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飼育員的二三事(全)

2013/03/16

二三事系列新刊的試閱。
很久以前的文了出書版會再修正。


灰黑色幼龍不停在腳邊打轉,少年試圖專注在手上的工作並忽略牠,但最終還是不敵期盼
的眼神。只好將手中的半成品遞了出去。


「還不能吃,再等一個禮拜。」希納警告蠢蠢欲動的幼龍,將切割完成的藍寶石放回桌上。幼龍露出失望的樣子;低垂著頭走出工作室。


「也不可以亂吃皇宮送來的寶石喔。」他一眼看穿狡詐幼龍的意圖,灰黑色小龍聞言馬上拍拍翅膀飛了回來,像撒嬌也像發脾氣地小力撞著希納的背。


「再撞我就不小心弄壞你的食物。」少年拿起磨光棒對藍寶石裝模作樣地比劃,薩迦多果然停下極具威力的小小撒潑,跟在他後面示好地飛進廚房。


幼龍還在發育,大約一個月就要進食一次。成年後大約三個月進食一次即可。

--但即使是養育一隻成年龍;一年也要消耗四個平民一輩子只買得起一次的高級珠寶製品。一頭龍的壽命短則六七十年,長可達兩百多年;而幼年期大約佔了三十年左右。

期間消耗的寶石可說超過任何一位皇室成員。

巨大代價所換的是龍的死亡。

龍對皇室來說全身上下都具有極高價值,所以才願意這樣年年高成本投資。但即使皇室願意每半年送來珠寶飾品,卻也遠遠不及供養幼龍的龐大食量,所以由他們這些居住在礦山裡的珠寶師負責製作剩下的「飼料」。


草草吞下從附近城鎮-以人類腳程要走上半個月-買來的食物,希納從珠寶盒裡拿出師傅早早趕工好的預備品。

看見精美胸針,飢腸轆轆的薩迦多眼睛立刻為之一亮,希納戲弄地在牠眼前晃晃師傅的作品,幼龍圓圓大眼也跟著「食物」轉來轉去,最後看他將東西放進口袋。


「這是克萊瓦的食物,你只能吃我做的。」他頓了頓。「不准露出失望的樣子。」


克萊瓦是在上一任長老龍雷茵過世後新繼任的龍族族長。

希納在走進族長洞穴前小小聲地喊道「我進來囉,克萊瓦」,寬廣的主洞穴裡鐵灰色的巨龍懶洋洋地盤據在岩石高臺上。希納當然不可能爬得上去,所以他把首飾交給小龍,讓牠幫忙帶上去。


「薩迦多好像沒長大多少。你到底餵牠吃怎樣的飼料?」低沉的聲音從上方遠遠傳來,在偌大的洞中造成回音。「嗯?薩迦多好像想抗議什麼。」


克萊瓦沉默聽了一陣子幼龍的嘎嘎叫喊,然後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
「薩迦多說你做的首飾很醜很難吃。」

「沒有很醜啊,只是比不上師傅做的而已。」被小龍意外告了一狀的希納尷尬地笑道。


--薩迦多給我記著,我要在這次作品加入你最討厭吃的祖母綠。

「利肯在你這個年紀已經能做出很漂亮的首飾了,味道也配得很好。」克萊瓦在薩迦多羨慕的眼神中一口吞下那枚胸針,意猶未盡地舔舔嘴角。

「因為師傅很小就開始學了啊。」少年忍不住想抗議,他可是到了十歲才被貪婪的老爸強制送了進來,原本師傅當時也說希望找年紀更小的孤兒,不過寶石商老爸一聽說可以住進禁地--皇家礦脈,便半買半送把他丟給了師傅。


那之後師傅就轉移到別的城鎮進行珠寶買賣了。希納也不知是不是為了避開老爸。因為平民不得進入礦山,所以老爸不能主動聯繫自己。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其實想見家人只要請隨便一隻龍帶自己回故鄉就好,只是想起三年前被老爸臭罵一頓「為什麼不多帶一些寶石回來」,希納就不想回去面對那個將錢看得比兒子還重要的男人。

而且依侍龍一族規矩,他將姓改成創始者名字--傑沃,所以就連名字也早已不是陶金家的人了。

「這麼說來,利肯呢?好像一陣子沒看到他了。」克萊瓦用巨大的龍掌拍拍小龍,希納有點害怕薩迦多被牠拍扁,不過龍族是連骨頭都堪比鋼鐵的種族,所以他多虞了。


「師傅在墓地製作大王子的鎧甲啊。」

工匠完成工作前的飲食都由宮人負責,所以他不需要每天送飯。
想到上次探望師傅吃到的甜點,希納就忍不住嘴饞起來。


「大王子?是從不送食物來,只會嚷嚷『我的龍死了沒?什麼時候才會開始做我的劍和鎧甲?』『只不過是隻龍,殺了就好啦,我要在我的加冕典禮穿龍甲!』的那頭金髮豬嗎?哼,真不想要雷茵的皮被穿在那傢伙身上。」


