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 World-1(黑籃/青黃青)

2012/10/27
CWT33新刊《Another World》試閱

*25歲設定
*IF設定


請可以接受的再點開唷。


猛然睜眼,熟悉的頂燈躍入黃瀨的視野。


這是……我房間?黃瀨瞇細眼,剛醒來還不甚清晰的視野中都是自己熟悉的擺設。

確認完自己還好好躺在寢室裡後,他轉頭看向身側,膚色黝黑的男人一如往常背對他呼呼大睡,光裸的背上還有幾許難以分辨的暗紅痕跡。稍微放下心後,黃瀨伸手輕輕觸碰對方,試圖用那股溫暖緩和急促的呼吸與心跳。望著和自己的手形成明顯對比的膚色,黃瀨忍不住滑動自己的手,感覺掌下精實的背肌。

人還在……真是太好了。黃瀨鬆了一口氣想著。

他很明白在意惡夢有多麼愚蠢,所以從未對他人提起那做了八年的惡夢內容,只能在夜半驚醒時;憑著身旁真實的體溫來安撫自己。

「幹嘛……你不累喔……」睡意濃厚的聲音模糊地從被中傳來,青峰小聲咕噥,似乎是被他的撫觸給吵醒。黃瀨沒有回答,只是默默湊了過去;從背後環住腰,並將臉貼在青年寬廣的背上。一面祈禱著不會再次夢見那個惡夢,這一次黃瀨睡得十分安穩。

隔天醒來時青峰已經不知去向,大概是去進行每日例行的晨跑。身體還殘留些微惡夢的感覺,黃瀨不怎麼愉快地揉著自己金黃的髮絲,踏進浴室準備盥洗。隨手抽出自己的黃色牙刷,他無意見注意到鏡中映照出的白皙軀體上還留有不少昨晚的縱慾痕跡,黃瀨不禁惡狠狠地瞪向漱口杯中的另一支青色牙刷。只是想想青峰身上被啃咬的慘狀應該不亞於他,黃瀨頓時覺得心情好了一些。


第一次夢見那個世界,是在他和青峰交往後的隔天。從那時開始,黃瀨一星期最少會夢見一次,可以說他和青峰交往了多久,這個惡夢就纏了他多久。黃瀨總是從略高的高度俯視著那個世界,夢的內容明顯是連貫的,因此與其說是夢,更像是人生--另一個黃瀨涼太的人生。

最初他不認為那是個惡夢,只是隨著時間流逝,現實中的他過得越美滿,他就越是害怕夢見那個世界。黃瀨看著鏡裡的自己,夢中主角有著和他同樣的眉眼,但卻擁有與他截然不同的氣質,硬要自己形容的話,那個黃瀨感覺比較像--

「你在這裡喔。」突然響起的聲音讓黃瀨嚇得差點跳起來,他急忙看向浴室門口。

「幹嘛一副看到鬼的樣子。」一身汗的男人從他身後走過,絲毫不覺害羞地開始扒起身上的布料。

「模有啊。」他含著泡沫模糊不清地說,還差點咬到自己舌頭,還好青峰沒有發現他的異樣。


待青峰拉起半透明的淋浴間門後,黃瀨才將口中的泡泡吐掉,離開了傳出嘩啦水聲的浴室。就算每次作完夢的感覺都很糟糕,他也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這個情況,一來他不知道這算不算精神病的一種,二則是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夢的內容--尤其是青峰。此時他不禁慶幸;就算半夜醒來情緒低落而硬是把青峰叫起來,青峰也從未詢問為什麼,頂多因為想睡覺而罵人。但是只要能確定他還在自己身邊,那就夠了。所以黃瀨總是用這種方式來解決。

進廚房前他抬頭確認了電話旁的日曆,今天的日期上潦草地用藍筆寫了「朝」字,這代表今天小青峰的班是早上的勤務--等等、早上?黃瀨立刻看向掛鐘,指針正指著六點半。

「不會吧!要來不及了--!」意識到時間的那刻金髮青年的口中發出了慘叫,並馬上用最高速度衝向冰箱。當青峰一面用浴巾搓著不停滴下水珠的短髮踏出浴室時,只看見黃瀨在開放式廚房裡手忙腳亂準備早餐的畫面。

