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總在灰雲中-2(黑籃/虹灰)

2013/05/13


※私設定虹村和灰崎的哥哥是舊識。
(灰崎有哥哥是22卷釋出的官方設定)

※私設定灰崎哥哥名字、個性

※新刊《彩虹總在灰雲中》試閱。



帝光中學籃球部是中學籃球的全國常勝勁旅,練習量和部員數自然不同於一般中學的籃球部,爭奪正式選手席位的競爭也很激烈。即使在這樣的環境中,灰崎還是不意外自己在加入後的第一個升級測驗就升上了一軍,這是到去年為止都沒有人達到的記錄--即使是二年級就坐上隊長位置的虹村,也是先升上二軍;在第二次升級試驗時才升上了一軍。

灰崎很清楚自己天生的運動神經和反應速度,是虹村及教練願意容忍他不良素行的原因。令灰崎意外的是,在他之前已經有四名新生先打破了帝光新生升上一軍的紀錄。

「這次有潛力的傢伙不少啊,或許今年全中賽就能上場吧……看來明年和後年要拿優勝大概也沒有太大問題。」虹村一面說道,順手將空罐塞入瓶罐回收孔裡。
「既然人手充足,我應該可以退部囉?」灰崎拉開新發售的冰棒外包裝,吊兒郎當地說。
「啊?誰這麼說了。」掐著灰崎的手拉向自己,虹村在冰棒上咬了一口,皺著眉推了回去。「新口味真普通。」
「又沒人拜託你試吃,都沾到你的口水了。」灰崎皺眉看著缺了一角的冰棒。
「你不也常搶別人食物吃,吃別人口水是家常便飯吧。」虹村
「我主動搶走東西是一回事,東西被別人碰到是另一回事。」看著冰棒上原本清晰的齒痕因融化而漸漸模糊,灰崎決定一口將被污染的部分先吞下肚,眼不見為淨。

「原來你會在意這麼細微的小事?我倒不喜歡搶別人的東西,除非對方也願意。」黑髮少年伸了個懶腰,對太快解決冰棒而頭痛的少年道。
「哦,你例外,搶你的東西沒什麼罪惡感。」

灰崎瞪著心安理得說這這句話的前輩,心裡頗有些不忿。

從認識虹村到現在,所有人都覺得虹村負責、開朗又容易相處。其實身為隊長,虹村的領導風格完全稱不上是開明,甚至是可以說是獨裁、霸道、軍事作風,但就算經歷了虹村嚴峻、只有罰沒有賞的領導風格,那些隊員基本上還是不會對虹村產生惡感,這是灰崎一直覺得很神奇的地方。跟不良幫派頭頭的老哥方向不同,虹村身上似乎也有某種凝聚人群的力量……但灰崎只覺得那群跟隨者是一群盲目的笨蛋。

至於師長眼中虹村的優等生形象,就更是不知道哪來的荒謬印象了。明明虹村的本性沒比他好到哪去,就他眼裡看來應該還比自己惡劣多了。或許是因為知道他是老哥的朋友,而老哥又授權虹村隨意對他呼來喚去的權力,從小他就完全沒體會過虹村所謂開朗又親切的那一面……如果開朗的使喚他、親切的處罰他不算的話。

灰崎唯一和其他人感受一模一樣的,大概就是虹村的責任感了吧。雖然老哥明明只是隨口叫虹村當自己的代理哥哥,但虹村還真的很不客氣地接手了管教的工作。這也是他生活得如此苦難的原因。

