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A片與G片男優的二三事(全)


一片黑暗的客廳傳來女星連綿的甜膩呻吟,身材纖細的青年無動於衷地看著自己演的三級片,一點也不覺得用家庭影院的環場音效看這種片子有什麼問題。

坐在一旁的高大男人就更加不捧場了,手上的洋芋片不斷往嘴裡送,還一面問一些不識相的問題。





「這裡取鏡是不是有點奇怪?突然間變成男優視角。」

「助理小姐要噴假精液,沒辦法。」柔細的頭髮染成栗色,雖然不到中長髮的程度;卻也長過耳垂,耳骨上打了兩個銀色的耳針。理容師是那種女人會稱為時尚、新好男人,反過來說也時常被男性同胞譏為娘娘腔的類型。



原本這型的男人並不是導演的菜。

初中時發覺自己性向的導演一直偏好健壯的男性體格,雖然不會特別偏好熊男,但至少胸肌、腹肌,還有三角肌是標準配備。


「結束了。」偶爾兼職A片男優的理容師拿搖控器按下退片鍵,細長的手指上戴著不相襯的粗獷風格銀戒;不過意外地又有點適合這個氣質內斂的男人。「認得出來哪個是我嗎?」


「幫蒼井口交那個。」導演有點不甚愉快地回答,雖然他的工作不需要接觸AV女優,但他另一個工作卻必須經常決定新片主演,所以對女優相當熟悉。


「真厲害,我明明戴了頭套。」理容師換了另一片,重新坐回沙發上。
「現在換中野先生的新作。這次也充滿一堆肌肉男。」


「結實的肌肉才是男性的魅力。」手上拿著助理丟來的幾個新片企畫案,導演也不知道是想說服誰。


「是是,對中野先生來說那種才是松阪牛等級,我則是青菜。」理容師直接從導演腿上的洋芋片袋子中抽了兩片,毫不在乎地吃了起來。最後還乾脆整袋拿走,大剌剌地橫躺在沙發上,腳順理成章地跨過中野的腿。



--直男就是神經大條這點討厭。導演咬牙切齒地想著。

* * *




兩人的初次見面約在三年前。

『叮鈴』

「歡迎光臨」



聽見門把上的鈴噹響起,全部的理容師都依照店內規矩停下手上事務問候客人。



位於二丁目的這間美容院;每天傍晚都有大批趕著上班的牛郎上門,照理說理容師已經習慣長相不錯的男人了才對。



但被領進門的人實在太突出,於是仍舊抓住了他的目光。穿在一般亞洲男人身上流氣粗俗的暗紫色西裝背心;或許因為男人左耳的耳針;也可能因為造型粗獷的姆指戒,有別於店內經常進出的年輕牛郎們;被助理領來的客人擁有成熟洗練的性感。

看來不是一般牛郎,或許是某間店的首席也說不定--總覺得在哪看過這位客人。理容師心想,一面微笑著將對方引上位。

由於理容師的特殊兼差;他馬上看出對方裹在衣服下的體格--在同性戀酒吧和俱樂部林立的新宿二丁目,這絕對代表了上等貨。雖然對方也可能在一般酒吧工作,但他已經在這裡工作了五、六年;憑感覺可以大概猜出對方是不是同志。


「客人想要怎樣的髮型?」理容師笑了笑。

「同樣髮型短一點就好。」

「要不要嘗試看看不同髮型?」

「隨你。」男人不耐煩地回答。



看來不是很喜歡聊天的客人,或心情不是很好吧。
理容師識相地安靜下來,專注在工作中。



「……我似乎在哪看過你。」那男人沉默地從鏡子看著理容師的動作;忽然說。

「咦?說來真巧,我也是。」理容師驚訝在鏡中與那客人視線交會。

「或許我們是鄰居?」

「您住附近嗎?」

「不,我住新宿站那裡。」

「那真奇怪,我總覺得一定在哪見過您的臉。」

「是啊。」


雖然話題起得像幾十年前的搭訕老手段;雖然理容師越談越覺得應該在哪聽過這聲音,而更加困惑,但還是成功進行了一段愉快的對話。最後客人離開前還微笑著說之後會再過來。


--而理容師怎麼也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在「兼差」的地方。


「咦?GAY片?」理容師一面脫下笨重的外套,愕然地問。

「沒問題吧?只是take射精的鏡頭,不需要露臉的。」助導用筆尾傷腦筋地搔了搔頭。

「我……我以為今天跟平常是一樣的工作。」理容師有些尷尬。

「和女優那場跟平常一樣啊,GAY片那邊只是因為臨時缺汁男優,所以想問你看看能不能順便。」

「啊;原來如此……讓我考慮一下。」

「中間會給你時間休息喝水的。」助導豪邁地笑了幾聲。

「我只是怕我無法順利勃起。」理容師苦笑。

「沒問題的,今天可是有掛牌保證的大牌人物啊。」

「真的嗎?誰?」

「我們社長兼導演啊。」

「喔,中野先生嗎……雖然聽過名字,但還沒見過人。」

「你一定見過,他有時也會演出……雖然是起另外的藝名。」



社長還自己擔綱演出啊,真是辛苦。理容師在內心調侃地想。

「小林,有找到代替的人嗎。」片場的門突然被打開。

「有、已經找到了,但是富田先生還沒首肯。」助導回頭向來人喊道,而他也無意識地朝發話者看去--



「啊。」理容師忍不住張大嘴。

「你不是那家店的……」來者頂著前幾天理容師修整的新髮型,發出了同樣的疑問。



「「原來是在片場看過!」」兩人同時說,隨即一起笑了出來。

「社長和富田先生在別處見過面啊?」助導小林摸不清狀況地跟著傻笑。

「嗯,算是吧。」中野不可置否地回答。

「這次的片子是由您來導嗎?」理容師努力回想之前接過不少次這家的工作,
但為何卻都沒有印象。

「這次只負責演出。」男人似笑非笑地回答。

「您的體格看來不像男優……?」



由於男性觀眾的焦點只在女優身上,A片選擇男優時通常不會特地考慮體格,更經常的作法是請許多業餘男優,而將演出費砸在知名女優身上。業餘男優不需露臉演出,對部分人來說不失為賺外快的方法。原本理容師只是打著沒有女友;可以來體驗A片現場、打發時間兼賺外快的心態,結果第一次演出時片場公事公辦的氣氛;不停對著光屁股的他品頭論足並指導演技,令他十分羞恥。


