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牧羊犬(黑子/赤+黃)

※微15禁(?)

※黃瀨升一軍不久後的帝光日常捏造

※赤司家世捏造

※CWT32新刊《色相環》試閱之一


----正文開始----


赤司征十郎是個徹頭徹尾的實力主義者,這得歸功於他的家庭教育。


「人總會崇拜強者,社會階級也是因此誕生」--雖然因為家世特殊,赤司與家人間極少溫情,他卻十分認同雙親自小灌輸自己的這套價值觀。

他並不鄙視位於金字塔底端的平凡大眾,他只是不認為個異族群間有共通語言,正如狼與羊終究無法溝通及彼此理解。其中沒有任何歧視成份。

階級觀念根深柢固的赤司與身邊的平凡人並無交惡,卻也不會過度深交--獨來獨往的他直到進入帝光中學籃球部,才首次遇上「同為統治階層」的人--一群被外界稱為「奇蹟世代」的天才球員。

向來以統治者自居的赤司在他們身上看到與自身類似的、狼的氣質。
或許更精準地說,那是一種自信。

鑽石即使只是稍加打磨,光芒也會比其他寶石更亮。擁有這樣天縱之才的人,經由無數獲勝經驗會得出一個結論--「勝利是再自然不過的事」。雖然隊中真正擁有自覺的人除他本人以外,只有青峰和紫原,勉強還能算上灰崎。

但對孤身的王者來說;儘管只有三人,這小小籃球部中聚集的同類已經多得出奇。在他們的環繞下,赤司不用顧慮無能羊群的自尊而壓抑自身才能。這是個令他自在的環境,他也願意為了維護它處理一些必要的麻煩事。套句赤司父親的話,「學會維護群體也是成為領導者必經的磨練」。

和隊友黑子作為興趣的觀察不同,精準掌握每顆棋子的特性和可能性是隊長赤司必須做到的事。而這樣的他卻看不透區區一名新成員,甚至為此困擾數天--而且令他煩心的事不僅如此。

隊上王牌青峰喜歡談論低級話題不是什麼秘密,但最近低級程度猛然拔升,綠間已經向他投訴不下數百次,連對這類話題充耳不聞的赤司也開始難以坐視不管。

另外灰崎層出不窮的問題也讓他十分頭疼,繼續放任下去,搞不好帝光籃球部會因為暴力事件而禁止出賽,屆時可是無可挽回。但即使想換下灰崎,一時卻也找不到實力相當的選手,只好任其胡作非為--

這三個問題煩擾赤司不已,令他欣慰的是,第三個問題因為黃瀨涼太的崛起而有解決的可能性。同樣令他煩惱的是,一日不摸清黃瀨,就一日不可能讓他頂替灰崎。

赤司沒有向任何人透露撤換灰崎的意思,即便是副主將綠間都沒有,關鍵正是因為他還看不透黃瀨涼太扮演的角色。黃瀨擁有拔群能力是無庸置疑的,也有赤司所認為的「統治者」自覺,但其他方面卻與赤司或其他人沒有半點相似處。就因為這樣,他才無法歸納黃瀨這個棋子的屬性。

狼群中混入一隻主體未明的玩意已足以令他升起心中警戒,黃瀨聒噪的特性又多少助長了他的不耐。

* * *


結束自主練習後;赤司踏進空無一人的更衣室,並立刻在不大的一軍休息室中看見煩惱的來源--黃瀨正躺在房間中央的長椅上小憩。


「不要躺在這裡,黃瀨。」赤司用腳踢了踢蜷縮著,但仍霸佔整張長椅的頎長身軀。

「嗚嗯……讓我躺一下……」少年白皙臉龐上的秀麗眉形因不適感而皺了皺,赤司的視線緩緩掃過少年全身,停留在寬鬆短褲下伸出的修長雙腿。

擁有接觸籃球兩星期就能爬上一軍的實力,黃瀨完全有資格成為夥伴,但……

「……」赤司穿著室內鞋的腳沒有從黃瀨的肚子上移開,就那麼向下壓了壓。

「好嘛好嘛、我醒來了!」感受到威脅,金髮少年立刻睜眼,並用那眼尾上挑的桃花眼哀怨地看向赤司。「本來還想再睡一下的……」

赤司是主力球員中僅次黑子第二矮的人,很少有這樣接受仰視的機會,不禁感到有些新鮮。

黃瀨雖然醒來,但並沒有要求他將腳移開。就那樣仰著頭溫順地看著他,彷彿被怎麼對待也不會在意。這動作讓他想到家裡翻出肚子等待主人讚美的狗。黃瀨不只對待身為隊長的自己是如此,對待其他先發球員亦是如此,被欺負時會哇哇大叫,但也就只有這種程度的抵抗。

