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Another World-3(黑籃/青黃青)


《Another World》試閱,
試閱大約會放到劇情的1/3或1/2,一年半後(2014/09)考慮全文公開,
若確定公開屆時也會附上給實體書版讀者們的專屬番外。(密碼從實體書出)


※25歲設定
#3


單調的嗶嗶聲響起,黃瀨伸手按掉鬧鐘,要是放著它響太久,小青峰又要囉嗦了。他爬起身時床上的另一人還在睡,早晨空氣還是有些涼意,於是黃瀨貼心地將被角塞進青年身下。腳接觸到冰涼的地面時,混沌的腦子才總算清明起來,他立刻回身推了推睡夢中的男人,急切地叫道。

「喂喂,小青峰,今天是你要做早餐吧?訓練日也算執勤的不是嗎?」他在戀人耳邊說道,但青峰只回了幾聲低沉的囈語,他勉強辨認得出「桌」這個字--在說桌上嗎?黃瀨歪頭猜想,丟下還睡得正香的男人往廚房走去。

小青峰是不可能前一晚先煮好早飯的,桌上八成放著麵包一類的東西吧。走進餐廳,他毫不意外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明明自己喜歡吃和式早餐,輪到他做飯時卻老是嫌麻煩買麵包……下班順便買個麵包這也算是準備早餐嗎?無奈地倒了杯牛奶坐下,黃瀨早就放棄和青峰爭論這個,填飽肚子後早點出發還比較實際。

沒有航班時,機師也是需要繼續練習專業技能和維持體能,而青峰雖然只是巡警,不像警視廳裡那些國家級公務員一樣要常跑跨縣市的大案子,生活基本上很清閒,但偶爾也要參加集體特訓或演習,所以他們決定訓練日也比照平常上班日辦理,休假的人準備早餐給另一人吃。
兩人在家的時間交集並不固定,他又時常十天半個月在國外,所以彼此都很珍惜能聚在一起的時間……應該吧?雖然小青峰那種無可無不可的樣子實在看不出來他很珍惜--每次他睽違一段時間回到家中,大喊「我回來了」時,對方總是維持一貫斜躺著看電視的姿勢;頭也不回地應了一聲「喔」就當作歡迎,敷衍了事……不過小青峰本來就是這樣啦。
他泛起一絲笑意,表情可以稱得上是憨笑。

***
結束一次模擬飛行,黃瀨閉起眼休息機師最重要的眼睛,眼前卻浮現出夢中的他與小青峰兩人在機場入境大廳擦身而過的情景。

最近「夢中的黃瀨」似乎很不快樂。幾天前夢裡第一次出現了青峰,這讓黃瀨覺得很開心。
他們是在飛機上遇見的,但或許是因為夢中的他沒打過籃球,夢中的他對小青峰似乎沒有很大興趣,態度也很平淡,雖然兩人聊了不少話題--最常出現的話題是「酒」和「性」,話題之糟糕簡直令飄在他們上空的黃瀨想下去叫他們別旁若無人地討論。聽著夢中小青峰與各種砲友的輝煌史與心得,他只慶幸還好現實中的小青峰只是愛看麻衣的寫真集,倒沒出去找砲友過。
他並不清楚夢中的自己對青峰有什麼樣的感覺,以他的角度來看,「黃瀨」臉上那若有似無的笑容甚至帶了些諷刺。不過夢裡的小青峰和這邊的一樣,遲鈍得完全沒發現這點,還和「黃瀨」聊得挺開心。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最後「黃瀨」看見去接機的小桃和小青峰吵嘴的情景;決定轉身繞開他們時,那背影讓他覺得有些落寞。

他相信夢中的他應該最近情緒很低落,因為那個黃瀨回到日本後的生活,比他過去夢見的八年都來得放縱。黃瀨已經連續幾天夢見他進酒吧、被搭訕、和不認識的人上床,雖說他平常很少這麼頻繁夢見這個世界;無法肯定這個判斷是不是對的,但夢裡的他以前並沒有這麼常往俱樂部跑,更多時候他是對著夜景獨自喝酒,背景放著電視的聲音直到產生倦意才去睡覺,偶爾還會打開手機,不知道是想打電話給誰;還是想等待誰的電話,只是最後總是默默闔上手機。

但最近的他不僅每晚都往外跑,醒來看見前一晚的床伴時;也再不像過去付了錢後清爽地走人,而是像找錯對象似的,掛著負氣的表情走出旅館,所以他可以斷定最近夢中的自己情緒很反常,那種煩躁感透過狂亂的行為間接影響了他。

而今早的夢就更詭異了,過去夢中的他一夜情總是到早上就結束,或許因為這次一夜情的對象和前幾晚不同,今天早上的情況也和往常有了極大不同。
那個一夜情的對象勉強算是自己知道的人,憑他還在模特兒經紀公司時的印象,那酒保以前應該也是經紀公司的員工之一,他似乎在公司看過那個人幾次,在夢裡也出現過不少次,因為是「夢中的他」常去的俱樂部裡工作的酒保--夢真是個奇妙的東西,就連多年不見;自己早以為忘記的人也會用這種奇怪的方式出現在夢裡。

