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黑籃/黃+綠)

2012/11/20
※全中三連霸後帝光日常捏造

※CWT32新刊《色相環》試閱之二




中學生涯最後一次的第二學期,就在留有夏季餘溫的天氣中開學了。

第二學期正是各校延攬推薦生的時期,身為締造三連霸佳績的帝光中籃球部先發之一,開學後黃瀨自然也收到了不少學校的推薦邀請,甚或有些學校是暑假前就上門來拜會過的,例如海常。

看著抽屜裡各私立名校親自派人送來的簡介,「由自己主動挑學校,而不是陷在考試的愁雲慘霧中」,這幻夢般的情況絕不是兩年前的黃瀨所能想像的,其中甚至有幾所高中是他以正規方式不可能考取的學校,要說不開心是不可能的--但想到學校裡唯一稱得上朋友的幾名隊友間最近的氣氛,黃瀨體內那股雀躍著想分享的心情立刻又冷卻下來。



部內怪異的氣氛大約是在全中三連霸完成後開始的。

黑子十分突然地退出了籃球部,青峰自更久以前出席的次數就越來越少,三連霸後更從幾天出現一次;進展到完全消失,向來嚴厲的赤司卻反常地由著他蹺練習。雖然黃瀨猜想剩下的人會留到初春-反正他們所有人都因為推薦入學,根本沒有升學壓力-但「奇蹟世代」其實早就已經各自為政。

黃瀨感到很迷惘。

黑子退部前和赤司爭論的話他並不是很懂,或許黑子也正是因為沒人能理解他;因此退部也不一定?

在那之後黑子像是要避開籃球部眾人般,即使黃瀨天天努力破解黑子的低存在感,卻一次也沒成功。黃瀨傳了不少簡訊過去,但一直沒有回音。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覺得要是擅自打電話給黑子,對方應該會生氣吧。

無從得知黑子退部的真相也就罷了,更令他疑惑的是一副黑子沒退部般,絲毫沒有任何異狀的籃球部練習。簡直像黑子從來沒有出現在隊上過,沒有任何人討論這個退出事件。

日子就這樣在奇妙氣氛中往復著,直到赤司某天突然向他們宣布「希望大家全都上不同高中」。

聽見這話的黃瀨大吃一驚,雖然他們原本就不像女孩子般;還會手牽手約好上同一所學校,但所有人對此都沒有異議也沒有疑問的樣子,還是令他十分不解。



「不好意思打擾你、請問黃瀨君高中要去哪所學校呢?」

突然的說話聲令黃瀨猛然回神,才發現補課不知何時已經結束了,黃瀨環視特地留下來等他的女同學們,只覺得一瞬間誤將發問者認成黑子的錯覺有些愚蠢。

小黑子避開他們的意思如此明顯,根本不可能特地來找他的吧。黃瀨有點苦澀地想著。

「我還不確定耶,抱歉。」他一面將課本和資料收進書袋,在沒能知道答案的失望眼神中起身說道。
「那我先走一步了。」


秋天天色暗的比較早,黃瀨刻意忽略幾個遠遠跟在後頭;只想從他這裡多套一些升學去向的女孩子。

原本今天因為老師特別為經常請假的同學們補課,黃瀨獲得不用參加練習的豁免權,而他也明白自那次事件後;往常會留下來嘻鬧兼練習的眾人已經不再這麼做了,在這個時間點去體育館也只會撲空而已。

即使明白,心裡微妙的失落感還是讓他不自覺邁步走向熟悉的方向。

刻意拖慢腳步的黃瀨沿著體育館外的小路走著;沒有遇上任何離開的人,身後的女孩子也不知何時識趣地離開了。

他很明白赤司應該正在和教練開例會,而紫原根本不會留下來練習,但拉開門後看見空盪盪的一軍體育館那瞬間,黃瀨還是止不住從心底攀上來的空虛。


--說「空盪盪」其實也不盡然。

黃瀨看向館內唯一一個專注練球的固執背影,一點也不意外在晚餐時間還會看到他。
雖然那種被拋下的強烈感受還一時無法抹去,但那抹彷彿會永遠留在視野中的綠色還是令他心安了不少。