他的理由是因為他是主力選手中資歷最淺的,但資歷這種玩意在別的體育系社團或許很重要,在實力主義的帝光籃球部中從來就不值一提。黃瀨會被大家耍著玩,與其說是資歷,還不如說是個性問題。

對赤司來說,黃瀨實在是個微妙的人。能當上帝光正選的球員全是憑著實力一步步踏上來的,不是對自己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就是對籃球有一定程度的執著。就連破格加入正選的黑子;看似軟弱的外表下潛藏的鬥志和執著都比黃瀨明顯得多。至今大概只有每天鬧著和青峰1 on 1時能體現黃瀨的執著。

這傢伙到底是怎樣的人!
赤司又陷入令他幾天來煩躁無比的問題中,而某個白目偏偏還自己往槍尖撞。

「呃……赤司君,這樣我起不來啊……?」黃瀨搔了搔臉頰,歪頭笑問。

赤司懶得理會黃瀨的發言。就這樣像踩著翻天的烏龜般讓他起不了身,一面發洩一下鬱悶,內心一面繼續分析著。

要說黃瀨和紫原一樣對籃球沒有熱情,倒也不是。天天都留下來自主練習的人,怎麼也不像沒熱情,他本人前陣子還說過「籃球很有趣」。

說黃瀨很喜歡籃球,那又不至於,除了實際練習外他幾乎對籃球世界一無所知,也不會主動去探究。

說他很自信,他總說自己比不上其他奇蹟世代。(雖然也是事實)
說他很自卑,他卻莫名確信自己總有一天可以打敗進步速度恐怕以秒計的王牌青峰。


什麼鬼個性啊,這傢伙真是煩透了。


「……」赤司瞇起眼繼續打量本人,室內鞋也逐漸往黃瀨的下腹溜去。

「欸、欸欸欸欸,赤司君?」黃瀨急忙想直起身,卻在赤司的一個眼神下尷尬地僵止不動。

方便運動的柔軟布料在此時顯得防備那麼薄弱,黃瀨甚至可以清楚感覺到略硬的鞋底觸感,而不敢有任何動作。
赤司見他那副困窘樣,總算心情稍加舒緩,興緻盎然了起來。

粉絲無數的人氣模特兒,難道意外純情嗎?赤司抱持興味地想,腳輕輕滑過黃瀨腿間。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黃瀨支起的雙肘往後一挪直想抽身,卻被赤司抵在腦後的手給擋了下來。

「不要動。隊長命令。」

「隊、隊長命令什麼的……不是用在這裡吧?」黃瀨沒有勇氣將赤司的腳硬撥開,只好乾笑著轉移話題重點。

直到對上那沒有一絲笑意的赤色雙眼,黃瀨才終於感到情勢有些不妙。

「吶。黃瀨……你是狼,還是羊呢?」赤司自言自語道,伸手將黃瀨推了回去。


能看透一切的帝光籃球部部長,竟覺得黃瀨涼太是個摸不著底的人物--鐵定每個人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吧。要是青峰聽見這句話,說不定會直接吐嘈「那頭腦簡單的傻瓜哪裡複雜了,你只是想太多反而被誤導了吧。」。

「欸?」黃瀨瞠大眼,完全不明白他的問題。「呃、大概是……狼吧?」

這問題到底是在問什麼啊?赤司君還是這麼難懂。黃瀨心裡七上八下的,只想求隊長大人高抬貴腳放過他一生的幸福。

「哦。」如自己所猜測,黃瀨完全沒有聽懂問題。赤司沒有把回答納入考慮,將腳尖向下壓了壓,感覺到黃瀨的身子一瞬間緊繃了起來。

這個黃瀨會和黑子一樣具有長期觀察價值嗎?赤司緩緩露出了微笑,問道。


「之前就一直在想,黃瀨和一般人挺要好的啊。」

「一般人……啊,是說那些粉絲嗎?」話題總算改變,黃瀨鬆了一口氣之餘,也不想追究剛才對話了;揚起笑容回問。

「嗯、差不多吧。」

「為什麼這麼問?赤司君和粉絲們處得也不錯啊。」黃瀨歪頭。

身為去年全中冠軍的帝光籃球部部長,運動能力不在話下,學業成績也頂尖--這點可不是其他同被稱為奇蹟世代的球員辦得到的,據黃瀨粉絲們主動提供的情報;赤司的家世似乎也很不錯……擁有這種連他也要嫉妒的先天條件,不受歡迎是不可能的吧。

