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的二三事(全)

2012/08/10

去年應援大B板聖誕徵文活動的文,沒想到忘了貼過來。

徵文活動為隨機抽取關鍵字句,規定要使用五個(忘了)


關鍵字:姿勢-灑花轉圈、踩頭踐踏
    物品-被消磁的悠遊卡、游泳圈

關鍵句:台灣人過什麼聖誕節!
    我想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愛你。




在常秘書口頭報告完行程後,牛皮椅後的Boss仍無回應。

再等個三分鐘好了。常和正盤算時,牛皮椅突然轉了過來。

「嗯,你可以離開了。」上班時向來面無表情的老闆突然說道。
「好。」常秘書點頭正要離開,又突然被老闆叫住。
「等等,你很久沒過聖誕節了吧?明天准你假。」

常秘書硬生生把職業反應的「好」字吞下肚,故作自然地問。

「這麼突然?呃、老闆是明天的行程要取消嗎?」
「沒有要取消。你把工作先交代給陳秘書。」工作狂老闆仍是一臉平靜。
「那我……嗯,我是不是出了什麼錯?」
「沒有啊。一直以來受你諸多照顧,偶爾也該讓你休息一下。」

最該休息的不是老闆你嗎?常秘書保持長年的好習慣,沒有吐嘈。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他點點頭,退出辦公室。

確認已經老闆的辦公室大門關緊後,常和忍不住向新來不久的後進打聽。

「我最近是不是做錯什麼事?」

陳秘書聞言歪了歪頭,露出專業的甜美笑容。
「沒有吧,前輩一直都做得很好啊。上次老闆才要我向你多學習呢。」

那怎麼會?常秘書苦惱地環胸。
之前新聞才報過科技業吹起無薪假風潮,這難道也是無薪假的前兆嗎?


「怎麼了,常秘書?老闆是不是說了什麼。」年輕女孩擔心地望著他。

「呃……」他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沒什麼。我明天緊急休假,這是Boss明天的行程。」

「哇,聖誕節休假!這麼好,是不是要去約會?」年輕女孩欽羨地嘆道。
「哈哈。」他苦笑著敷衍了過去。

別說戀人了,一直以來都很忙碌的他連交往的對象都沒有。
而唯一喜歡的人,現在正坐在那扇門後。


「--唉,我今年只能和老闆一起過囉。」陳秘書搖搖頭。
「妳要好好工作,別懈怠啊。」
「我知道,我只是隨口說說,沒有真的在抱怨啦。」女孩微笑道。
「還好老闆明天都是餐會,妳的工作應該不多。」

常秘書遞上各家飯店的聯絡資訊讓陳秘書記下,一面簡單說明。

「當老闆真好,這些飯店的聖誕餐鐵定貴死人。」陳薇珊又是一陣嘆氣。

常秘書微微一笑,將那些早就習以為常的飯店資訊收回櫃子中。

「每年餐會大概都是在這幾家,習慣就好。」
「如果今晚我家閃光也訂這種等級的就好了。」女孩嘆氣著開始將行程排進時間表中。

如果能和老闆一起出席餐會就好了。常秘書一面走回座位,忍不住想。


* * *


隔天一早,常秘書照往常的時間醒了過來,並直到打完領帶的那一秒才想起今天放假。常和尷尬地將領帶再度鬆開,開始往衣櫃裡找尋休閒服。

他將所有私服攤在床上,發現每件都至少有數年以上的年紀,也差不多只適合在居家附近穿著。最後他還是穿著西裝去早餐店吃飯。


常秘書故意放慢吃早餐的速度,看完報紙的每個版面後,也還不到一個小時。

「老闆,你這裡還有沒有別的報紙?」
「沒耶,不好意思。常秘書今天不趕著上班啊?」
「我……放假。」他瞄了瞄店內,顯得有點尷尬。

剛才吃早餐的人們不知何時上班去了,店裡空盪盪的只剩下他一個人。他總覺得繼續坐著也不太好,就趁機告辭了。

一大早營業的店家並不多,常秘書逛完便利商店,又穿著西裝繞了一圈菜市場。遭受婆婆媽媽們的推擠幾分鐘後,他決定逃離那個戰場,回家拿出許久不用的悠遊卡,決定難得不開車出門去添購幾件衣服。


