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尋找自我(1)(周江)

2013/11/06
※CWT35新刊試閱
※OOC兼角色崩壞有請注意
※這是一個槍王大大很崩壞的腦洞故事,真的腦洞請慎入

---------


任務名稱:男人成長之路任務鏈--事件觸發篇

地點:輪迴隊長的房間
時間:約莫晚上十點
觸發條件:杜明第三次在訓練室裡開葷段子後,三小時內自動發生

輪迴副隊長現在正遭遇著職業生涯中前所未有的危機。

三十秒前,正打算回房間的江波濤經過周澤楷房間時,房門突然像自動門一樣打了開來,並冒出一隻手將他抓進門裡。在輪迴副隊長還摸不著北時,號稱聯盟第一帥哥的俊秀青年緩緩開了口。

於是十秒前,江波濤聽見了一個可能是此生最驚悚的問題--其實對方只是要自己教他一件事,但……那可不是什麼尋常的事啊!

 

「呃,你丶你可以再說一次嗎小周,我剛剛好像沒聽清楚……」江波濤雖然不是鄭軒但也一陣壓力山大,背後全是沁出來的冷汗。

要是現在他們人在榮耀中,江波濤相信剛剛周澤楷的房門就是那個大招死亡之門--即使一槍穿雲並不是術士--而他就是距離大招太近來不及逃脫的倒楣人。

 

「小江。」聯盟第一帥哥的俊臉沒有發覺江波濤的尷尬,定定看著自家副隊,再次陳述了核爆級的請求。

「自慰……是什麼?可以……教?」

 

江波濤立刻退了三個身位格,他原本是想退五個身位格的,但沒察覺到自己已經驚慌到連四周環境都觀察失誤。

這是什麼問題?剛才隊長到底問了他什麼問題?對了一定是他輸入法選錯字,小周是說自我防衛吧!是吧!要不對方怎麼會這麼平靜呢?冷靜冷靜冷靜,江波濤你要冷靜,事情絕不是你想像的那樣,這問題一點暗示性也沒有,純粹就是個問題!應該!

實在是太措手不及,江波濤內心刷彈幕的速度都快趕上黃少天的語速了。江波濤強行中止紛亂的思緒,打起精神笑道。

「呃,我想我還是重頭了解下狀況吧,小周你是在……什麼場合聽見這詞的?」

「剛才……杜明……」周澤楷知道自己不用解釋太多,畢竟杜明在訓練室裡開小黃片話題時,江波濤人也還在場,因此只要點出關鍵字就夠了。

 

還真是他想的那個啊!杜明你這個禍害,在我先一步離開訓練室後你到底做了什麼!江波濤實在太過震撼,個性溫和的他竟然差點在內心裡爆了粗口。一回神來見自家隊長還眨著眼無辜地等待下文,輪迴副隊總算肯定了對方真的單純是提出疑問,沒有任何奇怪的念頭。於是江波濤開始努力組織學術性字眼,想客觀解釋一下男性健康的生理活動--但這是何等的羞恥PLAY啊?

「呃這個嘛,自慰是一很自然的男性生理行為,就是在……那裡有反應的時候,不是和別人發生關係,而是……自己握住那根……然後……」自己擼出來啊!小周你懂的!

 

青年已經說不下去,只好眼神示意槍王大大自行腦補出重點的後半段,但兩人之間現在電波收訊不是很好,都暗示到這地步了,眼前的青年頭上還是浮著一個大大的問號。江波濤頓時有點尷尬。

 

發現他不知為何不講下去了,周澤楷十分茫然地看了過來,意思是:「然後呢?」。看著那純潔無比的眼神,江波濤困惑了。

 

「對不起小周,我不確定你想知道的是什麼?」

周澤楷的問題極其簡單,但正是因為太簡單,所以江波濤反而懷疑是不是自己誤會了什麼--畢竟現代社會資訊發達,任何一位男性成長過程中有太多機會接觸這些訊息,也有很多匿名論壇可以發問,真有成年男人會一無所知到這個地步?連男性成長入門中的入門技能(?)單手劍精通都不會?這太不科學了。

 

江波濤才剛搖頭否定了這種可能性,下一秒就見周澤楷抿了抿嘴,顯然也是尷尬非常地憋出幾個字。

「……要怎麼做?」

啊?江波濤震驚地一時忘了闔上嘴,一時都忘了彆扭,呆道。

 

「不就擼一下?還能怎麼做?」

「用手……?」

「呃,用手應該是最普遍的吧。」

這什麼對話呀。江波濤一時無語,想到再這樣下去對話可能會沒完沒了,青年決定還是主動來關心一下隊友的心理狀況,雖不知小周聽了杜明那傢伙妖言惑眾後受到什麼刺激,但他很在意是真的,要是影響到訓練可不好。

