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看不成的電影(周江)

2013/10/19


※新刊《眾裏尋他》試閱,會再修稿

※R18(15?)

※ABO設定,周隊ALPHA,江副BETA
※我跟ABO設定不太熟所以基本上是我流ABO。


  江波濤有時覺得身為BETA也算是一種福氣。至少,現在身陷重圍的他深刻體會到,強烈信息素所具有的天生魅力並不一定都會帶來好事。

都是杜明那二貨害的。江波濤盤算著不知何時才能抵達電影院,忍不住腹誹。

輪迴是一支整體年齡相當接近的隊伍,這個背景也令他們擁有十分接近的生活共通語言--換句話說,像輪迴一樣全隊成天玩在一起的隊伍並不多,大多會依年齡和輩份在隊內形成幾個小團體。而輪迴全體隊員今天也一如往常地感情深厚--在客場比賽結束後,杜明大膽地提議全隊一起去看午夜場新上映的電影。

雖然X市並非輪迴主場,但有職業戰隊作鎮的地方,榮耀粉絲往往比一般城市來得多很多,且近年來輪迴二連冠的耀眼戰績令他們粉絲數量暴增,再怎麼低估粉絲能耐,全隊人一起出現在公眾場合還是非常招搖--別的不提,他們這裡還有一位號稱當今榮耀第一人,媒體曝光率高得嚇人的周澤楷。

所以聽見看電影這心血來潮提議時,眾人第一時間反應都覺得不太適當。

不過由於杜明大力主張分散行動並不會那麼明顯,偷偷潛去電影院很刺激,電影預告片又有多精彩,一干年輕人終究也是熱血心性,一個個都蠢蠢欲動了起來。當下一群榮耀中毒的宅男們像是討論團體賽戰術一般,開始熱烈討論起該怎麼分隊、又要在哪裡集合,只差沒指定個座標而已。

周澤楷因為擁有最高仇恨值,所以被低調地分配到人數最少的一組,和江波濤兩人一起,有事好歹有照應。他們是最早出發的,好迂迴地繞開常規賽結束後,榮耀粉絲可能聚集的幾個場所。

--不過如今看來,這戰術安排可錯得離譜啊。江波濤頭疼地想著。固然人數少比較不容易引起榮耀粉絲注意,但現在他們人在市中心最繁華的地帶,時間是一般群眾最放鬆的星期五晚上,就算不認得周澤楷是誰,光是被那張臉和ALPHA信息素吸引來的一般搭訕者,也是不容小覷。而他們人少,這也意謂著更容易被包圍啊!

是這裡的民風所致嗎?這些妹子一個兩個的,怎都那麼主動,彷彿中了騎士技能挑釁一樣啊!不知道第幾次把人驅散走後,低調什麼的江波濤基本已經不指望,他只祈禱其他隊員可以快點出現,好讓被煞到的妹子衝鋒至周澤楷身邊的難度再上升一些。

用煞到這樣的詞一點也不超過。剛才圍過來的妹子中有好些個都在發情期,甚至也有OMEGA男性靠過來,這些人在特殊狀態時本來就理性薄弱,嗅到ALPHA的氣味就容易失去自制力,而周澤楷在ALPHA中又算是外型相當突出的,造成如今這種慘況完全不令人意外。周澤楷也似乎相當習以為常--畢竟當青春期大部分人還不太擅長控制自己時,比這更恐怖狂猛的攻勢他都遭遇過。

只是,反應稀鬆平常並不代表他喜歡如此。

江波濤轉頭打量了一下周澤楷,對方臉上掛著能遮住大半張臉的墨鏡--特地選的款式--墨鏡下的臉面無表情。這也是很正常的,兩人來到集合點的時間裡遭遇了無數次伏擊,避開人潮的戰術走位一點用處也沒有,此刻江波濤就像賽場上護著短腿治療卻始終逃不了被集火命運那樣,心情特別沉重。