雖然第一次的經驗十分丟人,但幾次後他竟然也習慣了。

聽說不少人第一次來到片場後面對攝影機和一群工作人員硬不起來,或是褲子脫了才突然喊停;然後說要放棄演出。



『看你一副打賭輸了被朋友逼來的樣子,沒想到撐得還挺久的。』小林曾經開玩笑地說。

『我看起來這麼軟弱嗎?』理容師哭笑不得地問。

『因為你在履歷表的應徵理由上只寫「因為想賺錢」啊,這種看多囉。』



「體格?……你大概弄錯了,我不是A片男優。」透過黃色鏡片,男人笑得更加曖昧。

「……啊,原來如此。」理容師著實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



他都忘了第一次見面時曾經猜想眼前人的性向了。

他的第六感果然準得驚人。


--雖然G片演員不一定是同志,但很少G片導演不是同志的。


「待會片岡導演會過來,先拍他的戲吧。」丟下一句話,男人和理容師打個招呼後似乎打算離開。

「啊,請等一下。社長、待會您會在……?」在他們兩人談話時正在接電話的小林掩住受話端問。

「RYOU的休息室。」



後來理容師才從小林口中聽說,中野和那個叫RYOU還什麼的男優是戀人。


* * *


後來理容師還出演了幾次中野執導的片子,雖然都頂多拿按摩棒幫0號男優擴張;或是演強暴情節中從背後把人扣住的那個人--雖然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體型比演0號的演員小了一圈,負責把人扣住實在沒什麼說服力。


因為理容師的正職,中野偶爾會帶著旗下的男優上門丟給他打理;還曾被同事笑問是不是認識了牛郎店的老闆。


--不是老闆,是情色影片公司的社長。
理容師只是笑笑著帶過,當然不可能把實情說出來。

其中上門的當然也包括了之前傳說是社長戀人的那位男優,聽見社長叫那位男優時;理容師還好奇地多看了幾眼。


「聽見我沒上班還特地帶來我家,社長真是會派給我生意啊。」理容師故意嘆了一大口氣,那時他們也認識差不多一年了。

「因為很重要才交給你,感激我吧。」看他一面在地上鋪塑膠布,某人倒是像大爺似的喝著帶來的酒。

「是是,那不是給我的伴手禮嗎?你怎麼自己喝掉了啊,社長大人。」理容師比了個手勢請那位高大的男人落座,發現對方坐著頭頂還到他鎖骨高度,看來待會手會抬得很痠啊。




「……崇史會認識你這種女人似的男人還真稀奇。」男優扭過上身頗有敵意地打量了理容師幾眼。

「嗯?我偶爾會在你們的片子裡串場,你沒印象嗎?有時候你趕場射不出來,我就只好貢獻我的精液了。」雖然明知對方為什麼產生敵意,不過被說成女人還悶不吭聲的話,就真的是娘娘腔了。「因為我的量比較多,也不會過稀或是顏色偏黃囉。」


「這倒是真的。」彷彿置身事外的人又倒了一杯紅酒。「射的弧度也很漂亮。」

「是吧,這點我還蠻自豪的。」偏柔性的面孔微笑著,理容師不知為何對對方站在自己這邊感到有些得意。


……說來那可能是他第一次稍微察覺自己對這個人的心意。


* * *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三年,理容師變得很少接兼差,倒不是因為交了女友--相反的,他喜歡上了男人。


理容師有意無意地將視線轉到一旁的人身上,對方似乎正在修改小林先生呈上的新片企畫
--附帶一提小林現在偶爾也可以自行導片了。


一樣黑暗的客廳,依舊是從音箱傳出的呻吟聲,只是聲音較方才那片低沉得多。

「這次使用了假陽具啊……?真稀奇,不是說不喜歡這種不乾脆的做法嗎。」一面嚼著洋芋片,理容師問。

「因為主題是調教。」

「原來如此……中野先生演的片子一直都這麼激情,我也想挑戰G片看看了。」

「算了吧。」對方秒答。

「為什麼不行?」

「我不知道你對男人也站得起來。」

「嗯,對你的話就硬得起來。」



「……在同志的家裡說這種話,你都不怕被怎麼樣嗎。」導演沉默了半晌,道。

感覺到原本跨在另一邊的腳掌縮了回來;不偏不倚踏在自己重點部位,導演終於將視線投往屋裡唯一的另一人。


「我知道,我是故意的。」理容師微笑著。


              --END--

其他:

◎攻受未定,請隨意。

◎其實理容師每次看導演演的片子都想把另一個演員遮起來,導演也是。

◎新宿二丁目:同性戀取向的酒吧及俱樂部聚集的地方。

◎理容師在日本中不是色情行業喔。

◎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兩個人戴的首飾。

◎聽說日本G片男優一部作品大概一萬左右,真是低得有點可怕。個人認為全職有點難度。

◎汁男優:只負責射精場景的男優。

◎一般業餘色情片演員會戴遮住臉部的東西,片酬也較低。

感謝願意忍耐黃色話題到這裡的大家,下回見:)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