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彩虹總在灰雲中-1(黑籃/虹灰)

私設定虹村和灰崎的哥哥是舊識。
(灰崎有哥哥是22卷釋出的官方設定)

※新刊《彩虹總在灰雲中》試閱。

※私設定灰崎哥哥名字、個性




刺耳的門鈴聲執抝地響著,完全沒有消停的跡象。
灰髮少年不知道是否有其他人在家,他們家的人彼此不太會干涉對方--較負面的說法是「毫不關心」。總之灰崎家的人個性上最大的共通點就是互不相幫、對沒幹勁的事擺爛和裝死。所以就算現在母親和哥哥兩人都在家,大概也正抱持著和他一樣的主意--想等某個人先受不了這令人煩躁的聲音而去開門。

灰崎祥吾氣定神閒地繼續按著電玩搖桿,門外不知是不是推銷員的傢伙有著和他們家人不相上下的韌性,持續按了這麼久的電鈴也不嫌煩人。

「小鬼,去開門!不然我宰了你!」隔壁房爆出怒吼,嗓音聽起來像是睡夢中被吵醒。看來老哥今晚大概是上大夜班吧,才過了晚餐時間不久竟然在睡覺。

灰崎倒也不是不願意開門,只是沒被怒吼個幾聲就不想主動去做罷了,現在既然被暴君點名;他倒也乾脆地放下手把走出房門。直到他走到玄關前,那門鈴都還纏人地不斷作響。灰崎抓準哥哥即將發飆的臨界點前一秒拉開了大門。
他的行為確實是及時阻止了被痛揍一頓的命運,但站在門外等待的卻是另一位鬼神。

「喲,晚安啊。」黑髮少年笑瞇瞇地將灰崎反射性想甩上的門撐住,自作主張地進了門。「讓我按了那麼久的電鈴,你還真是好膽量。」

「又沒人叫你來。」灰髮少年不以為然說道,倒也不怕相貌清俊的少年聽見。
「嗯?你說什麼。」虹村很自然地進了門,脫鞋踏上木地板的同時順手將一箋白紙壓到灰崎臉上。
「耳背就算了……這什麼?」灰崎拿下蓋到臉上的紙,跟在虹村背後進了起居間旁的餐廳。
「入部申請書。」虹村自然地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抬了抬下巴示意應該才是主人的灰崎在他對面坐下。
「去幹嘛?我又不想參加社團。」
「反正你現在想參加,我原本以為你應該自己知道要過來,結果問了才發現你根本沒在新生名單裡。」黑髮少年習慣性地翹著嘴道。灰崎觀察過;那個表情大概都代表著不以為然或是不容拒絕的意思,所以他也沒怎麼反對地在虹村的對面坐了下來。

「……我不會去練習的。」灰崎一面在那張表格填上自己的名字,內心還是抵抗了一下才不甘願地在社團名那欄填上了籃球部。
「那你就等著被我揍。而且你錯過了第一次的分級測驗,真會給我添麻煩。」虹村翻著桌上的雜誌,隨口說道。
「下次分級測驗在月底,所以你現在只能待三軍。立刻升一軍對你來說不是問題吧?」
「是沒什麼問題……這樣說來,月底前我可以不去練習囉?和三軍練習也太小看我了吧。」
「不用那麼常去沒關係,但是如果月底沒升上一軍……你就知道好看了。」

到底為什麼這人可以如此理所當然地坐在別人家裡頤指氣使啊?灰崎沉默看著黑髮少年心想。虹村注意到他的視線,便伸出比灰崎大得多的左手,道。「寫好了?拿來。」

灰髮少年默默將那張賣身契塞了過去,就像數年前遞出社區的迷你籃球俱樂部申請時一樣。只是那時遙控他填表格的是老哥,現在遙控他的人換成眼前的新銳籃球部部長而已。

「嗯,很好沒有搞什麼小動作。那我走了,替我跟你哥打聲招呼。」虹村確認了一下表格上的資訊無誤後,便揮揮手上的文件,如來時般輕鬆自在地離開了。

呆望著從闖進來、命令簽字到離開都非常自然的背影離去,過了好一會灰崎才無言地起身鎖門。

被強制拉入社團說不上開心或不開心,虹村和灰崎在同一間迷你籃球俱樂部待了三年,所以虹村自然深知他的球感和運動神經很好,拉他入社團會是不錯的即戰力--總之只因為那傢伙的利害考量,他就必須被迫每天待在流一身臭汗又累的運動社團,這實在稱不上一件好事。

回到自己的房間,灰崎倒在柔軟的床上呆望著電視,遊戲的暫停指示還在閃動著,灰崎不知怎地突然沒了繼續接關的慾望,於是伸手按下了電源鍵。回想虹村還在迷你籃球部時的苦難日子,灰崎才發現最後一次踏進俱樂部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畢竟虹村退部後就沒人管得動他,所以他在那之後也就順理成章地沒再去過。

啊--真麻煩。好不容易才離開迷你籃球部和那個暴君的。他將臉埋進枕頭,渾身無奈地提不起一點勁來。

***
灰崎祥吾的苦難日子始於小學三年級某個晴朗而炎熱的午後。
灰崎家是個單親家庭,母親白天在外工作,哥哥放學後則通常會和朋友四處鬼混(並嚴禁弟弟當跟班),因為太早回家一個人也沒事做,在灰崎的哥哥買遊戲機前,灰崎放學後通常會在外閒晃到傍晚才回家。

