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續龍族飼育員的二三事(全)


二三事系列新刊的試閱。
出書版會再修正。

利肯在六歲那年被師傅收養。


寶石商敲響了寄養家庭的門,利肯雖不像同齡孩子具有旺盛好奇心,但也不禁瞥了一眼商人背後從來沒見過的壯漢。


那壯漢上下打量他幾秒,一邊伸手揉亂他頭髮問:
「這孩子的父母身體狀況怎樣?不是病死的吧?」

「不是不是,他們夫婦是行商途中被盜賊殺害的,可憐喲;留下這麼小的男孩。」見壯漢低頭研究他細瘦的手臂,叔母露出作生意時的慣有笑容答道。

壯漢沒有附和她的意思,於是酒店老闆娘又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他啊、既勤快身體也很好,要送去那麼遠的地方我也挺捨不得啊。」

利肯不發一語,壯漢試圖用姆指拉起他嘴角,但小男孩始終不為所動,只在聽見自己要被送走時;驚訝地抬頭看向養母。


「唉,利肯,學做珠寶工藝不是件簡單的事,買得起珠寶的人都得罪不起吶。 我看我們是很難再見到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顧自己。」


利肯聽出了養母的弦外之音,點了點頭。看壯漢-後來他的師傅-掏出三顆雞卵大小的藍寶石放進叔母手心,牽著他的手離開了那間小酒館。

其實他不需要別人牽著走,不過小男孩也沒有反對壯漢可以輕易握住他頭顱的大掌,他們走出鎮外,一隻全身赤紅的龍帶著強大氣旋撲了下來,將他吹得往後退了一步。


師傅以為他膽怯,安撫地拍拍他的頭。

「我來介紹你們認識。這是赫普,牠會帶我們回家。」


在龍背上師傅說了很多關於他們這一族的工作,不過小男孩因為第一次親眼看見龍;還坐在牠身上,開心得幾乎沒將那些說明聽進耳裡。直到師傅提起另一名男孩的名字。


「大王子隆爾尼和你同年,所以目前皇宮都是派人送來寶石,再等幾年你們都長大些;應該就會見面了吧。」師傅說著邊跳下龍背,然後伸手把想跟著跳的利肯抱了下來。


--不過後來那傳說與他同年;兩人命運卻大不相同的男孩還是一次也沒送來寶石,倒是曾跑來嚷嚷要看「他的龍」,師傅只好告訴他,在龍死前;沒有人能預測究竟他的龍會是哪隻。


數年後,皇宮來了另一名男孩。


「這地方真不錯。」黑髮男孩站在龍族出入口;被師傅稱為大圓頂的地方,抬頭望著光線傾洩而下的穹頂。他像是自言自語,卻同時回頭平靜地與來迎接的利肯對視。

「比全大陸最高的皇家教堂祭殿還高啊。」



利肯在那雙眸中發現了某些與自己相似的本質。


當時師傅買下他時就曾警告他,未來將是數十年如一日的枯燥生活,朋友不多;也許一輩子無法結婚,因為不會有女孩子願意嫁到礦山裡頭。不過對利肯而言,這條件和他當時生活沒什麼差別,所以他一點也不反對離開養母的小酒館。


成為學徒已經過了八年,他不僅沒有厭煩,反倒相當喜歡這項工作。純粹的技藝追求似乎是他的天職,利肯也十分甘願將全身心奉獻進去。


而他在那名叫坎特的男孩眼中找到同樣的執著。


後來那男孩接手了送寶石的工作。他和那些宮人不同;送來寶石後不會馬上離開,因為飛回首都也需要半天時間,對孩子來說負擔太大。


和他哥哥過去曾抱怨龍洞簡陋無趣的反應不同,坎特大部分時間都坐在一旁看他工作,有時閒聊一些皇宮裡的瑣事。利肯對那些多得令人頭疼的頭銜、家族、派系一竅不通,但靜靜聽久了也多少能回問個一兩句,男孩似乎十分開心這樣的轉變。


