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大家族的二三事(全)


大家族設定,角色多、充滿對話,請多包涵。
可先跳至最後的角色列表。

新年是家人八卦……團聚的好時光,熱鬧的大家族尤是。

「打這支!這支可以打!」由於牌桌只有一張,就讀小學四年級的啟蟄不能加入;只能亂吆喝著。

「別亂動、滾開啦你,啟智!」不斷被騷擾的清明憤怒地阻止弟弟動手腳。

「你才啟智咧,掃墓王!」被叫錯名字是啟蟄心中永遠的痛。

「敢罵就別老是巴著老子啊!又愛勾勾纏!幹!」永遠跟祭祖脫不了關係的清明也被踩中痛腳。

「怎樣都好啦;五哥你快打。」在座唯一女性的小雪不耐煩地催促。

「兩個人差12歲也吵得起來,清明你會不會太幼稚。」平時在研究室難得回家的寒露推了推眼鏡。

「同生肖又同血型的關係吧。」寒露的弟弟小寒沒有加入牌局,在一旁嗑瓜子。

「以為我願意喔?」清明撇了撇嘴。

「我才不願意咧,誰要跟你同生肖。」啟蟄用力地坐回牆邊的長板凳上。





--住在傳統鄉村的王家既不是地方望族;也並不特別有錢,硬要說出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除了三代同堂住四合院外;就是小輩們稀奇古怪的名字。



由於莊稼人出身的祖父堅持用二十四節氣替孫子孫女命名,王家的五對子媳只好硬著頭皮在孩子出生時用離生日最近的節氣來命名。隨著第十一個孩子--小滿的出生,「何時可以湊齊二十四節氣」就像大家族永遠津津樂道的話題生肖一樣;成為王家新年的必備話題。




「阿冬!你也屬狗嘛,對不對?」隔壁正廳的氣氛正熱烈,二伯母突然朝這間喊道。

「對~啊。」立冬一如既往地用懶散的聲音回道。

「你講話不要拖長音好不好。」急性子的小雪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打出二筒。

「他們又在談生肖,從小到大是談不膩喔?」芒種的注意力終於離開摩托車雜誌。

「大概又是在回味大哥的往事吧。他們到阿穀結婚前大概都不會停止囉。」立夏吃下六條,一面說著風涼話。


「等大哥結婚就換你了;二哥。」排行老三的寒露從啟蟄手中接過糖果。
「什麼時候結婚?」


「你怎麼不捫心自問一下啊大寒。你26歲了耶?」立夏老奸巨猾地把問題推回去。

「拜託,分析儀就是我老婆啊。你可以關心一下小寒。」寒露又把問題推給親弟弟。

「關我屁事。」寡言的老四王小寒只是送上四字真言。

「人家剛退伍,你不要這麼強求好不好?棉被都還折成豆腐乾的人哪有女朋友啊。」

「二哥的棉被都不折也還是沒有啊。」老六立秋提著剛買回來的汽水餅乾突然吐嘈。

「喂喂喂,你不是住前院嗎?你每天來後院偷窺我喔?」立夏對於躺著中槍感到十分氣憤。

「只有我一個小孩住前院,多寂寞你都不知道。啟蟄去拿杯子來。」

「你明明每天跟NDS做朋友。」立冬叨念著打出北風。

「二哥衛生習慣多差大家都知道啦。胡!!門清自摸!」清明突然大叫。

「喔,現在是老五連莊嗎?厲害。」寒露接過立秋送上的汽水。

「幹,我不打了,我叫大哥。」立冬一如既往緩慢地烙髒話,緩慢地離席。

「大哥不打麻將,換我。」小寒一面把毛衣袖子拉起來;接替空下的位置。

「說的也是,他是好孩子的榜樣耶。」立夏正想拿煙就被小雪抽走。



有一種小孩最討長輩歡心。

功課不用催就自己做完,做完後主動問大人有沒有事要幫忙,排解弟妹的糾紛,主持遊戲的秩序,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這就是王穀雨,所有親戚一致豎起姆指讚好的好男人。