也因此被他這麼一問,黃瀨著實有種古怪的感覺。

「處得不錯和要好,是不一樣的。」抵住黃瀨後腦的手不知何時悄悄托起了他的下顎,赤司仔細端詳著他的臉。

「呃,我沒想那麼多……」

「我想也是。」不顧黃瀨啞口無言的表情,赤司唇角帶笑。「這麼仔細一看,臉果然很端正啊。」

這句話不應該是由赤司君來講的吧……黃瀨在心裡反駁道,含糊地回答了聲是。


「和凡人交往,有什麼有趣的地方嗎?」

「……我覺得……唔、」赤司的手突然擦過他的嘴唇,異樣的感覺令黃瀨頓了一下。

「嗯,什麼?」赤司不在意地捏起他的耳垂,黃瀨的耳肉較少,他順著那片與側首相連的薄肉緩緩劃下了頸部。

「和籃球隊的大家在一起比較……赤司君在做什麼?」鎖骨被磨擦的感覺彷彿帶有靜電似地,讓他被震得陣陣發麻。

黃瀨看著比自己嬌小的主將不知何時已將踩在他身上的腳跨到長椅的另一側,雖說絕子絕孫的危機解除了,但被人籠罩在上方仍舊有揮不去的威脅感。

「在檢查你的身體潛能怎麼樣。」

「這、這樣啊……」赤司的表情如此平靜,黃瀨不禁開始懷疑自己可能太過大驚小怪。


手指在喉結上滑動的感覺非常詭異,而體內蠢蠢欲動的感覺更讓他覺得害怕。正想不顧一切要赤司住手的時候,對方先發話了。


「嗯。剛才的話還沒講完吧,籃球隊怎麼了?」

「我覺得……呃!和籃球部的大家在一起比較快樂……」好不容易找回剛才的話題,隨著赤司的手轉移陣地,乳尖被擦過的感覺令他的腦袋又變回一片空白。


偷偷抬眼望去發現赤司似乎並沒發現他嚇了一跳,正專注在捏他的腰肉,黃瀨才鬆了一口氣繼續將話說完。

「哼--嗯。」赤司不可置否地應聲。不動聲色地將黃瀨的反應收諸眼底。

「每天輸給青峰很快樂嗎?」

「欸、輸這種事不可能會快樂的啊。只是我第一次遇上沒辦法模仿的人,所以很高興……」


輸不可能會快樂、嗎……雖然這句話還不錯,但也不可能憑這句話斷定是同類。
赤司看著黃瀨毫無掩飾的喜悅,一面思索。

「『第一次遇上』也就是說,除了青峰外其他人都可以隨意模仿嗎?」

「也不是所有人都……哇啊!」

赤司盯著衣服掀起後進入視野中肌理明顯的腹肌,伸手撫上。

「做什麼?」明知黃瀨大叫的原因為何,他還是壓抑笑出聲的衝動平靜回道。


指尖下滑膩的觸感十分良好,畢竟是模特兒嗎……?
回想小有人氣的模特兒初入社時;連一軍都起了騷動而耳聞的種種八卦,赤司對照眼前無可挑剔的身材總算有了點實感。


「呃、沒……那個、赤司君,已經結束了嗎……?」黃瀨困惑又困擾的表情讓赤司再度聯想起狗,赤司總有種在犒賞自己家裡那隻獵犬的感覺,只是眼前的傢伙反應不太賞臉。

他沿著腹肌凹下的線條一路往上,在臍眼附近徘徊,一面答道。


「我剛才有說結束嗎?」

「沒、沒有……」一面瞧黃瀨咬著下唇忍耐什麼般搖了搖頭,赤司覺得差不多可以確認;以黃瀨的才能明明應該站在食物鏈最頂端,卻又與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理由。


這傢伙與其說是狼,不如說是狗吧……
對敵人保有狩獵和守護領域的本性,一遇上認同的人就翻身示好,又整天和無能的羊群追逐玩耍,自得其樂。

像隻牧羊犬似的。狗這個身份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總算了解黃瀨涼太的真面目後,赤司頓時覺得前幾天苦惱的自己很像白痴。因而很想報復一下困擾他好幾天的黃瀨--就算本人一點也不知道他佔用了赤司征十郎數天寶貴時間。

