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公寓房客的二三事(全) 微H


起居間永遠都是歐洲重要的交際場所。



「聽我說,我上個月交到的那個網友--」法國人在西班牙人旁邊坐下,興高采烈。

「網友?是砲友吧。」英國人提著超市買回來的東西,冷冷地回嘴。

「你在說你自己嗎?我怎麼不知道你有和人類交往的能力。」法國人轉身回嘴。

「我怎麼不知道你除了下半身外的器官還有用處?」

「你絕對會為你的失言後悔!」法國人總算站起身來跟著衝進廚房。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你的怪腔調英文。」


「又開始了。」德國人頭痛地放下書。

「開始什麼?」西班牙人的視線終於從足球賽轉播移開。

「柯里堤的網友是不是婊子的爭論。」

「柯里堤?他有網友?」西班牙人顯然沒有進入狀況;並且從來沒有聽懂。


「我們是純潔的精神交往!」法國人的聲音遠遠地從廚房傳來。

「純潔?你?  你真應該看看我和我朋友的互動。」

「哈,我猜內容比盧卡斯在看的書更無趣。」



德國人躺著中槍,正待發難。

「我們什麼時候出去吃飯?」義大利人從三樓的樓梯扶手探出頭。

「或許六點。」德國人抬頭回答。

「太早了,不能八點嗎?」西班牙人的視線又重回電視。

「啊,足球轉播開始了嗎?」義大利人聽見轉播員聲音,開始快速下樓。


「在家裡吃就好啦!」廚房裡又傳來回應,這次是英國人。

「鬼才吃你煮的東西!」這次是法國人。

「鬼才煮給你吃!」



--好吵,真的好吵。

待在四樓也聽得見喧鬧的日本人,正在猶豫要不要阻止。
最後決定放下正在閱讀的《人格轉移殺人》;日本人順著旋轉梯下樓。


「呃……」可以安靜一點嗎?日本人正在思考要怎麼說比較好。

「你想去外面吃,還是在家裡吃?」英國人突然問。

「你不想死在家裡吧?」法國人道。

「我……都可以。」
隨便給了個回應,日本人看向激動加油吶喊的西班牙人和義大利人。



「你看的那本推理小說怎麼樣?」德國人注意到日本人的視線,問。

「--還不錯,在討論靈魂交換前提下的殺人事件。」

「喔,那我之後找來看看吧。」

--結果又錯失了開口的時機。

最後決定買食物回家開派對;隨著眾人的一陣亂鬧,
日本人覺得頭痛異常。










~西班牙side~

一睜眼就看見貼在天花板的女星海報。

(本人堅持那是贈品,不過西班牙人不認為誰會特地把贈品貼在天花板上)


這裡是英國人的房間……嗎?

也許昨天醉得亂七八糟時睡錯了,畢竟英國人和西班牙人的房間都在二樓。
環顧四周的擺設;西班牙人搖搖晃晃地走向房間角落的簡易盥洗台。



--鏡中映出的卻是英國人的臉。

「哇啊!!!」西班牙人大叫一聲,鏡中英國人的臉也愕然地張大嘴。

沒有任何意義地衝回床邊,
西班牙人當然不認為自己的身體會遺落在床上;
但是他現在也無法思考任何事。


『叩叩』
在如此混亂的時刻;竟然有人敲門了。



「你還好嗎?」德國人站在門外,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己的大叫聲吵醒的。

「……」點了點頭,西班牙人實在不知如何解釋自己變成英國人。

「你不是昨天說快感冒了嗎?」

啊,對喔,昨天英國人是有這麼說過。
於是西班牙人又點了點頭。



「現在沒有聲音?」德國人打量了他一下他身上的睡衣。

「……」乾脆點頭。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西班牙人擺出請問的手勢。



「現在來一發如何?」
西班牙人頓時傻眼。


看德國人問得這麼順口;八成不是第一次問這個問題了。

……原來他們是這種關係?

自己竟然對隔壁室友這麼不了解;
西班牙人突然覺得自己很遲鈍。



--不過送上門的享樂,接受也不為過吧。
西班牙人(in英國人身體)側身讓德國人進房;關上了門。







~義大利side~

如果一早醒來身體變成別人,你會怎麼做?


「現在來一發如何?」
--這就是義大利人的答案。


半個小時前義大利人從床上坐起,
發現自己身處整理得一絲不茍的明亮房間。

走到一樓公用的浴室後,義大利人短暫地被鏡中自己嚴肅的臉嚇到,
接著第一件事是拉開睡褲;檢查裝備有沒有縮水損壞。


--看來狀況良好,那麼就可以提槍上陣了。
Bravo,可以用別人的身體做一直想做的事!


走上二樓,義大利人看見樓梯旁第一間房間。
總之先從英國人問問看好了,雖然應該不會成功。

沒想到英國人沉默了一陣子;當義大利人都覺得大概失敗時;
對方卻側身讓他進房了,可能感冒燒壞腦子了吧,fortunato!


