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東窗事發(完)(周江)

2013/11/04
※CWT35新刊試閱


那是一個不幸的事件--至少,對江波濤而言是的。

 

事 情是從一個輪迴內部的小八卦開始的--差不多在輪迴首次奪冠的時候,周澤楷和江波濤兩人開始交往,雖然兩人並不怕會因同志身份被隊友歧視--江波濤不認為 隊友們在意這種事情--但細心的他還是下意識迴避了一群單身漢圍觀情侶檔的可能性,所以這件事直到第十賽季都還是個秘密。

江波濤的可怕想像並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看看後來的杜明吧!他和唐柔兩人連八字都還沒一撇,就已被隊友找到時機就開涮了--連新進的孫翔都可以加入行列--要是兩人事蹟敗露,這還不天天被當成活生生的野圖BOSS圍殺嗎?江波濤頓感最初沒有公諸於世實在太有先見之明。

 

相較江波濤對待此事的小心翼翼,周澤楷不知是太習慣受矚目所以這方面很遲鈍,亦或真的不在乎被圍觀,經常會做出一些讓江波濤心臟差點跳出來的大膽舉動,例如吊在隊尾時牽一 下他的手,座位在隔壁時偷摸個幾下之類的。起初江波濤還會緊張兮兮地注意有沒有人看見,後來發現周澤楷行動前似乎都有先觀察環境,掐在最好的時機出手,江波濤也就漸漸放鬆了警戒,開始對出其不意被偷襲感到習以為常。

 

反正由周澤楷掌握出擊時機,應該挺穩妥的吧?江波濤如是想道,終於放下了心。

--只是紕漏往往也就是源於輕忽。

季後賽結束後,輪迴俱樂部向來都會舉辦短期員工旅遊,讓辛苦一個賽季的所有員工散散心,輪迴的年輕選手們向來都很期盼這個時刻到來,一如榮耀粉絲期待每年的全明星週末般--江波濤自然也很期待每年可以和周澤楷一起四處遊玩的時光,只是沒想到今年人算不如天算,出發那天早上江波濤不巧發起了高燒。

 

看著躺在床上難得連話都說不好的江波濤,經理頓時就為難了起來。以他的職權要指派個人留下來照顧病患倒不是難事,但出發當天才做出這種要求,可能會造成的情緒反彈實在不難想像。就在經理頭痛地考慮留守人選時,沉默的輪迴隊長突然主動表示了要單獨留下來照顧江波濤。

 

不愧是我們最擅長轉火救援的隊長小周啊!就是這麼值得仰仗!

從困境中解脫後經理的歡快才維持不到一秒,就因想到周澤楷的一點小缺憾而消停下來。周澤楷在榮耀方面無疑是最可靠的一名悍將,但現實中的他卻很難像遊戲中那樣,可以隨時爆發即時又強力的救援--實在是人太靦腆,幾乎都能稱為內向了,如果真遇上什麼緊急狀況,周澤楷可能無法一個人說明清楚……畢竟他平常和人溝通的橋樑現在正病著呢。經理抿了抿唇,腦內飛快地轉著各種念頭。

 

「可以。」寡言青年看著經理欲言又止的神情,突然出聲。彷彿是為了讓經理放心一般,周澤楷又點了點頭加強語意,眼神異常堅定。

好吧。既然本人都那樣說了,經理覺得自己要是再派人留下來幫忙,也未免太把自家選手當幼兒。周澤楷再怎麼樣也是成年人了,這點小事還怕他不會?況且醫生也已經來過,應該很難有什麼大問題才是?這麼轉念一想,經理總算放下心來,將這不討喜的臨時任務交給了周澤楷。

 

在門口目送俱樂部巴士離開後,周澤楷爬了幾層樓回到江波濤的房間,想到對方不可能爬起來回應,周澤楷乾脆直接推門進了房間。平時只要他一敲門就會立刻迎上前來的屋主,現在正包裹著層層被子癱在床上,聽見聲響也只是投了眼神過來。

 

「……小周?」江波濤看見青年的那瞬間怔了一下,困難地吐出疑問。輪迴副隊平時好使的腦子現在運轉起來十分不給力,但他還隱約記得早上意識模糊時,聽見了經理說會留人照看他,而他也拜託了經理不論留誰都沒關係,難得的機會讓隊長放心去玩……難道那是夢?他其實沒說出口?