「喜歡你們的女人一定有什麼問題。大概是M之類的。」回想著自家老哥和虹村奴役他的過程,灰崎拎著冰棒的空袋子,很是莫名其妙。
「你們?哦,是說我和祥司吧。」虹村聽見他的嘀咕,有些炫耀意味地伸手揉了揉少年的灰髮。「想知道她們為什麼和我們交往,去問我或你哥的女友不是比較快?」
「誰要問女人這種無聊問題。」揮開虹村的手,少年彆扭道。
「真沒耐性,難怪交不到女友。」黑髮少年收回手,咧開的笑容帶了幾分得意的味道,和眼底的深沉形成刺眼的對比。
「如果你真的想交女友,那你的欲望還要做點偽裝才能達到目的。你太直接了。女人不會直接和對她們說『跟我上床吧』的人交往。」
看吧,這個人的本性就是個城府深又愛算計的人。看著虹村平靜敘述著,灰崎在心裡想道。
「想要什麼就說什麼,憑什麼不能說出來?」灰崎不屑地答道。在他的觀念裡,有能力做出「宣告」是強者的專利,弱者不是服從,就是會被摧毀。而他也更熱愛的反應是後者。他熱愛掠奪別人東西後宣告「這東西已經是我的了」並看對方吃癟的那瞬間。擁有無上的成就感。
「女人畢竟是弱者,不都喜歡主動一點的男人嗎……笑什麼!」黑髮少年絲毫不賣面子的大笑反應讓灰崎反射性地炸毛。
「沒什麼……覺得你果然很笨。今天好心的前輩就告訴你受歡迎的要領吧。」虹村將手掛在灰髮少年的肩頭,又順便揉了揉那顆灰色頭顱。「對女人太主動很容易會讓她們產生戒心,但是她們對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所以你只需要表現出一副好男人的樣子,然後等她們自己靠過來就好了……算了,看你的表情一副不信的樣子,讓你自己體會吧。」
「我哥那麼喜歡搶別人女人,她們還不是對我哥死心塌地。」
「那不一樣。雖然也有女人喜歡強勢的男人,但你不是那塊料。」虹村拍了拍灰髮少年的頭,「女人想要的不是從頭到尾都很強勢,要像給糖果和鞭子那樣,你抓不住時機的。」
「說的好像虹村隊長很擅長似的……」灰髮少年試圖將對方的手從肩上抓下來,未果。
「我是很擅長啊。先虐待一番再好好安慰,這是基本中的基本。」黑髮少年的聲音忽然極近距離地在耳邊放大,灰崎反射性地捂住耳朵,瞪著已經向後退去的虹村。

「不然怎麼當隊長?」虹村看著他驚弓之鳥般的反應,很是受用地笑道。
灰崎正想反駁時,肩頭上的溫度及重量突然消失,灰崎下意識地看向穿著白色隊服的少年,這才發現兩人已經不知不覺來到岔路口,兩人的回家方向剛好在這裡分開。

「你還是繼續傻傻的好了,不知道你哪天才會交到女友呢--真令人期待啊,灰崎。對了,雖然離升等測驗還有段時間,但還是記得偶爾出席一下三軍練習,不然隊長也很難幫你說話。」虹村沒有停下腳步,背著夕陽輕鬆地揮了揮手。
「喔。」灰崎應了一聲,沒怎麼將這話放在心上。因此當他回家發現自家老哥坐在半毀的客廳中央,勾勾手命令他過去收拾時,虹村的話也就自然被拋到腦後去了。

把最後一包垃圾袋放到門外,灰崎在放著微波食品的餐桌另一端坐下。想到今天虹村剛說過他跟老哥不同,不會受女人歡迎,他就很想幸災樂禍失戀的自家哥哥幾句,不過因為他不想挨揍,所以這始終只是想法。

「……客廳又是女人幹的?」
「是前女友幹的。被甩還敢來砸別人家,待會再交待人去讓她把修理費吐出來。」心情極度糟糕的祥司看見面前的食物,一眼掃向坐在離他最遠位置的弟弟。
「……喂,我不是說這家冷凍漢堡肉很難吃叫你別買嗎。你的泡麵給我。」
「你有說過不喜歡吃那家嗎?我沒印象。」灰崎聳聳肩故作不知,順勢提醒道。
「泡麵你要吃就拿去,但我已經吃了一口。」
雖然先用口水污染食物對喜歡搶人東西的自家老哥一點作用也沒有,就像自己吃別人的東西也從來都沒介意過,所以灰崎這麼說並不是期望對方能就此作罷。他只是想多少令自家老哥煩躁一下而已,這是長年被打壓的小小反擊。果然祥司原本就不爽的表情又更不悅了一些。