但是他怎樣都刷不進閘門。
常秘書走向服務台,疑惑想著應該不可能忘記悠遊卡怎麼用才對。

「不好意思,先生您的悠遊卡好像被消磁了耶。」站務人員試了試,抱歉地說。
「消磁?」
「如果和磁性物質放在一起就會這樣,您還有多少餘額呢?」
「我……不知道。我很久沒用了。」
「這樣啊,需要辦張新卡嗎?」站務人員將卡片還給他,問。
「好,一天存100元夠嗎?」

「呃,看您去哪裡囉。」站務員失笑地回答。


好不容易到了百貨公司,結果十一點才開門營業。秘書先生失望地回捷運站,刷卡時不小心刷到隔壁閘門,只好故作自然地走進隔壁閘門。

老闆,你為什麼要放我假?台灣人過什麼聖誕節!

又再度回到家中,常和無聊地躺在床上翻了幾圈,開了電視沒幾分鐘,早上的節目不是重播就是些無聊的節目,於是他終究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喂,陳秘書?現在方便說話嗎?」
「沒問題,常秘書怎麼了嗎?」
「呃……情況都還好吧。」
「早上沒什麼事--」
「這樣啊……」常和想再找個話題排遣無聊,但又自覺這樣會打擾到同事工作。

好在陳薇珊即時將話接了下去。

「噢,老闆說他家小貓怪怪的要帶去看醫生,怎麼辦?要帶去哪家?」
「我帶牠去!」

總算逮到機會說這句話的常秘書,內心呈現灑花轉圈的狀態。

「沒關係啦,常秘書你不要勉強,我可以的。」陳秘書不解風情地回絕。
「我知道波波常去的醫院,我帶牠去吧。」常和極力勸說,只差沒有下跪。
「這樣嗎……」電話那端沉默了幾秒。

常和不安地等待著下文。

「那就麻煩常秘書了,對不起喔。」年輕的女孩如釋重負地道歉著。
「不會,我馬上到!」常和抓起鑰匙,連衣服都免換就風風火火地出門了。

到公司時,只見長毛波斯貓病懨懨地趴在沙發上,見他進辦公室也只是抬眼瞥了他一眼,隨即打了個噴嚏,平常總是爬到常和肩上瘋狂踩頭踐踏的氣焰都沒了。

「波波怎麼了?」常秘書向老闆打了聲招呼,問。
「……常和,你怎麼在這。」見他進來,嚴衡眉間的皺痕立刻出現。
「喔,陳秘書不知道該帶波波去哪間醫院。所以我就……」

雖然對不起陳秘書,但這時也只好拿她出來擋一擋了。

「那准你假不就沒意義了。」有控制狂傾向的男人嘖了一聲。
「沒什麼關係吧,老闆你不也很久沒休假了。」
「我工作狂。我喜歡工作。」男人傲氣十足的抬高下巴回道。
「我知道,我也是。」常和走向沙發,把病貓抱了起來。「波波怎麼了嗎?」

「牠從昨天就一直吐一些像塑膠的怪東西。」
「又亂咬東西嗎?」
「天曉得,我找半天不知道牠到底咬了什麼。」
「好,我知道了。老闆今天還會回公司嗎?」
「……你把牠送到我家吧。」
「好。那我先走了。」


常和離開後,嚴衡沉默地盯著門好一陣子,最終以嘆氣作結。

* * *

結果波波的情況似乎並不嚴重,也吐得差不多了。


常和被醫生訓了一頓「不要放任貓亂吃東西,不然以後搞不好需要開刀」等等的話,波波雖然仍精神不濟,但能離開獸醫診所這件事好像令牠好多了。還賞了逼牠進診間的常秘書一爪。

距離嚴衡一整天的行程結束還有好一段時間,常和從老地方拿出嚴衡家的鑰匙,直接在門口把貓放下。波波一跳進自己地盤後老樣子地擺出攻擊姿勢,絲毫沒有早上的弱態。


「……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敵視我。」常秘書嘆了口氣,蹲下來和波波平視。

波斯貓搖動尾巴,準備伏擊。

「算了,這是你的聖誕禮物。記得叫老闆開給你吃。」常秘書把海苔片放進門邊,果然食物的誘惑遠大於攻擊慾望,波斯貓的注意力馬上被海苔吸走。

波波偷看常和一眼後,迅速地咬走海苔片,塞進鞋櫃下。


「……嗯,我知道你藏東西的地點了……」常和無言地觀察貓咪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突然看見波波的藏寶地露出一截熟悉的亮橘色。