 

被叫喚的青年沒有回答,沐浴在江波濤疑惑的目光中,周澤楷默默走到床頭邊,先是伸手攏了攏對方散落在枕上的髮絲,而後低下頭蹭起戀人比平時溫度高上許多的頸側。江波濤被柔軟的頭髮刺得有些麻癢,但卻無力推開,只好象徵性壓了壓青年的肩,道。

「小周……放開。」

「?」周澤楷稍稍拉開了點距離,不解地看著他。

「傳染……」

可以的話,江波濤並不想讓自己的說話水平表現得像周澤楷一樣--不過他的身體狀況實在也別無選擇。

周澤楷聞言頓了一下,江波濤的意思他聽明白了,但最終周澤楷並沒有順著對方的意退開身子,而是向對方扯出一個足以惑人的燦爛微笑後,便又埋回了江波濤頸側。

江波濤萬分無奈的表情令周澤楷感到十分新鮮,他們之間不論交往前後都是一樣的相處模式,他不會太勉強江波濤,江波濤也從不對他提什麼無理的要求--所以現在這種一副拿他沒辦法的表情,周澤楷從來都只在江波濤和孫翔說話時看過。大概是因為這樣,他總感覺戀人好像有部分專屬於別人一樣,讓周澤楷著實不開心了好長一段時間。

 

江波濤感受著身上的青年似乎非常愉快的心情,半無奈半縱容地道。

「小周,熱。」而且重。

可惜隔著棉被擁住江波濤的青年像要把罕有的劣根性一次釋放出來般,修長的軀體沒有半分離開的意思, 一張俊臉笑得很是好看。

「流汗……退燒。」周澤楷一面將對方汗濕而貼在頰側的頭髮撥開,十分理直氣壯地說。

 

雖然身體抱恙,不過翻譯功能仍健在的江波濤精準理解了這句話的意思。

看來對方是沒打算乖乖走開了……江波濤哭笑不得地想著,原本就像沸騰漿糊般的腦袋,在人型暖爐加溫之下,眩暈症狀更加嚴重了些。

周澤楷倒也沒真的壓在他身上折騰太久,興許是趴著也很無聊,他最後是在江波濤身側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好,然後就一手繼續橫在病患身上保溫,用手機開刷起榮耀論壇來。

在現實與迷離中游移的江波濤也沒那麼多心思管他,半昏半睡地在意識之海中沉浮了不知多久,當他再度清醒,感覺精神多了的時候,天色仍然大亮著。江波濤微微轉頭看向身側,周澤楷的手還是搭在他身上,另一手就那樣抓著手機悄悄睡著了。

 

雖然不想打擾這像畫一般的場景,但是身上都是發燒時逼出的汗水,蒸潤得整個被子像是蒸籠似的,濡濕的衣服黏在身上也很不舒服。

「小周……」江波濤輕喚了聲,所幸周澤楷並沒有睡得很深,江波濤輕輕一喚就立刻醒了過來。

「毛巾。」

周澤楷聞言點頭,立刻下床熟門熟路地從江波濤的衣櫃裡拿了條毛巾出來。正當江波濤努力想從被子裡伸出手時,就見青年搖了搖頭。

 

「我來。」周澤楷阻止了病患不自量力的舉動,開始試圖破除江波濤身上的層層障礙。

現在是仲夏季節,所有人的厚重冬被早就都收了起來,於是為了讓江波濤順利出汗退燒, 善良友愛的輪迴眾人紛紛貢獻了自己的涼被。涼被大多輕薄短小蓋不緊全身,所以貼心隊友們有的幫忙裹住了下半身,有的包緊上半身,導致這擦個汗還得活像拆禮物一樣的情況。

