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吃醋(完)(周江)

2013/11/09

※CWT35新刊試閱

這篇設定兩人還沒在一起

--------------

最近江波濤和藍雨戰隊的喻文州走得很近。

 

大 概是從上次全明星週末時開始的吧?剛巧輪迴和藍雨兩隊住到同家酒店,在第一天活動結束後眾選手開始捉熟人閒聊時,向來喜歡聊天的江波濤不知怎地找上了喻文 州,並立刻聊了開來。兩人聊得興起,反正下榻的酒店是同一間,江波濤乾脆就被邀上了藍雨的車,一路聊回酒店還難分難捨,最後江波濤甚至跟去了喻文州房間。

 

而周澤楷當下並不清楚事情發展成了這樣。那天是全明星賽第一天,而新秀挑戰賽並沒有規定所有新人都要參加,因此也有不少新人會趁著這個一年一度選手齊聚的活動和仰慕的前輩交流感情,於是周澤楷在散會時就被幾個其他隊的新人們纏上了。

他原以為自己講話風格名震全聯盟,應該不用幾分鐘,那些新人們便會一個個開始找藉口離開,沒想到他們竟有能耐拉著一言不發的周澤楷(噢,好吧他偶爾有發出一兩個音節)表述滔滔不絕的仰慕之情。周澤楷也不好意思對後輩太過絕情,待他好不容易蹩腳地應對完,準備離開場館搭上自家的車時,江波濤早已不見人影。

 

今天江波濤怎麼沒有等他呢?是和誰聊了開來嗎?青年疑惑地想著,但直到周澤楷坐進輪迴的車,也還是沒看到熟悉的身影。

周澤楷雖然困惑,但可惜江波濤不在的時候,基本上沒人能明白他心裡的疑問--更確切地說,沒人發現周澤楷心中有疑問。更別提上前來解答了。

 

總之自那天以來,周澤楷就常常看到江波濤打開的私聊視窗上出現喻文洲的頭像,那是一個意味不明的筆筒照片,十分好認。雖然在意兩人都聊了些什麼,但他還真不至於去偷看別人聊天內容,也沒去問江波濤。

 

只是看著兩人密切的互動,周澤楷莫名就覺得十分羨慕。

戰隊選手畢竟生活起居都在一起,除了模擬訓練中不能使用語音等情況外,江波濤當然不會跟他特地短信或QQ私聊,有什麼話就直接敲房門講。而江波濤雖然平常也會和他聊天(大半時間是江波濤說,間或詢問他的意見),又不像其他人一樣,老是因為不懂他想表達什麼,所以三兩句就結束對話--江波濤總是能明白他的意思--但那種日常閒聊,和江波濤與喻文州每天一有時間就積極交流的感覺還是不一樣。

 

為什麼住在一起就不可以用通訊軟體聊天呢?周澤楷有些煩悶。

那時以來已經過了一段時日,輪迴副隊長和藍雨隊長的私人交流還是密切進行中。新賽季常規賽也快接近尾聲,這週剛好是輪迴碰上藍雨,於是輪迴全隊早早搭飛機抵達藍雨主場的G市,好讓選手能事先休息調整。

 

大夥到下榻酒店後就各自解散回自己房間去,周澤楷回房放好行李後,就根據往常的習慣開始玩起平板電腦的小游戲,等待江波濤過來找他一起出門去逛逛,或是到哪個隊員的房間玩點遊戲放鬆一下比賽前的情緒。

但是左等右等,卻是始終沒聽見敲門聲響起。周澤楷只好收起平板電腦,繞到隔壁門前敲了敲門。

 

沒回應。周澤楷疑惑地看了看門,似乎這樣做就能看透門板似的。

江波濤通常不會讓門外的人等太久,就算手上有事走不開也至少會喊一聲,再除此之外會沒反應的可能性就只剩下正在洗澡沒聽見。但很顯然時間還早,江波濤應該不會在浴室才對--周澤楷於是往旁又走了幾步,順手敲了呂泊遠房門,聽見裡頭一聲答應。

 

