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尋找自我(3)(周江)

2013/12/03

※CWT35新刊試閱
※請從第一回開始看

※OOC兼角色崩壞有請注意
※這是一個槍王大大很崩壞的腦洞故事,真的腦洞請慎入

---------

任務名稱:男人成長之路任務鏈--中級篇
地點:輪迴隊長的房間
時間:約莫晚上十一點
開啟條件:完成初級任務至少十五次
     初次完成初級任務後四個月以上
     觸發『來自女友的懷疑』事件

空氣中還殘存著情事的味道。旅館空調極強丶甚至有點冷,赤裸的青年被蓬軟厚被裹著,放鬆地在KING SIZE大床上神遊。

 

雙人床好寬,睡起來真舒服……要是客場作戰時也能訂雙人房的話,江波濤就不用因為床太擠,每次都只能做完後辛苦地起身穿衣丶撐著昏昏欲睡的樣子走回自己房間了。不過如果請經理以後改訂雙人房,要是經理問起原因,江波濤一定會覺得很困擾……

周澤楷昏昏欲睡地胡思亂想著,感覺背後一具柔軟的女體緩緩貼了過來。那是他的現任女友,輪迴俱樂部對面某間大樓的前台小姐,外貌條件相當不錯。女人的手搭到他的腰上,緩緩問道:

「澤楷……你是不是有了別的女人?」

女人的問題令神遊中的周澤楷突然一驚。

 

為什麼她會這麼問?周澤楷疑惑地回想自己是不是最近怠慢了女友,而在他懷疑時,對方又催促似地問:

「怎麼不說話?難道真有?」

 

周澤楷思考了會,雖然自己多找了個男人一起看小黃片,但應該還算是自己解決吧?吳啟說男人看小黃片解決生理需求跟另外找女人是兩回事,連已婚的方明華都很同意這點啊……所以應該沒錯吧,他並沒有在外面另有對象。周澤楷得出結論,於是簡短地應道。

 

「沒。」還好沉默寡言唯一的好處是反應就算慢了點,也沒人會發現--至少周澤楷過去的女伴們中,真正發現過他在約會時精神開小差的人並不多。

 

聞言,女人並沒有因此接受周澤楷的答案,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說出完整的話來。

「可是你……你最近和我做的次數好像變少了……我不是在懷疑你,但你也不像以前那麼熱情……」

 

熱情?聽見這個字,周澤楷忍不住感到驚訝--他沒想過這個字竟有被冠到自己頭上的一天。

周澤楷並不是生性冷淡,只是過去他每段交往的開頭,幾乎都是因為被女方纏到拒無可拒,無論開口幾次都沒辦法好好把拒絕的意思傳達給對方,最後周澤楷乾脆就放棄了勸退這麼高難度的活兒,消極地選擇了交往這個方案。

 

向來都只擅長身體力行的槍王,這方面也還是只能身體力行。

他知道自己其實不是多有趣的一個人,他的生活中心幾乎只有遊戲,也不是很愛出門約會,假日喜歡待在家裡悠閒度過,生活極其簡單,甚至在女孩子眼中有點沉悶。也不太會哄女孩子開心--他甚至想不到彼此間可以有什麼共通話題--每次瞥見歷任女友熱愛的電視劇時,他都覺得自己跟那些健談風趣的男主角相差甚遠。

要把女孩子哄得開開心心,江波濤來做應該都比他好上很多吧……?

總之,周澤楷明白自己跟女孩們擅自想像的理想男友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種,除了外表及收入外,自己其實和她們所厭惡的「宅男」沒有任何差別--口拙、沒情趣、沉悶、害羞,通常只要讓她們體會到這點,大部分的女人就會主動放棄這段戀情。

 

--但也不是每段關係都是這樣和平結束的。有些明白他收入、又知道他沒什麼地方花錢的女孩,會試著在交往期間留下一些「紀念品」,也有些人好不容易交到可以向人炫耀的帥氣男友,為了面子不願意分手--而這些事情的後續處理,周澤楷都駕輕就熟到有點替自己感到悲哀了。

 