江波濤又瞥了一眼累得快褪了一層皮的槍王,不禁心生同情。雖然周澤楷從來沒和人吐露為什麼他會養成如此寡言、甚至可稱為害羞的性格,不過他總覺得一定和這種時時被狂劍士包圍的極限心境有關。江波濤將青年的帽簷再壓低了些,問。

「要不……跟杜明他們說一聲,我們先回去?再等幾天網上應該就有視頻可看,不需要進電影院……」

周澤楷搖了搖頭,向摩西般排開人海拉著江波濤的手往大樓陰影深處走去。

「……小周?」江波濤出聲試探地問,兩人前進的方向離集合點越來越遠,防火巷裡沒有照明,只有大樓高處掛著的招牌燈光。大街上的喧鬧聲像潮水般靜靜褪去,江波濤再次輕輕喚道。

「小周?還好嗎?」

這句話像給予了青年某種暗示,周澤楷的腳步總算停下。江波濤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被按上了一旁的大樓外牆,衝擊力道大得令背部有些生疼,晦暗的光線令他看不清對方表情--不過再怎麼蠢,他也不至於在雙方下半身貼緊之後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何況他可是江波濤,輪迴全隊上下最了解他們家隊長的人。

「受影響。」

帶了幾分懊惱的好聽嗓音在江波濤耳邊輕輕響起,平時就略為低沉的聲線變得有些沙啞,連同對方身上的氣味一同撩撥著也還年輕,非常容易煽動的另一位青年。

「嗯,我知道。」江波濤輕聲應道,周澤楷下身抵著他一番磨蹭,搞得他呼吸也開始急促起來。

身為BETA的他雖然不能感同身受那種足以掀翻理性的強大衝動,但可不是性冷感。就算隔著兩層褲子,周澤楷那東西的尺寸和硬度也還是在江波濤腦中形成了清晰的影像,他還順便想起了那東西在自己身後進出時的快感。

這種不能自制的想像對他有著恐怖的催情效果,不過此刻時間和地點都不對。或許其他人在集合地點沒看到他們,就會分頭找來,也有可能會有其他路人經過,這裡可不是真的兩人世界。江波濤知道自己應該在隊友非自願性失控時,用BETA相對清明的神智充當最後一道關卡,阻止不該發生的事情。

「用手幫你吧?」稍微推開周澤楷,江波濤輕輕摸上對方的褲襠,有些困難地在被撐起變形的衣料中摸索著拉鍊頭,青年的臉埋在他頸窩處,似乎被他摸索拉鍊的動作伺候得很是舒服,呼出的氣息重重拂在江波濤的肌膚上,弄得原本就有些心猿意馬的青年差點想直接扒掉褲子就地辦事。

所以他加快了拉下周澤楷底褲的動作,直接碰上那充血勃發著的欲望中心。青年舒服地輕嘆了聲,然後將那物事往他手中送了送,示意他給予撫慰。

而江波濤也確實這麼做了,他用指尖輕輕抓起那器官,像是確認手感般,細細摩娑已經泛起濕意的頂端,越抹越多的液體將他的手指染得濕滑不堪,也讓他動作起來更加順暢。沿著肉冠溝槽劃了一圈,江波濤感受到手底下的硬塊突然跳動了下,忍不住蕩開一個笑容。

「知道你喜歡這裡,但是先等一下。」

江波濤的手握著肉刃一滑到底,他家隊長摟著自己腰的手突然加大了力道,善解人意的副隊長安撫地笑了笑,卻突然不像往常那麼體貼而什麼都即時奉上了。他刻意忽略掉最敏感的性器前端,把攻略重點放到了沉甸甸的莖幹本身和底下的囊袋上。ALPHA男性因為女性器官幾乎不發育,所有營養集中在雄性象徵的結果,自然也展現在了尺寸上。江波濤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些欽羡那傲人的份量,一面用單手服務著每次進入自己身體的器官,江波濤那慢熱的BETA體質總算也開始進入狀態。