 

當最後一條遮蔽被扯離身子後,見周澤楷的手朝他睡衣衣襟伸來,江波濤莫名產生了一種團隊賽中被近戰職業近身的危機感,連忙搶先把手放到鈕釦上。

雖然戀人只是幫忙擦個汗沒有別的意思,但是連衣服都讓人幫忙脫就太那個……他的想法應該很正常吧?江波濤一面用著疲軟手指和頑強的釦子搏鬥,心下暗想。

 

但不知是否他多心,自從他做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動後,房裡沉默依舊的氣氛就悄悄變了樣。江波濤沒敢抬頭看周澤楷,手指努力和第一顆鈕子纏鬥許久才終於解開。這堪比喻文州的可怕手速令微妙的曖昧時光無限延長開來,江波濤才將手指挪上第三顆鈕子,手掌就被另一隻不屬於他的手一把握住。

 

江波濤嚇了一跳,下意識抬起頭來,不期然就對上了他家隊長的雙眸--是的,「他家隊長」。雖然江波濤平常都使用暱稱的多,但面對賽場上表現強勢的周澤楷,他卻是叫隊長的情況多一些。而現在周澤楷眼裡帶著侵略性的精光,卻是讓他下意識想起了對方在榮耀場上的那一面。

 

周澤楷一言不發地自動代他解起了衣釦,於是江波濤白皙的胸膛三兩下就在對方的目光中敞露開來。雖是仲夏時節,汗濕的肌膚接觸到微涼空氣時,還是讓他忍不住發了個顫。周澤楷倒沒有繼續脫他衣服,拿起一旁的毛巾輕覆上江波濤的頸側後,便緩緩開始擦拭起來。

 

動作慢成這樣,故意的吧……!江波濤忍不住瞪了一臉道貌岸然的青年,但這絲毫不影響對方的動作。毛巾柔軟卻不平滑的表面細心擦拭了江波濤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膚,而後由頸根順著滑向了鎖骨末端,蹉跎了許久才又繼續向下前進。

雖然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且不打算給周澤楷任何回饋反應,但當胸前柔軟的突起被擦過時,江波濤還是忍不住縮了一下身子,於是果不其然地得到了戀人稱得上可愛的笑容。周澤楷雖然用上可能不到30的手速,毛巾掠過江波濤身後的腰溝時還故意來回逡巡了好幾次,讓青年幾乎都要開口讓對方給他個痛快--但再怎麼磨蹭,上半身也還是一下子就擦完了。

 

見對方還有要繼續的意思,江波濤總算是忍不住出聲了。

「下面不用……!」他死守著褲頭,小聲喊道。

「要。」周澤楷朝他綻開一個安撫笑容,伸手摸了摸他的頭,一副哄小孩的樣子。

這也是江波濤偶爾會對孫翔做的動作--即便江波濤和孫翔其實年紀沒差上幾歲,兩人相處卻總像是鄰家大哥和活潑的弟弟那樣,因此偶爾江波濤會拍拍孫翔的頭安撫對方,而暴躁的青年也奇蹟似地沒有任何抗拒……反倒是旁邊看著的某人對此產生了些微的抵觸。

 

這傢伙今天怎麼就這麼劣根性呢!江波濤的抵抗徒勞地被化為仰躺回床上的姿勢,欲哭無淚地見對方將他雙腿岔開在腰的兩側放好,並輕而易舉將睡褲褪到了踝邊。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被看,但雙方都很清醒的情況下被單方面扒光又是另一回事。這種姿勢簡直醉翁之意地讓江波濤都不忍直視了,於是他乾脆用手臂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在失去視覺的情況下,其他感官的敏銳度更是加強了些。毛巾的觸感摩挲著從踝邊一路往上爬升到小腿肌膚,然後在江波濤敏感的膝窩停了下來。

