡?」良清震驚地開口,果然完全沒有被海水嗆到。

這一切都太奇妙了,他可以在海裡呼吸和說話。而且還一口氣見到了兩匹魚人,它們似乎認識他的樣子……一切都像夢。

「嗯。你長大很多呢。」銀色魚人淡淡笑道。
「呃我以前……」到底是在什麼情況下來到這裡的?他還沒來得及講完,綠色魚人就插嘴道。
「反正你是來帶走他的吧?不要廢話了,如果你能保證讓他在陸地上過得幸福的話,就快帶走他吧。他等你很久了。」綠色魚人自顧自地丟下一連串話語,也不待良清回答就轉身游走了,語氣聽上去十分不愉快。

為什麼他們認識他?又為什麼他要帶走這隻人魚?
而且……原來長得像魚,還是會講話啊 ……雖然語言完全不是熟悉的語言;不過意外地可以聽得懂。

「當然會講話啊?你們問的問題都一樣呢。」銀色人魚困擾地笑了起來。看來是良清不小心把問題說出口了。
「不好意思;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在關於你的問題之前,我想先問……」
「是?」
「我們可以正常談話的話,算是同類嗎?你們是人類?」
「很久以前--曾經是同類的樣子。」
「現在不是嗎?」
「漸漸不是了。我們有尾巴,你們有那個、應該叫做……腳吧?的東西。長相也不一樣啊。」

很久以前有個傳說。有個漁夫因為太喜歡海洋,最後變成一條大魚;沒有再回來了。
良清又不合時宜地想起了傳說。

「那、為什麼我可以在水裡呼吸?」
「當然是因為有鰓不是嗎。」銀色人魚被這個愚蠢的問題逗笑了。
「可是我能在陸地上呼吸啊。」
「那就是有肺啊。」人魚忍不住露出了像是大笑的樣子,像是順著他的話回答;又像是在耍他。

種種回答實在是讓良清搞迷糊了。
「我可以有肺又有鰓嗎?但是我之前都不知道人可以這樣啊?」
「因為不是每個猿人都是這樣啊。沒有人告訴你,你的身體很奇怪嗎?」

這麼說來良清才想起來;因為自己一直是個很健康的孩子,確實從來沒有做過精密檢查。
鰓肺共存感覺好像超越了兩棲類,像是彈塗魚之類的……這比喻真令良清自己受傷。

「這麼說來良清一陣子沒來了,要不要一起到處走走?去以前常去的地方。」

以前常去?果然他不是第一次來啊。還有如山般多的問題想問,可是先回去露個臉再回來慢慢問應該比較好吧。而且待在這深海裡,時間什麼的都完全不知道,實在有點危險--雖然感覺還沒過很久。但他還是保險起見婉拒了龍宮之國的邀約。

「等等、我今天不能待太久,問完問題就要走。」
「嗯……這樣啊。」銀色人魚微笑著,但有些失望似地回答。「那、你下次來再帶你去廢棄船隻和瀑布那裡吧。」
「……原來海底有瀑布啊?」
「很多喔。我們這裡的聽說比較小;遠處還有更大的。」
「好像蠻有趣的樣子。那……我一定會再來的。」

