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帝(上)(大學擬人/台政)

2012/06/04

雖以政大2008年差點被踢出頂大計畫事件為靈感來源,
並套用淡定紅茶的梗,但事發原因及經過完全是虛構的,


請不要當真也不要轉載。

※政大崩壞
※本故事為虛構
人來人往的台科大家餐廳中,現在正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台科大一面將洗好的杯子掛回杯架,又悄悄往柱子邊看了一眼。



鄰居台大經常來他家餐廳填飽肚子這事眾所皆知,所以有人直接來他家堵台大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很剛好地今天台大的確在他家。台科大平時根本不會特意注意到台大的存在,但一來洶湧人潮剛告一段落,二來台大附近不尋常的氣氛引起全餐廳的注意,自然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台大本人如往常般一臉淡然吃著雞腿飯,並不是什麼值得注目的景象。而來勢洶洶的另一位;如果台科大沒認錯,應該是偶爾會來公館蹭飯的政大。


政大的面前只擺了一碗湯,少得讓台科大懷疑自己是不是該檢討一下菜單--但顯然對方純粹是沒有吃飯的興緻,政大完全沒有看向自己的湯,劈頭就問。

「你說,昨天跟你吃飯的是誰?」

「師大ˊ_>ˋ」台大慢條斯理地吞下口中的食物道。

「我不相信!」政大用力一拍桌,濺出來的湯水也不管了。
「最好是師大!你騙我是無知小孩嗎?!那為什麼今天早上我就沒有五百億了!?」

五百億?是頂尖大學的事嗎。台科大默默豎起耳朵,畢竟自己上回頂尖大學考評結果也不算太好,地位岌岌可危--雖然還沒有政大那麼危機。

「真的……是師大。」無視政大,台大又咬了一口蛋包。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或許是台大一直吃東西令政大感覺被蔑視,他一把抓住台大的筷子頂端,台大也試圖繼續吃,兩人的手就這樣無聲較勁著。

「我是不會相信你的,你最好老實交代清楚你到底跟教育部說了什麼!」

「能說什麼?師大耶…… ˊ_>ˋ」台大嘴上和表情都沒有一絲變化,見筷子抽不回來,便乾脆放開,起身走向櫃台。

喔喔主角之一走過來了!台科大趕緊將視線收了回來;不動聲色地擦著流理台四周,眼角瞄到台大從筷筒抽了一雙免洗筷又回到座位。

政大也很配合(?)地等他重新坐定才又開始發飆。

「我不相信!」政大把奪走的筷子放在桌上,啪地一聲。

「你就是這樣!有種陰我就要有種承擔啊!你這樣算什麼!你說啊!你這樣算什麼!」

「嗯,你要不要喝紅茶ˊ_>ˋ?」台大沒有理會對方的無理取鬧,一面掰開筷子,指了指附餐飲料天外飛來一筆地問。

「不要!」政大怒喊。「你怎麼可以陰我又不認帳!不覺得太過分了嗎你!」

「我沒有陰你,那個人是師大……ˊ_>ˋ」 無奈地嘆氣,台大只好繼續動筷。

「我才不相信!!」

「大家都在看了。」台大環了一眼四周因政大提高音量而默默關注過來的群眾,倒不像有多在意。

「幹嘛!怕人家看啊!你敢做不敢當到底算什麼!」

既然政大這麼說,代表他們可以光明正大看戲囉?要不是正在工作,台科大也想買個雞排和爆米花來圍觀了。政大見台大繼續埋頭吃飯,抱怨滔滔不絕。

「你偷吹教育部的枕邊風(?)!你還有什麼不敢做的!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我沒有和教育部出去,就說那是師大。」台大總算昂首挑了挑眉,並說道。

「說到這,你才是上禮拜三說要拼頂大不想出門,結果自己……ˊ_ˋ」

台大的話才說到這就被政大截斷了。政大怒氣沖沖或心虛地大喊道。

「藉口!通通都是藉口!你叫師大來啊!」
「你不敢對不對!你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

什麼,政大哭了!台科大驚奇地看著百年難得一見的場景,從他有記憶以來政大一直就跩得二五八萬,以前蔣公還在台上的時候,政大就一直以蔣公親手創立的大學驕傲的不得了,之後又以台大的競爭對手(之一)繼續跋扈。