「喂、快一點啊。我要遲到了。」語氣一點也不慌張的男人看了看時間催促道。

「你既然那麼閒為什麼不自己做!」連瞪一眼青峰的時間都沒有,他趕緊將豆腐放進湯後開始切蔥,托火神的福,他們這兩個原本對料理一竅不通的男人才能擺脫天天外食的困境,雖然至今會做的料理也就寥寥幾道。

「早就約定好沒班的人做早餐了吧~還不快點。」

「根本不公平啊,我工作的時候都不在國內,你做早餐我也吃不到……哇啊不--!」黃瀨握著湯杓突然大叫起來。

「鬼叫啥。你又不是沒看過。」隨意將原本圍在腰上的毛巾丟在沙發上,青峰拿起沙發椅背上的制服,開始著裝。

「我才不是叫那個!那是昨天的制服吧!不要穿回去--!還有內褲也是!小青峰髒死了!」面對一連串崩潰的叫喊,青峰只是掏了掏耳朵,不耐煩地說。

「制服穿兩天也不會怎樣,真囉嗦……」不知道是不是黃瀨的勸阻成功,青峰並沒有真的把昨晚隨意丟在地上的內褲穿回去,而是轉身走回寢室。

青峰穿好一身警察制服也不過是幾分鐘的事,黃瀨仍然沒有準備好早餐--那麼短的時間也不太可能辦到,他遂邁步走向玄關去拿報紙。

「很慢耶,你怎麼沒有早點煮?」青峰將腳跨上餐桌,一面抱怨。

「怪誰啊?要不是昨晚小青峰亂來一通,我也不會忘記確認今天的班表啊!」需要最長時間的飯一時片刻也不會好,黃瀨走回餐桌旁坐下,聞言不禁抗議道。「而且硬要吃和式早餐的也是小青峰啊,明明買個麵包就能解決的。」

「我就是想吃和式。」任性的黑膚男人將長腿放回地面,翹著二郎腿在餐桌上攤開報紙。

對話就此中斷,黃瀨盯著掛鐘的秒針無聊地倒數白飯煮好的時間,看膩時鐘後,他改盯著某人的側臉。

「……幹嘛?一大早就發情?我可沒空。」察覺到視線的青峰沒看向臉頰貼在桌上的黃瀨,邊翻開報紙下一頁。

「那是小青峰吧。」黃瀨慵懶地回嘴。愛睏地享受慵懶的晨間氣氛,起床時的鬱悶早就已經消失無蹤。果然就算惡夢纏人,只要真實的小青峰還在他眼前,就足以消除那些不安。

夢裡的黃瀨似乎從未遇見青峰及黑子等人,自然也沒打過籃球,雖然高中和他一樣選擇了海常;但原因卻是演藝科學生可以允許因為拍攝工作請假,所以夢中的他高中時就走上職業模特兒的路,至今已經是國際級的模特兒,在聲色光影的業界裡佔有一席之地。

夢中的他身邊從來不缺陪伴的人,就跟自己以前一樣,但即使那個黃瀨用不在乎的假象偽裝起來,他還是可以輕鬆解讀出對方深層的情感。畢竟當他的世界還是黑白的時候,他就是過著同樣的生活--空虛、寂寥、無趣,身邊沒有可以信賴的人;也沒有理解自己的人。所有他在現實中好不容易找到的夥伴與戀人,在那個夢裡至今都還沒出現,唯一勉強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只有經紀人而已。

每當黃瀨夢見那個夢,他就彷彿回到自己最害怕的那個生活,他不懂夢裡的自己怎能忍受這樣的生活二十幾年,或許是因為他和遇見小青峰前的自己一樣,沒有想過世界上有不空虛的人生存在著吧。

雖然夢裡的他賺的錢是自己的數倍,因為偶爾跨媒體演出戲劇和廣告;擁有許多粉絲和追求者,甚至私下陪政治人物的太太出席酒會這類一般老百姓難以想像的機會也多如牛毛,但他每次清醒時,那種被孤寂包覆的感覺都久久不能散去。

算了,畢竟只是個夢。黃瀨嘆了口氣,這時的他還不知道那個視為惡夢的東西,已經漸漸開始轉變。


comment (0) @ 黑子的籃球
<< 信徒(黑籃/黃+綠) | [PF17新刊資訊]黑籃偽FB本 - WTF!!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