呂泊遠的頭不久後便從門後探了出來,見到隊長一言不發--向來如此--站在門外,很是驚訝。

「隊長?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嗎?」

「……江……」周澤楷困難地吐出一個字,不過還好呂泊遠也認識他好幾年了,這點初級周澤楷語的解讀還不成問題……好吧,呂泊遠承認自己只是看見周澤楷指著隔壁房門才意會到的,畢竟周澤楷隔壁住了誰,這一直都是很固定的。

 

「隊長要找小江?我剛剛好像看他講著電話要出去的樣子,沒聽錯的話應該是要見藍雨的……呃、隊長?」呂泊遠話才說到一半,就見面前的人掏出了手機。呂泊遠還以為會看到百年奇景:周澤楷講電話,沒想到他只是一番手速爆發打了個短信--發短信是寡言的周澤楷比較喜歡的通訊方式,雖然他其實也並不常發。

 

見自家隊長急急發完短信後就開始等回音,似乎很著急的樣子,呂泊遠是愈發好奇了,忍不住就問。

「小江他怎麼了嗎,還是隊長你有什麼要緊事,需要幫忙嗎?」

周澤楷搖頭示意沒事,朝呂泊遠隨意揮了揮手後,便又走回了自己房間。沿途還是緊盯著手機,像是要在江波濤回信的第一時間就點開來看的樣子。

 

隊長這焦急的樣子還真稀奇哈?呂泊遠目送著隊上王牌的背影,不禁起了點八卦心。

回到房間的周澤楷在床上坐下,就抓著屏幕已經暗下的手機發起了呆。

自江波濤入隊成為他的左右手以來,他從沒在江波濤身上感受到這麼捉摸不定的感覺過。青年似乎一直都待在自己身旁,就算人不在也不至於失去聯繫--不回短信不像江波濤的性格,除非他人在很吵的地方沒聽見通知聲,或是……他忙得沒有心思回信。

 

後者假設立刻就讓周澤楷的腦中冒出了不太好的想像畫面。一種帶著茫然的焦慮悄悄從心頭某處竄了出來,為了消除這種不太好的情緒,也同時是打發等待回信的時間,周澤楷只好又掏出平板電腦玩了起來--他不會在這種時機、這種情緒下進行榮耀方面的訓練,畢竟如果心態失準,很可能會直接影響到隔天的比賽。

 

小遊戲的記錄刷新又刷新,周澤楷看了看外面天色都已經黑了,肚子餓的程度昭示著應該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輪迴戰隊向來到了當地酒店後就是隊員自由行動時間,大部分隊員也習慣了周澤楷會有江波濤照應,直到此時竟沒有人來找他一起共進晚餐。周澤楷收起已經熱得發燙的機子,很是不解地拿起床頭手機--這段期間裡,該出現的短信提示音還是沒有響起。

周澤楷正猶豫要不要自己一人去吃飯時,他聽見了隔壁傳來房門開啟的聲音。

 

***

 

江波濤關上房門,摸了摸獲得極大滿足的肚皮,一面隨意踢開鞋子倒上旅館的床。

他本來只是慣例在賽前先找喻文州聊聊近況,結果不知不覺間聊到了晚餐時間,喻文州乾脆就帶他去了一間藍雨隊長私心推薦的飯館,並順便作了一回東道主。深諳人情世故的江波濤吃飽回到酒店,自然是要發信感謝一下前輩照顧的,於是青年躺著從褲袋裡摸出手機,隨手朝屏幕一按,就看見上頭顯示一通未讀信息。

 

江波濤驚訝地點開來,不知是誰傳給他的?喻隊應該沒那麼快呀?而且他們也約好了晚上可以繼續聊,沒必要傳短信--待輪迴副隊長看見發信者名字時,又再度驚訝了一把。忙不迭點開信往下讀,內容只有一字一標點:「人?」。

 

小周這是……這麼急著找他,該不會隊上發生了什麼重要事情?可是真急的話,應該會有其他隊員打電話過來啊……看這信息是下午發的,就算有事應該也都解決了吧?