那天他原本也預計這麼做的,只不過因為天氣太熱,所以他決定提早回家吹冷氣--他現在也很慶幸當時做了這個決定。因為直到他咬著冰棒打開家中大門時,兩尊魔神已經在家等了他兩個小時。

「你怎麼在家?」灰崎才走進玄關沒多久,就因起居間傳來舒爽的空調溫度而感到不對勁。探頭一看自家老哥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身旁還坐了一名大概是哥哥朋友的黑髮少年。

「哦,你總算想到要回家了啊,小鬼。」當時自己也還是個小鬼的哥哥祥司聽見聲音,便轉過頭來對灰崎站著的門口道,語調緩慢而低沉,略顯細長的眼睛也微微瞇起。

勢頭不對。灰崎雖然仗著打架身手不弱在外逞了不少威風,但卻從來沒有扳倒自家老哥過,而因為被教訓太多次,他也早就習慣不去跟真正的惡勢力硬扛--所以一感覺到祥司的語氣有些不妙,灰崎的直覺反應就是往樓梯走去。只不過比他還高了一些的祥司已經快一步抓住他的頭。
「小鬼,我昨天不是叫你今天要準時回家嗎。嗯?」祥司湊近,一面用低沉的聲音威嚇道。「我的話你也敢聽過就忘?」

祥司這麼一說,灰崎才勉勉強強回想起昨晚似乎在睡夢中聽過這句命令,不過現在才想起已經無濟於事。
「那種事睡一覺誰還記得。」灰崎流里流氣地答道,既然已經被逮住,他也沒想可以裝傻矇混過哥哥。
「待會再收拾你--虹村,就是這傢伙。」魔神威脅地撂下一句話後便轉頭往身後道,按在灰崎頭上的手很順勢地往頸部一扣,用肘彎硬是把灰崎拉到了沙發前。

灰崎很習慣地配合脖子上的手臂倒退走,這樣做多少能減輕一點壓迫感。祥司的手放開後,他才一邊揉著頸部,看向從方才起就默默將兄弟交流收諸眼底的黑髮少年……剛才祥司似乎稱他為虹村。

「哦,就是你啊……我是你哥的同學虹村修造。」黑髮少年拉開一個爽朗的笑並自我介紹道。
令灰崎回想起來仍感愚蠢的是,他當時確實被俊秀少年與自家哥哥完全不同的耀眼笑容迷惑了短短幾秒--至少直到第一次迷你籃球俱樂部練習前,他都還誤以為虹村是個普通的爽朗運動少年。黑髮少年說完後,並沒有要他也進行自我介紹,而是直接轉向祥司不贊同地問。

「對了灰崎,你弟很常遲到嗎?」
「啊--這小鬼老是沒在聽別人說話,漫不經心的……可能會常遲到吧,反正要是他練習亂翹頭--」祥司舉了舉拳頭。「讓他聽話就是了,我授權給你。」
「哦,那就沒問題了。」也不知道『沒問題』在哪,名喚虹村的少年點了點頭。
「那就來吧。」祥司見虹村不反對,便拖著自家弟弟往餐廳走去,虹村也跟在灰崎兄弟的腳步後。

灰崎被拉到餐桌旁坐下,警戒地看著似乎達成某種暗黑協議的魔神二人組拿出了一張紙。

「要做什麼。」他直覺眼前的紙就算是不平等條約也沒有拒絕餘地,但還是徒勞地問道。
「填。」祥司將紙滑到他的面前。
灰崎抓起那張紙,雖然上頭有些漢字還不會讀,不過至少迷你籃球俱樂部這幾個片假名是看得懂的。

「……我又沒打過籃球。」灰崎莫名其妙看著那張紙,復道。「也沒興趣。」
「不管你以前有沒有興趣,總之你現在有。反正你每天放學也沒事做。」祥司一腳跨在椅上,一副惡霸的樣子說道,那語氣跟數年後虹村叫他加入帝光籃球部時一模一樣。

「嗯?等等灰崎,你弟沒打過籃球?這跟原本說好的不一樣吧?」黑髮少年原本沉默坐在一旁喝冰麥茶,直到聽見祥司的話才突然出聲道。
「這小鬼運動神經雖然比我差一點,但代替我應該已經夠用啦。反正你們只是暫時缺人吧?人手夠了再把他踢掉就好。」少年輕鬆地往椅背一靠,提到弟弟能力時很是戲謔地揮了揮手。
「好吧,如果你弟不行的話,你還是要加入。」虹村皺眉提醒道。

我的意願呢?灰崎想著,一面字字血淚地在表裡填上名字。

「聽到沒有?小鬼。別丟我的臉,還有虹村的命令就視同我的,敢不聽你就等著被我扁--喔,還有等著被虹村扁。」祥司越過餐桌恐嚇性地揉了揉少年的灰髮,一面對身旁的同學道。
「虹村,下手不用客氣。」
「喔,那我就不客氣了。」少年從頭到尾都沒詢問當事人意見的意思,一面伸手接過灰崎遞回來的申請表,淺色眸子剛好對上他的。
「那麼,灰崎祥吾……是吧?雖然現在人還不多,但我們會分組,你應該會加入我這組……」虹村瞥了一眼手上的表格,審視地看著灰崎的同時,勾起了和方才初次照面時一樣爽朗的笑容--但這次灰髮少年只感受到一陣惡寒。

「我會好好操練你的。今後就多指教啦。」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