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Another World-4(黑籃/青黃青)


《Another World》試閱,
試閱大約會放到劇情的1/3或1/2,一年半後(2014/09)考慮全文公開,
若確定公開屆時也會附上給實體書版讀者們的專屬番外。(密碼從實體書出)


※25歲設定

抓起垂掛胸前的毛巾擦拭還冒著蒸騰熱氣的髮絲,黃瀨從冰箱裡拿出瓶礦泉水,冰水下肚後,他沒立刻離開冰箱前,而是站著發愣。

自他和田中開始交往已經過了三個月。在那個自己都費解的交往要求前,黃瀨甚至沒喊過那名酒保的名字,都是隨口叫他「喂」。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突然就告白了,大概是因為那時他連續夢了好幾天他和名叫青峰的小警察的甜蜜恩愛生活。

過去從未如此頻繁的作這個惡夢,所以他從不知道一直夢見別人的恩愛生活;煩人的程度竟然會令他想抓狂。而他竟然也被那種氣氛影響,突然發瘋般地想要試試看同樣的事--當然,不可能和那只有一面之緣的職籃選手先生。所以他就找了身邊唯一有點可能性的人,也就是田中。

夢中的美繪形容那個黃瀨的話真是太貼切了,她總是這麼直接而中肯。『得到所有想要東西的人笑得一臉幸福,這就是挑釁』,對還在追求著幸福的人赤裸裸的挑釁。或許是被那傢伙再三刺激,他才在宿醉頭痛中一時腦熱。真可笑,竟淪落到被一個做了八年的夢刺激,違反他向來遊戲人間的原則。
不過才交往了一個禮拜,黃瀨就再次確認談戀愛這件事不適合自己。擁有了長期交往對象,那人也待他不錯,自己卻很難發自內心笑出像夢中那傢伙一樣噁心的笑容,反而因為按照不像自己的步調生活,他變得有些煩躁。總覺得這樣的交往有些奇怪,但從未體驗過戀愛的黃瀨又找不出怪異點。

不知道是因為本來就沒有感情基礎,還是他天性涼薄,他就是覺得每天通電話、傳郵件很煩,所以他乾脆向田中提出了分手。但對方只說是他還不習慣和人這麼親密,黃瀨抝不過對方,所以也就答應再試一段期間……但他覺得自己差不多快到極限了,不適合的事就是不適合。
果然一時衝動是要不得的。最近就找個時間講開吧……黃瀨又再度想起了夢中那對情侶,不禁懷疑那個黃瀨怎麼有辦法天天打電話給那個小警察呢?怪不得那個叫青峰的老是一副不耐的口氣。

手機鈴聲的旋律響起,黃瀨任它響著,完全沒有接起的打算。轉入語音信箱後鈴聲一度中斷,沒過幾秒後又再度開始擾人。黃瀨煩躁地走向床頭一把抄起手機,沒好氣地衝著另一頭發洩。
「幹嘛。」
「喂,涼太?早安。」
「我說了早上不要打來吵我。」
「我想和你說早安啊。」男人溫柔的嗓音令黃瀨覺得煩躁,田中很溫和,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耐煩什麼。
「不需要,我討厭被人吵醒。」
「但你已經醒了不是嗎?」
「……你怎麼知道?」心裡喀噔一聲,黃瀨下意識地往窗外看去。
「我聽你的聲音知道的啊。」田中開朗的笑聲隔著話筒傳來,但卻一點也無法讓他平靜下來。
「是嗎,聽聲音就知道,你挺厲害的嘛。」他狀似讚美實則諷刺地說道。
「沒有涼太說的那麼厲害啦,但涼太的事沒有我不知道的。」對方自以為很理解他的樣子,這樣的情話或許女人會覺得很受用吧。但他只是在心裡惡毒地想著。

「哦?那你連我作什麼夢都知道了?」最好是知道他的一切。明明連他的煩惱來源都搞不清楚,還挺好意思說的。
「唉,這我真的就不知道了。可以的話我也想打開涼太的腦袋看看裡面啊。」
「……這笑話很難笑。」幾乎是背脊感到一陣惡寒的同時,他立刻斷了通話。

他覺得田中是個奇怪的人。過去因為他總是認真地對待自己說的話,從不會有任何嫌惡或反駁,黃瀨才會選擇將一些無人可傾訴的情緒丟給他。但曾幾何時這樣漫無邊際的包容與絲毫沒有波動的平靜情緒卻令自己覺得煩躁,就像和包了一層膜;看不清內容物的人在相處似的。