由於大王子可以優先決定龍死後的處置方式,一般不成文規定是大王子必須負責每半年送一次皇室珠寶到礦山來,作為皇室提供的『飼料』。

因為「金髮豬」隆爾尼從不經手這種「麻煩事」,實際執行者都是二王子坎特。


比希納大幾歲的坎特雖然也不是多好相處,不過和高傲凌人的隆爾尼不太相同,坎特身上帶有某種更深沉具侵略性的距離感。

「不是啦,那傢伙好像死了。現在的大王子是坎特。」

「金髮豬死了?真的?太好了,人間又少了一個禍害!希納,把珠寶箱裡的東西拿出來,叫潔西卡帶你去買一些酒肉,今晚開慶祝會!」克萊瓦的尾巴重重在石壁上打了一下,削下少許岩塊,還好離希納有一小段距離。

薩迦多聽見族長的指令開心地在洞穴裡飛來飛去,希納雖然早知道這些龍多討厭那個有時會跑來擺架子的傢伙,但是該說的還是要說。

「呃--克萊瓦,你知道珠寶箱裡是師傅為下半年預備的--」

「不管了,下半年食物用城鎮賣的珠寶湊合湊合,今天一定要慶祝!」

在薩迦多開心的嘎嘎聲助威下,希納也只好就範了。


* * *


雖說一個人類和一群龍辦慶祝會顯得有些怪異,龍們喝下師傅平時不願拿出來的水銀後一隻隻興奮地亂吼亂叫,偷喝酒的希納也飄飄然地將最初的拘束和小心翼翼丟到腦後了,反正再怎麼樣這座礦山也不會就這麼垮了,擔心什麼呢?

「欸、克萊瓦!沒酒了~嗝,你的皮好粗,手真痛耶~」希納用力敲打灰龍的腳,不過隨即痛得甩手。

「沒酒去買啊!潔西卡、帶納希去買酒!」克萊瓦正在和另一名公龍互相頭搥,不耐煩地想打發煩人的小蒼蠅。

「我叫希納啦,克萊瓦真笨,哈哈。潔西~卡,我們走吧。」

「唉,亂七八糟。利肯要是知道會罵人的。」堅持不喝水銀的銀藍母龍不贊同地嘆氣,但還是依指示將希納拋到背上。

這還是希納第一次夜間飛行,酒精作祟也讓他過度亢奮,他對著泛藍夜空興奮大叫,還時不時逼年紀是他八倍多的母龍跟他一起大唱半年前鎮上流行的歌,被潔西卡嫌棄難聽也不怎麼在乎。


「欸,也分一點酒給師傅好了,好不好?好不好?走吧!」

他用力敲了敲潔西卡的翅膀,母龍老樣子搖頭嘆氣,不過還是順了這名小小人類朋友的意。喝了一點水銀的薩迦多早在等希納買酒時呼呼大睡,被潔西卡用龍爪拎著。


龍的墓地在比礦山更南方的一座山谷裡,是龍靜待死亡的場所,因為遠離人類生活區域而向來只有皇室和侍龍一族涉足。龍的屍體過於巨大,所以大部分解體和物品製作都會在墓地裡完成。

王子的任務只是指定製作方向(希望所有成品只供自己護衛軍使用,不留半點給兄弟的要求也不罕見)及款式,確認好尺寸等就能離開墓地,交由匠人來完成。

聽說以往的王子們能在墓地待上半個月就很了不起了。四面岩壁環繞的炎熱谷地,雖有山泉和小屋,但畢竟是工匠生活的地方;既不有趣也不舒適。希納猜想二--不對,大王子應該也已經回皇宮了吧。


畢竟距離雷茵死亡,也已經快一個月了。


雷茵是隻溫和的老母龍,從希納剛來時就照顧他,所以她過世時他哭了很久。不過他承認雷茵的屍體不用奉獻給原本的大王子讓他鬆了一口氣。雷茵是銀龍,做出來的裝備鐵定很美。


「師傅~我送酒過來了!一起喝吧!」希納推開根本只是片木板的門(還好啦,比他們住的地方只掛了張龍皮在洞口好多了),屋裡一片漆黑,他才想起已是師傅就寢的時間。


--糟糕,八成會被罵。他覺得酒意稍稍退了一些。


「怎麼會有酒。」好半晌沒回應,希納以為沒吵醒人正想偷偷離開時,裡側的人突然問。

「我們開慶祝會……」

「慶祝會?」平淡的聲音陡地下沉,是個不妙的兆頭。


「呃--克萊瓦說,隆爾尼死掉值得慶祝……不對……我們想開心一下……」緊張讓希納的聲音既扁平又乾澀,師傅只比他大上十歲,不過向來作風嚴厲、不茍言笑,他不敢也幾乎不會在師傅面前說謊。


