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Another World-2(黑籃/青黃青)

CWT33新刊《Another World》試閱

※25歲設定

※正式定稿還會再修正



坐起身環顧了一下四周,黃瀨最後將視線停留在身側的金髮男人身上。雖然頭因宿醉有輕微疼痛,他還是記起身邊這位是一起擔任雜誌封面的同行。昨天拍攝結束後兩人去酒吧喝了幾杯。

雖然後續的事黃瀨已經沒有記憶,不過……反正應該就是那樣吧,老樣子。他按了按疲憊的後腰,輕易地在腦中勾勒出昨晚放浪形骸的情景。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黃瀨打了個呵欠,一面步下柔軟的大床,對剛才當作枕頭墊在自己腦袋下的男人手臂沒有半點眷戀。

因為才剛從「那個夢」裡醒來,他一瞬間還以為躺在自己身邊的會是「那個男人」呢。黃瀨拆開浴室裡附的牙刷,覺得自己的念頭十分好笑--不過就是個做了七、八年的夢罷了,自己都幾歲了,竟然還會一瞬間分不清楚夢和現實。

梳洗完畢的黃瀨在床頭櫃留了幾張鈔票,沒有叫醒還在呼呼大睡的男人就離開了飯店。均攤房錢是他和各種玩伴們的共同默契,為的只是提醒彼此都不要超過了那條玩伴的界線,避免各種麻煩事上身。他們很清楚彼此不過是溫暖夜晚的工具,一切牽扯只到曙光出現的那一刻為止,所以沒必要讓對方知道自己何時離開、要去哪裡。

黃瀨很喜歡這種清爽的關係,畢竟背負義務或被綁死這兩種事都令他敬謝不敏。

所以說「夢裡」那個只會繞著另一個男人屁股後面轉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又想起早上的夢,黃瀨忍不住在心裡吐嘈,呼吸著清晨涼爽的空氣,他試圖揮去被夢境惹來的心煩。現在已經過了通勤的顛峰時間,一般商店的營業時間也還沒到,街上只有散步和吃早餐的老人家們閒晃,也因此他悠哉的步調得以自然地出現在洛杉磯的市中心。眼角瞥見一張熟悉的面孔,黃瀨突然於一家球鞋專賣店的櫥窗前停下步伐。

啊,這不是夢裡那傢伙交往的對象嗎。黃瀨盯著獨佔一整面櫥窗的海報,橘色的球在黑膚青年雙手間的空中滯留著,似乎是準備接球的瞬間,他可以輕易想像出拍攝這畫面時球場的氣味與聲音,但其實他一次也沒看過籃球比賽,接觸籃球的經驗也僅只於體育課而已。

一切都是拜那個討厭的夢所賜啊。看著那名為青峰;「熟悉的陌生人」,黃瀨心裡有種複雜的感觸。在這麼現實的地方看見夢裡人時總令他有些恍然,但突然破空響起的手機鈴聲卻讓他回到了現實。掏出手機,黃瀨看也沒看地按下接通鍵。

「涼太。你還記得是今天的飛機吧?」經紀人美繪甜美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
「呃--嗯,是今天嗎?」黃瀨大勢不妙地看了一眼手錶,昨天前往酒吧前似乎曾聽見美繪說了類似的話,但他完全不記得細節如何。莫非他已經錯過登機時間?
「就知道你會忘記,所以我訂了傍晚的飛機。你沒事就先去機場吧,省得你又忘了,更改機票很麻煩的。」美繪說完沒好氣地掛了電話,於是黃瀨敷衍的「好~好」就這樣殘留於空氣中。

因為確實閒著沒事,黃瀨很乖巧地聽從了經紀人的意見;搭上了通往LAX的輕軌,在那熟悉的機場內咖啡廳裡耗了一下午。加上「夢中的他」的經歷,他來這機場都超過上百次了,自然沒有不熟悉的道理。黃瀨瞄了一眼咖啡廳的新布置,由於「另一個黃瀨」昨天才剛從這個機場起飛,所以他已經看過這個擺設了。雖然仍覺得漂亮,不過已經沒有初見的驚喜。

通往成田的登機廣播響起,黃瀨這才背起背包慢吞吞地前往登機門,腦中一面浮現在夢裡見了無數次,再熟悉不過的飛機構造,黃瀨輕車熟路地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一面好笑地胡思亂想著,乾脆再過幾年當不了模特兒時,就轉行去考機師算了,要是他說報考動機是「曾在夢裡開過無數次飛機」,航空公司會有什麼感想呢……?