「對不起我多事地問一下啊……小周突然問這些事……是不是因為聽杜明他們說了什麼,讓你覺得很奇怪,可能跟自己的情況不一樣?其實就算是,小周也不用在意啊,這種事沒什麼標準答案……」

 

聽見江波濤的安撫,周澤楷露出了猶豫不決的表情,遲遲沒有開口。雖然他的反應時間一直都比較長,不過這麼久都沒回答還是很罕見的。在江波濤好奇注視下,五官端正的青年小聲說道。

 

「沒。」

「嗯?沒……難道是指……你從沒一個人做過?」

周澤楷點了點頭表示肯定。明明「沒」一個字可衍生的意義不下數十種,卻總能精準地從周澤楷的反應中找出正確答案,這大概就是為何其他人都無法幫周澤楷翻譯,而江波濤卻能辦到的原因了。

「真的一次都沒有?完全沒有?」江波濤吃驚地追問,青年又點了點頭。而那位能言善道的江波濤,此時已經驚得連話都說不好了。

「那你還沒成年的時候怎麼弄的?」

「有人……幫忙。」

這種事還能有人幫忙!江波濤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要被顛覆了,驚疑不定地看向彷彿今天初次認識的隊友,他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從這角度深入認識自己的隊友。輪迴副隊被驚得一愣一愣,自言自語般地嘀咕。

 

「你說的幫忙該不會是認識的大姐姐說要教你一些……那什麼之類的吧……」

根據周澤楷的反應來看,這猜測似乎八久不離十。

不不不這種情況不能叫幫忙吧,就算不用上誘姦這麼難聽的詞,好歹也是拐騙未成年少男啊!江波濤一陣不忍直視,幾乎都能腦補出年幼無知又沉默靦腆的美少年被如狼似虎的鄰家大姊誘騙回家的色情片情節了。現在的成年小周人都這麼溫和,年紀再生嫩點的時候,豈不是讓人隨帶隨走、任意採擷?想到這裡,江波濤不禁同情起了周澤楷的歷代女友,有這種外表出色人又好講話的男友,她們護食的過程鐵定是異常辛苦。

 

雖然江波濤明顯走神,但周澤楷靜靜佇在一旁,倒也沒有催他。江波濤腦補完周澤楷波瀾萬丈的青春期,一面想著改天有機會真該和小周聊聊,探究探究這平凡男子無緣體會的桃花人生,一抬眼才發現屋主還在等著他的下文呢!連忙繼續未竟的話題。

 

「呃,小周抱歉問了你的隱私,我只是有點驚訝。」見對方搖搖頭表示不必在意,江波濤回憶下走神前的話題,好像……該回答的都回答完了吧?新名詞也都幫忙科普,所以任務應該達成了?

真是,他還以為特地被抓進房間諮詢的事會有多嚴重呢。江波濤鬆了一口氣,拍拍青年的肩道。

「不知道這事反而挺厲害的,也就是說小周至今為止都沒有過這方面需求不是嗎?代表你很搶手啊!」

 

其實江波濤甚至覺得周澤楷的異性仇恨值有點太高了--輪迴全隊還有哪個人能像他一樣,偷偷恢復單身也沒告訴幾個人,但每次分手後沒過多久,就會遭遇異性輪番來搶殺的?放眼全職業聯盟兩百人可能都沒有第二個人能有這種待遇啊!雖然把自家隊長形容得活像野圖BOSS似的有些失禮,不過事實幾乎就是如此。

 

也難怪周澤楷的戀愛空窗期從來沒有長到需要靠自給自足來解決需要。

雖然江波濤用上了戀愛兩字,但事實上他從來都不懂周澤楷是為了什麼而談戀愛--江波濤在周澤楷身邊生活了一年半,看著他白天訓練,晚上則和隊裡的光棍們一起遊玩,過著多彩多姿半點不寂寞的快樂宿舍生活,完全不像個戀愛中的人該有的樣子--就連已婚的方明華都比周澤楷還常出去約會。

 

鑑於周澤楷這種單身似的氛圍,有時江波濤總有種錯覺,感覺周澤楷的女友與其說作為戀愛對象,不如說有點像是新手PK保護狀態,目的是讓對周澤楷有意思的妹子,一點開角色詳細信息後,便能立刻察覺這是個無法出手的對象,有些比較溫和的人就會因此識趣的放棄,而周澤楷則能換取一陣子清靜沒人來搶殺的生活--

 

江波濤猜想,這就是為什麼周澤楷明明大部分時間都窩在輪迴宿舍裡,似乎並不特別想見女友,卻又不分手的原因。發現自己又有點走神,江波濤趕緊拉回正題。

「這樣小周的問題應該都解決了吧?那我回房去了啊!」

 

周澤楷聞言一驚,他正嗷嗷待哺等待江波濤繼續詳解「一個正常男人的成長之路」新手攻略呢,對方應該簡單教教任務流程啊丶觸發條件或是必要道具之類的吧,結果對方卻露出一臉解完任務的清爽表情,打了招呼就準備放他一個新手小白自生自滅,情急之下周澤楷只好拉住對方的手腕,努力擠出幾個字道。