他揮了揮手,突然想到人魚不知道是否明白揮手的意思,正想補充一句道別時,人魚像是察覺到他準備離開,指了指上方說。
「我帶你回去吧。」

一個人來時不覺得漫長的路途,多了一個人後因沉默而顯得漫長。
突然想到還有很多疑問沒有解答的良清,於是趁機開口問出一整天煩擾他的問題。

「我以前是一個人來這裡的嗎?」
「是你祖母帶來的。」人魚露出了懷念的表情。「她也很久沒有來了。」
「你跟我祖母很熟?」

到底年紀有多大啊 。這些人魚。

「從她小時候自己找到這裡就認識了。很多陸地上的事情是她告訴我們的。」
「喔……」

雖然記不清楚祖母是怎樣的人,但祖父是舊海軍出身;後來從事海洋研究。
真是跟海有緣的一家人啊。

「這麼說來;剛才那個綠色的魚人說你等我很久了。為什麼?」

人魚沉默了一下,淡淡地扯出一個笑容。
「因為你小時候說要帶我到陸地上看看啊。」
「啊……」

全身覆蓋魚鱗的人魚--會在陸地上造成大騷動吧。似乎看得出他的為難,人魚接著說道。

「我看是不行吧?」
「呃……對不起。」總之只能道歉了,良清尷尬地說。
「沒關係,我能明白。雖然我已經是族裡長得最原始的人了……不過還是跟陸地民族差很多吧。」
「原始?」
「跟你們猿人長得比較像,像我這樣的臉在族裡很不受歡迎,也找不到伴侶。」人魚似乎非常困擾的樣子。
「……嗯,不好意思,我覺得你長得正常多了。」這是真心話。
「你們果然是一家人 。」對於他的讚賞(姑且稱為讚賞),人魚笑著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
「啊對了,你到底幾歲?」他又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幾歲……我們不計算年紀的。所以我不知道。」
「你年紀比我奶奶更大對吧?」
「大概是吧,我從她小時候開始看她長大。她原本說結婚後不能常來;結果還是蠻常來的。」

突然間人魚的動作停了下來,良清這才發現四周早已不是方才濃青色的冰涼海水,溫暖海水包圍住他,上頭還隱隱透著幽光。

「好了。再上去的海域太淺;容易被人類發現。你自己回去吧。」
「咦、喔……好。」
「下次見。」

人魚笑著揮了揮手,什麼啊,原來他們也是揮手告別的嗎……一邊想著,良清也揮手道別。

「下次見……我很快會再回來玩的。」
「既然你不能帶我到陸地上玩,那就這麼約定吧。」人魚笑著停留在黑暗中揮手。

回到陸地上後,良清才發現自己以為只在海底待了一小時,竟是陸地上的六小時 。
天不僅早就黑了;還因為他失蹤到晚上八點都還沒回去,驚動了海岸巡守隊。

* * * 

大家總動員尋找海上失聯的我,結果我的下場不僅被朋友和負責人臭罵了好一陣子,連媽媽都遠從老家打電話來,一邊哭一邊罵。而爸爸倒是不太意外的樣子,只從媽媽手中接過電話,然後問道。

「在海裡玩得開心嗎?」
「欸、嗯……很開心。」
「下次注意時間 。」

下次--這樣一講總覺得還會再回去的感覺。他一面應聲是,聽著爸爸要他早點休息而掛了電話。腦中不知何時已被新冒出的念頭給竊據。

浦島太郎有沒有再回去龍宮呢?

* * *

醒來,手上握著的是覆蓋著鱗片的手。

一整片細小的、緊密的銀色細鱗。
不管看過幾次還是想試著體會那個奇異的觸感,所以伸手去摸。

「哈哈哈、哈哈。」
終於忍不住似地,魚鱗笑了。

               -E N D-

希望故事不會跳太快,歡迎提出問題。

沒有寫出來的其他:

◎良清與日文兩棲類的兩生同音。

◎人魚的種族是從陸地又回歸海裡的,但與鯨魚等不同;最後還是演化成以鳃呼吸。

◎人魚並沒有比主角活更久,主角活了18年的時間人魚相對來說只活了3年,
同樣的人魚小時候遇見主角的祖母;約在80多年前,現在推算大約30前半。


◎內海一家則是回歸海裡的人魚又再次上陸與人雜交後的結果,
以人類來說是非常久遠以前的猿人時代的事。
以深海底的時間來計畫也是相當久遠(不過相對來說沒那麼久遠)

如果剖開良清來看,會多出一個像鰓 的組織,其上有類似膜狀的構造。

◎雖然人魚說自己不受歡迎,不過其實有很多朋友啦。
綠色魚人是人魚的朋友;他以為良清要來把人魚帶走,所以很傷心。
所以就對良清沒什麼好脾氣ww

◎關於時間。
雖然地球上的時間流逝似乎都是一樣的;不過關於時間有很多理論,還無法完全確定。

像是大霹靂發生到最後;時間會倒流。
超越光速即可超越時間。
黑洞的時間及空間的性質會顛倒過來,相當於永恆。
整體的時間會集體變慢,不過正因人類和計算時間的機器等一起變慢,所以無法察覺。

--等,有很相當多無法確定的言論。

可以確定的是,時間流速的不同;一定是要有比較值才能發現。
如果龍宮時間軸跟陸地上一樣,那麼就不會發現不一樣了。

深海雖然不一定會有時間流速不同,還是暫時採用了這個設定。

◎最大的深海瀑布是陸地上最大瀑布的好幾倍高。

◎其實當年奶奶應該是擅自幫孫子跟人魚訂婚 了。不過人魚沒說。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