「小綠間今天也留得好晚啊。」出聲說道,黃瀨脫下皮鞋踏入體育館。

將球出手後,綠間才看向門口,顯然並不關注球進與否。
「是你啊。」少年推了推眼鏡,不太在意地又拿起了一顆球。

黃瀨看著球以將近垂直的角度入網,正待說些什麼,對方卻已經轉身再度擺出射籃姿勢。
這人還是這麼不懂交際耶。黃瀨有些無力地想著。

在奇蹟世代的選手--不,帝光全部的籃球社員中,綠間一直都是黃瀨最感到棘手及難以理解的人。其固執而不知變通的個性,光看他每天不論多不合時宜都要將幸運物帶在身邊就可以知道。

他入社時綠間已經是副主將,黃瀨推想是因為綠間的頭腦比較好的關係,畢竟他的課業表現在奇蹟世代中也僅次於赤司(雖說跟他們這群人比成績,說不定還侮辱了綠間)。

但頭腦很聰明的綠間總在一些怪事上令黃瀨覺得愚蠢,例如他那「三分球比一般球多一分所以比較划算」的怪異理論,又或相信占卜這等迷信玩意的堅持。

黃瀨是個典型的雙子座,尤其在某些人格特質上--例如「缺乏耐心」及「害怕無聊」。所以他可以纏著青峰一天打上好幾場一對一,卻絕不可能像綠間般每天練著同一種球,即使一個小時都辦不到。黃瀨的目標中從來沒有「達到百分百的進球率」這一項,也完全無法理解追求這個的綠間目的為何。

其他奇蹟世代也都不是這塊料,所以綠間即使在他們這群人中,也是十分奇妙的一個人--已經為隊上氣氛悶了幾個月的黃瀨這時突然想到,或許對其他人連問都問不出口的問題,綠間可以解答也說不定?

抱持著奇妙的一絲希望,黃瀨緩緩開口問道。
「呃、小綠間你……知道小黑子退部的原因嗎?」

綠間調整了一下和籃框的相對位置,一面回道。
「你不知道?我記得之前黑子和赤司爭執時你在場吧。」

語氣十分自然,好像這根本沒有什麼值得他疑惑的地方似的。黃瀨頓時有些啞口無言,只好繼續說道。

「呃……我是在場啊,但我想了很久他們的對話,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
「有什麼地方不能理解的?」

就是這樣頭腦好的人才令人生氣啦。為了解惑,黃瀨硬生生忍下了回嗆的衝動。

「嗯……小綠間你……喜歡籃球嗎?」
「啊?」綠間停了下來,一臉莫名地看著他,消化了這突如其來的疑問幾秒後才推了推眼鏡答道。「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

這答案也很奇怪。黃瀨覺得自己的表情應該藏不住心裡的鬱悶。

「不然是什麼問題?小綠間也有想打倒的目標嗎?」
「我沒有你那麼膚淺。」少年的回應十分刺人。
「好過份!你到底為什麼要打籃球啊?」

「作為念書時的休息,我上次有在訪問時回答過吧。」
「我早就忘了……要休息的話,你現在做的不是本末倒置嗎。」

他偏頭想了一下,綠間打球的風格可不是一般的籃球,在每一球都不允許出差錯的高度專注力之下,真的能達到什麼放鬆效果嗎?只會更累而已吧!