他想像的情侶是更相互往來的關係,彼此之間沒什麼好隱瞞也沒什麼好猜,很清楚坦蕩的關係,雖然黃瀨並不想承認,但他腦海裡第一對浮現的範本就是夢中那兩個噁心鬼。
看了一眼田中傳來的道歉郵件,他鐵定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發火所以才傳了郵件,但這種像在哄小孩般的無來由道歉也令他火大。
明明今天到晚上才有工作,心情極差的黃瀨卻一大早就到了攝影棚,到攝影棚就能藉口工作將手機關機了,想到這點他就忍不住泛起笑意,伸手拍了拍經紀人美繪的肩。

「涼太?今天吹了什麼風,你竟然這麼早就來了?」美繪回頭看見他,十分訝異。
「沒什麼,心情不好所以早點過來。」
「你還好吧?那今天還要去喝嗎?」
「我要去。」因為不想看到那傢伙的臉。也不想接那傢伙的電話。
「你不知道心情不好容易喝太多嗎?你就別去了。」
「妳才是呢,明明剛結婚還去什麼喝酒會,回家陪老公吧!」想起夢裡的飛行訓練中心負責人,黃瀨覺得自己真是到哪都要被這人囉嗦。雖然他並不排斥這種感覺。

「這跟那兩回事,算了,隨便你啦要來就來!別忘了明天白天要拍照就是了。」
「嗯。」他淡淡扯了嘴角,這種不尋常的低情緒反應似乎引起了長年照顧他的經紀人不安,她上下打量了黃瀨,還是開口。「怎麼了?要是真的很不開心,願意說的話可以告訴我。」
「晚上吧。」

拍完照片後已經接近十點,他故意裝作忘記開機,也沒向交往對象報備行蹤就上了計程車。說他無情還是任性都好,現在他不想聽見那酒保的聲音。
到了他們公司平時常聚會的居酒屋,幾杯酒下肚後,黃瀨才將自己對初次戀愛的疑惑都吐了出來,經紀人和其他同事們最初都對他神不知鬼不覺有了交往對象(還是他主動告白)感到驚訝,後來聽到他已經厭煩後又毫不意外。

「你到底嫌棄他哪裡?聽起來是個很不錯的情人啊,人溫柔又長得還可以。」
我也想知道。黃瀨悶悶地喝了一口啤酒。或許是田中不夠高(沒青峰高),身材不夠好(沒青峰好),長相也比不上的緣故?但是拿現實中的情人和夢裡的對象比?這話說出來鐵定會被笑死。所以他很聰明的閉口不言。

「就是啊,你一開始想談戀愛就找到這麼不錯的男人,已經該滿足了。」女模特兒們不滿地對他的抱怨發出噓聲。
論條件,酒保和NBA選手……不,就算和警察比好了,他覺得也是警察大獲全勝。絕無私心。
「所以你到底是被上的還是上人那個?」男模特兒們則是發了酒瘋開始猛吹口哨。被酒精弄得有些恍惚的黃瀨一面用杯底敲著桌子說你們不懂,卻無法將心底真正的鬱悶說出來。男模們好奇的追問也被黃瀨完全無視。
「你會不會只是不習慣有固定對象?你說過不喜歡被人束縛。」美繪認真得思索。
黃瀨沒有理其他醉鬼,聞言看向從高中時開始帶他一路往職業道路前進,幫助他最久也最理解他的經紀人。
「……是這樣嗎?」
「或是……」美繪還想繼續推論,忽然眼角瞥見身邊的醉鬼們開始鼓噪要脫衣服將裸照傳上部落格,趕緊拍桌大聲制止。「喂!你們不要給店家添麻煩!」

在場唯一的經紀人好不容易阻止旗下寶貴的人體商品們當眾失醜,看看手錶也差不多是時候換一家店,於是立刻轉頭指揮還算清醒的黃瀨請店員叫車。
嘖,差遣自己底下的人就這麼不客氣,平平都是模特兒……黃瀨乘著酒意搖搖晃晃走到櫃台前,店員熟門熟路地幫忙聯絡計程車行。待兩人七手八腳終於送一群醉鬼上車後,美繪才突然想起似的問:

「等等,怎麼沒有我們的車?」
「……對喔。」頭還有些發熱的黃瀨一擊掌,正打算回頭找店員,突然一道聲音阻止了他。
「不用了,我載涼太回家吧。」

黃瀨像是電影慢速放映般,僵硬地一點點轉向聲音來源,站在那裡的是應該正在上班,現任的交往對象。頓時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浸入冰水桶般,一瞬間清醒了過來,用著聽不出情緒的平靜聲調,他淡淡問道。
「你怎麼在這裡?」
「我今天休假啊。」田中笑咪咪地說。
「我不是問你這個。」他掏出口袋中的手機,再度確認了自己並沒有開機。
「你好像忘了開機,也沒有聯絡,我很擔心所以就過來了。」