「你們就是想讓我吃別人口水是吧?」
「別人的東西沾過口水也很正常啊,有什麼好不爽的。不然就別老搶我的。拿去。」灰崎爽快地把杯麵放在哥哥面前,然後把祥司討厭的漢堡肉端回自己座位。

「我說……你該不會一開始就是故意買那家漢堡肉的吧,小鬼。」祥司沉默地盯著大快朵頤漢堡肉的灰髮少年,果然對方聽到他的話時微微震了一下,於是少年瞇細眼道。
「果然是啊……真是越來越大膽了,灰崎祥吾。反抗期到了?」
「吵死了,反正你又不缺聽話的小弟。」灰崎咀嚼著自己喜歡的漢堡肉,看老哥推開椅子大步走了過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自己要我在外面不要太弱給你丟臉,現在又有意見。」
「我是叫你硬起來去欺壓別人,不是回來反抗哥哥。而且我缺不缺小弟,跟你可以反抗我有什麼關聯?該不會是太久沒揍你了吧?」
祥司放在灰崎肩上的手沒有施加任何力量,但這樣反而更突顯了那隻手的存在感。
「說來我還真想不起來上次對你動手是哪時候,為什麼呢……」喃喃自語了一陣子,祥司才突然想起道。「對喔,我把你的管教權丟給虹村了,難怪我覺得好像很久沒教訓你了。真是的,虹村那傢伙是怎麼寵的啊,你怎麼越養越叛逆了。」

那樣是寵?這人有看過他和虹村相處的樣子嗎?灰崎極度不認同地看著擅自把兄長權代理給朋友的少年,雖然就算不外包兄弟感情,除了教他弱肉強食、掠奪者勝利這個定理外,老哥也實在沒教過他什麼,只論作哥哥本份的話,虹村搞不好都當得比他好……好那麼一點點。

「說來好久也沒見到那傢伙了,虹村現在應該是迷你籃球部部長?」
「都已經是帝光籃球部部長了好嗎,老哥你的資訊更新也太慢了。虹村到底是誰的朋友啊。」
「喔,現在是在學校社團裡啊……那迷你籃球部?」
「小學畢業就會跟著畢業啊。不然你以為我去年怎麼都待在家裡。」
「原來如此,虹村沒盯著你就自動野放翹掉了是吧,才一年疏於管教你就變這麼囂張?那我用拳頭重新教你規矩好了。」少年笑了笑,眼神有幾分認真。
「……我覺得我已經算聽話的了。」在虹村或老哥這種真正的惡勢力面前,他只能算是小奸小惡吧,灰崎還是有這方面自覺的。
--當然跟真正的好人比,他也算不上什麼好人。

「是這樣嗎?算了,我已經把你交給虹村了,也懶得管那麼多,你只要不反抗我,我就繼續當好哥哥,否則的話……你知道的。」祥司笑了笑,走回去位置將那杯泡麵又放了回來。

「麵糊了,重泡一碗給我,這個你吃。」
這也算好哥哥?那什麼才叫壞哥哥?灰崎無言地看著自家老哥想著。原本灰崎的中學獨立構想是要同時擺脫老哥和虹村的魔掌,不過老哥這邊這麼快就被發現企圖,那他也只好往另一個方向努力,至少社團練習不去他還是辦得到的……

這反抗也小得太可憐了。
灰崎頓時覺得平常好歹也算人見人怕的自己,實在稱不上真正的惡霸。而且這世界最可怕的是,真正可怕的人一般人反而不會察覺,還會自己貼過去,就像飛蛾撲火那樣。
老哥是、虹村是,他在一個月後即將遇見的赤司也是。灰崎想著,或許這種人都有性格上冷酷一面的某種共通點,叫做「領袖特質」。