夢中的他因為沒有參加籃球社,在經紀公司待的時間更長,所以和那名叫田中的男人也比自己熟識許多,這大概是為什麼田中被辭退改當酒保後,夢中的他還特地去俱樂部找田中抱怨工作上煩心事的原因吧。
沒有其他可以討論這種事的朋友,前同事的田中就是最適合傾訴的人了,田中經常聽喝醉的那個黃瀨抒發些亂七八糟的情緒,幫他擋掉不必要的騷擾,有時當他喝多時,還會出借酒吧樓上房間,勉強可以說是那個黃瀨唯一的熟人吧。

雖然奇蹟世代的每個人都老是吐嘈自己,但每當黃瀨以為他們沒在聽自己抱怨時,他們卻總是能給出建議,所以他很清楚那名酒保對於夢中的他是多重要的情緒發洩口,雖然兩人稱不上朋友,但大概已經是那個黃瀨最接近朋友的人了。而今早夢中,當田中正要下床離開時,夢中的他突然伸出手拉住了那男人。
「你……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夢中的他側過頭去,所以那名酒保大概沒有看清他的表情,但飄在上空的黃瀨卻看得明白,「那個黃瀨」告白時的表情既不是緊張,也並不快樂,反而是無奈又有些自嘲。更匪夷所思的是被告白的男人,竟然開心地答應了交往。

自開始夢見那個世界的八年來,他還是第一次聽夢中的自己對人告白,說的台詞還和自己八年前向小青峰告白時的話一模一樣--可能是因為那是他一生唯一一次自己主動,所以潛意識對這句話太過熟悉的緣故。
但告白對象不是青峰這件事令黃瀨有種不舒服的感覺,彷彿自己透過夢出軌,又好像自己其實潛意識裡對目前這段感情抱持著不信任似的。雖然他沒有偷吃,現實中也沒再遇過田中,但黃瀨還是有些罪惡感--真害怕自己哪天亂說夢話,被小青峰誤會可就慘了。

那個黃瀨發現男人同意後自己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隨後田中的催促中起身換衣服,兩人一起出門吃飯去了。初次與「戀人」一起享用午餐,那個黃瀨自始至終都露出一副很困惑的表情。不知所措地接受「戀人」的照顧,不知所措地收下了紀念交往的第一個禮物,自始至終那表情都稱不上愉快。

既然自己也覺得困惑,就不要做奇怪的嘗試啊!黃瀨在心裡吐嘈著夢中的自己道,睜開眼往訓練中心的自動販賣機走了過去。
他不知道夢中的自己為什麼突然想和人交往,明明他不久前才和夢中的小青峰說自己不需要戀愛--不過黃瀨也很清楚自己是天生的兩套標準,自己以前也會和隨便貼上來的女孩子玩樂,隨口都能講出「我最喜歡你」之類的情話,那時他被籃球雜誌採訪時,曾經說喜歡不束縛自己的女孩子,因為和沒興趣的人穩定交往無異於自找麻煩。

結果沒幾年他就自願地把自己套牢送給了某個人。
難道夢中的他喜歡上了那個酒保?黃瀨覺得不可理解,就算那個人再怎麼溫柔,在自己眼中可是毫無魅力可言,不論是自信、外表、才能,都比自己差勁多了,他無法想像自己會對這樣一個乏善可陳的普通人動心--要是像小黑子那樣的人他還可以理解,至於田中……結論是,還是家裡那位臉比犯人還兇惡的警察先生最棒。

「好想趕快回家……」黃瀨忍不住對空氣嘆道,讓訓練中心主任美繪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回什麼家?你和你家那位都交往幾年了,還差這一刻嗎?」美繪瞪圓漂亮的雙眼。
 這位女性不論夢裡夢外總是扮演著敦促他的嚴厲角色,在夢裡她是那個黃瀨的經紀人。現實中則是自己的訓練計畫負責人。

「我自言自語說的這麼大聲嗎?」他搔搔臉頰赧然地笑問。
「我是沒聽見你說了什麼,但這又不難猜,你想你家那位小警察時哪一次不是笑得這麼噁心。」美繪調侃得搖了搖頭。
「過分!我的臉沒這麼慘吧,我好歹學生時代是當過模特兒的哦?」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都退出模特兒圈這麼久了,走在路上還偶爾會被認出來的,怎麼在親近的人之間從來都沒有一點好評?

「我知道你當過模特兒,這臉也沒問題,只是什麼都有的人又笑得一臉幸福,這還不叫挑釁嗎?這就是你欠打的原因。」剛結婚的女人笑著捏了捏他的臉,「好了,繼續訓練吧。你讓我很不爽,所以我決定多派點任務給你。別忘了下個月有半年一次的技術考核。」

在黃瀨的哀號下,美繪最終還是派了比平常多上兩倍的訓練清單給他,他相信什麼得意的笑容絕對不是他被針對的主因,要不然小青峰從以前到現在老是一臉囂張的笑容,怎麼都沒人故意欺侮他?真正看小青峰不爽的人,頂多也只有以前桐皇那個叫早川還是角川的學長而已。
但那學長罵歸罵,在外人面前還不是維護小青峰的很?而且小赤司也比自己囂張上百倍,怎就只有自己這麼倒楣老是被欺負啊?黃瀨揉了揉被捏痛的臉頰,十分不解。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