--反正現在就算說不要,這傢伙也不會停手的。察覺到周澤楷今天似乎被加了什麼奇怪BUFF的江波濤,乾脆就省下了開口的工夫。膝蓋內側的神經像是直接與快感連在一起似的,輕輕被擦過就引起他一陣難以自制的顫慄。

 

江波濤破罐子破摔地任對方在那處反覆玩到他腿間器官都微微抬了頭。他很清楚自己現在有什麼反應都一覽無遺,也沒想過要遮掩,主動放棄治療地用腿箍緊周澤楷的腰,無聲示意對方出手解決。接收到他的意思後,江波濤感覺到毛巾總算離開了原本的位置,朝腿根滑了上去。

 

「嗯丶」腿根被隔著毛巾按摩幾下,江波濤終於忍不住發出聲音,心如擂鼓地期待起重點處接下來該有的舒爽。才稍稍想像了下,原本半勃的器官已經反應迅速地站得筆直,身體反應誠實得讓他都忍不住害羞起來。

 

江波濤預判擺開了防禦陣勢,但此時一擊必殺的槍王卻反而迂迴了起來,遲遲不攻向他的要害,而硬是在雙腿根部裡裡外外丶鉅細靡遺地照顧了好幾圈,弄得被釣起胃口的江波濤幾乎都起了殺夫念頭。

 

每次要他慢的時候都裝作沒聽見,現在又這樣……!江波濤才啟唇想抱怨,就感覺到被冷落已久的器官總算開始受到照顧--但卻不是習慣的對方掌心溫度,某個比手心更熾熱的楔狀物輕輕和江波濤的貼在了一起,不用看江波濤也能知道那是什麼--舒服的聲音還來不及衝出口,雙方最敏感的器官突然被布料輕柔包覆住,兩柄肉刃於是在周澤楷的手速帶動下得以高頻度相互摩擦起來。水聲淫穢地在沉默的兩人間傳盪著,卻是比平常安靜多了,或許是因為布料此時發揮出它最原始的功能:吸水的緣故。江波濤明顯感覺到自己愛用的毛巾像平時那樣,吸了水氣後漸漸變得越來越柔軟沉重,剛沾染上去的體液甚至讓它變得有些滑溜。

 

等等不要啊!你讓我以後怎麼面對這條毛巾!江波濤內心哀號著,不過快速累積攀升的快感很快地讓他失去了思考能力,液體逐漸從兩人的器官流淌出的同時,摩擦也越來越順暢。

他已經有點搞不清楚現在的高熱到底是發燒害的,還是周澤楷害的。江波濤暈乎乎地覺得腿間肌肉似乎比平常還要麻上許多,看來生病果然對體能還是很有影響--在即將攀上頂端的那瞬間,江波濤感覺到後穴被擠進了一根手指,立刻嚇得出聲。

 

「現在不行!」要是這情況下做完整套,他病情豈不要加重數倍?

突然被喝住,周澤楷的動作頓時停格,似乎也注意到自己這是太熟練平日流程,不小心都忘記江波濤現在是個病號了--槍王的攻勢成功臨時被阻止下來,但對方探進後穴的手指卻遲遲沒有抽出來。

 

比平時還要溫暖上幾分的黏膜柔軟地包覆住周澤楷的指節,讓沉默的青年幾乎可以想像那手指要是換上自己的傢伙待在裡面會是怎樣的一番風景--但很可惜的是,不行。

周澤楷還是很知道分寸的,惋惜地重新開始演練磨槍技巧的同時,卻始終沒抽出那根手指,興許是留在高熱的甬道裡頭體驗嚮往那未知的樂園去了。

 

面對臉上明顯可以解讀出三個字:「好可惜」的戀人,江波濤也沒力氣再和他爭辯這點小小的取巧了--而且雖然不太願意承認,但異物感確實喚醒他平常後頭被進出的身體記憶,這實在很有助性效果。