 

是的周澤楷的短信原文就這樣一個字而已,但對輪迴戰隊乃至全聯盟最神奇的翻譯江波濤大大來說,從那一字一標點裡讀出周澤楷的情緒和真正意義不是什麼很大的問題。江波濤立即從床上坐了起來,帶著濃濃疑惑起身打算直接到隔壁房問問,結果在打開房門的瞬間,就看見正抬起手準備敲門的輪迴隊長。

 

「啊,小周。對不住啊我現在才看到短信,發生什麼事了嗎……」輪迴副隊長先是從周澤楷的帥臉上解讀出有點複雜、但總之不是開心的情緒,接著瞥到青年擱在肚子上的手,江波濤頓時便完全誤解了。

 

「小周還沒吃飯?真是的怎麼沒人叫上你呢,你等等,我拿個錢包啊。」

周澤楷聞言一愣,發現江波濤華麗地誤會了他的來意,雖然解決民生問題並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但肚子餓畢竟是事實,所以榮耀第一人立刻因應局面調整方針,老實地跟著江波濤走了。

兩人在酒店門口招了台車,一上車江波濤就流暢地給司機念了串地址,一副對G市熟門熟路的樣子,也不知道來過幾次,周澤楷突然又有點不開心了。

 

「去?」他問。

「今天喻隊推薦了我一家飯館,味道很不錯。」江副隊笑了笑,又道。「下次肚子餓不要等了,真要找人一起吃飯的話,隨便敲隊裡誰的門也好啊!」

周澤楷沒有說話。雖然不是為了要人陪吃飯,但他在等江波濤是真的,所以他沒去更正對方的誤解--總之先解決民生問題,至於江波濤和喻文州的關係,就等祭五臟廟時再順便弄懂吧。

 

原本周澤楷只是好奇江波濤和喻文州怎麼變成好友的,不過在短短一個多小時之後兩人打車回酒店時,周澤楷已經改變了主意。所以當他家副隊笑著在房門前對他道晚安,周澤楷只是點了個頭,沒有回應--他知道等下還會見到江波濤,所以並不急著說這句晚安。

 

現下生理問題總算處理好,該是解決心理和另一方面生理問題的時候了。輪迴隊長踏進房間後立刻轉身進了浴室,用堪比操作一槍穿雲的手速脫光身上衣服,摘掉電子表前不忘瞄了一下時間--還可以,不會耽誤到明天比賽。

 

一個小時前,江波濤帶他踏進了飯館,笑著向老闆解釋去而復返的原因後,青年體貼地幫他點好藍雨隊長推薦的菜色,然後就低頭回起了給喻文州的感謝短信。雖然周澤楷很清楚自己埋首吃飯時青年沒事情做,玩玩手機也沒什麼不對,但江波濤時不時中斷自言自語(周澤楷沒空應聲,於是江波濤只能唱獨角戲)低頭看新短信,還是讓他有種被冷落的委屈感--即使江波濤回完短信後總會端起笑容繼續看他吃飯,問他菜色合不合胃口--喻文州推薦的飯館味道自然差不到哪去,即便周澤楷現在對這位前輩心情複雜,但也不得不承認這點。

 

你和前輩都在聊什麼呢?

周澤楷在回程路上幾度想問這問題,努力開口的程度大概會令所有和輪迴打交道的記者想哭,但槍王絞盡腦汁的結果,還是想不出自然提問的時機,而向來只要他眼神飄去就能發現有所異狀的江波濤,此刻不知為何突然特別遲鈍。傳達不了自己想法固然是周澤楷司空見慣的事,但當理解不了他的人是江波濤時,那種心焦的感覺卻特別難受。

對於近期各種煩悶以及今天一整天的焦慮與不安,周澤楷得出了簡單的結論。

 

他不喜歡江波濤一直注意著別人。

他也不喜歡江波濤待在別人身邊太久,而變得不再是最了解自己的那個人。

因為江波濤很喜歡和人交流,所以當他需要親近別人的時候,可以稍微離開自己一下,他會忍耐著,但前提是江波濤最後要回到自己身邊。

 

--這些事一定要讓他明白才行,周澤楷關上水龍頭,心裡暗想著。

當青年跨出浴室,一面擦拭還冒著濕氣的頭髮時,他聽見牆壁另一側也傳來了推開浴室門的聲音。旅館隔音不好有時是件好事,占著地利之便的人可以輕鬆掌握隔壁的一舉一動--周澤楷沒有拿下掛在頸間的毛巾,踩著旅館拖鞋走出房間,到隔壁敲了敲門。