幾乎就在江波濤意識到自己後頭的女性器官已經準備好被進入的那瞬間,一直沉默任他動作的青年突然咬上了他的耳垂,時機準得一點不比聯盟中最具代表性的機會主義者差。江波濤因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忍不住顫了一下,隨即聽見對方舔弄他耳廓而被無限放大的潮濕聲響。

「小、小周……」他困難地找回快沉沒於情慾中的理智之舟,努力維持著聲線的平穩。

「……想。」周澤楷定定地望著他,那對漂亮的眼眸在黑暗中亮得嚇人。

雖然青年並沒有說清楚「想」什麼,但熟悉他的江波濤怎麼可能不懂?有著槍王之稱的青年這是想現場打上一套完整押槍技術來了。可惜這裡並不是競技場小房間,也不可能設個密碼把人擋在外面。

「這裡不適當。我們先結束一次,回去再……嗯、」

就在江波濤試圖說服對方的時候,對方卻伺機騰出一隻手從他的後腰往下鑽去,非常輕易地順著臀縫探入了已經潤濕的洞穴。

他都忘了這人完全是行動派!江波濤感覺到對方又迅速抽出那隻手,然後硬是在他面前展示著修長指節上曖昧地反射燈光的水痕,羞恥得臉都熱了。他有點氣惱地抓下那隻手,繼續說服平時溫和好說話,這時不知為何特別固執的自家隊長。

「我當然也想做啊這還用得著你說嗎!」

雖然周澤楷其實什麼也沒說,只是平實地對本人展示一下情動的痕跡。

江波濤的手放開了槍王的神槍,周澤楷立刻爆發手速拉下對方褲頭--此時江波濤特別恨自己穿了件運動長褲就出門,布甲防禦那叫一個薄弱--周澤楷順勢貼緊兩人下身緩緩磨起槍來,那發燙的溫度立即傳遞了無數的正能量給也精神著的另一個男性器官,磨得他忍不住逸出一聲短促的鼻息。

看見周澤楷眨了眨眼,平時無辜的表情現在看來份外可惡,江波濤本來也就不是多有自制力,只是強自維持著清醒而已,現在乾脆自暴自棄地幫兩人整理起衣裝,一面說。

「我們走,立刻打車回酒店。」

這句話周澤楷自然是喜聞樂見。

好不容易撐完感覺史上最漫長的一次車程回到酒店,然後幾乎從房門掩上的那一瞬間開始,兩人的肉體交纏就直接持續到了一個小時後。

頻繁、高密度高節奏地做了幾回,江波濤再年輕也是BETA的本質,身體實在有些扛不住。當江波濤短暫地一覺醒轉,緩慢從床上坐起時,立刻感覺到後穴因角度變化而緩緩流出一些液體,頓時忍不住有搖頭嘆氣的衝動。

下次到這裡客場比賽時,絕對不可以再帶周澤楷到鬧區了,就算在輪迴地盤S市遇上妹子成群結隊來搭訕,也從沒引發過這麼可怕的後果啊?向來只聽過ALPHA可以強勢引起OMEGA發情,或是發情的OMEGA纏著ALPHA,還真沒聽過ALPHA被逆向引起發情的,這得是多大量的OMEGA荷爾蒙才能刷出來的結果啊?

江波濤心下嘀咕著,好不容易用乏力的手撈起床邊地板上的手機,果不其然連續好幾通隊友的未接來電和訊息,再一點開來看,看來杜明他們是因為等不到人,所以自己先進電影院去了。

這下……得用什麼藉口解釋兩人的缺席呢?

回頭看了看睡顏堪比天使的輪迴軸心骨,勞碌命的副隊長再次操煩起了心。

--END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全職|東窗事發(完)(周江) | |全職|冠軍隊誕生之前(上)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