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勇者和他爸的二三事(全)



勇者的父親從小就這麼告訴他。

『你總有一天要成為勇者,所以今天起就跟爸一起鍛鍊。』

勇者比魔法更早學會的技能叫做吐嘈,但他很好心地一直都沒有戳破他老爸的美夢;每天一起進行亂七八糟的體能訓練和魔法訓練,偶爾偷偷倒掉奇怪的草藥湯,不過基本上還是會乖乖喝下去--看在他爸含辛茹苦拉拔一名在家門口撿到的棄嬰份上,勇者到了青春期也很少跟他爸吵架,除了爭執湯加蔬好菜還是加肉好外,大概就沒起過口角了。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故事有個很平凡的開始。

「兒子,你看到市場的告示牌了嗎!」大清早出門買菜的老爸一踏進籬笆就嚷嚷。

「我今天還沒出門。」勇者默數著揮劍的次數回道。

「機會來了!國王正在應徵勇者!」

勇者總覺得他老爸激動得像是他自己要上戰場似的。

「是喔。」收劍回鞘,勇者抓起旁邊的布巾擦汗。

「你吃個麵包就上路吧,到首都大概要花上半個月;別錯過選拔會了。」

我看過了半個月,勇者大概早就選完;事情也差不多都解決了。勇者好心地沒有戳破他老爸的美夢,乖乖走回屋裡收拾行囊。


原本以為抵達王城;知道誰被選為勇者就可以回家跟老爸交差,不過事情卻出乎勇者意料--

選拔會竟然還沒開始。

無奈地付了一枚金幣(賣一個木盔才賺得到的金額)參加選拔,勇者一路過關斬將,過度順利得連自己都懷疑,終於脫穎而出,來到正殿接受國王的表揚和賜命。


「你就是勇者嗎。」

不然是誰?勇者用眼角餘光確認國王的樣子;意外地穿著一般的皮靴。

「抬起頭來我看看。」

「是。」依言抬頭的勇者不動聲色地打量國王。
國王笑咪咪的,似乎還蠻隨和,年紀約40-50之間。


「看起來是個有為的年輕人,這件事就交給你吧。」金髮國王微笑的時候眼睛微微瞇起;看來是個開朗的人。


「--我國的皇后被綁架了。」

「咦?……是。」皇后?不是公主嗎。勇者狐疑地想著。

「綁架她的;據說是那個曾經縱橫大陸、所向無敵的盜賊團--」

其團長是我的偶像。勇者在心裡偷偷補充。

「是……真遺憾。」

「我已派人探得盜賊團本部,只是派出的人馬都沒有回音--所以我將委任你前往營救皇后。」

盜賊團本部!!勇者極力克制不要喜形於色。

「你接受這個任務嗎?」

「是的,我將完成使……「父王!!」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勇者的承諾,大廳中的所有人都往奮力推開的殿門看去。


「父王!!我不是說母后就讓我來救嗎!!」
勇者從和皇后相同的火紅短髮猜到來者的身份,一面打量著身形修長的公主。

「看什麼看,再看就挖你眼珠。」察覺視線,公主瞪了過來。


勇者稍稍理解了綁架犯不抓公主的心情。

* * *


這年頭;綁架犯也是很辛苦的。
不僅要顧慮肉票的身心狀況,首腦有特殊要求時;事情會加倍棘手。

「副首領,勇者一行人一起衝上來打我耶。」

「嗯。」

「我都放話要單挑了。」小隊長憂鬱的說。

「沒辦法,勇者都是很聰明的。」

「多打一叫卑鄙吧?」

「不這樣他們很快就會走上絕路了。」也不想想盜賊團旗下有多少能手。

「副首領,你不是說勇者很強嗎?」

「但我們有幾十個人啊,圍上去一人一刀都可以殺了他。」

「那就殺了他啊。」

「不行。團長指示殺不得。」

「那我們的安危呢?」小隊長不安地問。

「放心,勇者是人道主義者。」副首領無奈地說。

盜賊團小兵慌慌張張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副首領、皇后拒絕進食。」

「大概是不合她胃口,你再去問問她想吃什麼。」副首領壓著抽痛的額角答道。


首領,你實在是很邪惡。副首領無奈地想。

* * *

雖然過了兩個月總算殺進盜賊團本部,勇者卻有股不是很好的預感。一方面是勇者覺得一般綁架犯早就撕票了,誰還會一直派追兵來。

隨意闖進房間拿寶物,公主也從一開始會阻止他(『幹嘛撿人家家裡的破爛啊』by公主),現在都對勇者的順手牽羊視而不見。

(『這不是順手牽羊,老爸說勇者有取得裝備和補給的權力』by勇者)


--一方面是盜賊團的行事作風讓他隱隱有很像誰的感覺。


而守在高塔入口的人證實了他的猜想。

「……爸,你果然是幕後黑手嗎?」這太老梗了,勇者心裡想著。

「為什麼會這麼想?」中年男子對勇者的平靜口吻好生失望。

「派人來追殺我的就是你嗎?爸、你為什麼要養我長大,又想置我於死地!?」
勇者考慮著要不要用聖光之水滴幾滴假淚。

「……你不需要知道理由。」

哪有置你於死地,明明就是你一直打我手下;搶走他們的裝備和錢。--雖然都是我教的。
爸爸心裡好生矛盾,手心手背都是肉。

「爸,為什麼?你就算沒有老婆,也不用去搶別人老婆啊。」

「……多說無益,來吧!贏了人你可以帶回去!」說什麼沒老婆,竟然踩我痛處。勇者的父親心如刀割。


接下來的老梗戲碼就不用多說了,經歷一番苦戰;勇者打贏自己的父親,順利救回皇后(當時她正在和小隊長之一下棋),勇者的父親並沒有受到勇者的刁難(因為勇者是孝順的兒子),事情結束後就回老家去了;勇者則前往首都領賞,順便向國王提親。

從此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事情還沒有結束。

* * *

(故事之後)

勇者的父親回到山邊的小村莊,總算拿出了盜賊團通信用的傳訊之鏡。

『唉呀,可喜可賀、皆大歡喜。』手鏡另一端的金髮男人笑得瞇起了眼。

「……團長,這差事真的很不划算。」勇者的父親筋疲力盡的倒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

『不然我女兒哪嫁得出去。』國王笑瞇瞇的回話。

好像也是。勇者的父親在心裡肯定了這句話。

兒媳婦的鞭子抽得人很痛,他這個當爸的實在很沒面子。

「你離間我們父子感情。」

『他以為你是他崇拜的盜賊團團長,這不是很好嗎?』

「你老婆還一直試圖打倒我們的手下,我都快累死了。」

『畢竟她在皇宮裡也很無聊啊,她情人忙著在各國旅遊。』

「這究竟是什麼夫妻……」


『我的長子也一直不肯結婚,接下來還要麻煩你。』

「我沒有女兒啊?」

『我兒子不碰女人的。你不是有徒弟嗎。』

「……你真的很邪惡。」

『副首領,我不介意你把這句話留到床上再講。』


* * *
沒有寫出來的其他:

◎小隊長也是副團長的徒弟之一。

◎國王和皇后只有一兒一女

◎勇者早就猜到他老爸是盜賊團副團長
(因為每次勇者說比較崇拜團長,他爸都氣得跳腳,還極力推銷副團長)

◎勇者家裡經營武器店(雖然賣的都是贓貨)

◎國王和皇后當年不打不相識,結果發現彼此真身份都是貴族,就攜手假結婚了

◎國王當年結婚時副團長氣得退團了

◎勇者這門婚事其實在副團長撿到他時就談好了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