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簡殘篇(1)(黑籃/黃黑黃)

2013/03/18


想到的小片段,如果哪天想補完會再另外拉出來寫。
如果青火黃長篇寫不完考慮ONLY先出出短篇集。

※年齡操作






黑子(12)&黃瀨(5)
※社區鄰居設定

「小黑子、小黑子--」童音從遙遠的身後傳來,黑子停下腳步,視線往斜下方探尋音源方向。小小的身影隨著聲音越來越近,黑子覺得自己還算有耐心地看著男孩慢吞吞地跑近,那雙小手也終於在幾十秒後揪住自己的制服長褲。

「被我抓到了!」金髮男孩拉開一個燦爛的笑。「好巧喔,一起回家吧!」

說是好巧,不如說根本是專程守在這等我回家吧。黑子沒有戳破小小跟蹤狂顯而易見的謊言,幾不可察地對那個新暱稱皺了皺眉。

「……黃瀨君,請停止那種稱呼。」摸了摸金色的小小腦袋,即便只是對待一名比他小七歲的孩童,黑子的語氣一如往常溫和有禮。

「不要,小黑子就是小黑子。」平時不管他說什麼都照單全收毫不懷疑的黃瀨,就只有這種時候特別堅持。黑子嘆了口氣,平靜而半帶認真地說。

「那黃瀨君恐怕只能自己回家了。」
「不要!今天我抓到你了,你沒辦法消失了!」黃瀨聞言緊張地抓緊了手中的布料,大約是前幾天都一閃神就把黑子跟丟的緣故。

「唉……」黑子這次的嘆氣倒是真心誠意地覺得麻煩。雖說對於忽如其來被小孩纏上有些困擾,倒也不可能真的把黃瀨的手扳開,不過腳上掛了一個負重物件走起路來比牛還慢,又必須小心翼翼怕傷了金髮男孩精緻的小臉,所以沒走幾步黑子就停了下來。

「黃瀨君,手放開。這樣很難走路。」
「不要~我不會上當的!」男孩搖了搖頭,貼在他小腿上的臉頰有種幼兒專屬的柔軟觸感。
「那牽著手。」初中一年級的少年對腿上的人型鉛塊伸出手,「這樣就不會跟丟了吧。」

黃瀨猶疑地盯著他的手掌,最終大概因為抱著他的腳也頗累,妥協地把手放進他的手中。

「小黑子是去哪裡學隱身術的?我也要學!」
「……金髮的小孩沒辦法學。」安靜的文學少年實在不懂這個話多的小鬼為什麼要纏上自己,不過隨口應付五歲小孩也不是什麼難事。
「為什麼!教我啦!」

黑子家附近新搬來了一戶姓黃瀨的人家,男孩就是那家唯一的兒子。不知道是因為一頭金髮或是什麼原因,黃瀨一直都沒加入附近的小孩圈中。




------累了所以到此為止以下是年紀顛倒的版本--------



黃瀨(24)和黑子(17)

※遠房親戚兼社區鄰居設定


門口傳來大門開啟又被關上的聲音,黑子沒有回頭看向玄關,只是將手中的筆放回筆袋。過了一陣乒乓作響完全不像在穿脫鞋子該有的動靜,明亮的聲音才隨著一樣閃耀著光芒的人影出現。

「小黑子我回來了--又再看書嗎?小黑子真是好學生啊。」黃瀨走進起居間時就看見攤在桌上的課本,黃瀨自從學生時期後就沒再碰過書,平常也不是很愛閱讀的人,公寓裡自然沒有書桌。

自從黑子因為考試方便而搬進他家後,黃瀨也不是沒想過要替對方買張書桌,不過被黑子以「只有寄居一年不必麻煩」為由拒絕了。

考上大學後也可以繼續住嘛。面對黑子似乎覺得一年後離開再正常不過的表情,黃瀨還是把挽留嚥回了肚裡。

「我好歹也是考生,只是做該做的事而已。」面對黃瀨一如既往的過度讚譽,黑子早就習以為常,沒有太大反應地走向餐桌。黃瀨跟在其身後進了餐廳,臉上表情之豐富完全不像是比少年大了七歲的成年人。

「小黑子總是這麼冷淡--我每次可都是誠心誇獎的。」
「那您的讚美我就心懷感激收下了,總之先吃飯吧。」
「前後文不會有點奇怪嗎!」黃瀨哭笑不得地說。

金髮青年原本還想抱怨幾句少年的冷淡,在看見桌上的便當的瞬間化為驚喜。

「啊、今天吃__軒?我喜歡這家!拍外景時常常叫!」
「是嗎?之前桃井姐推薦我的。」黑子平靜地在金髮青年對面坐下,故作初次聽見黃瀨的讚美。

黃瀨在上個月雜誌訪問時說了喜歡這家的便當,雖然已經特地隔了一個月才買,黑子還是不希望對方察覺自己總是會注意他的所有消息。

「原來小桃也喜歡這家的便當啊?小桃雖然味覺很正常,可是吃自己煮的東西時就會失靈呢--」
「這句話不要被桃井姐聽見比較好。」見黃瀨毫無疑心地接受,少年有些鬆一口氣。「如果你喜歡的話,我以後會常買的。」



------依舊是累了所以下面沒了------

黃黑黃好可愛喔。好可愛喔(很重要所以講兩次)。心靈綠洲。
comment (0) @ 黑子的籃球
<< 彩虹總在灰雲中-1(黑籃/虹灰) | 公寓房客的二三事(全) 微H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