雖說他的每段戀情都是以分手為前提開始,但在不勉強自己的範圍內,只要對方要求,周澤楷也會履行男友的義務。比方說偶爾約會,或是……上床。關於性的需求,從周澤楷有記憶以來,自己幾乎都是被索求的一方,而光是滿足女方提出來的要求,就差不多達到自己的需求量了,所以他不僅很少主動向對方求歡,甚至沒有自己額外再解決過。也因此當周澤楷聽見隊友談論「自己解決」的話題時,他對於大家對性這件事這麼熱衷並且感到快樂,覺得非常驚訝。

 

--性是這麼開心的事嗎?會不會他和大家所認知的東西根本不一樣呢?因為實在太困惑,第三次聽見杜明開的「右手女友」座談會時,當晚他忍不住找了最理解自己的知己江波濤來詢問詳情。

 

--回到關於熱情的話題吧。可能因為周澤楷感覺只是盡義務完成對方的要求而已吧?雖然他自覺後來都有漸漸喜歡上女友,但每次差不多到了那時,他就會被提出分手。而分手時他最常聽見的幾句話,不外乎「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丶「好像對我默不關心」丶「感覺不到積極性」丶「男友該做的事都有做到,但就是少了什麼……」,諸如此類。久而久之,他也理解了自己大概真的不擅長談戀愛,只是每次想單身時,又總是會有新的人出現,他不論如何拒絕都沒有用……就這樣,奇怪的循環不斷地重覆上演。

 

和現任女友開始交往的過程,周澤楷也只擁有模糊的大概記憶,差不多是他和上一任女友和平分手後,正想好好享受幾天單身生活的時期吧?某天他到對面大樓的小賣鋪買東西時,對方突然不經意地說道:

「這不是周隊嗎,怎麼最近都沒看見女朋友來俱樂部找人啊?」

周澤楷不是難相處的人,被人友善問話是一定會好好回答的,只是答案對方不一定能聽懂而已--於是周澤楷努力了幾秒後,總算擠出兩字:「分手」。

理解這詞並不需要江波濤的專業翻譯技能,聽罷周澤楷的回答,當時還不是他女友的妹子很快接著道:「真的?對不起問了你的傷心事啊!唉,捨得和你這樣的帥哥分手,那女孩也真沒眼光。」

 

要是江波濤在場,一定馬上就能看出這句安慰話和那樣燦爛的笑臉是絕對搭不上的,不過周澤楷並沒有太在意這些小事。只是自那天以後,現任女友就積極地想安慰為情傷所苦的周澤楷--口拙的槍王怎樣也說明不來自己其實並沒有很傷心--再然後,妹子就強勢告白了,並且誠摯推薦自己絕對會比上一任更好,熱情攻勢持續到最後,槍王決定選擇了每次面對這種情況時的老路子……乾脆答應。

 

與其用自己那拙劣的話來說明,不如讓她們體驗一下彼此適不適合來得更快。

就這樣開始了新的一段戀情,身為男友的義務又重新回到周澤楷的身上,包括那方面的滿足需求。和女伴間的性行為不是完全沒有快感,只是自從和江波濤一起試了男人的方法後,和女友上床這件事對周澤楷而言,就從「滿足對方和自己」成了「單方面滿足對方」--是因為和江波濤相互撫慰時很放鬆,不用以對方的需求為主嗎?還是江波濤不同於女孩子的反應讓他覺得很新鮮興奮呢?

 

不論原因是什麼,總之單方面的滿足女友漸漸令他感到疲憊;但另一方面,他卻沒有想過要停止和同性友人一起切磋尋找快樂的方法,甚至可說是相反--他現在挺沉迷於一天訓練結束後,偷偷拉住江波濤的手,看著他的副隊露出無奈的眼神,然後當天晚上,江波濤就會在他房間裡展現出完全不同於平時的姿態。每當見到白天一臉爽朗丶跟情慾完全無緣的青年露出難以自抑的模樣,那種落差感都讓他覺得很興奮。

原本今天晚上他打算繼續和江波濤一起研究找尋自我快樂的方法,只是臨時接到了女友短信,在他低頭去看短信時,青年已經先一步離開了訓練室。所以他現在才會躺在旅館床上,而不是宿舍的單人間裡。

 