前戲一切順利,義大利人心裡歡呼了一下,本來以為別人的身體用起來可能有障礙;一切都要感謝德國人平時有在做木工,手指動起還蠻靈活的。

只是德國人房裡沒翻到可堪用的潤滑劑,只好克難點了。
隨後將手指探入對方唇中時;英國人相當配合地舔了起來。
義大利人一面吻著敞開睡衣下的胸膛,將潤濕後的手指順利地探往臀縫間的入口。

看來不太好進入。義大利人試著擠了一個指節進去。

「…Carajo…!」


這句怎麼聽都不像英文的話令義大利人停了下來。

「……你不是艾略特?」義大利人驚訝地起身;俯視對方的臉。

「……我是朱里奧。」對方的眼神四處游移著。「……抱歉,我沒有解釋。」

「沒關係,那不影響做愛。」只進入一個指節的手指繼續從裏側揉鬆穴口。


「說的也是。」逐漸習慣別人身體的西班牙人也慢慢放鬆下來,順口說道。
「你今天跟平常不太一樣。」


「那當然,我是奧托里諾。」義大利人一面親吻對方唇角;一面回答。

「咦……什麼?」西班牙人原本環在對方肩上的手突然停了下來。
「……盧卡斯知道這件事嗎?」


「……」義大利人正要探進第三根手指的動作僵住了。

「艾略特就罷了,他頂多氣一陣子。」雖然會講話帶刺,不過他平常就那樣。
「盧卡斯的話……」可能會氣瘋。


「……你覺得盧卡斯不發火的機會有多大?」
義大利人連腿間的小兄弟似乎都不那麼有精神了。


「我想百分之一都不到吧。」西班牙人語帶同情。

「……」
「……」兩人陷入一陣沉默,


「既然一樣都會生氣;乾脆做完吧。」
「說的也是。」

南方子民的價值觀,樂天到有剩。







~英國side~


我為什麼在該死的法國佬房間裡?
這是英國人一醒來的想法。


英國人想先洗臉;再馬上去浴室洗掉難以忍受的香水味(他猜想是睡別人床上沾到的),於是努力撐起宿醉的身體走過房間,一路看著顏色暗沉的花地毯、沒有品味的傢俱、不值錢的腳踏墊、俗氣的鑲金(假的)鏡子,

--還有望而生厭的臉。

「Fuck!!!」英國人爆了一句粗口。



衝到樓下自己的房間用力拍門,門卻鎖了起來。這是哪個混蛋開的無聊玩笑,英國人現在並不想追究(事後追究的意味),總之自己房裡很多東西,不想也不應該給別人看--







--不過這也意味著,自己可以看法國佬房裡的東西?

英國人突然開竅了。


雖然覺得不道德;英國人卻還是回房裡開機、利用存好的帳密進了郵件信箱。

看見記錄在電腦裡的信箱帳號時;
英國人心頭突然湧上了不好的預感。


而收件匣裡一封封熟悉的信馬上證實了他的猜想。



同一棟公寓裡的房客成為網友的機率有多高?


無意識地關機、下樓,英國人突然想起不知霸佔自己房間的是誰--
--如果是柯里堤就馬上痛扁他-

結果來應門的是德國人。
房內還有躺著的自己(的身體)。




強烈的事後味道英國人根本不問也知道是什麼。

「Fuck-----!!!!」


-----------------------


(補事後)

「你為什麼刮掉我鬍子」義大利人痛心地問。

「你用我的身體去幹什麼我都沒生氣了」德國人把話一口氣說完。


聽到這裡,英國人突然重重地搥了餐桌。


「你就當拉肚子拉過頭嘛。」西班牙人一面觀察著英國人的臉色。

「我現在就讓你拉肚子。」英國人冷笑,也不知道是要用身體還是料理復仇。

「啊、我下面那個比朱里奧大。」法國人突然想到似地說。

「我都沒笑你交網友結果是艾略特了!」西班牙人對於突然被吐嘈有點不爽。

「「不要再提這件事!!」」兩人異口同聲抗議。


「原來昨天發生了這麼多事……」似乎沒事的日本人有點可惜錯過好戲。

「我昨天一醒來,突然想到你在看的書。」德國人突然看向日本人。


經由人格轉移裝置;一群人開始相繼殺人和被殺的推理故事?


「……難怪昨天一整天都沒看到盧卡斯。」義大利人突然說道。

「你一整天都守在房間裡嗎?」日本人同情地看向德國人。

「……」德國人不予置評。



-END-

補上關係圖XDDD。藍字是交換過去的靈魂(講法怪怪的)

4F | 日本人(怜二)的房間
3F | 法國人(柯里堤)的房間(英) | 義大利人(奧托里諾)的房間(德)
2F | 英國人(艾略特)的房間(西) | 西班牙人(朱里奧)的房間(法)
1F | 德國人(盧卡斯)的房間(義)


沒寫出來也不重要的其他

◎法國人和英國人都偽裝成女生上網交友。
筆名是柯妮和依麗絲。

◎公寓在英國,溝通用英文。

◎西班牙文那句是「去你的」,不過我不是很肯定。
◎義大利文那句是「LUCKY」,但我也不是很肯定。

視角有點亂;不知道看起來順不順暢^^
我最喜歡外國人互相吵嘴啦!!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