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尋找自我(4)(周江)

2013/12/03
※CWT35新刊試閱
※請從第一回開始看

※OOC兼角色崩壞有請注意
※這是一個槍王大大很崩壞的腦洞故事,真的腦洞請慎入

---------

任務名稱:男人成長之路任務鏈--高級篇(上)
地點:輪迴隊長的房間
時間:約莫晚上十點
開啟條件:完成中級任務後兩個月以上

一天的訓練結束,已經完成個人每日菜單的輪迴選手們紛紛瀏覽起了網頁或上通訊軟體,準備隨時關電腦往食堂移動。江波濤也是比規定時間還早完成個人訓練菜單的人之一,剩下的時間沒打算做太多複雜練習,輪迴副隊時不時瞥向掛鐘,一面進行最簡單的基本操作。時間差不多時,江波濤立刻關了程式退出帳號卡,幾乎在時間結束的提示音響起時就站起了身,時機掐得比張新傑還精準。

 

而還有另一人也在同時刻站了起來。

於是在眾人側目下,輪迴的正副隊長雙雙將帳號卡收好,先收好的副隊轉了身準備先行離開時,沉默寡言的青年冷不防拉住了他的手。被扯住的江波濤只看了對方一眼,堅定的搖了搖頭,然後率先離開了訓練室。周澤楷馬上緊跟其後離開,留下面面相覷的一干輪迴眾望著門戶洞開的訓練室門口。

 

「隊長他們……還在吵架嗎?」吳啟疑問。

「我上次問了,兩人都說不是吵架,只是有件事達不成共識。」方明華搖頭。

「堅持這麼久,和吵架也差不多了吧?」杜明吐嘈。「話說……聽說隊長上上禮拜和女友分手了?會不會跟這件事有關係?他們好像就是那時候開始這樣的。」

 

「不太可能吧?小江沒有交新女友啊,而且他哪可能介入隊長的感情事,去充當和事佬還差不多?」吳啟皺眉,難以贊同杜明的臆測。

「我上次問過小江到底發生什麼事,小江只說『我能說的都說了』。」方明華回想前陣子被派去了解事況時,輪迴副隊那一臉莫可奈何的表情,十分能理解他的心境。

 

周澤楷這人平常雖然溫和好說話,但固執起來倒也不是好相與的。只是向來除了榮耀以外,能讓周澤楷固執的事物實在不多。

「兩人早點和好,經理他們也舒坦啊,全明星近了,他們每個禮拜去跟俱樂部開會討論細節時,聽說那氣氛之妙啊……害得經理都來問我詳情不知幾百次了。」吳啟想到輪迴經理一邊抹汗一邊探問著隊裡狀況的情景,不禁一陣想笑。

「雖然說鬧了彆扭,正事沒妨礙不就好了。」呂泊遠總算開口,他也搞不懂兩人發生了什麼事,但既然兩人都不說,那就代表這事他們幫不上忙,所以他倒是心態調整得挺好。

「是啊,畢竟隊長他們也不是不識大體的人。既然沒影響比賽,大家就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他們自己會解決的。」方明華關好訓練室門。

「叫他們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先放一邊,等拿了冠軍,要彆扭整個夏天都隨他們!」杜明氣勢十足地表示,眾人立刻笑了起來。

 

今年輪迴的表現相當不錯,最近在賽場上的得心應手,親身征戰的選手們最能直接體會。因此這幾個月來,輪迴全隊上下都異常鬥志高昂,拿冠軍都喊幾百遍了。雖說正副隊長兩人私底下似乎有什麼狀況,但場上合作無間倒是沒有絲毫受到影響,場後記者會也默契如舊,因此除了內部知情的隊友之外,竟沒任何媒體察覺。

 

「唷杜明這話說得真不錯,我可要去跟隊長他們講了啊!」吳啟踏進食堂,指了指坐在窗邊的周江兩人,一面調戲哇哇大叫的杜明道。

 