 

雖然只能將就做個半套挺可惜,但本就接近高潮邊緣的兩人也沒有支持多久,幾乎是在前後腳的時間裡雙雙射了出來。今天刷足存在感的毛巾又再度派上了用場,周澤楷細心地擦掉飛濺到兩人腹上的痕跡,用眼角瞥了一眼高潮後尚在失神的戀人。

可能真是病中體力特別不足,周澤楷這都已經回覆過來可以善後了,江波濤猶在喘氣舒緩過快的心跳,情慾和潮紅也沒完全從眼角褪去。平常兩人因為還有常規賽和訓練,性事方面都挺節制,要看到江波濤虛脫成這副模樣的話,大概只有不小心失控時才有可能。

 

周澤楷伸手摸了摸江波濤被汗水浸濕的髮稍,對上戀人無意識投來卻完全沒有焦點的眼神,心下暗暗覺得這次江波濤生病,自己似乎也不是完全沒賺到--周澤楷順了順江波濤濕透的髮絲,突然驚覺一開始拿毛巾來擦汗的目的似乎完全造成了反效果。

 

「啊……汗。」

江波濤難得比周澤楷更沉默地看了他一眼--這次是有真正看著他的--那意思大概是說:「你才知道」。

「睡一下……就好。」江波濤疲倦地說,決定交給周澤楷善後一切,然後幾乎是立刻就沉入了夢鄉。

***

托周澤楷幫忙逼汗的福,江波濤的燒當晚就退了,第二天時基本上已經沒有大礙。不過在周澤楷堅持下,江波濤還是躺在床上休養了快一天,什麼事也不幹就負責滑滑平板電腦玩小遊戲,外出採買晚餐之類的活兒一律由周澤楷來負責。

 

酒足飯飽地用過晚餐,江波濤坐在床邊看周澤楷收拾餐具,接著到飯廳轉了一圈回來,中途完全沒有自己插手的餘地,江波濤忍不住開口。

「其實我真沒事了……如果你想去旅行的話,現在出發應該還來得及?」

 

和外界刻板印象所認為的「每天打打遊戲」不同,電競選手的年度行程除夏休期外幾乎沒多少自由時間,而不擅拒絕任何人事物的周澤楷,夏休期更是時不時被天外飛來的代言廣告給佔據住,好在他老家離俱樂部不算太遠,而且至少輪迴內部的員工旅遊期間從不會幫周澤楷安排工作--所以,周澤楷搞不好是全俱樂部最期待旅行的一個人了吧。搞砸對方萬分期待的行程,江波濤真的非常過意不去。

 

沉默的青年只是搖了搖頭,示意他不必在意。

「不過你很想去的吧?這次的地方。」

這次的回答是點頭。

「真的抱歉。」見周澤楷坐到自己身側,身體還在恢復所以能躺就絕不坐的江波濤,乾脆將頭枕上周澤楷的大腿。反正還要快一週俱樂部的人才會回來,他也沒了平時的諸多顧忌。

青年聽見他的話,手輕輕放上江波濤的頭,揉了揉髮絲要他放寬心。

 

「……沒意思。」周澤楷簡短地說,不過江波濤聽懂了。

那句話是說,沒有他旅行也沒什麼意思。江波濤笑了笑,將自己的手覆上對方的手輕拍。

「下次兩人去?」

「好。」

「那……我們還有好幾天時間,做什麼好呢?」他調整了下姿勢側身面向周澤楷,一手摟住眼前的腰、狀似溫馨,只是那輕輕撫觸的動作怎麼看都別有用意。

 

「難得休假,日常訓練先緩緩?這幾天就什麼也不做吧?」

「……還不行。」周澤楷的腰被這樣撫著撫著,忍不住有些上火,但想到一天前不小心對病人做出加重身體負擔的事,青年還是連忙阻止了江波濤玩火的動作。

 

