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約會(黑籃/黃笠黃)

2012/09/12

※時間設定在冬季杯結束後

※設定海常輸給誠凜,我覺得海常不可能拿到冠軍的(喂)

接受的話請往下拉開始正文~



或許是還帶有初中的青澀感或什麼緣故;一年級學生出現在三年級校舍總是特別惹眼。

而身高將近一米九的金髮一年生自然是更加顯眼。笠松才剛踏出教室門;都能感受到黃瀨承受的關注程度,想想要是自己在這種目光浸潤下,應該早就落荒而逃了,不禁有點佩服--雖然他忘了黃瀨對各種注目禮早習以為常。

「黃瀨。」

一出聲,高大的少年便立刻轉過身來,動作之迅速正是久候的證明,至少笠松是這麼解讀。

「笠松學長!」學弟露出了個燦爛的笑容。
「嗯,怎麼?」
「學長要不要一起吃午餐?」
「現在?」笠松看了一眼手錶,距離下午的課還有一些時間。
「嗯,現在。」明亮的黃眼十分肯定,似乎沒想過自己來的時機有多怪異。
「……等我一下。」

學弟第一次來邀自己吃飯,令他不怎麼好意思拒絕,於是笠松揮了揮手走回教室。

相處快一年,都到最後一個學期了才邀約共進午餐,以時間點來說有些奇怪。其他還沒拿到球衣的學弟早早都輪番找自己吃過飯了。反而是號稱王牌的一年級唯一正選;卻直到現在才出現--如果看完外縣市比賽順便吃不算共進晚餐的話。

黃瀨是個很奇妙的學弟。剛入學時雖然一臉和善也配合大家的說笑,似乎沒有王牌架子,但骨子裡透出的驕傲卻總在他周遭畫出一道界線,不論是和同年級隊員,或是和他們這群前輩之間。那時的黃瀨不和同為先發球員的學長們聯絡感情也是挺合情合理的,估計他心中還沒有主動和他們套交情的打算。

那若有似無的薄膜,直到和誠凜練習賽輸了的那一天後才漸漸消融。後來黃瀨練習完後偶爾會和大家一起吃晚餐,但可能是錯過了適當的開口時機?還是沒有單獨約過吃飯。

……那麼這次是為什麼呢?笠松拎起便當,走向站在門邊等待的少年。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還沒吃飯。」跟在黃瀨身後的笠松突然注意到了這點。

距離上午的最後一堂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一般人大約已經吃完飯,而這卻是笠松平常開飯的時間,以前不知道這點而午餐邀約撲空的學弟不在少數。
黃瀨出現的時間對笠松來說剛剛好,但也因此奇怪。

「學長不是都會先去體育館練習再吃飯嗎?」身材修長的少年笑著答道,沒有回頭。「我看到過好幾次喲。」

「……你怎麼會看到?」笠松回想了下,沒印象看過黃瀨顯眼的身形。

「當然是和學長有同樣想法所以去了體育館啊--」回頭看見笠松平靜的眼神,黃瀨笑笑地改口。
「開玩笑的,我沒有學長那麼認真,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吃飯啦。所以看學長練得那麼專注,就沒有打擾了。」

笠松沒有花力氣去猜測真偽,對於這個學弟真真假假的說話方式早就習以為常。
黃瀨很直率,表情變化也很豐富,但也常用開玩笑的方式帶過很多真話,黃瀨似乎希望別人不要將他想得太認真,也可能是覺得沒有人會將他的話當真。

就像他不自覺地說出「雖然學長可能不會相信,但我可是連休息日都在跑步鍛鍊體力哦?」那樣。像是習慣替自己的話保留一點台階。

「你不來妨礙我練習也好啦。」所以笠松也隨口回了話。
「好過分!我好歹可以當學長一對一的練習對象啊!」
「那下次就出聲叫我。」雖然這個下次也沒剩多少時間了。笠松在心裡悄聲道。
「好~知道了。啊、到囉!學長!我們在這裡吃飯吧。」黃瀨推開門,頓時一股冷風灌了進來。

天台上一個人也沒有。那也是自然的,沒有人會想在隆冬時節坐在這裡吃飯。

「--你有病啊!」笠松回神過來時,自己的腳已經踹在模特兒的屁股上了。
「好痛!可是這裡沒人啊!」少年一面痛叫,很委屈似的。
「那當然,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嗎。」雖然嘴上這麼說著,笠松還是靠牆坐了下來,混凝土的冰冷從厚厚的長褲透了進來。

黃瀨本來有心理準備;還要再說個幾句笠松才會答應留在這冷得要命的地方,於是見他默默坐了下來,反而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