--比起滿足別人,滿足自己更開心啊。怪不得大家都說就算有了女友,也不代表所有時候都會找女友解決……周澤楷總算深刻體會了這點。但最近自己確實因為這樣而對女友興緻缺缺,他並不否認這點。所以周澤楷想了想,決定為敷衍履行義務而道歉。

「……對不起。」

「對丶對不起是什麼意思?」女人緊張了起來,緊緊收住了由後摟著他腰的手。

「忙。」嗯,應該可以說忙吧……不論白天還是晚上都排了密集的訓練行程,挺充實的。周澤楷覺得自己的答案蠻能概括自己狀況。

「忙?」女人愣了一下,腦袋轉了幾圈才將這話和自己的問題兜上關係。「因為忙……所以沒有找我的意思?」

「嗯。」

「所以……你真的沒有別的女人囉?」

「沒。」

聽到這裡,女人緊繃的身體總算放鬆下來。

 

「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沉迷在哪個野女人的懷裡了呢。」女人貼在周澤楷背上的臉蹭了蹭,安心地說道,而後沒花幾秒就陷入了夢境。

出乎意料的,周澤楷對女友最後一句話完全做不了反應。當他聽見那句話時,腦中確實不合時宜地浮現了一張臉--那是自家副隊因為忍耐快感而眼眶中轉著淚水的樣子。

 

野男人……算嗎?但他們其實應該只能算是右手女友的加強版而已?

懷抱著小小的困惑,周澤楷也進入了夢鄉。

 

***

 

今天晚上也是一樣的發展,江波濤都數不清這是四個月來的第幾次了。

先是在訓練後被拉住,當晚自己則溜去隊長的房間,兩人一起看個小黃片--確切說來應該是江波濤看影片,周澤楷則不知為何每次都是盯著他,從來都沒在看影片的。他都要懷疑周澤楷不是面對真正的人類就硬不起來,所以才每次都抓他過來--但不對啊,要看真人的話,直接找女友豈不更快?

結果至今江波濤還是不懂自己在這「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到底扮演什麼角色。

 

「小丶周……你也動啊……」江波濤挺了挺掌握在對方手中的器官,催促道。換作四個月前,他絕對沒辦法想像自己可以這麼自然地和隊友一起看片互相摸摸,甚至偶爾提個要求什麼的,只是這流程進行過太多次,他已經完全沒了心理障礙和羞恥心--反正小周也都願意配合。

 

「嗯。」如願等到了期待中的反應,周澤楷立刻爆起了手速。青年斷斷續續地從鼻間哼了幾個舒服的音節,輕如貓爪抓搔般撩撥起某種不知名的氛圍。

 

在每次的互相排解需求中,周澤楷特別喜歡這個階段。比起被摸,出手摸江波濤給他的感官刺激還更大些。

每次嘗試一點點不同的做法,期待著對方會表現出什麼樣的反應,就像當初開始玩榮耀時摸索神槍手的所有可能性一樣--試出一個滿意的效果後,就反覆嘗試要怎麼樣再一次做出同樣的效果。然後不知不覺間,他就達到了一般榮耀玩家無法企及的高度。

 

而現在他最滿意的是江波濤舒服到快哭的表情。周澤楷正努力嘗試用各種方法來引出這個效果。感覺到手中的器官似乎要爆發,周澤楷立刻用上最快速度堵住了器官頂端的開口。對方還來不及用眼神詢問他,周澤楷的手指已經再度移了開來,於是江波濤就在無預警的情況下迎來了短暫被中斷的高潮。

 

耳邊響起青年猝不及防而脫出口的顫音,周澤楷歡欣滿足地看著他家副隊一邊喘著氣,思考暫時停擺的樣子,江波濤在短暫的失神後迅速恢復,正準備對他的小小惡作劇興師問罪時,周澤楷沒有多想地吞下了對方尚未脫口而出的話語。

 

這麼多個月以來的嘗試中,他並沒有看膩江波濤的反應,也從不覺得自己只是在盡著義務,這在他至今以來的任何一段關係中都是前所未有的。可以的話……他還想再試試其他更進一步的事,周澤楷一面尋思著,用舌頭毫不費力地撬開了微張的唇,貪婪汲取對方口中的液體。