「水銀也拿出來了嗎?」

「嗯……赫普說要拿的……」心虛地點了點頭,直到另一道聲音響起;希納才發現房裡還有另一人的存在。


「赫普是紅色的公龍吧。水銀是什麼用途?」

「嗝、坎特!你怎麼還在?」他瞪大眼看著離自己較近的男人,王子正好也翻過身來與希納對視,那如鷹隼般的精亮眼神就像沒有睡著過似的。


「我還沒和利肯討論完護衛軍所有裝備。」

全王子護衛軍的裝備?就算以雷茵的體型而言,製作完一整個小型軍團的裝備後,也大概只會剩三成吧。坎特或許是個好將領、好王子,不過絕不是什麼好哥哥。希納忍不住想著。

其他王子大概只能拿雷茵身體的零頭紀念品了。


「晚了,回去睡吧。酒你帶回去喝。」師傅似乎沒有生氣,用平常的口吻說著。

這道逐客令(?)對原以為會被斥責的希納來說真是個好消息,所以他帶著那瓶酒跑回潔西卡身邊,繼續和那群醉龍尋歡作樂去了。

隔天他壓著悶痛沉重的頭醒來時,才終於窺知昨夜逃過一劫的可能原因。


但如今他也不可能再跑回小屋,像個晚上起來尿尿撞見爸媽那個什麼的小孩;大聲喝問「你們沒穿衣服在床上做什麼?我也要玩!」



--如果昨天趁著酒意順便問問就好了,大不了被罰跪龍脊骨。
希納後悔地想著。


----------------END-----------------


(短番外)


很久以前--大概是他第一年來到龍洞時,他還不知道送珠寶的少年是全大陸有名的二王子殿下;只當他是個超乎同齡成熟的大哥哥。厚臉皮問了對方名字後;還不知死活直呼,當時黑髮少年臉色十分微妙。


「坎特你知道傑沃的故事嗎?」因為師傅交代等工作告一段落再叫他,所以希納招呼少年在餐廳裡一起等待,黑髮少年又露出一臉微妙表情接過他遞的水。

「知道一點。」少年沉默地啜飲,似乎不想多談。

「那我說給你聽好了!」也不顧少年願不願意,還是個死小孩的希納急著炫耀。

「有一天傑沃的爸媽在路上被盜賊殺死,然後他被龍養大,那時候大陸還沒有統一,然後他遇到奧斯本;他們就變成了好朋友!」

希納毫無章法的將所有資訊一股腦倒了出來。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從這些亂七八糟的敘述中獲得什麼資訊,不過少年沒有追問也沒有反駁。


「原來你還聽過奧斯本,我以為你只是個孤陋寡聞的鄉下小孩。」坎特微微笑了。

「以前鄰居姐姐放學都會說歷史故事給我聽。」他傲然挺起胸膛,現在說故事是師傅利肯的工作。雖然利肯來來去去都只能講一些龍的研究和珠寶演進史。

「那你可知道奧斯本是誰?」少年問。

「帝國第一個皇帝啊,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他是我祖先。」



這晴天霹靂般的訊息打中了希納,少年拍拍希納的臉頰,惡笑著補充。

「另外,我想你師傅是好心隱瞞你,傑沃不只是奧斯本的朋友。」

「不然是什麼?」他呆問,腦中還在計算著坎特的身份。

「嗯--不知道。你下次問問利肯吧。」少年曖昧地扯出一抹微笑。



------------------------------------

已經花不少篇幅在講設定,實在不好意思繼續轟炸大家。

◎每種龍有偏好的貴金屬和寶石。共同不吃的東西是珍珠、珊瑚等。
(克萊瓦:吃海裡的東西會肚子痛)

◎除了死後龍體要給皇室以外,平時會有一~兩隻年輕的龍住在皇宮裡供即時性的傳訊
或交通用,食物由皇室提供。(薩迦多抱以羨慕的眼神)

◎薩迦多的年紀和希納差不多。

◎三人年紀:希納16,坎特21,利肯27

◎利肯大約6歲左右被收養,現在師傅不知道在哪雲遊。

◎大王子的死當然不是意外。

◎文裡交待不周真抱歉,希納他們的工作大概是這樣的:
寶石=食材
珠寶製品=料理
美味度=靠美觀度和寶石的搭配決定,龍龍各有自己的喜好

◎侍龍一族平時會賣出部分礦物換生活用品以及珠寶。
民間珠寶大概就像加菜或外帶點心吧。(?)

◎利肯會認識希納他爸是因為寶石商的關係。


以上,細節尚待完善,感謝大家看到這裡。

下回見:)
comment (0) @ 原創BL短篇-奇幻風
<< 續龍族飼育員的二三事(全) | Another World-4(黑籃/青黃青)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