「……學長都坐了你還站在那裡幹嘛。」他沒好氣地道。
「啊、好。」金髮少年如夢初醒似地默默落座在一旁,似乎沒想過事情會這麼順利。

便當冷卻速度比在室內快得多,笠松只想在便當變得難吃前快速解決,一旁的黃瀨吃著與體型不相襯的少少食物(模特兒也真辛苦啊……),反常地一句話也沒說。

果然是有什麼話要說吧,這傢伙。笠松用眼角瞄著小小一個飯糰卻吃了異常久的黃瀨,一面思索著「這傢伙難不成一口真的都咬三十下嗎」之類無所謂的小事。

隨著飯團最後一顆飯粒落入黃瀨的胃袋,兩人間的無話可說終於也失去藉口。
笠松此時才突然發覺,要是這聒噪的學弟不開口,兩人之間竟會這麼安靜。

--仔細想想話題確實總是由黃瀨起頭的。笠松不是擅長閒聊的人,找話說的工作自然落在學弟頭上,尤其黃瀨又像是個一安靜下來就會寂寞不安的類型。

果不其然,當失去明言正順不說話的理由後,不到一分鐘少年就按捺不住開口了。

「……學長……這幾天隊長就會交接了嗎?」黃瀨揉著手上的包裝紙問。
「啊啊、大概明後天吧。」新主將也選好了,笠松覺得沒什麼掛念。
「好快!」

看著學弟立刻轉過頭來的反應,笠松倒對自己說出這句話時的異常平靜有些驚訝。

「沒辦法啊,總也得準備一下考試吧。雖然時間實在不充裕。」

黃瀨陷入一陣沉默,連向來習慣吐嘈他、冷眼放置他的笠松也有些不自在。正待再說些什麼,少年卻突然張口道歉。

「學長……對不起。」
「啊?什麼鬼。」
「沒能拿下冬季杯的冠軍。」飯團包裝紙已經被揉得小的不能再小,笠松相信要是人也可以這樣壓縮,黃瀨現在體型應該也縮得一樣小。

「……怎麼突然。」笠松扳開已經發涼的水壺,一面回話。
「因為,這是學長最大的目標吧?最後一次機會也沒有掌握住……我……」

金髮少年低垂著頭,看不出面上表情。

笠松默不作聲地站到學弟面前。不得不說,黃瀨今天的發言實在讓他出乎意料。這名剛入學時還從未嘗過敗績,於是對勝利理所當然又漫不經心的學弟,竟然會在八個月後為了球隊輸球而向他道歉。

想不到一年可以讓一個人有這麼大轉變,笠松真有點感慨。自己能在此時輕鬆放下輸球的心結,也是始料未及。他嘆了口氣,面對黃瀨戰戰兢兢的表情說道。

「你這樣說,率領海常的我;不就是最需要向我自己道歉的人了嗎?」
「不、不是那個意思。」黃瀨慌亂地試圖辯解,但被笠松的手勢給阻止了。
「如果你只是想說這個,那倒不必了。輸球也不是第一次,運動就是這樣。」

看著黃瀨欲言又止,嘴唇一張一闔似乎想擠出點什麼話,笠松卻只是在心裡想著模特兒果然連唇型都十分耐看。他拍了拍學弟的頭,手下金黃色的髮絲柔軟得不可思議。

或許是他相信隊上的一年級王牌;嘗過這麼多次敗績之後將會成長到足以替他完成目標,所以就不那麼在乎失去了最後機會也不一定。笠松想著,雖然沒有說出口。

胡思亂想肆意茲長著,導致他連聽見黃瀨的問題都慢了半拍才理解。

「學長退部後,就不會再來社團了嗎?」
「嗯?啊。到停課之前還會吧?停課後應該就會回老家了。」

金髮少年聽見這句話後就變得有些落寞,彷彿被扔在家裡的小狗似的。那明顯的失落看得笠松都有些罪惡感起來。

「學長不來看我們練習嗎?」黃瀨問道。
「嗯。之後就交給你們了。我很期待新生海常的實力,所以別鬆懈了。」
「但是……我的能力還不足夠……」
「你還敢說!明年要是再輸給誠凜或桐皇,我可是會回來踢你啊!」

好歹也是我們海常的王牌,自卑什麼啊!那麼對你冀予厚望的我們豈不像個傻瓜一樣嗎?笠松不禁一把火起,正好居高臨下;賞那金黃腦門一記爆栗也很順手。

「好痛!那也不是我能保證的……嗚啊為什麼又!」

爽快地修理了自滅威風的學弟一番,笠松坐回黃瀨身側,淡淡說道。

「知道自己弱就快點變強,把海常交給你的我們才能安心啊。」
「交給……我?難道下任隊長……」
「怎麼可能是你啊!少狂妄了!」往身旁高了自己一截的腦門敲去,果然沒有站著那麼順手。
「好痛!可可是學長的話聽起來就像那樣啊……」
「再等一年吧你!區區個二年級也想當隊長嗎?」看見少年不服氣地嘟起嘴,笠松這才補充道。