 

只有這樣不夠。

他覺得自己像個在沙漠裡乾渴多年的旅人,幸運地在毫不起眼的地方挖掘到了一點泉水。為泉水的甘美而驚嘆的同時,也忍不住想挖掘出更多。

和江波濤的吻比回憶中的任何一個吻都來得美好--如果不算上對方見鬼一般的表情的話。周澤楷輕輕放開怔愣當場的青年時,不禁受挫地懷疑自己是不是技巧很差,明明互摸的時候江波濤總是看起來很舒服的,但這個吻對方自始至終卻都是睜著大眼,一臉不敢置信。

周澤楷望著江波濤停格了許久,青年先是錯愕,過了一會平靜下來後,似乎開始思考。最後,江波濤露出了一個苦笑,問。

「……小周為什麼吻我?」

周澤楷沒有馬上回答。從江波濤的反應來看,他知道自己應該做錯了什麼事,所以江波濤才問了這個問題。

--問題是,他卻不懂一切有哪裡不對。

江波濤的表情很微妙,不是平常答應他晚上過來時那種無奈但又有點開心的笑,感覺似乎有點受傷。發現對方情緒不對勁,周澤楷小心翼翼地試探:

「小江……不舒服?」

「舒服,但是這對你的女友做吧,接吻不算在朋友互相排解時可以做的事裡面。」江波濤搖了搖頭,從床頭抽紙整理好自己狼籍的下半身,才挪到周澤楷的身前。「換我幫你?」

雖然接吻不是朋友應該做的事,但他覺得剛才的吻很舒服,他的副隊也這麼覺得。江波濤的話讓周澤楷的腦中瞬間閃過一個模糊的念頭,他努力想看清楚那是什麼,卻因為腦子被快感攪得快要當機而沒有任何進展--

約會時經常開小差的他很少完全把持不住自己,但每次江波濤碰他時,他都覺得渾身上下的水份好像也跟著沸騰了。他甚至事後總是回想不起來自己最興奮的時候都想了些什麼,可能是什麼都想不了吧。

 

互相解決過這麼多次,江波濤早就掌握了周澤楷喜歡的方式。為了報復對方剛才的惡作劇,江波濤在對方快臨近極限時故意慢了下來,調戲似地只輕輕浮握著莖身滑動。輕如羽毛般的力道對敏感的器官不啻是一種折磨,周澤楷忍耐了幾秒後,終究還是按捺不住,直接伸手覆上江波濤的手背捋動起來。

 

解放的感覺讓任何時候都不會失去判斷力的輪迴隊長思緒都空白了幾秒,好容易恢復過來,正想請江波濤幫他理清思緒--每次當他說不清楚時,江波濤都是這麼做的--結果還來不及開口,響起得太過及時的手機鈴聲就讓兩人嚇了一跳。

 

江波濤並沒有帶手機過來,因此響起的自然是周澤楷的手機,他接過自家副隊遞來的面紙,擦了擦手才拿起床頭的電話。螢幕上是女友的來電顯示,讓他心頭泛起了一陣不明的罪惡感--但是為什麼?他應該沒有做錯任何事?

周澤楷覺得一下子要處理的資訊太多,CPU實在有些負荷不來,就連江波濤方才那一瞬間的不明情緒,他都還沒能理解原因。

「……喂?」周澤楷遲疑地應了一聲。

「這麼慢才接。」電話另一頭傳來狐疑的女聲,「在做什麼?」

「看影片……」

「看什麼呢?」

「……動作片……」

 

自從前一陣子在旅館的對話後,女友最近晚上打電話來的頻率比過去高了很多,周澤楷一邊乖乖應著,眼角瞥見江波濤已經整理好了衣服,似乎準備要走出房門,連忙起身拉住對方的手腕。

周澤楷有預感,只要對方一踏出這個房門,今晚的事就會被江波濤一把揭過了。擅於應對的江波濤和他不同,要是對方想裝傻,自己絕對沒辦法再從他口中問出什麼。

 

你先別走。周澤楷急著想開口,但又驚覺自己還拿著電話,只好乾焦急地扯著青年的手腕,希望善解人意的對方能明白。江波濤突然被拉住也沒露半點意外之色,回過頭衝他笑了笑,無聲地用嘴型道了句晚安。