***

打從江波濤被邀進輪迴的第一天起,吃飯時周澤楷就是坐在他的對面,這維持了快兩年的習慣在而今的時期,只是令氣氛更加微妙--雖然嚴格說來只有江波濤單方面感到尷尬--周澤楷彷彿沒事人一般沉默地扒飯,輪迴的副隊只好故作輕鬆將飯菜快速掃入口中,假裝沒發現對面不時投來的眼神。

 

周澤楷和江波濤都聽見了吳啟踏進食堂時說的話,並立刻明白了隊友應該是在擔心他們之間的事。但是很無奈地,周澤楷不知道自己還要讓他們擔心多久。畢竟他是個戀愛生手--雖然這話對過去所交往的對象們很失禮,但是直到上上週之前,他才第一次體會到自己並沒有真正談過戀愛。

直到他明白自己對江波濤的心意後,他才總算搞懂以往為什麼總因「漠不關心」而被甩--相較他對江波濤幾乎沒有止盡的探索慾和佔有慾,他對過去女友們精神上的照顧,確實被指責為漠不關心也不為過。

而兩週前,在兵荒馬亂中剛體悟人生新階段的他,見江波濤似乎正準備放棄這段關係,一時著急,便在還沒處理好與前女友關係的情況下攔住對方,進行了人生第一次的告白。

 

由於這時機選得太差,江波濤聽了之後十分感動……然後拒絕了他。

過去周澤楷被告白時總是無法理解,自己努力才能擠出那些拒絕的話,都快拒絕到產生罪惡感了,為什麼對方還是不能好好聽進去,然後果斷接受事實--現在他總算體會了那種心情。

 

不是不知道該放棄,是不願意放棄。

用餐過程中周澤楷一句話也沒說,但只要像過去般不時抬起頭,然後調味料、餐巾紙就會適時地被遞過來。江波濤雖然從那天起,除了工作時候外就幾乎避開了所有能和周澤楷對上眼的機會,但事實證明就算不看周澤楷的眼睛,江波濤還是可以正確明白他想要的東西,簡直比過去歷任的女友還貼心。

 

都做到這樣了,為什麼他們不能交往?賽場上無往不利的槍王感到非常不解,只能繼續努力用眼神表達,他相信江波濤會明白自己是認真的想交往,並不只是一時衝動、顧及隊友關係什麼的而答應,不過江波濤就是不肯好好看他--所以這單向的通訊呼叫,兩個禮拜來一直都沒有回音。

 

必須試著從其他地方找出卡關的問題點。周澤楷見用完餐的江波濤還是避開眼神接觸,微笑朝他揮手後就先一步離開了食堂,陷入窮途末路的槍王看向食堂另一側氣氛熱烈的隊友們,默默端起自己的餐盤,然後放到了方明華對面的桌上。

 

是集結眾人智慧的時候了。

「……隊長?」吳啟驚訝地看著在自己身旁坐下的青年,自從正副隊之間鬧起彆扭後,輪迴眾人吃飯時都會識趣地坐在離兩人有段距離的地方,給兩人溝通的空間--只是效果似乎不太好。

 

周澤楷在眾人詫異的視線中把心一橫,緩緩開口道。

「大家……幫忙。」

 

***

當輪迴眾人努力聽懂周澤楷斷斷續續的說明,被榮耀圈最大的八卦震驚得找不著北時,另一位當事人正在回房間的路途上,開著一人自我檢討會。

 

忍住啊江波濤,剛才眼神又差點對上了!小周的眼睛有魔力不能看的!輪迴副隊再次對自己申誡道,活像個天天看見流浪小動物在家門外等著,但經濟能力養不起,為避免良心苛責只好努力繞開牠的老好人,而對方卻始終不能明白他的苦心,一直試圖要他正眼看待--這種你追我跑的生活差不多是自兩個禮拜前,周澤楷和女友分手後開始的。