「你在說什麼啊,擺出固定姿勢、進籃、得分……這些單純的動作可以讓腦部放鬆。是很好的休息。」
「是、是嗎……」

你將進籃說得也太容易了,要是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刊上籃球週刊,鐵定會令全國的籃球少年們哭泣吧。

黃瀨忍不住這麼想的同時,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令籃球少年們暗自在被窩飲泣的人之一。眼見話題有些偏掉,他只好趕緊將原本的問題抓了回來。

「就是啊……我的意思是,我不懂小黑子為什麼贏了三連霸會不開心,運動不是贏了比較好嗎?小黑子難道贏了不開心嗎?」

綠間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又轉回去練習。

「就是因為這樣,你才一直只是個黃瀨。」
「喂、只是個黃瀨是什麼意思嘛!」
「因為你連理念不合這種小事都需要人說得更明白。」

「理念……?」黃瀨默默重覆這個字眼,感到十分陌生。

理念什麼的,這是該出現在中學生校園生活裡的字眼嗎?
這只是個社團運動而已啊、不是嗎?
他試圖將自己代入黑子或赤司的思維去回想當時的情況,不過果然那兩個人的想法對他來說都太複雜了點。

黃瀨不明白是否因為自己只打了一年半的籃球,所以還不能體會其他人的境界?到目前為止他都沒考慮過球場外的事,光是不斷吸收新技巧就花去他大部分的時間,而他又「幸運地」缺乏一般外行人初上手時會遇到的種種挫敗。

偶爾看著其他人--不管是黑子和紫原;又或其他任何人的吵架,他會有那麼一點羨慕。畢竟,他連擠出一丁點想法或個人立場來和別人吵架都辦不到。

我果然……還是不懂啊。明明隊員之間感情並不差,有什麼理念是嚴重到不惜離開也必須守住的嗎?他有些挫折地想,靜靜盯著一次次拋物線的起始與終結。

「欸、小綠間也曾經想過退出嗎?」
「什麼退出?」

綠間的動作即使因為疲倦而有些停滯,卻沒有絲毫差錯。

「畢竟……小青峰和小黑子都退部了……」

不怎麼喜歡籃球的綠間和紫原在帝光籃球部裡留了下來,最喜歡籃球的兩個人卻相繼離開……這情況不是很弔詭嗎?黃瀨並沒有說得這樣直接,但綠間似乎明白那模糊陳述句背後的意思。沉默了一陣後,隔著鏡片的眼睛和黃瀨的視線對上,綠間突然地嘆了口氣。

「我又不像他們那麼沒毅力,怎麼可能退出。」
「小黑子和小青峰才不是沒毅力!」他忍不住出聲反駁道。

綠間拖著空球籃從三分線又往後退了幾步,對他的反駁倒是不以為然。

「不管有幾種藉口,結果都是一樣的吧,兩人都沒有再來練習。」
「那是……沒錯……」
「盡人事之後才能聽天命,一切條件都具備後的勝利;是沒有必要懷疑的。他們只是忘了這件事。」

兩人沉默的對視,綠間座右銘後說的那串咒文般的話在黃瀨腦中轉了幾圈。
最後他還是忍不住投降。

「……我聽不懂。」
「所以說你真的是很笨。」
「是小綠間的說法太難懂了啦。」

綠間拿起腳邊的水瓶喝了幾口,似乎打算稍事休息。他一面將球隨手放進球籃中,難得好心地替他詳細做了說明。

「青峰太過相信天命,誤以為努力是不重要的。但即使是青峰,也不可能在不盡人事的情況下獲得勝利。他現在只是迎來過去盡人事的結果罷了。」

球一顆顆被拋回球籃,彼此激撞著,相較那喧鬧的響聲,綠間敘述平時信條的聲音平靜地不起一絲波瀾。

「黑子則是過度在乎盡人事,反而懷疑天命的結果是不是正確的。以我或其他人的立場看來,即使不是常人習慣的比賽風格,沒有違反規則的情況下,能比對手贏得更多分就是勝利。事實並不會因為天分差異或團隊精神不同而改變。」