「這些都要給龍吃嗎?」有一天,他問。

「是啊。」他將雷茵最愛的黑曜石鑲進銀葉間的凹洞裡。

「真可惜。」


利肯驚訝地望向男孩,不明所以。
這時他十六歲,製作出的首飾經常連師傅都讚不絕口。


「為什麼?」

「還沒讓世人看見就進到龍的肚子裡。」

「……我只是喜歡做出東西,成品怎麼樣我並不在乎。」

「是嗎……」聽見他的回答,男孩也陷入了沉默。



利肯繼續繁瑣精密的工作,直到坎特似乎想通了什麼。


「那如果以後有龍過世了,你可以用最好的部分幫我做鎧甲嗎? 那樣我就可以穿在身上讓所有人看。」

「師傅同意的話,我沒什麼意見。」

「那太好了。他一定會答應的。」

那時他沒特別細想男孩的提議是一種僭越的想法,畢竟他對政治鈍感。



「對了,謝謝你告訴我那些話。」


利肯不解地望向男孩,像是被吸入他那深邃而似無底黑潭的眼眸。


「比起享受結果,我也比較喜歡實踐的過程。要不是你說,我還真不會發現。」



四年後師傅開心地把工作留給他,到處流浪去了。

利肯扛下所有龍的食物一年,最後還是決定到鎮上找一個徒弟及幫手。



在他把希納接回家前幾週,坎特突然問他願不願意和他發生關係。


他對這類事沒什麼認識和矜持,所以很輕易地答應了。一開始多少還會痛,習慣後倒也蠻喜歡。雖然不喜歡失去理性和控制力的感覺,但這不像師傅熱愛的酒精會帶給他頭痛及低效率的一天,而且也很舒服。

至於為什麼找他,二王子說是方便。王子的性伴侶不論是貴族或是平民,都會帶來不可知的麻煩變數,而深居山中的利肯是他生活圈中最與世隔絕的一人。沒有將關係洩露出去的危險,也不容易被發現。


「生活圈太大也是個困擾。」二十歲的利肯笑了笑。

「『認識的人』看似很多。」少年看著他將水倒進工作室的水缸。
「但卻沒幾個人可以拋開背後利益和身份單純的來往,我的朋友大概就是你和這些龍吧。」


那時他覺得黑髮少年落寞的樣子有些可憐,於是他首次主動吻了對方。


* * *


又過了幾年,龍族裡年紀最大的銀色母龍終於安息了。


希納偷偷躲在房間裡大哭,不過他顯然忘了洞穴裡迴音特別大,而且他們師徒倆的「房門」都只掛了一塊龍皮。利肯不擅長安慰別人,只好把臨時買來的蛋糕跟午餐一起放在希納的門前。希望多少讓徒弟開心一點。


銀龍死後沒幾天,接到消息的二王子造訪了南部的皇家礦山。利肯有些驚訝不是隆爾尼親自過來,畢竟他期待這天很久了。


「……聽說雷茵死了。」坎特面無表情地說。

「嗯。」


青年沉默許久,才終於嘆氣道。

「……又走了一個朋友。」

「我可以先幫你偷留一些好的部位,雷茵她也這麼希望。」

「沒這個必要。」

「嗯?」

「皇兄過世了,三個月前的意外。」青年淡道。



寶石匠覺得那意外似乎另有隱情,不過這些事對他來說毫無意義,他也不想追問。利肯點頭表示理解,一面拍拍早在洞口準備載他們前往墓地的赫普,問。


「那……現在我該做什麼?」

「照約定幫我做鎧甲。」

「也好,如果是穿在你身上;她也會感到開心吧。」


幾天後利肯要趕工龍的糧食時,才突然想起坎特說的約定是怎麼一回事。
當下他不禁因想起另一件事感到頭皮發麻。


之前某個晚上,在他快入睡時被坎特搖起來問「我想讓你進皇宮,你有什麼看法?以御用工匠的名義?如果你能接受成為眾矢之的,我比較希望能公開我們的關係。」。


當時他好像因為太想睡覺,回答了「你自己決定」。

希望還來得及收回這句話。



-----------------END-------------------
兩人都是工作狂。

坎特是因為利肯的話才發現自己對於掌權、治國很有興趣,所以擋住皇權之路的皇兄就只好R.I.P.了,罪魁禍首(?)寶石匠還對他死亡內幕毫不關心,只能說隆兄一路好走。


◎利肯的師傅是酒豪,最喜歡和龍一起狂歡,也會拖他一起。
 不過利肯酒量很差而且會宿醉所以痛恨酒。

◎自從希納來了之後,大人的幽會只好以天地為被空氣為衣。

◎叔母並不是很情願收養利肯,所以兩人關係並不好。

◎利肯是因為發現希納和自己狀況有些類似,所以才收他為徒。


下回見:)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