有一點委屈就出來抗議的情況下不要說是哭了,他都很懷疑政大碰過什麼壁。

「……你不要哭好不好,你這樣我們要怎麼好好溝通。」台大伸手拍了拍政大的背,看似溫暖不過嘴裡嚼著最後一口肉,氣氛全無。

「我不要中止!我不要我不要!明明就是你的錯你憑什麼要求我和平討論!」

台大理所當然似地拿走政大面前那碗灑了不少出來的湯,喝完後再一口氣吸光附餐飲料,期間完全不理會繼續哭哭啼啼好像天塌似的政大。

台科大已經有點無言了,不過是失去經費和頭銜嘛。至於這樣嗎?
很多學校也沒有啊,像師大也沒有啊。--啊他都忘了名聲之於政大有多重要。

此時台大擦了擦嘴,站起身。

「好吧……反正這件事已經決定,文件也都給你了,不能和平討論也沒辦法。我先走囉ˊ_>ˋ」台大輕鬆地抓起背包正打算背上,背帶卻被橫來的手一把抓住。

「不准走!我不准你走你聽到沒有!我不要被踢出頂大!你根本就是逼我去死嘛!我說真的!」

政大八風不動地坐在位置上,仰頭也不知是在罵還是求,或許要台科大用一個詞來總結就是撒潑。

台大扯了扯背包,發現沒啥用處,於是看著數十年來發生什麼大風大浪都沒哭,現在竟然為了這件事而崩潰的人問道。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好好談談?」

「是你對不起我耶!有什麼好談的・゜・(PД`q。)・゜・」政大講得理所當然。

「……不想談那我走囉ˊ_ˋ」

「談就談嘛!談就談嘛!你不要走・゜・(PД`q。)・゜・」

聽見這句話,台大總算是放下包包坐了回去,單手敲著桌面立刻進入談判口吻。

「那麼先談後續吧,之前計畫補助的設備就保留著不用轉移了,不想要的話丟掉也可以ˊ_>ˋ」

不過政大顯然是沒在聽。

「為什麼你要這樣……元智(*1)真的那麼好是不是。」

「這跟那沒有關係……」台大為越扯越離譜的對話翻了個白眼,不過正在委屈拭淚的某人沒看見。

「好啊!那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突然被踢出名單,我做錯了什麼・゜・(PД`q。)・゜・」

台大隻手撐頰沉默地看著政大,久到政大似乎也開始回想自己幹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台大才總算開口。

「上禮拜三……你騙我說要拼頂大結果和陽明出去玩……不要騙我說你沒去,有人看到你了ˊ_>ˋ」

台大抿了抿嘴正欲繼續侃侃而談,政大立刻插嘴道。

「你聽我解釋!我可以解釋真的!陽明想談心腦學合作的事啊,我不去不行嘛對不對,那根本不是在玩,我沒有怠忽職守啊可不可以不要中止補助?繼續一起當頂大好不好?我以後不會在重要關頭出去了我說真的……・゜・(PД`q。)・゜・」