「沒事的,已經痊癒了,只是體力還不夠而已。」江波濤失笑,反握住對方的手用姆指感受掌心紋路,另一手擱上對方膝蓋。

若有若無的觸碰像是羽毛般,由周澤楷的膝頭一路滑向大腿根部,手腳同時受到襲擊激得青年修長的軀體微微一震,抓住江波濤的手力道大得令人生疼。不過江波濤並沒有因此露出任何不適的表情,反而抬起上身朝他笑了笑。

「發燒時我腦袋都昏了,沒怎麼真正享受到啊。」江波濤停下了一切的撩撥,附到對方耳邊。

「難得俱樂部都沒人……真的不?」

 

帶著熱氣的低語音量小得像是怕被人聽見似的,兩人心知肚明此處除彼此之外再無他人,但暗示的語氣還是順利點燃了男人心中的慾火。周澤楷一直都只有推阻的手猛地扣住江波濤的肩膀一帶,將對方壓進了棉被裡。

周澤楷撐在青年上方,一雙眼眸不如平日溫和,像操作一槍穿雲的時候般精亮得叫人害怕。

「……不會停。」有榮耀第一人之稱的青年努力斟酌了力道咬住江波濤的喉頭,這種像是制住獵物的姿勢總是令他感到興奮,卻也同時令產生被支配錯覺的另一人感到興奮。

江波濤讓寬鬆短褲下露出的長腿輕輕夾住青年的腰身,笑著邀請。

「嗯,不要停。」

***

突然有了一週空閒時間,以及呈現兩人世界狀態的封閉小天地是一件恐怖的事--真要形容的話,這種情況就叫做「天時地利人和」?

 

最初兩人只是像平常一樣過著平和的小日子,就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擠一床睡覺,不用害怕被其他隊友發現。俱樂部並沒有因為只有兩人在就省空調錢,所以兩人貼在一起的溫度適中,睡得挺舒服。

小清新的日子走樣大概是自第三或第四天,兩人出門去電影院開始吧--

 

由於不慎選錯了文藝片,那電影的節奏頗慢、劇情有些沉悶,兩人都有些坐不住,但又想到難得有這麼清閒的時間,於是只得耐著性子繼續窩在沒有第三人的放映廳裡,片子演到一半時,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無聊地調戲起另一人的手指,於是……電影後半段在演什麼,兩人也記不太清了。

 

雙雙溜出放映廳趕回俱樂部後,兩人最終還是沒撐到回房間,就在電梯裡辦完了一次--電梯就停在他們房間的那層樓,江波濤眼睜睜看著原本抵達樓層時自動打開的電梯門在周澤楷背後緩緩闔上。

 

反正也沒人會來按開?江波濤想著,於是就安心地繼續投身入正激烈火熱的肢體交纏中。而後在走回房間的那段小小路途裡,兩人又再度沒撐到進房門。

 

等到兩次完事腦袋總算清明了些,回神過來發現自己幹了什麼時,江波濤的腦袋裡很難得地同時冒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一是:「完了不小心打開新世界的門回不去了」。

 

二是:「但好刺激」。

要是給江波濤一個重來的機會,他一定會衝上去阻止那時已經開始作死節奏的自己,不過當時正發現了嶄新天地的兩人顯然不會預測未來,輪迴的正副隊長--深刻的榮耀中毒者--基本上抱持著競技場多了新圖可以選的那種興奮心情,逐一試了各種有趣的地形,熱衷於開發地圖中可利用的每一個角落--嗯,就像平常榮耀訓練時一樣。

 

於是當輪迴一小部分隊員體念自家正副隊長沒能旅行成,毫無徵兆地提前一天回來探親時,兩人剛好正開開心心地二刷還是三刷輪迴的食堂地圖。

這是一張典型的小型地圖,基本上沒有什麼遮掩迂迴的餘地,雙方一載入刷新點就可以看見彼此。於是面對門口的周澤楷看見眾人時一愣,臉上立刻就浮出不妙的表情。

 