**
灰髮少年狀似隨意地握著機台把手,眼睛卻目不轉睛地直盯著玻璃櫃裡的獵物。夾娃娃很容易討女孩子歡心,所以即便灰崎現在還沒有對象,他還是非常專注於磨練這種把妹技巧。確定好目標後,少年不自覺地屏息按下開始鍵,準備在適當時機停下機器手臂。

「喂,灰崎。」突如其來的熟悉聲音像戳破汽球的針,讓少年心頭猛地一突,下場當然是完全錯過適當的按鍵時機,機器爪空抓一把後,徐徐回歸到初始位置。
「啊--!」灰髮少年大叫,不佣確認來者就忿忿轉頭抱怨。「幹什麼啊虹村學長,你不會看場合出聲嗎?」
「什麼看場合,那才是我要說的話吧。」虹村笑著抓住少年的後頸,緩緩施勁。「今天三軍教練來問我你真的有入部嗎……兩個禮拜一次都沒出現是不是太離譜了,嗯?」
「你不是說升等測驗前都可以不用去?」
「我只有說你在升等測驗前可以『隨興』一點。」無視灰崎的假哀號,虹村好奇地湊向玻璃櫥窗,看著裡頭成堆的布偶。「這是最近很紅的那個什麼熊嗎?你該不會喜歡這個吧。」
「我對這種東西才沒興趣,練習夾而已。」灰崎摸了摸總算自由的後頸,忍不住抱怨。「而且因為你剛才突然出聲,害我少了一次機會,應該賠我錢。」
「是你自己要失手的,關我什麼事。」虹村看著打算繼續把被中斷的『練習』完成的灰崎,若有所思了一會道。「不然你幫我夾一個,這兩週翹練習就當作沒事。」
「難道你喜歡這個熊?」灰髮少年的眼神彷彿看到鬼一般。
「白痴啊,是我女友喜歡。」
「哦……你們竟然還沒分手啊?那女人也挺能撐的。」忽略虹村隨口罵的『死小鬼』,灰崎輕鬆答道。「如果能夾這個代替練習,那要夾幾個都沒問題,你指定吧。」
「喔,好啊。那我要被壓在下面那隻粉紅色的。夾到後就一筆勾銷。」

灰崎看著虹村所指定那隻底層的小熊,努力壓下痛扁身後人的衝動。
「你是故意選最底下那隻的吧……虹村學長。」
「那當然,不然怎麼叫交換條件。你不是說夾幾個都沒問題嗎?」黑髮少年理所當然地站往一旁。「好了,決定目標就上吧!不要拖拖拉拉的。」
「『上吧』什麼,不要這種時候也像在社團裡好嗎……」灰崎認命地掏了掏口袋,把幾枚硬幣放上控制板,還是忍不住碎念。「你會害我破產的。這個月我哥已經給過我零用錢了。」
「會不會破產就要看你技術了。」

由於專注起來的灰崎不再說話,虹村也只好抱著手臂無聊地開始打量起認識多年的『灰崎的弟弟』。除了比賽和練習以外,灰髮少年幾乎不會露出這般專注的表情,看灰崎非常認真地計算要用什麼順序把所有障礙物清開,虹村有種荒謬的有趣感。
他知道這傢伙總是用漫不經心的態度來試圖表現出「強大」的錯覺。之所以說『試圖』,當然是因為這傢伙其實並沒有外表所展現的那麼堅信自己的實力。如果說實力包含了心理因素和實際技術,灰崎的技術力是毋庸置疑的,但心理就不是那麼回事。這倒不是說灰崎對自己的實力沒自信,應該說他除了自己的實力外,已經沒有別的東西可以相信了--這才是正解。

就像赤司一樣,虹村很擅長發覺別人性格的長短處,這或許也是他被選為隊長的原因之一。只是因為自己一衝動起來就只能看見一樣東西,讓他沒辦法像赤司一樣隨時保持冷靜。雖然認識赤司不過半個月,但虹村就是很清楚作為領導者,赤司的能力絕對在自己之上。
--不過如果只是平時對別人作點分析,他還是沒有問題的。虹村無聊地看著灰髮少年又吊起一個娃娃,然後自得其樂地再投了硬幣。