黃瀨覺得自己的伶牙俐齒因為暴怒而一時失去了作用,在他用力呼吸試圖平復自己想揍人的欲望時,經紀人總算開口了。
「這位是……」美繪憑對話雖然猜出田中的身份,但卻被兩人間怪異的氣氛給弄得有些迷糊。
「妳好,我知道妳是涼太的經紀人,謝謝妳一直很照顧他……」
「少和我的經紀人用那麼熟的語氣講話了,你們半點關係也沒有。」總算將爆發邊緣的怒氣控制回來,黃瀨聽見自己的聲音極端冷淡。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家店的?竊聽嗎?還是跟蹤?」
這種事從他國中開始走上模特兒這條路後,早就遇過很多次,更不用提當他跨入職業界,在世界舞台闖出一些名氣後,隨著名聲水漲船高而來的大量騷擾。他已經很習慣應付這類的事情,沒有任何心軟,黃瀨很明白對付這種思想異於常人的人,要是太過溫婉只會令對方得寸進尺。

他也總算明白自己交往三個月以來,那怪異的違和感究竟是源自哪裡。以只有在酒吧裡交談數次的酒保和酒客身份而言,這人對他的生活細節實在太了解。而他竟然因為夢裡那對白痴情侶都是這樣生活,完全忽略了自己的交往對象並不是「認識十三年,交往八年」的那個男人。

固然對於私人領域被侵犯感到憤怒,但黃瀨對於自己的疏忽大意更加不愉快。自從隱私保密這類的麻煩事由經紀公司專門負責打理後,他已經很久沒像兼職模特兒時期一樣遇上狂熱粉絲,而眼前這個數年來唯一例外,卻是自己親手引進門的!手機、地址,全都是自己親手給出去的,這怎麼能不令他對天真的自己感到火大。
「我只是關心你,涼太。你太受歡迎了,我怕你又會跟別人在一起。」面對他臉上明顯的慍色,男人有些慌亂的解釋。
「你到底在什麼地方裝了竊聽器?」
「這……」男人欲言又止,但卻沒有否認。黃瀨只覺得更加煩躁了。
「算了,我沒興趣聽。誰知道你會不會全部招供。」他撇了撇嘴將手機遞給愣住的美繪道。「我今天睡公司,妳幫我換新房子和手機,號碼也是。」
「涼太!我向你道歉,也會把那些東西都弄掉,以後我都不會再做了!」
「隨便啦。我們已經沒關係了。」他退了一步,努力壓抑揍對方一拳的衝動。
「真的一點點挽救的機會都沒有嗎,涼太?我之前對你那麼好……」

男人乞求的向前走了一步,黃瀨也順勢退了一步。沉默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承認自己或許有點過度反應,或許自己將對照夢境而生的挫敗感與不悅都發洩到了這個無辜的人身上。但那又怎麼?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他喜歡追求新奇、讓自己不會無聊的事物,這種黏膩煩人、淨是繞著自己轉的無趣傢伙就免了吧,監視生活更是犯了他的大忌。平靜地盯著對方看,黃瀨知道自己的反應很無情,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這麼說。

「你對我是不錯,但讓我很煩。而且你做過的事我也沒有一一追究,人已經算很好了吧。」
將呆若木雞又無法置信的男人置之不理,黃瀨轉身走進居酒屋請店員又叫了一台計程車。直到計程車出現,那名已經算前男友的男人才突然反應過來,似乎還想說些什麼而開始瘋狂阻止兩人上車,雙方掙扎拉扯了一陣子後,車子才總算離開。

一路上美繪都沒有說任何話,車子駛進公司的停車場後也沒開口詢問任何事,只在帶黃瀨到員工休息用的房間,遞給他幾件合作廠商留下的衣服供他替換後,淡淡安撫他道。
「雖然這裡不好睡,但你還是先休息,明天拍完照後我們再來談談。」

給加班員工小憩用的平板床並不舒服,比床長了一截的腿有種懸空的討厭感覺,黃瀨用力地側身將腿屈起,才勉強將身體都塞進了毛毯中。

公司裡那麼多長身模特兒,怎麼就不弄個長一點的床。他在忿忿抱怨中終於睡去,在不安穩的睡眠環境中,他又再度夢見了那兩個你儂我儂閃瞎狗眼的煩人精。那大概是他數年以來最糟的一個夢。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