常和一個箭步上前,在波波的強力捍衛下抽出那玩意。


「等等,這不是老闆他姪女的游泳圈嗎?--好痛!波波你幹嘛!」

波斯貓前腳搭在常和腳上,張牙舞爪地正想奪回最近的新寵。--那也是牠吐不停的神秘塑膠片來源。常和看著無辜的波斯貓,心裡忍不住升起一股怒意,那大概是因為心疼某人擔心這隻蠢貓。他抓著游泳圈怒道。

「竟然亂吃游泳圈,是在想什麼啊!知不知道你對嚴衡多重要!」

波波向後退了一步,莫名其妙地聽著男人突然的說教。

「那個人根本沒什麼朋友(商場上的除外),除了你以外又不關心人,就算我們認識那麼久,他也從來沒有--」

從來沒有試圖了解我。

常和最終還是沒把話說完,大概是因為他發現了問題的癥結。
嚴衡一直如他自己所說的,是個工作狂。
而常和則是一個想跟工作狂在一起,所以偽裝成工作狂的人。

雖然再怎麼透過職務上的方便,可以順理成章的在一起,知道嚴衡的喜好、興趣,甚至獲得直接進出家門的權利--兩人的交集點也只不過是工作而已。

他很了解嚴衡這個人,所以才會喜歡上他。

但相對的,老闆並沒有了解秘書的必要性。嚴衡又對私人交際不太感興趣,就連常和這麼長年的夥伴;恐怕要嚴衡說出名字以外的訊息也是一件難事。

「……算了,跟波波說也沒有用。游泳圈我拿走了,你趕快把塑膠片吐乾淨,老闆很擔心你。」


不理會波斯貓不明究裡的喵喵叫,常和鎖上屋子的門,將鑰匙黏回信箱後方。雖然覺得應該守著貓咪直到嚴衡回來,但他想在眼淚掉下來之前回到車上。

他沒有馬上發動車子,因為看不清楚前方就開車是很危險的。

常和趴在方向盤上想著,明天要是嚴衡問他休假過得如何,他該如何回答。

「因為沒有和老闆一起加班,所以今年的聖誕節是一個人過。」--聽起來是個不錯的玩笑話。但是嚴衡很聰明,所以這種破壞關係的危險發言不講為妙。


他想起早上的情景。
男人露出他特有的自傲表情,笑著說道。「我工作狂。我喜歡工作。」

「我知道,因為我也是。」常和將聲音悶在外套中低聲說道,濕掉的袖口變得有些冰冷。


我想,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愛你。


-----------------END------------------

◎老闆臨時放假是因為陳秘書說「常秘書聖誕節都沒放過假嗎?(驚)」
嚴衡想說偶爾體貼一下就。


因為沒地方用「可惡!這根本是宵夜文!」、「好大好硬喔」、「就憑你(或姊、妹、女友)肚子裡的是我的種。」這些關鍵句,我覺得很有趣說!只好寫一個小劇場了。

-------小劇場---------

波波在「美食」相簿新增了 1 張相片
(游泳圈的照片)

小花和其他 5 人都說讚。
查看全部七則留言

小花 可惡!這根本是宵夜文!
黑黑 這個游泳圈看起來好大好硬喔,口感不錯
波波 不分你們
小花 你不得不分
波波 憑什麼
小花 就憑你肚子裡的是我的種。
波波 幹我公的

-----END---------

亂數的關鍵字真困難,原本想讓常秘書的戀情開花,但是說出「好大好硬喔」或嚴衡說出
「就憑你肚子裡的是我的種。」都感覺個性很奇怪,所以--

嗯,應該有一天常秘書的戀情會開花吧!

comment (0) @ 原創BL短篇-現代背景
<< CWT31參場感想 | 牧羊犬(黑子/赤+黃)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