「我沒有生氣被騙這件事ˊ_>ˋ」面對一口氣飆那麼多話還可以一邊哭的政大,台大臉上沒有和台科大一樣的肅然起敬,除了淡定還是淡定。

「那你為什麼要陷害我……你是不是被塞了什麼好處才陷害我?・゜・(PД`q。)・゜・」

「我沒有被塞好處ˊ_ˋ」

「你沒有被塞好處為什麼要這樣……・゜・(PД`q。)・゜・」

對話開始進入迴圈,台科大在心裡預估台大幾時才能成功debug這個對話模式。

「……那好我問你。你上個禮拜三去玩……照你的話是去談公事,你有沒有偷塞好處給教育部?」台大放在桌上的右手又敲了敲,約是不耐煩了。

「……我沒有見到他啊・゜・(PД`q。)・゜・」

「你再說一次,有沒有見到教育部?」

台科大揉了揉眼睛,剛才真要以為那張小桌子是問訊室裡的桌子,雖然台大那說話口吻比較像檢查官。

「我沒有~~・゜・(PД`q。)・゜・」被告哭訴。

「那教育部為什麼有你送的禮物?」

「我沒有~~你聽我說我真的沒有送什麼禮物我沒有…………・・゜・(PД`q。)・゜・」

「……你還想要騙我和其他人多久。」微微皺眉,台大平靜無波的表情到現在總算是被激起了一點漣漪。但和另一方天崩地裂波瀾萬丈的情況一比,還真不算什麼。

「我沒……嗚嗚嗚,我沒有騙你……你要相信我・゜・(PД`q。)・゜」

「那這個你要怎麼解釋?同名同姓?」面對持續不招供的被告,台大總算從皮夾中抽出一張名片,放在桌上推到政大面前。

竟然暗藏王牌到現在才用!不愧是法律系全台第一把交椅的台大。台科大在心裡偷偷敬佩了一把。

「你怎麼會有這個?不!等等!你聽我解釋!」政大張大眼瞪著那張名片,數秒後才如夢初醒一把抓住台大的手腕。

「好,我聽你解釋ˊ_>ˋ」雖然面無表情,但從上往下看的淡定樣也還是有說不出的優越和欠扁。

「這名片誰都有吧!我不要被踢出去啦好不好・゜・(PД`q。)・゜・」

遲了。現在才說什麼誰都有名片,剛才那一副看到鬼的表情早就已經出賣你了。

台科大接過來點餐客人的菜單,不用像那位客人一樣頻頻回頭偷看,也聽得見台大淡淡吐了兩個字作為回答:「不好。」

「那個……好吧我說實話,我在路上遇到教育部老爹……就只是偶然遇見,他一直說沒有收到去年的生日禮物……所以我才買個東西給他啊……・゜・(PД`q。)・゜・」

「你沒有說現在時期很敏感嗎。」台大淡淡追問。

「那是大Boss教育部耶……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又沒想這麼多……」見對方挑起單邊眉毛一臉不信,政大繼續辯護。

「我們真的沒有怎麼樣,遇見送送東西而已,後來我就去陽明家了,你要相信我・゜・(PД`q。)・゜・」

台科大總算幫客人結完帳,抬頭一看兩人姿勢和數分鐘前絲毫不差。

「所以你到底有沒有跟他說現在不適合送?」台大沒有抽回被抓住的左手,問道。

「生日禮物誰會想那麼多…你為什麼要生氣為什麼!只不過裡面多塞個名片嘛……・゜・(PД`q。)・゜・」

「喔,名片是吧。上面是不是還寫著『需要什麼隨時跟我說』?」

因為政大的持續否認,台大默默將那名片掀了過來,一字一字照實朗讀。台科大感覺有種在看午間推理劇場的刺激感,政大被訐問至此乾脆也不辯解了,先迴避問題比較快。

「……嗚哇~~・゜・(PД`q。)・゜・」

「你可不可以先不要哭,這樣我們沒辦法好好溝通。」台大無言地用空著的右手抽一張餐巾紙遞過去。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他騙我這些事情對他也沒有好處,所以他沒必要騙我這個。」

「我只是送生日禮物!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要相信他!你叫他來啊!來對質啊・゜・(PД`q。)・゜・」

台大沒有回答,默默抽手機打了兩通電話,又很困難地用右手將手機塞回左邊口袋。台科大不明白他幹嘛不用左手完成就好,應該是政大抓的力道很大手抽不回來吧。

難道待會教育部就會出現了嗎!台科大考慮偷偷拿出手機錄影,政大抽抽噎噎了好一段時間,而台大就這樣面無表情一手撐著下巴默默等待。

「真的非取消資格不可嗎?」政大突然又問。

「嗯,真的,這件事討論了好幾天……」

「你是不是其實很討厭我・゜・(PД`q。)・゜・」

「說實話我沒什麼感覺……」見政大啞口無言,台大才又緩緩繼續說道。

「你愛跟朋友出去玩沒關係,陽明就算跟你鬼混也沒被踢出頂大,可是這張名片讓我覺得你根本就不珍惜頂大這個身份。唉,剔除你也不是我願意的,是大家的決定……」

如果這番話不是用那張面無表情的臉發表,台科大想應該十分誠懇具安慰效果吧。
不過現在怎麼看都比較像幸災樂禍之類的。

「我很珍惜啊……我不要被踢啦我不要嗚嗚嗚~~你是不是被哪個大學煽動才這樣・゜・(PД`q。)・゜・」

「我真的沒有被什麼大學煽……」台大無奈地第不知幾百次重申,突然一個人影從旁直接撲上台大!