 

「繼續……說明……」

還要繼續?可是他已經不知道還能說明什麼了啊!江波濤錯愕地看著周澤楷,感覺自己現在就像是帶一名從沒玩過遊戲的小白從第一級開始練等,已經滿級的他完全不明白對方哪裡不懂,也不知從何說起,而一切都那麼陌生的周澤楷,則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他的疑問--

 

仔細想想周澤楷還有女友呢,或許他想知道的根本不是技術上如何執行,而是男性做這種事的心情、動機?輪迴副隊越想越是那麼回事,於是耐著性子諄諄善誘道。

「呃,小周問這些事的動機是什麼,可以和我說說嗎?」

 

只見青年點頭後,帶點委屈又稍微落寞地回答。

「大家……開心。跟不上。」

 

江波濤愣愣看著槍王那一副高處不勝寒的寂寥樣,覺得自己總算掌握到了問題的核心--可是這實在太打擊男性自尊了,他真心不想翻譯出來。

 

「……小周的意思是說,大家在聊自給自足的話題時,你都沒辦法加入話題,所以覺得很困擾?」

見周澤楷一臉認真焦急地點頭,江波濤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你這是什麼奢侈的煩惱啊周澤楷周大大!不缺女友的聯盟第一帥羨慕一群單身漢聊小黃片,這簡直像一身白板上競技場就能百場連勝的高手,混在一群汲汲營營的凡人堆中,煩惱自己跟不上低次元話題該怎麼辦一樣惱人啊!

何況他們有聊糟糕話題聊得很開心嗎?那叫開心嗎那是苦中作樂啊!心情是苦悶的!你怎麼可能懂?平凡的青年江波濤忍不住扶額。

 

「小周,你該不會以為這是人生必備的經驗吧?」

「需要……知道。」

「這其中鐵定有什麼誤會。」看著一臉堅定的周澤楷,江波濤十分頭疼。

 

這確實是大部分男人的共通話題,所以輪迴眾人在聊天時,也都自動假設所有人都有過這種經歷,當然沒人去照顧一下周澤楷被忽略的情緒--畢竟誰也沒想過他會高端到被排除在外啊!而且周澤楷因為口語硬傷,沒加入話題只在一旁傾聽也是常有的事嘛!難怪至今都沒人察覺周澤楷的異樣情緒--不過這好像也沒什麼好安撫的,應該是他們反過來要羨慕大大威武才對呀!人生至今都沒有自己做過呢,多珍貴?江波濤心裡兀自說上一大串話後,這才突然感覺手心被溫熱的觸感包圍,一回神就見自己的手被鄭重地握在周澤楷的雙掌間。

 

「小江……教。」周澤楷拜託的表情是那麼虔誠,眼神純淨毫無雜質。

「呃呃呃這這有點困難!小周你可以……自己百度啊……」江波濤頓時不知所措,確實比起口頭說明半天流程,直接來一場示範是最快的--但那是指玩遊戲!這種人生教學不算的!但看著周澤楷被拒絕後顯然相當失落的表情,江波濤的音量就漸漸微弱了下去。

 

「對不起。」周澤楷有點內疚,他雖不明白江波濤為何露出困擾的神情,但大概是他提出了什麼無理的要求吧。從小到大自己就因寡言內向而容易被人誤會,又經常被異性包圍而招人眼紅,周澤楷在就學時一直很難打入同性的核心圈子,也不太理解男性交友生態。

 

看來同性朋友間什麼話題可以談,什麼事情不能做,這點他還是沒有拿捏得很好。槍王忍不住自我反省。

 

「小周也不用道歉,不是什麼大事……」見青年十分消沉,江波濤頓時感到有些過意不去。「不然,你真的不懂的話再來問我?」

周澤楷搖了搖頭,主動幫他開了門。

為什麼自己會有種丟棄小狗的錯覺?是他的錯嗎?江波濤的罪惡感頓時噌噌漲了好幾倍,消除身邊人的負面狀態幾乎是輪迴副隊長融在骨血裡的本能了,他也不懂自己這個性當初怎麼沒選牧師而是挑了魔劍士來玩。

 

小周這麼靦腆,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來求救卻被自己給拒絕了。下次要等他再度主動跨出人生的一步,不知要等到何時?而且自己也說了,這不是什麼大事的嘛--

 

內心掙扎不過數秒,江波濤就做了個重大的決定。青年一面說服自己這沒什麼,只是幫助一下同性朋友而已,然後再度出聲道。

 

「那個,小周……有什麼困難就說吧,我會全力幫你的。」

只一句話,輪迴的副隊長就親口把自己給賣了。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全職|吃醋(完)(周江) | |全職|夜半(完)(黃喻)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