身為王家長孫及所有小孩的大哥,不可動搖之存在。



「我剛才去雜貨店買東西,阿婆還問我大哥娶某了沒。」立秋灌了一口可樂。

「拜託,她從我八歲就開始問了。」寒露忍不住爆笑。

「大哥有女朋友嗎?」對於年紀相差太多的哥哥們,芒種總感覺有點距離。

「他高中時有啊,但就那麼一個。你沒聽過嗎?」立夏問,而芒種搖了搖頭。

「對喔,大哥去北部念大學的時候你才四歲。」清明突然想起似地說。

「就是到現在都沒有第二任,奶奶她們才會這麼急。」寒露不可置否。

「是受了什麼創傷嗎?」小雪看向第二年長的立夏。

「我也不清楚……跟大哥最要好的是小寒吧。」立夏看向沒有參與話題意願的老四。

「對耶,你明明就是我弟,但是卻跟大哥最好。」寒露戳了戳小寒。「有內幕嗎?」

「……他好像另有考量吧。」

「什麼考量?」清明最討厭這種不清不楚的說法。

「當事人的隱私。」小寒聳了聳肩,「不然你們自己問大哥。」

「你就說嘛,大哥不會生氣的。」立冬使出最拿手的裝可憐。

「才不,大哥生氣起來最可怕。」小寒向立秋伸手。「我要汽水。」

「咦?大哥有生氣過嗎。」寒露有些驚訝。

「嗯……好像有吧,但我想不起來。他是為什麼生氣?」立夏再度看向線人小寒。

「清明和人家打架;然後對方找了一些國中生來揍他。」

「啊對,然後阿穀就一個人去堵那些國中生。」立夏終於恢復記憶。

「大哥不是很小就開始練跆拳道嗎?」小雪說。

「所以他把那些人送去醫院跟清明作伴後,好像被教練罵得很慘。」小寒補充。


「你們竟然忘記我住院!我那麼慘耶!」清明忍不住抱怨。

「幹嘛要記得。」寒露再度爆笑。「倒是大哥那時完全不道歉很難得。」

「因為大哥脾氣很硬,而且對某些事容忍度很低。」小寒聳了聳肩。

「你對他也太了解了吧,明明好幾年沒機會碰頭。」立夏將整理好的麻將用尺推前。

「咦?之前大哥才來高雄找四哥啊。」在高雄念書的清明提出證言。

「什麼時候?」小寒一臉疑問。

「就是聖誕節前後吧,我在火車站那附近看到你們。」

「喔……應該是我剛好有假。」

「等一下,他從台北搭車下去高雄,卻不順便回家一下喔!」身為穀雨的親弟弟,立秋抗議道。「媽還一直要我用MSN叫他回來耶!這太誇張了!」

「這……跟我抱怨有什麼用,是大哥想到高雄玩啊。」

「到高雄玩不找我太說不過去了吧!」清明跟著接竿起義。「找一個蹲兵營的人出來玩,
卻不找自由之身的大學生耶!過分喔!」

「因為你比應召女還好約啦。」立夏忍不住吐嘈。

「他竟然還說中秋連假醫院很忙不能回來!」連芒種都感到氣憤。

「不要問我,我不清楚。」小寒總算是反擊了。



眾人正待細問,立冬突然在唇前比了個一的手勢。
「噓,隔壁在上演好戲。」



小孩所待的書房陷入一片寂靜,於是隔壁爺爺的聲音變得份外清楚。


「阿穀,哩倒得蝦米洗尊愛吼啷抱孫(阿穀,你到底什麼時候要讓我們抱孫子)?」

「嘿啊、哩嘛差不多愛娶某啊(對啊,你也差不多要娶老婆了吧)」奶奶跟著幫腔。

「我沒辦法。」向來長輩說一就不是二的王穀雨難得堅決地拒絕。

「怎麼會沒辦法,你一個健康的男孩子……」三嬸試圖說服。



「我對女人沒興趣。」一句話讓兩個房間的人都沉默了。



「阿穀,你話先不要說這麼早。」長媳婦兼王穀雨的親媽開始心理諮商第一部曲。

「對啊,你才交過一任女朋友;你怎麼知道沒興趣?」爸爸也跟著幫腔。



「我對女人硬不起來。」一句話再度讓兩個房間的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不然這個……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四叔開始試圖轉移話題。

「不能再從長計議了,也該結婚了,不然有個女朋友也好。」四嬸看了看兩位大家長的臉色說。



「男朋友我有。」聲音的主人異常冷靜,甚至有點過度正直。



「阿穀是傻瓜嗎,這時候就要打混過去啊。」立夏小小聲地在書房說。

「他可能壓抑太久了,想要出櫃。」寒露也小小聲地回答。

「原來大哥沒女友的真相是……」小雪加入討論。



這廂討論,那廂劇情急轉直下。



「阿穀,你一定是被什麼人給騙了!」二伯突然下了神奇的結論。

「丟!一定係吼郎下咒!(對!一定是被人下咒!)」爺爺也氣憤地說。

「到底蝦郎欸子架你歹來騙溫孫!(到底誰家的孩子這麼壞,來騙我孫子!)」



「我現在就可以把他帶過來。」王穀雨似乎站了起來,聲音高度有點微妙差異。


「是誰是誰?今天晚上實在太有趣了。」立夏興奮地搓了搓手臂。

「我好像心裡有一點譜。」立冬默默發言。

「哇,是我們認識的人嗎?」芒種看向「大哥通」王小寒。

「……我哪知,我要去廁所。」小寒一面冷淡地回話,一面往耳房走去。




說時遲,那時快,書房與正廳間的真理之門已經被打開。



「小寒過來。」穿著黑色針織衫的青年招了招手。




--來不及了。



後來據本想藉口尿遁的當事人回憶,

當下他似乎聽見了家庭革命的擂台鐘被敲響的聲音。


--END--

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看完整篇幾乎都是互相嘴砲的故事,

說是BL結果家人戲份佔了大部分,

主角兩人分別都只出場一點點(好像清明跟立夏、寒露戲份更多(死))

但是……他們還是主角啦(掩面)。


第一次挑戰寫這麼多角色,還不是拿捏的很好;

而且原PO台語很爛OTL

不過我很喜歡熱鬧的氛圍。希望大家看得愉快,下回見:D


附錄一:
年紀順序及簡單個性描述:

1、穀雨28  似犬實狼,屬狗
2、立夏27  死道友不死貧道
3、寒露26  愛看好戲不過被捲入就慌,就讀研究所
4、小寒24  寡言,剛退伍打算考研究所
5、清明22  心直口快,白羊座
6、立秋19  存在感薄弱
7、立冬16  懶散、講話很慢,屬狗
8、小雪16(女) 講話很快、血氣方剛的女孩子
9、芒種13 中二
10、啟蟄10 嘴賤小學生
11、小滿5(女) 幼稚園小朋友


附錄二:

長子家|次子家|三子家|四子家|么子家
--------------------
1穀雨|2立夏|3寒露|5清明|7立冬 
6立秋|   |4小寒|9芒種|11小滿 
8小雪|       |10啟蟄|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