 

江波濤聽見這件事時,其實還頗為驚訝。

距今約六個禮拜的某個晚上,自家隊長突然向他告白,在自己拒絕之後,兩人的日常相處就恢復了平常。他一直以為周澤楷總算回到生活的正軌,修正了那段曾經的小小荒唐。

雖說心裡不免失落,但對江波濤來說,這未嘗不是一個對彼此而言的最佳結局。自己還能安身於原本的關係,心上人則得其歸所,而且名正言順。

 

--是的,名正言順。若是正常的情況下,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是任誰來看都無比幸福的事,只可惜不論是這段感情的開始、過程,一直到最後告白的場面,從來都不在「正常」的範圍中。這讓江波濤不禁覺得對方與其說是喜歡上自己,不如說應該是……產生了錯覺。

 

事情是從一個玩笑般的問題開始的。當周澤楷提出那單純到有點可笑的疑問時,他對江波濤而言還只是一名好隊友、好夥伴。為了解決自家隊長的問題,兩人試了一些方法,而在一連串奇妙的錯誤後,因為互相解決需求確實比自己來有快感的多,於是他鬼使神差地就答應了以後都互相幫忙。

 

每次做完後,在江波濤睏了起身回房前,兩人都會併肩擠在小小的單人床上閒聊一些生活瑣事。可能是因為氣氛有種親密的錯覺吧?小周平時很少提及的感情事,這時候特別常成為話題。剛好他也很好奇周澤楷異於常人的感情生活,於是自己也總是熱衷聽著。後來周澤楷分了好幾次說,才慢慢細數完他每段戀情的標準模式。

 

他的戀情模式就是--被趕鴨子上架般的開始,以及最後莫名其妙的結束。周澤楷因為優異的外貌條件,每段感情都由女方強勢開場倒也挺正常,令兩人不解的是後續。明明正式交往後才培養感情的情侶多的是,但像周澤楷這樣該盡的力都盡了,卻總是失敗的也實在不多見,怪不得他對自己做錯了什麼感到疑惑。

 

「小周即使一開始是被逼著交往,最後也會喜歡上對方嗎?」江波濤好奇地問。青年聞言歪頭想了想,側臉在黑暗中拉出一道漂亮的剪影。

「人好……就會喜歡。」

聞言江波濤不禁失笑。這答案很像單純的青年會有的想法。

「那人不好呢?遇過這種類型的嗎?」

「嗯。」周澤楷點點頭,認真回憶了下那幾段特別痛苦的回憶。

「如果對方提出無理的要求?」

「……沒聽見。」

「假裝沒聽見啊!」江波濤又笑,忍不住調侃。「那吵架時?」

「也……沒聽見……」青年閉了閉眼,十分無奈。

「不會想乾脆分手?」

「主動分……難。」

「讓對方答應分手很難?」

「嗯。」

江波濤想像了一下周澤楷提分手時可能會發生的情景,不得不承認那恐怕對周澤楷來說真是場硬仗,或許比打季後賽更艱難也不一定。

 

「那如果努力之後,還是分不了呢?」

「答應了……就做到。」

雖然江波濤看不見對方的臉,但他大概可以從語調推測出對方的表情。

「忍到對方自己提出分手為止啊,這樣不是要忍受很久嗎?」

「總會過去。」聲音還是一樣無奈。

江波濤這次是真的笑了出聲。

 

不管最初接受交往時有多不樂意,答應之後還是會努力達成另一半的要求,然後漸漸發掘對方的優點,最終接納對方--聽起來簡直像個模範男友,但大部分戀情卻都是由女方提出分手告終。

 

外貌好看、能力出眾、沒有惡習、個性謙遜溫柔,就算口語表達不太流暢,以同為男性的江波濤來看,這樣的對象也已是不可多得的了。如果自己未來的女友有達到一半以上的條件,他甚至都願意娶回家了……真不明白那些女孩的心境發生了什麼轉折。