 

「澤楷?」女人的第六感都是驚人的,電話另一頭的女友因為遲遲等不到回應,聲音又提高了點。

「喂澤楷?在嗎?……你房間是不是還有人?」

 

周澤楷立刻僵住了。

江波濤也聽見話筒裡那拉高的詰問,但總是第一時間來替他解圍的青年這次卻一直沒有作聲,默默觀察眼前周澤楷手足無措的樣子。見對方真的反應不過來,嘆了口意味不明的氣後,江波濤還是伸手接過了周澤楷手上的手機,朝話筒另一端揚聲道。

 

「喂?」

「喂,你是……?」一道年輕的女聲傳進了江波濤的耳裡。

 

電波多少會讓聲音失去準確性,不過原來小周的女友是這樣的聲音啊?聽起來就是個美人。江波濤隨意想著,他跟周澤楷不同,邊想自己的事情邊說話,對他來說可不是難事。

「妳好,我叫江波濤,是小周的朋友。」

「啊……你是不是輪迴的副隊長?」

「是的,妳知道我?」

「我有時會看一下記者會的新聞……澤楷他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突然沒了聲音?」

「只是去廁所而已。他本來好像想講完電話再去,但大概還是有點急,就突然把電話塞給我了。」江波濤看著眼前的青年,平和地撒起謊來。「在他回來前,只好委屈妳再跟我聊一下了。」

 

「不委屈不委屈,倒是我想問江副隊一個問題……現在那邊真的只有你們兩個嗎?」

「是啊。千真萬確。」

「這樣……那我搞不好真的是錯怪他了。」女聲聽起來像是鬆了口氣,又像是自責。

「哦?錯怪什麼?」江波濤笑著裝傻。

「不好意思,我知道我這只是在疑神疑鬼……因為這陣子澤楷常常晚上都不在線,我以為又有人纏著他……我想江副隊應該也很清楚,澤楷他不是很會拒絕別人……」

 

確實是。江波濤看了本人一眼,十分贊同地嘆了口氣。

「原來是這回事啊?真沒想到我害你們之間產生了這樣的誤會,還好我有接到這通電話。」

忽略周澤楷投來的疑問眼神,江波濤笑著說道:

 

「妳不介意我幫小周澄清一下吧?怕他自己解釋得不好,讓誤會更嚴重了。」

「好的,你請說?」話筒另一端的聲音有些遲疑,似乎還在猶豫要不要相信他。

「這陣子小周都沒有上線,是因為我晚上常找他一起看影片,不是妳擔心的那樣,妳就放心吧。」

 

聽見對面彷彿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聲,知道自己謊言已經圓了大半,江波濤的聲音顯得愈發平靜。

「不過我接下來會挺忙,所以今天也是最後一次了……不好意思啊,借用你男友這麼久。」

「哪的話啊,知道真相我終於安心多了,以後還想麻煩江副隊幫我看著呢!」

幫妳看著,那只會更糟糕啊?江波濤在心裡回道,由於話筒另一端的聲音聽起來安穩多了,輪迴的副隊長笑著隨口應了一聲後,就將電話交回給了正主。

江波濤本想順便離開的,結果抽了幾次,都沒能成功把手腕從對方的桎梏中掙脫,只好無奈望著自家隊長艱難地完成後續談話--幸好周澤楷從頭到尾聽著江波濤圓出來的謊,要應對並不是太難。

 

通話總算切斷,江波濤知道對方必定有話要問,問題是什麼他大概也猜得到--於是他沒有作聲,靜靜等著下文。

「最後……」周澤楷老半天才說了個沒頭沒尾的話,但周澤楷語翻譯機還是替他接了下去。

「為什麼說是最後一次?」江波濤微笑,見對方點頭,沒有急著回答,反而拋出另一個問題。

「小周聽見女友問你房間裡還有誰的時候,是不是嚇了一跳。」

 

俊秀的青年又肯定地點了頭,於是輪迴的副隊長繼續問。

「知道原因嗎?」

 