在場的人包含台科大都沒料到這變故,於是全露出呆若木雞的表情。

「YO台大!」成大來個熱情的擁抱後,也順便給政大同樣的招呼後才放開看了看兩人。

兩人都沒有回禮,台大仍舊一臉淡定,政大則立刻從孟姜女轉成外遇捉姦模式(?),照舊只罵台大。

「你……你們!你還想說你沒被煽動!沒怎麼樣還從台南叫成大上來氣我!陷害我就直說啊!幹嘛講的好像都是我的錯,然後才叫其他人來損我!」

忽視一旁成大狀況外的「什麼什麼發生什麼事?」,台大露出台科大十分熟稔的忍笑表情說道。

「嗯等一下你聽我說,成大來是因為今天的學術研……」

「我不要聽!根本是成大和你的陰謀對吧!」

「什麼陰謀?」成大不識相地繼續追問,還在喧鬧之時第四個演員總算也登場了。

「還沒解決?」師大今天穿了正式的西裝,因為成大佔走第三把椅子,只好從隔壁拉來椅子坐下。

「因為他一直哭不肯跟我好好談啊……」台大攤了攤手,看似無奈。

「到底什麼陰謀?」成大仍舊狀況外,一臉陽光開朗。

「還不是你和台大聯手陷害我……」政大抿了抿嘴,因為使用粗糙的餐巾紙擦臉所以鼻下和眼睛四周都紅腫起來。

師大不知是不忍好友被抹黑,或是存著看好戲心態,好心地替台大開脫。

「嗨政大,不要再怪台大啦那名片是我傳給大家看的~~」

這句話正如平地一聲雷,震得整餐廳鴉雀無聲。台科大料想觀眾應該都和他一樣被急轉直下的劇情吸得目不轉睛,從剛才開始竟然沒半個人來點餐。

「什、什麼……?」政大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著師大。

「雖然知道你很難過,但會不會哭太慘了點?唉來吧~一起沒經費吧ˊ_>ˋ」

「……你為什麼要偷開我給教育部的紅包!」政大似乎一點也不想和同為人文大學的師大產生同胞意識,氣得拍桌。

「……你不是說那是生日禮物?」台大意味深長地笑問。

「那是生日禮物!那是!」政大試圖力挽狂瀾。不過應該在場沒一個人相信,台科大想。

「你剛說了……ˊ_>ˋ」台大正要一字不漏轉述,沒想到又被政大打斷。

反正也不是今天第一次,台大似乎也習慣了。

「都是你不好!你為什麼要把名片拿出來!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害我被踢出來!陷害我對你有什麼好處你說啊゜・(PД`q。)・゜・」政大不想和從一直抓他話尾的台大爭辯,只好將砲口轉向木訥寡言的師大。

「都是你不好!你說啊,陷害我你有什麼好處・゜・(PД`q。)・゜・」

不過師大畢竟是台大長年的毒舌之友,至少那一臉淡定看得出來彼此長期耳濡目染。以往在政大面前看似木訥內向,也只是因為彼此不夠熟。

「沒有好處啊ˊ_>ˋ」,師大說。

「那你為什麼亂拿我的名片,都是你害的!我知道了!是你們三個串通起來設計我對不對・゜・(PД`q。)・゜・」

「ˊ_>ˋ……」師大張了張嘴,政大崩潰真令他不知如何是好,難怪台大拖這麼久都還沒解決。

一旁的成大從剛才就呆住了,可能也是被政大嚇到。

師大決定轉移話題,看向台大道。「……叫我來幹嘛?今天的會議跟我無關……」

「……抱歉,因為我搞不定……ˊ_ˋ」台大看了看手錶,研討會時間也快到了。一旁的政大就像蓄了幾十年的水庫突然洩洪一樣一面哭著一面不停碎碎念。

「為什麼要這樣陷害我!你們怎麼可以串通起來陷害我!」

師大總算忍不住吐嘈魂了。

「誰那麼無聊陷害你,明明一開始就是你自己跑到教育部辦公室的吧?」吐完後不忘轉向台大。
「跟你說發封簡訊告知就好,你就堅持要當面講清楚ˊ_>ˋ」

「可是發簡訊告知的話政大很可憐耶……」成大總算進入狀況,表情也從被雷劈到般恢復了正常。

「哪裡可憐了?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經費耶?」師大揚了揚眉,真不知道誰才最可憐。