 

***

這是今天周澤楷第二次來敲他的門了。

江波濤看見來者,驚訝了一秒後便趕緊側身讓頭髮還滴著水的青年進房。比賽前一晚,周澤楷很少會在洗澡後踏出房門,配合上今天晚飯前好像在等他歸來的舉動,江波濤頓時察覺應該發生了某種特殊狀況。

 

「小周有事想講?」江波濤拉著點頭肯定的青年到自己床邊,壓著雙肩要對方坐下,再抓起周澤楷掛在肩上的毛巾和手,一併覆蓋到那頭柔軟髮絲上面。

 

「那你先擦乾頭髮等我下啊,我去說一聲。」

說一聲?周澤楷聽見關鍵字頓時就抬起頭,視線凌厲地瞥向房內小桌上的筆電。一個通訊小窗被最大化占滿了整個螢幕,對話者頭像是一意味不明的筆筒--周澤楷立刻認了出來,那是喻文州。

 

又是這個筆筒頭圖!周澤楷還沒注意到自己一瞬間衝過臨界點的情緒,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扯著江波濤的手將對方放倒在床上,此時青年瞠大的雙眸正怔愣地看著他,似乎讀不懂這突發場面代表了什麼。

 

總算看向他了。不過要讓江波濤好好理解他的心意,只是「看著」還遠遠不夠。溫和的青年伸手捧住了好友兼知己的臉,猶豫著到底該如何開口好。自己那堆念頭亂糟糟的,就是理不出一個線頭來。要是他也能像江波濤那樣擅長溝通表達就好了--周澤楷急切地看著自家副隊,努力找尋說詞。

 

「小周?等、等一下啊喻隊他還……唔、」

周澤楷低下頭截斷了江波濤後半段的話,他現在並不想從對方口中聽到前輩的名字。

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明明對方人在自己面前,腦袋裡卻只想著還要和誰通訊,所以才沒辦法像過去一樣,自己一個眼神過去就能心靈相犀。這情況真的令周澤楷很難受,甚至可以說是……有點生氣。

 

因為不想讓對方有空閒再想起別人,也不想給他開口拒絕的機會,周澤楷盡其所能地延長了這個吻,用舌尖仔仔細細探索對方口腔內的每一寸陣地,幾乎到了磨人的程度。或許江波濤剛喝過什麼冰涼的東西,口中溫度比他想像的低了許多,但是在被侵略的過程中,那溫度又逐漸上升,和自己的溫度最終達到了平衡。

 

周澤楷感覺到自己的舌尖掃過口腔上緣時,對方緊繃的身體先是顫了一下,接著就完全放鬆下來,不再抵抗,洞防大開地任身上人長驅而入。

江波濤身上只套著睡覺穿的寬鬆恤和短褲,周澤楷的手輕而易舉就由下擺探了進去,精準地揪住平坦胸膛上已經微微變硬突起的乳尖。江波濤柔軟的舌尖正被他吸吮著,平時談笑風生的靈活唇舌沒能對此做出回應,但青年還是從喉頭裡悶出了一聲舒服的逸嘆--這或許可以被視為某種變相的鼓勵。周澤楷被這麼一刺激,乾脆直接讓下身貼緊了對方相同部位,堅硬熱燙的觸感透過輕薄的布料傳了過去,將兩人的理智燒燎得半點不剩。

 

他從來都不擅長說話,就算用說的,也不知道他的口拙會不會讓江波濤誤會,乾脆直接用行動表達吧。

他相信以江波濤了解他的程度,一定可以明白的。

至於如果江波濤不想接受怎麼辦--這就待會再說吧,周澤楷吻著江波濤因快感而緊閉的眼瞼,暫時放下了思考。

 

***

雖然為逃避後果而刻意折騰了許久,但周澤楷戒慎恐懼的結果宣判時刻還是到來了。

「我說小周……你好歹讓我有說話的機會啊。」江波濤的聲音從枕頭裡悶悶地傳了出來,不是青年平常清爽的男中音,幾近嘶啞。

 

「對不起。」

周澤楷有些慌張,從做完之後對方就一直維持著把臉埋在枕頭裡的姿勢,看不到對方表情讓他有點害怕。或許……他選擇了最壞的那一種結局?想到這裡,周澤楷擔心地開口道。

「……喜歡。」

「嗯,我知道……我感受到了。」還強烈地用身心體會了。江波濤深刻擔憂起隔天的比賽,他這樣到底坐不坐得住比賽席啊?雖然只要手還動得了應該就沒問題了但是……他真能忽視下半身無聲的抗議嗎?