對方的回答是搖頭。江波濤都想仰天嘆氣了--果然是不知道啊?人說紅顏禍水果真沒錯。倒不是周澤楷真有什麼錯,只是他們這類天生就能吸引他人的人,有時一輩子也不會理解圍繞在自己身邊的這些紛擾。

「是因為我們心虛。」見自家隊長還是一臉茫然,江波濤繼續解釋。

「小周今天也有發現了一點不對勁不是?接吻是跟女朋友做的事,不是跟朋友做的事。所以突然接到了女友的電話才會心虛。」

 

周澤楷愣愣看著江波濤一開一闔的口型--那張嘗起來味道特別好,總是負責連繫起他和外面世界的嘴,正說著他聽不懂的話。

 

「其實小周有女友,本來就沒有必要另外排解需求的,再這樣下去只是越來越混亂而已,並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想也是時候停止了。」

江波濤沒等他回話,幾乎是一口氣說了出來。

 

周澤楷沉默地聽著。雖然對方說的話似乎和他所想完全相反,但周澤楷腦中那看不清面貌的東西,確實隨著話語越見清晰--江波濤總是能幫他把混亂的表達漸漸梳理清楚,這次也是。

聽完對方的解釋,周澤楷總算明白了一件事。

 

他喜歡江波濤。

他喜歡放假時整天待在輪迴的宿舍裡,和江波濤一起打發時間。如果一定得出門,他也偏好和對方一起四處閒晃,甚至更勝和女友的約會。明明他有著正牌女友,並沒有和朋友互相排解的需要,但他卻總是非常期待江波濤來他房間的晚上,甚至於和對方接吻也完全沒有排斥感。

 

不知道這種感情是哪時候開始的,可能是從他第一次發現江波濤的另一面時,也可能更早以前,從他直接找上江波濤問了那個問題時,就已經是這樣了--然後從那個毫不起眼的起點開始,連自己都沒發現的情況下,他對這個人的喜愛不斷累積,一點一點丶靜靜地增加,然後終於蓄到了滿溢出來的程度。

 

原來喜歡是這麼回事。

一旦想明白了關鍵點,周澤楷從江波濤近來的表現中,也知道對方並不是完全沒有那個意思--畢竟從小到大,周澤楷就算不想習慣,也不得不熟悉對自己抱持好感的眼神。不知什麼時候起,江波濤的視線也漸漸地就帶了點那樣的神彩。只是或許平常距離太近,也可能是沒往那個方向想去,他一直沒察覺到這件事。

 

江波濤見周澤楷不發一語,以為他一下子消化不過來,想著讓周澤楷一個人想想也好,於是伸手轉動門把,一面招呼道:

「就這樣啊,時間也不早了,晚安?」

周澤楷見狀一驚。對江波濤也相當熟悉的他看得出來,對方已經做出了結論--一切都到此為止,往後就回到當初。

 

好不容易自己看清了心中的答案,不能就這樣結束。

要是失去現在的機會,以後再談可能就不容易了。周澤楷連忙壓住門,急道。

「不是……朋友。」

「咦?」江波濤停下了動作,疑惑地看著他。

「如果……不是朋友?」

聽對方努力又重覆了一次,輪迴的副隊長完全沉默了下來,

「你是說……我們之後交往……的意思嗎?」

 

擁有聯盟第一人稱號的青年立刻高興地點頭。雖然他的話一直都說得這麼不清不楚,但江波濤總能正確理解他的意思。對著眼神綻放著光芒的青年,江波濤扯出一個苦笑。

 

「看來……你好像發現了啊。」江波濤先是輕輕將周澤楷壓在門板上的手抓下,這才再度轉開了門把。

 

他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周澤楷看著自家副隊走出房門,對方出乎意料的反應讓他十分不知所措。

「小周的女友說的沒錯,你太不會拒絕別人了,所以我才不希望你這麼快發現。」江波濤站在走道上,苦笑著跟他擺了擺手。

 

「其實你就算拒絕,我們也還會是朋友的,你不用一定要答應……謝謝你的體貼。」

 

為什麼是這樣?

周澤楷愣在當場,看著人生第一次主動上前叩的門,在自己的面前緩緩闔上。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全職|尋找自我(4)(周江) | |全職|尋找自我(2)(周江)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