「呃………唉唷!我覺得這樣真的對政大很不好意思。」成大搔了搔頭,又抽了幾張餐巾紙遞過去。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好不好ˊ_>ˋ」

「……能不能不要取消資格?我真的不知道你們會誤會那個紅包嘛,我突然遇見教育部,一時也不知道送什麼好就送了禮券嘛・゜・(PД`q。)・゜・」政大接下餐巾紙繼續垂死奮鬥。

「呃……其實……ˊ_ˋ"」台大頓了頓,不知究竟要不要追擊,而政大卻自己撞上槍尖去了。

「怎樣啦・゜・(PД`q。)・゜・」

「我們知道你跑去教育部的辦公室找人,不是什麼偶然遇見……」台大看了看見底的餐巾紙包,用眼神向一旁的成大示意。

「你你你……你再說一次!」

「你送禮當時我人在教育部的辦公室工作唷……ˊ_>ˋ」師大淡定地接口。

「你……你……真的在場…………?」政大的表情一變再變,最後弱弱地問。

「對啊,我坐在門旁邊,你完全沒看到我……」師大的話接著來個最後一擊。

整個餐廳陷入死寂,台大又抬手看了看錶,似乎放棄短時間內解決這事了,突然問道。

「你們要不要喝紅茶……?」

也不等眾人回答逕自來到櫃台前,台科大正想假裝沒在偷聽偷看,不過台大氣勢凌人瞪的那一眼讓他挺明白對方有被看戲的自覺。

台科大仍是平靜地按了按螢幕,將三杯紅茶放上托盤。台大端著盤子回到桌旁,將一杯放在政大面前。

「給你,去冰不加糖……」

「你的是少冰半糖……ˊ_>ˋ」又將另一杯推給師大。

最後坐下,默默開始啜起紅茶。

「等等,為何只有我沒有!?你偏心!」成大過了兩秒才想起來應該抗議,不過台大並沒有理他,其他兩人也沒有。

「台大……不要取消資格好不好。」政大默默盯著杯子,眼神又好像穿透那杯紅茶似的。

「不好。」一臉淡然。

「為什麼……我知道我錯了・゜・(PД`q。)・゜・」水龍頭又漸漸被旋開。

「不要哭……ˊ_>ˋ」仍舊面無表情一點也沒有安慰的意思。

「你憑什麼叫我不要哭,你都告我狀了……・゜・(PД`q。)・゜・」

「你要不要擦一擦,鼻涕流出來了。」成大被指使去拿來的第二包餐巾紙總算派上用場。

師大也一臉淡定地吸紅茶,然後伸手從台大包包拿出iPAD玩憤怒鳥。

最先打破眾人僵局的仍是台大,他看了無數次的手錶後轉頭問師大:「你沒課嗎?」

「下午沒課,幹嘛ˊ_ˋ?」

「沒事,問問……」然後又回頭重新面對哭沒完的政大。
「你還要哭多久?我等一下有研討會要主持不能等你哭完。」

「……好啊!你走啊!你們都走啊!你都這樣了還管我要不要哭・゜・(PД`q。)・゜・」

「……那我走囉掰掰。」聽見這句話,台大爽快地抓起背包走人,速度快得眾人連發聲的時間都沒有。

台大鐵定是被看戲看怕了,或者是被哭怕了。台科大摸摸下巴,感到十分有趣。
這麼多年來住在台大家隔壁,他怎麼就沒發現台大這個弱點呢?

「欸……iPAD……算了,我帶回家玩好了ˊ_>ˋ」師大顯然也是措手不及的人之一,看了看人影早就消失的餐廳門口,默默收起iPAD離開。

政大傻眼看著兩個罪魁禍首(?)率先逃離現場,而剩下那個呆呆的成大看了看錶,也當機立斷地站起身來說道。

「呃那我也要去研討會了喔,你不要哭太久,掰掰ˊ_>ˋ/」

「欸!等一下!……等一下!」

--不過這句話當然是沒能來得及留住成大。

面對政大想怒視圍觀眾人;不過沒什麼作用的眼神,台科大和眾人立刻聰明地故作無事。

原以為此事就這樣落幕,政大也應該好一陣子沒臉出現的台科大,幾天後又在餐廳裡看見了政大。


-----------(TBC)---------------
comment (0) @ 大學擬人
<< 淡定帝(下)(大學擬人/台政) | 平時藏身處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