江波濤正低垂著頭閉眼適應戀人大尺寸的物事,並沒有立刻察覺到周澤楷身體僵了一下。而槍王回過神來的第一反應,就是把自己還露在外面的半截槍管遮起來,沒有多想就握著江波濤的腰快速下壓,瞬間原本只進去一半的莖幹完完全全地沒入了江波濤體內。

 

周澤楷面對突發狀況時,總是能在最短時間內做出應對,也憑著優異的臨場反應能力做出過不少精彩發揮,不過這次隊友顯然完全跟不上他的節奏--江波濤毫無預期突然被一貫到底,立刻逸出變調的鼻息。

 

「唔丶」

雖然悶哼不完全都是愉悅時才會發出,但至少這短促而有些破碎的一個音節,誰也聽得出來絕不是痛苦造成的。

周澤楷慌了手腳地將江波濤的臉按到自己肩上,另一手在江波濤背後努力指著門口,希望眾人趕緊原路撤退--雖然沒有江波濤的翻譯讓周澤楷的戰術指示很難懂, 輪迴眾人倒也不是什麼都要一一受指揮才能行動,只是此刻眾人雖都讀懂了場面,卻沒人能正確行動--實在是現下一個個都被心裡的六星光牢給鎮住了,動彈不得啊。

 

雖然被壓在周澤楷的肩窩上什麼都看不到,也掙脫不出對方異於平日的強大手勁,但細心的江波濤可不是會因此無法發現不對勁的類型--何況他還是最懂周澤楷的人,這狀況已足夠讓他察覺意外發生。

「……有人……?」

除了有人,江波濤想不到其他會讓周澤楷突然反常的原因了。

而這裡是輪迴俱樂部,除了小偷闖空門這種非日常的劇碼外,會出現在這裡的都是什麼人,也不是不能預測的--想到這點,就算周澤楷此刻鬆手,江波濤也實在提不起勇氣去確認來者身份。某人的玩意還埋在他體內呢,而且這種場面下不但沒有退卻還更加精神了,真不愧是場上驍勇善戰的……不對這情況不該讚揚他啊!

 

「呃丶咳,我們本來是想你們應該很無聊……」方明華不愧是方明華,比起其他單身小處男們就是早了一點回過神來。

「所以就提早了一點回來。」吳啟咳了一聲,也跟上圍觀的節奏。

「想不到啊想不到……」呂泊遠和江波濤畢竟同賽季出身,交情本就比其他人好一些,此刻已經有心情促狹上了,語尾曖昧地留了餘韻,本是打算讓周江兩人自行腦補一下他沒說出來的那些調侃。

 

「想不到你們還挺忙的。」孫翔雖然沒能體會呂泊遠的苦心,但他無心的一句話,對江波濤而言卻無疑是會心一擊。

 

周澤楷見情況已經壓制不住,乾脆鬆開了壓在江波濤後腦的那隻手,此刻正無聲地用輪迴上下最廣受歡迎的那個動作來表現心情:扶額。而江波濤跨坐在對方身上,此刻竟悲哀地只能慶幸襯衫下襬夠長,至少屁股應該沒暴露在好隊友們的面前。

 

「那……我們先去放行李,你們慢慢來啊。」呂泊遠帶著笑意的聲音逐漸遠去,江波濤根本不用看也猜得出來那傢伙一定笑得像個欠揍的傻子,只恨現在不能立即衝去給他一腳。

「待會再告訴我們詳情就可以了。」吳啟還是多少留了點厚道,拿出手機但沒有真的拍照留證,只是上微博意味不明地發了一串驚嘆號。

「要關門嗎?」孫翔還是一如既往,瞎子總能捅上馬蜂窩。

「要……」江波濤音量微弱地說,然後就聽見身後傳來食堂大門被關上的聲響。

 

該不會其他人都以為他們兩人留下來是為了這麼做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江波濤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全職|夜半(完)(黃喻) | |全職|看不成的電影(周江)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