如今灰崎的問題也終於可以解決。簡直太理想了。眼下既然有了更適當的棋子,也許是時候將不服從團體規則的傢伙踢出部外了。他並不喜歡總是游走在遊戲規則邊緣;試探他的底限及不聽話的狗。

狼群是謹守上下階級的社會,放逐自以為可以代替首領的傢伙,這種事自然界不是多得很嗎?赤司並不在意灰崎對此會有什麼看法。

而且此刻,他還想到了一個靠無知新人解決青峰問題的計策。


「看黃瀨的樣子果然還沒開發過吧。」赤司往後站了些,也不管對方欲言又止的表情,一面將那雙長腿打開,捏了捏以運動員來說略嫌柔軟的大腿內側,一面說道。

「啊?」黃瀨立刻驚嚇地抬頭。

赤司知道自己這隨手衡量肌肉手感的行為;在金髮少年的眼中絕對不是那麼回事。黃瀨會誤會也可以說是他一手促成的。故作不知黃瀨內心的種種害怕,赤司微微一笑。

「我是說你的潛能。」赤司看著金髮少年因為胡思亂想被揭穿,潮紅迅速自耳根在白皙肌膚上渲染開來。

看見黃瀨無法故作平靜,只能掩面來隱藏表情,赤司覺得連日鬱悶得到了大大的紓解。繼續加把勁道。


「聽說模特兒的業界經常遇到吧?性騷擾。」

「偶爾……」比赤司還高大的少年還是沒有把遮住臉龐的手拿開,聲音小到有些模糊。

「所以黃瀨剛才應該很不舒服吧,對不起呢讓你誤會。」赤司拍拍對方的肩,明知故犯地說。

「呃沒關係,小事而已。」果不其然面上殘留淡紅的少年搖了搖頭,急忙替他開脫。


唉呀唉呀,這麼單純好嗎。赤司都想為黃瀨的天真搖頭了。


在籃球場上也是,黃瀨進入一軍後明明實力遠劣於其他先發球員,卻連一點小手段也不願意使出--雖然其他人也是一樣,但差別在於自己或青峰等人實力太強不屑耍手段,而黃瀨和黑子是不願使用。

雖然與灰崎那不擇手段求勝的作風相較下;可能是出於愛護小動物之類的可笑憐憫心,赤司承認自己偏袒一股傻勁的黃瀨和黑子多一些。

反正也不需要太久,黃瀨的實力就能成長到不需要耍手段的程度。所以天真一點也沒什麼吧。還是顆好用的棋子。
赤司的思考告一段落,低頭看著黃瀨腿間隱藏不了的反應,一副現在才發現似的語氣說道。


「哦……是我造成的嗎?」

「隊長我、我去廁所一下。」黃瀨從剛才就一直想不露痕跡地將腿闔上,但赤司君就那樣把手放在他腳上陷入沉思,他怕一有大動作反而更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只好就那樣僵持著。