「嗯……我好像理解了。」黃瀨的腦袋努力運轉了幾分鐘,又說。「不,好像還是不行。」
「我可不會再說第二次。」綠間將最後一顆球拋回籃框,清脆的聲響和話聲同時結束。



黃瀨和收拾告一段落的綠髮少年對視,雖然一切都還不是那麼理解,但綠間堅定的口氣確實驅散了他心頭縈繞許久的不安感,於是他想了想,試圖做出結論。

「總之你的意思是……他們並沒有放棄籃球,是吧?」
「或許吧。」綠間將擦汗的毛巾掛回球籃邊上。
「順帶一提,桃井今天過來轉告我們,青峰似乎確定要去桐皇學園了。」

黃瀨有點驚訝。作為隊上王牌,青峰受到的邀請無疑是所有人中第二多的,但在他似乎半刻意的刁難下,一直到今天都還令桃井傷透了腦筋。--「真不知道那傢伙明不明白自己的處境,要是拒絕推薦入學,青峰君搞不好一間學校都考不上啊」,小桃不只一次氣急敗壞地說著。

看來是獲得了解決呢。

「這樣啊……桐皇好像最近戰績還不錯對吧,那就不用擔心小青峰了。不過小黑子呢?」
「不知道,他似乎沒有獲得推薦入學的邀請,應該會等到冬天吧。」
「……什麼嘛,小黑子說什麼也是我們的主力選手之一,那些學校太沒有眼光了。」

雖然嘴上不甘願地抱怨著,但黃瀨也很清楚要是當面對黑子說這些話,反而是一種侮辱。
綠間一面轉動著手腕,淡淡回道。

「據赤司的說法,是黑子自己要求消除所有參賽記錄的。」
「為什麼!……不過在問為什麼之前,能辦到這種事的小赤司究竟是什麼人啊……」

難不成小赤司是地下首相之類的嗎,這種想像適合地令黃瀨有點想笑。

「天曉得……還有,你不練習就快點回去,不要妨礙我。」
「等一下你還要繼續?我以為你是收好打算結束了耶!」
「不關你的事。」
「小綠間你到底投幾球了,不會累嗎?」

光看那一模一樣的姿勢都想吐了,真應該把小綠間的姿勢錄下來寄給日本籃球協會;讓他們當教學示範帶的。黃瀨痛苦地想著。

「你和青峰一對一的時候會累嗎?」少年靜靜望著球落地;籃網卻聞風不動的情景。
「很快樂啊,所以不會累呢。」

少年將滴上汗的眼鏡拭淨,再度掛回臉上,並且重新取了一顆球。

「我也是那麼想的。」

黃瀨微微睜大眼,看著再度開始重覆取球、跳躍、進籃三拍子的少年。
那瞬間,他覺得自己好像稍微明白了綠間一點。


「對了對了,小綠間你聽我說,我今天收到好幾份邀請,海常好像不錯,可是神奈川好遠喔--」
「黃瀨你回去,妨礙到我了。」
「聽我說一下嘛!」


-FIN-

對黃瀨來說綠間就是綠間教的信徒兼教祖,總之神秘不可解這樣。(教徒後來新增一人高尾)

難得寫黃瀨第一視角結果還是忍不住欺負他了。
話說黃瀨一面覺得不懂綠間、他很怪,結果每次有事情都是跟綠間商量,
我覺得這真是十分神秘的狀況,果然這兩人就是姊妹淘之類的關係吧(錯)。


comment (2) @ 黑子的籃球
<< [CWT32新刊資訊]黑籃無CP帝光日常小說本-Color Wheel | Another World-1(黑籃/青黃青) >>

comment

: Jas @-
親愛的我好喜歡妳的文喔♥♥♥
太有愛然後深度和幽默也都具備了:-)
2013/08/11 Sun 22:40:42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墨桃/百樓/spadequeen @-
>Jas
哇對不起我我一直都沒登入,
真的太晚回覆了對不起....!!!!> <

能聽到這些留言超開心QQQQ
謝謝妳喜歡!!
2013/08/22 Thu 13:10:58 URL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