「你是海常的王牌,總有一天也是會當上的。在那之前給我學學什麼叫團隊!」
「是~~」少年捂著被打的地方,談笑似地回應。

只是揚起的唇角那看似愉快的氣氛,並沒有染上少年的金色眸子。黃瀨望著被沉重灰雲籠罩的天空,小小聲地說。

「……沒有學長的叱罵聲,大家會寂寞的。」
「少說那種噁心話,早川會吵得你們沒時間想那麼多的。」
「新主將果然是早川學長嗎?那……確實會很吵呢……」少年搔著臉,有些困擾的笑著。
「一個一年級小鬼竟然說學長吵,少狂妄了。」他往旁邊的肩頭一捶,這高度果然捶起來輕鬆多了。
「痛、明明是學長先說的啊!」

黃瀨一面揉著肩頭,哀聲道。

「偶爾也回來一下嘛,早川學長當隊長的話,還是會有點不安啦回來看看嘛嗚嗚。」
「你這傢伙真是口沒遮攔……考完後我和森山應該會找個時間回來吧。」
「欸真的?預計什麼時候?學長不是推薦入學嗎?」
「問題太多了笨蛋!我不想要推薦入學,綁手綁腳的。」笠松按出手機行事曆。
「考完後的下週一……2月14日吧。」
「咦!不要啦那天是情人節啊!」黃瀨立刻哀號,對日期反應速度快得驚人。
「那又怎樣?情人節又沒放假。」

在與女人絕緣17年的笠松腦中認知裡,雖然偶爾會有過多的期待;情人節終歸只是個名詞。而對身側的少年而言,情人節還有另一個同義詞,叫做末日。

「那天我會請假啊!就算不請假應該也很忙,要收巧克力還要裝袋……」黃瀨真誠的臉此時看來如此惹人厭,於是笠松也毫不留情地伸手扯了模特兒的臉頰。

「給我去死!」
「嗚啊學長別天再來啦,不然學長考近一點的大學然後每天回來吧,好嘛?好嘛?」
「不要,誰要每天回來啊。」他鬆開手,不過又順勢朝對方後腦揮了一記。
「好無情!」
「OB天天回來像什麼樣,新社員要聽誰指揮?這會對隊上造成困擾啊,懂不懂。」

少年聽他的話怔了一怔,似乎從沒想過這可能性。

「啊……是這樣啊,前輩會比隊長大……對喔,以前帝光的學長都不會回來指導……」
「每個社團都是這樣,帝光例外。」笠松翻了翻白眼,有些時候這些號稱奇蹟世代的選手們,常識外的程度也實在很令人驚奇。

「學長就是這樣,偶爾在某些地方很溫柔。」
「……這種話你竟然也說得出口!」熱血男兒笠松分不清自己是因為肉麻;還是因為冷而起雞皮疙瘩,本想坐離黃瀨遠一點,不過還是捨不得已經被屁股坐溫的地方。

「說的也是……不回來比較好,只是好不容易和學長比較熟了,有點可惜而已。」

黃瀨笑了笑,沒有多作挽留。他的話總是像這樣留了一點退路,不知道是留給對方,還是留給自己。
各種思緒在笠松腦裡轉了一圈,最終還是沒有追問對方話中那一點奇異,他說。

「你可以多上雜誌封面,我會看得見的。」
「不是我說要上就可以的啦。」少年失笑,「而且這樣只有學長看得到我啊!」

那一瞬間奇妙的氣氛,就這樣隨著講話噴出的白氣消逝在空氣中。笠松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感覺到,應該是有吧。但他們還是繼續將話題延續了下去,彼此裝作沒有發現。

「那你就加把勁變成明星吧。還有上流行雜誌以外的封面,不然我買不下手。」
「咦,學長會買我的雜誌嗎?好感動!」
「不是你的雜誌,是籃球雜誌。重點是籃球。」
「也看一下我嘛!」黃瀨裝出假哭的動作。

笠松將便當包回布裡,站起身道。「下去了啦,午休要結束了。」
「好~」少年跟在後面走著,看了看笠松手上的便當包巾,突然說道。

「對了,學長還是多少看一下流行雜誌比較好喔。」
「少囉嗦!多事。」

隨著沉重的頂樓門闔上,所有的回憶似乎也一起被封了起來。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頂樓約會的回憶。

------END------
*日本私立大學入學測驗普遍在二月前半

學長不要立回老家的旗!(錯)
這兩人真是太可愛,家暴組真是太可愛了。黃笠笠黃都很美味。
其實原本想寫黃瀨視點的單戀故事,不過也想傳達一下笠松跟黃瀨不熟(喂)的感覺。
改天也想寫寫黃瀨視點的頂樓約會。
comment (0) @ 黑子的籃球
<< [PF17新刊資訊]黑籃偽FB本 - WTF!! | CWT31參場感想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