「抱歉,我的座位是37A。」低沉的男聲打斷了他的思緒,黃瀨正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反射性抬頭看向來人,意料外的面孔令他彷彿又跌回了夢中。

「青峰……?」下意識地叫出了藍髮青年的名字,黃瀨愕然地站起身讓道。
「你認識我?」青峰一面邁步跨進自己的位置,有點驚訝地看了他一眼。

「看過廣告。」黃瀨情急下硬擠出了理由,但話才剛出口就想巴自己一掌。這對話簡直和自己的粉絲跟自己搭訕時沒什麼兩樣啊。不過看來身邊的人也早就習慣這種場面,聽完他的話後只是淡淡地「喔」了一聲,並沒有追問。

嘖,雖然自己不是粉絲,好歹也說聲「謝謝」吧。這傢伙不是日本人嗎,連點基本的客套話都不會說,看來那夢境的真實度至少有七八成。青峰因為是夢裡那傢伙的戀人,所以出場機率是黃瀨以外最多的,連帶地他也對夢裡的青峰很熟悉,那種「本大爺」式的作派是他最棘手的類型,真搞不懂夢裡他們會怎麼開始交往。黃瀨在心裡嘀咕著。

「原來你是日本人啊?」總算坐定,青峰將安全繫帶扣好,隨口問道。
「……難道你剛才以為我是外國人?」難怪說了英文。黃瀨想著。
「嗯,你不是金髮嗎?」藍髮青年動了動腿,皺眉道。「位置好窄。」
「是不怎麼舒服,但比經濟艙好多了。」他動了動長腿,至少膝蓋沒頂在前座後面,還可以勉強接受。
「也是。我可沒辦法在那種鴿子籠上窩十個小時。」

「是啊……對了,初次見面,這十個小時請多指教。」出於某種惡趣味的心理,黃瀨帶有一絲諷刺意味地向左手邊的男人伸出手道。

「哦。」青年當然是沒發現他微妙笑容的深層涵義,也將手伸了過來。「請多指教。」

整段航程裡兩人極少交談,畢竟他們「素不相識」,黃瀨在鄰座男人看殭屍電影打發時間時,饒有興味地偶爾用眼角比較著現實與夢中的青峰。看來至少在挑電影的品味上挺類似的,前幾天夢裡的笨蛋情侶才剛租了這部片回來呢。黃瀨並不相信鬼怪,不過很討厭殭屍片沉重的音效和氣氛,夢中的他總是苦著臉陪看完整部片,這又是黃瀨另一個無法理解之處。

空服員推著餐車逐漸接近,黃瀨推了推身邊的人,低聲喚道。

「送餐了。」他平常斷不會做出這種多餘舉動,睡著的乘客自會有空服員去叫醒,但再怎麼說也是夢裡看著八年的人,他還是有些親切感的。

「哦……」不大的眼睛微微掀開一條縫,確認空服員還有一些距離後又再度闔上。

真是再熟悉不過的賴床表現。黃瀨心底冒出一股怪異的好笑。「熟悉」對他來說是個陌生的情緒,在黃瀨活了二十多年的人生裡,很少有人停留在他身邊的時間長得足以讓自己稱為「熟悉」,就連自己的父母也是長年居於海外,每當親子相見;場面反而像是遠房親戚聚會似的,而今他卻在一個初次見面的人身上產生這種感覺,豈不有趣。

而自己竟然也不排斥身邊有這樣的一個人……看來自己也該試著找個長期伴侶了,像夢中的他一樣。噙著一抹諷刺的笑,黃瀨由空服員手上接下飛機餐。

小小一盤餐點並不能消磨太久時間,黃瀨很快就結束了航程中的第一餐,正當無所事事時,鄰座的青年指了指他面前未打開的主餐盒。

「你不吃嗎?」
「不餓。」上機前他灌了不少杯咖啡,所以沒什麼胃口。瞥了一眼青年對那盒食物毫不掩飾的目光,他推了推那盒食物。「你不介意就吃吧。」

「……謝了。」彆扭了一下,青峰還是接受了身旁「疑似粉絲」的好意。每次都覺得飛機餐的份量少得可憐;虧航空公司還敢拿出來獻醜,但他身為日本人根深柢固的教育也讓他不想厚著臉皮再要一份,身邊的美貌青年既然這麼好心,他也就不多推辭。