但早知道現在會這麼丟臉,剛才就應該先逃走了--!黃瀨現在只想蹲到角落去哭。


「要幫你解決嗎?」看著黃瀨想死的表情,赤司微笑道。

「不、不用沒關係……」

「幫你吧?」赤司挾著隊長威嚴淡淡說道。

「呃……不還是不要吧這太奇怪了!」黃瀨一瞬間被赤司強大的氣勢給壓制住,不過馬上擺脫迷惘,快速搖頭拒絕。

唉呀唉呀,一切想通之後,這傢伙出乎意料地好懂啊。
赤司按下笑意,一臉從容。

「互相解決需求很稀鬆平常吧,黃瀨沒加入過體育系社團?」

「是、是沒加入過……」

早知道人氣模特兒沒事不會加入費時費力又充滿汗臭味的團體活動啊。赤司一點也不意外。

「你不知道這在體育系社團很常見嗎?你太大驚小怪了。」

「呃、這樣嗎……」黃瀨顯然地動搖了。

「反應這麼激烈,反而顯得很可疑。你看、青峰不也老是在大家面前講低級話題嗎?」

「是、是啊,但我看大家都很困擾……」

「沒這回事。大家平常只是不想應付體力過剩的青峰才不搭話而已。你沒看到還有灰崎會和青峰討論嗎?」

「是這樣的嗎……?」


事實是青峰的話題太過低級,除了灰崎外沒有人想答腔而已。包括隊長本人。
但赤司完全沒有想開解無知新人的意思,畢竟他還要利用天真美少年的威能去解決青峰。

「正是如此,其實平常大家都會彼此互相解決的。這是增加夥伴情誼的好方法,你不覺得嗎?」

「這樣……嗎……?」黃瀨顯然是被赤司理所當然的表情給說服了。

「嗯。坦誠相見後大家的感情更好。」好才怪。赤司一臉正經地在心裡想著。

「那……那好吧?就……拜託你了!」


看著很想故作從容但一臉壯士斷腕的黃瀨,赤司笑笑著將手覆上了對方腿間。

「不要想太多,你就閉著眼睛當成是自己的手吧。」



* * *

此後大約過了數天,當青峰一如往常在更衣室大談低級話題騷擾群眾,綠間不停以眼神向赤司示意,希望隊長擺出威嚴去叫青峰閉嘴時,過去為了保持模特兒清新形象;從不加入糟糕話題的黃瀨突然發話了。

「崛北麻衣真的這麼棒啊?那我下次也要一起看。」

「啥?」青峰被這突如其來的發言嚇得手抖了一下,用無人可及的轉身過人速度轉向自己的隊友。

好戲來了。赤司平靜地想用眼神安撫綠間,這才發現綠間也被黃瀨神秘發言嚇到呆若木雞,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訊號。

「下次我去你家好了,你什麼時候要看啊?」黃瀨認真地回望青峰,點了點頭。

「看、看什麼?」

「A片啊,剛才小青峰講過的不是嗎。」黃瀨關上置物櫃,開始扣起制服釦子。

「那幹嘛來我家,我借你啊你自己回家看。」青峰鬆了一口氣,道。

「可是大家不都是一起看一起互相解決,促進感情嗎?」

小模特兒一臉誠懇,渾然未覺站在他身邊的人聞言都往後退了一大步。
而當事人青峰彷彿被雷劈到的表情,赤司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不是嗎?咦?」人氣模特兒一臉不知該說是正直還是傻地環顧僵直的眾人。

「可是那是赤司君說的……對吧?」黃瀨向他投來求救的眼神

順利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赤司淡定地回答。

「沒錯。」赤司點頭肯定道。

「誰要和黃瀨--」青峰總算回神,但「一起互摸」這麼可怕的話果然還是說不出口。

「為什麼不要和我!?」黃瀨一臉大受打擊。

「因為青峰君和黃瀨君感情還不夠好的關係。」事態發展至此,黑子已經反應過來,一臉平靜地幫腔。


就知道能跟上自己壞主意思考速度的只有黑子。赤司再次確認這個事實。

「小青峰太過分了--!」黃瀨聞言立刻開始假裝哭哭啼啼。

「才不是那樣!阿哲你為何--!」

「青峰君平時的話題太低級了,讓人很困擾。」黑子點了點頭。「但我想黃瀨君不介意這些話題。」

「困擾的話阻止我說就好了啊!」青峰大喊。

「你平常根本沒在聽人講話。」總算反應過來的綠間補上一刀。

「那總之我不講就好了吧!我以後不講這話題了!」

「咦--為什麼不讓我加入?讓我加入啦!」

「閉嘴黃瀨!吵死了!噁心死了!」

「說人噁心什麼的不會太過分嗎--」


場面混亂不堪,青峰顯然對於要和隊友一起互摸那玩意極度恐懼,黃瀨則是仍被蒙在鼓裡,以為自己被隊友排擠而哭哭啼啼吵得要命,已經忍受青峰毒害已久的黑子和綠間則聯手陷害黃瀨不遺餘力。

而袖手旁觀的赤司?
摸清楚黃瀨的底細,讓青峰乖乖閉嘴,還有找到代替灰崎的人。一口氣三個問題都得以解決,忽略背景的雜音,還順帶報復了害他數日心情鬱悶的黃瀨,還有比這更美滿的嗎。赤司覺得心裡無比舒爽。

後來某一天黃瀨跑來說「我再也不相信小赤司說的話了--!」則是後話。
反正再怎麼吠,黃瀨的本質還是個不會離開主人的狗。黃瀨服從黑子,黑子服從隊長,組織秩序再穩固不過了。

赤司征十郎感到十分滿意。


----完----

標題想不到先暫定(爆)
簡而言之赤司聰明反被聰明誤地把黃瀨的個性想得過度複雜了XDD
設定黃瀨當時還和赤司不熟,所以對青峰和黑子外的人都沒有加「小」。
私設定赤司先生家裡是政治世家。
OOC請、請鞭小力點(縮)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