「那小江……?」青年不安地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又很是殷勤地幫江波濤掩好了被子。

「這還不明顯嗎?一般人被這樣做早就逃走了吧,又沒被綁起來……」江波濤感覺到頭上安撫他的大手一瞬間頓住,然後又繼續動了起來,舒服地令他眼皮都有點打不開。

 

「……生氣?」原來一開始還有綁起來這個手段,榮耀第一人恍然大悟地想,一面繼續給他家副隊順毛。

「嗯?沒生氣啊?」

「臉……看不見。」

「……只是有點累。」累了所以做完繼續趴著不起來,這也有事?江波濤羞恥地轉頭看向身旁的青年,原本想難得地埋怨幾句,看見那張五官俊秀的面龐聽完這句話後露出放心的表情,又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電腦……我關?」看著昏昏欲睡的青年,周澤楷有些過意不去,體貼地提議。

 

天啊都忘了還在和前輩聊天!而且聊天內容還挺不可見人!一瞬間江波濤的睡意消失得無影無蹤,連忙撐起身搶先下床。

「呃,不用……我自己關。」

 

江波濤慵懶的語速突然變正常,又似乎不想讓他看見對話內容,怎麼看都是有事情瞞著他?周澤楷人是木訥,但並不遲鈍。立刻就捕捉到了其間疑點。

「……可疑。」

 

不過既然和江波濤說開,關係也確立好了,他也不用再想辦法問談話內容了,乾脆直接跟過去看更快。周澤楷立即邁開赤裸的長腿,走到才剛確保了所有權的戀人身側。

 

「什麼可疑,我又沒說什麼奇怪的……哇小周別看!」

江波濤這才輸了幾個字送出,眼角就瞥見青年突然出現在身旁,連忙想闔上螢幕,不過周澤楷當然是不會讓事情照著對方預想的發展--兩人默默展開攻防戰後不久,戰場再度轉移回了更柔軟、適合近距離廝殺的場地。

在兩人熱衷PK時,還開著的螢幕上,通訊小窗斷斷續續閃動著。

「無浪 22:30:17pm 前輩我回來了!對不起剛才小周來談一些事」

「索克薩爾 22:30:32pm 沒關係,你接著講吧」

「索克薩爾 22:31:15pm ?」

「索克薩爾 22:35:41pm 還在嗎?」

「索克薩爾 22:39:28pm 啊……懂了,小周又過來談事情吧」

「索克薩爾 23:15:09pm 那我差不多要去睡了,晚安明天見^^

「索克薩爾 23:15:10pm 你們睡飽點」

 

喻文洲真沒想過自己的手速也有洗別人通訊窗屏的一天。而「秀恩愛死得快」這句話,總算也輪到他對別人講了……感覺真新鮮有趣啊?怪不得大家都愛講呢。藍雨的戰術大師關掉通訊軟體時,每天總是能就周澤楷的事跟他講上一大串話的青年,還沒有半絲回音。

 

看來江波計畫那麼久的追求作戰,最終還是沒有行動派來得直接。不知道他們明天還有沒有精力比賽呢?要是真有受到那麼點影響,也不啻為藍雨的好機會啊?喻文州感嘆著年輕人就是有一股傻勁和熱情,自己多久沒在比賽前荒唐過了--一面進入了深沉睡眠中。

 

戰術大師對螢幕另一頭的狀況掌握還是很準確的,於是隔天晚上輪迴戰隊和藍雨選手們進行賽前握手致意時,喻文州便笑咪咪看著兩名後輩兼正副隊長低著頭和他握手,自始至終頭都不敢抬起來。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CWT35新刊資訊]全職周江小說本《澤上無浪暗興濤》 | |全職|尋找自我(1)(周江)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