從朋友介紹弟弟給自己的那一刻起,虹村每次看見這個「朋友的弟弟」時,他總是一個人。不論在迷你籃球俱樂部、學校或是遊戲中心。

灰崎並不擅長人際關係,這種缺陷使得灰崎除了自己的實力外,沒辦法相信自己可以和人群處得很好,只能不斷透過強調實力來突顯自己對其他人、對球隊的重要性。為了對抗和人群的疏離感,灰崎會主動表現出「毫不在乎」的態度,卻又無法做到真正不在意。

所以雖然他一直說對籃球沒興趣、大家和樂融融一起努力很愚蠢,卻沒有主動提出退部的要求。嘴上說著想交女友,卻也不願實際付諸積極的追求行動,只會輕佻地說一些想也知道會被拒絕的搭訕台詞。灰崎雖然不擅於人際互動,也不是很在意別人對他的好惡,但對他人的眼神倒是很敏銳,虹村並不相信灰崎會以為那種搭訕言詞能成功。

他就是個害怕失敗,所以不願真正拋下面子跨出一步去努力的人而已。
「喂,你要的東西好歹自己拿著!」虹村還沒回過神來,這句話就連同娃娃被塞進了自己手裡。虹村低頭看了自己手裡的幾隻絨毛熊,又看向玻璃櫥窗;最底層那隻粉紅熊的上方比剛才少了一些障礙,那大概就是自己手上這些東西的來源。

「還沒吊到啊?動作真慢。」幾不可察的笑意在黑髮少年唇角蔓延著,他說。
「囉嗦,已經很快了。你以為機器的速度是我能控制的嗎。」灰髮少年的眼神沒有離開機台,自然也不可能發現虹村的表情。

明明是個不良少年,對他這個運動少年的命令也太乖了點。這傢伙都沒發現自己所期望的不良風格和實際思考模式有所落差嗎?自我意識是黑,本性是白,呈現的結果就是矛盾混沌的一團灰--這種努力方向全錯的愚蠢還真有點可愛。

到底什麼時候這小鬼會發現自己真正適合,真正在意的東西是什麼呢?
既然被灰崎交付了代理管教權,還是暫時照看一下他弟吧。虹村拎著那堆因自己隨口一句話而出現的戰利品們,饒富興味地想著。

「你練習也這樣乖乖來不就得了?」抱著令路人側目程度的龐大數量玩偶,虹村說道。
「三軍練習想也知道一定無聊死了,我才不想去……你今天怎麼沒練習?」
「我去監督二軍的校外練習賽,所以提早結束。回來就在遊戲中心看到你。」
「嘖,有夠倒楣。老是被你遇到。」
「是你故意要讓我發現的吧,每次翹練習都躲在那麼好找的地方,怕我找不到你似的。」
「你想太多了,我能躲的地方又不是只有那幾個,誰會無聊到故意讓你發現啊。」
「如果不是你故意,那就是你太好猜……啊。」虹村突然停頓的話聲讓灰崎也下意識地往前方看去,站在那裡的是虹村去年開始交往的女孩。

「那我先走啦。明天給我去練習,不然殺了你。」黑髮少年笑容的爽朗度和內容成反比。
「哦。」灰崎望著手中那堆玩偶中的粉紅熊被抽走,應了一聲。
虹村走了幾步後,突然又折回來,灰髮少年不解地看著對方。
「對了,其他的給你帶回去。」話說完的下一秒,灰崎手中的玩偶數量就暴增了一倍。


真是絲毫不顧別人意願。自我中心。惡魔。
灰崎在一路走走停停,花了比平常數倍時間才走完最後一段回家路途的過程中,無數次在心裡咒罵那個現在應該正和女友卿卿我我的社團主將。

為什麼這種人也能有女友,而自己卻沒有啊?饒了我吧。
comment (0) @ 黑子的籃球
<< [CWT34新刊]原創BL-二三事系列《奇幻生物調查報告》 | [SHADOW PASS2新刊資訊]黑籃虹灰小說本《彩虹總在灰雲中》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