「不客氣。」

氣氛回歸沉默,或許青峰是想著收了黃瀨的好意,不好意思再像剛才一樣互相無視,趁著嘴閒下來的空檔問道。

「你是做什麼的?」
「模特兒。」
「哦……難怪總覺得在哪看過你。」轉眼間餐盒已經被青年解決,黃瀨有些驚訝地發現這人的食量比夢中還來得大,不過轉念一想青年是籃球選手,又覺得不足為奇。

「如果你前陣子人在洛杉磯,幾個月前我拍的香水廣告還挺常出現在電視上。」
「香水廣告……灰色背景有紅衣服女人那個?」青峰回想了一下,「那廣告有出現男人?」
「大概裡頭出現的男人都被你自動當成背景了吧。」黃瀨不意間想起夢裡那位眼中只有巨乳女星的男人,一句推想脫口而出。

「喔,你挺懂我的嘛。」青峰促狹地說,蹙起眉頭的笑很是熟悉。
「剛好說中而已。」黃瀨配合得笑。這位極具人氣的日本NBA選手,似乎比印象中更親切一點?托他的福,這趟飛行航程大概不會太無聊了。

十幾個小時的航程說短不短,兩人除了睡覺時間外閒聊的時間其實還頗長。在閒聊中他發現對方和夢裡似乎有些微差異,例如夢中青峰的初戀和長期交往對象似乎都是自己,但現實中的青峰則和自己一樣,雖然擁有很多砲友,卻從來不曾和人認真交往。

莫非是在等待命運中的對象--自己出現?黃瀨忍不住壞心地想著。

「啊?愛是什麼,能吃嗎?」提到戀愛,青峰諷刺地問道,換來黃瀨的大加贊同。
「沒錯,反正最後結局就是上床而已。爽比較重要。」
「說得真好,看來我們很合得來嘛。」

下了飛機後,兩人仍然是有一搭沒一搭閒聊著走向入境處,因為承辦的窗口不同,兩人很自然地分了開來,也沒有特地再去找尋對方,萍水相逢的兩個人,緣份差不多就是這樣吧。黃瀨走進入境大廳時,剛好看見膚色黝黑的青年對身邊櫻色長髮的女孩抱怨著什麼,似乎是在嫌女孩多管閒事跑來接機。

但有人等待何嘗不是一件好事?黃瀨輕巧地轉了身往另一端出口走去,沒有打算向對方打過招呼再走。稱不上在逃避什麼,只是當他看見夢裡出現過的那名女孩--「桃井」時,才驚覺聊得再盡興,雙方畢竟只是個陌生人,有著完全不同的生活。

這次他和陌生人聊了這麼久,而且不是以勾引對方上床為前提,已經算是破格的舉動,再特意跑去打招呼就太奇怪了。

黃瀨搭上機場巴士;不到一個小時後就回到了東京都市區的小公寓,結果翻遍包包和老地方,卻意外地都沒找到鑰匙。好不容易請鎖匠來開門,得以癱在加長型沙發上休息後,他突然覺得許久沒回來的公寓看起來少了什麼。

難道是少了一句「我回來了」?一個可笑的念頭冷不防竄進腦中,他驅散那無聊的想像,起身走向雙人大床旁的走入式衣櫃。不到一小時後,他已經踏進位於六本木的高級俱樂部,黃瀨習慣性地和酒保打了招呼,那個溫和的男人還是老樣子,不多過問他的事;只是靜靜傾聽。

黃瀨很想將自己遇見夢裡的人這種荒唐的事抖出來,但最終還是只挑了些無關緊要的工作上的麻煩來抱怨,以他顯眼出挑的外表,即使獨身坐在吧檯也很快吸引了人上前攀談,所以他也很快就中斷了和酒保的談話,與坐到身旁的酒客聊了開來。

黃瀨在微醺中確認對方的臉與身材都還在自己及格標準邊緣,再後來就是那既定的夜晚流程。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