雖沒辦法解開周澤楷的疑問,但江波濤也不忘安慰隊友,至少對方這次交往的女友個性不差,兩人或許可以長久走下去--就這樣,在守護著個性溫柔的好友,時不時地開導他的過程中,埋藏在江波濤心底的友誼不知不覺漸漸變了質。

 

江波濤察覺到自身情感變化的契機,是因為一則短信。

兩人持續了四個月的夜晚密會總是沒有任何預告,訓練後周澤楷拉住他的手就是唯一的暗示,所以江波濤只要發現對方頻頻注意訓練結束的時間,就能心照不宣地準備放慢離開訓練室的腳步,好讓對方能及時追上來拉住他。不過那天訓練結束的提示音響起時,周澤楷的手機也因為收到短信而震動了一下。

 

周澤楷的交際圈非常狹窄,他的父母不會使用短信,而可能發短信的其他隊友都還在訓練室裡。那麼,會傳短信給周澤楷的人就只有一個了--江波濤意識到這點,而又看見周澤楷急著去掏手機時,忍不住就快步走出了訓練室。

 

猛烈襲上心頭的負面情緒令江波濤自己也吃了一驚。

只不過是小周女友傳個簡信打斷他們的小遊戲罷了,這種情緒是怎麼回事?快速走向食堂的江波濤不禁納悶,而心細如髮的他根本花不到幾秒,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他喜歡上了自己的隊友。不僅是隊友,也同時是他家隊長、輪迴的王牌、以及……最信任他的人。小周因為信任自己,所以才找他諮詢煩惱、找他幫忙,甚至一起好玩地排解生理需求--但這些事不該發生在其中一方抱有「其他情感」的前提下。

 

這形同一種欺騙,利用對方的不知情來滿足一己私慾。

於是江波濤用完餐後迅速躲回了自己房間,決定在周澤楷發現不對勁之前,應該由自己先一步結束這個已經有一方擦槍走火的危險遊戲。只是當周澤楷又一次逮著機會在訓練後偷偷拉住他時,看著青年的視線像個青澀少年那般閃著興奮好奇的期待光芒,輪迴的副隊長再度敗下陣來。

 

雖然自己抱持著不正的心思,但既然小周做這種事時並沒有好玩以外的情感動機,那就應該不算是……背叛了他女友吧?江波濤心裡悄悄地冒出了惡魔的蠱惑聲音。

就再一次吧。

再一次就好。

就到小周的女友發現不對勁為止……

就這樣,每次看到周澤楷提出邀請時毫不知情的眼神,惡魔的聲音就會偷偷出現在江波濤耳側,結果是他的底線一次又一次地後退,早該結束的遊戲因為一次又一次的重來,而不斷持續了下去。

 

就在這反覆的過程中,江波濤總算弄懂了周澤楷每次戀情都會失敗的謎。

在賽場上總是很犀利、很敏銳的槍王,在感情這方面該說是不開竅呢、還是被動呢,總之周澤楷對待戀愛一直都是溫和包容,沒有太多規矩、沒有太多個人想法的。只要對方讓他拒絕不了,又或周澤楷發現拒絕對方之後會讓情況很糟糕,他便會試著接納對方,好好對待對方--他就是這麼一個溫柔的人。

 

這樣的溫柔同時也有著殘酷的一面。他雖然盡責,但卻不是「愛」著另一半--那種溫柔並不是對戀人的包容,要比喻的話還比較像是寵愛小狗小貓,因為不會產生佔有慾,所以可以溫和、可以忍讓。對於另一半而言,這種疼寵當然不足,甚至有點方向錯誤。而對周澤楷本人而言,他每一段「戀情」都很盡心,卻總是收不到效果,因此也覺得很挫敗。

因為周澤楷天生的不擅表達,他的歷任女友直到分手時甚至都沒來得及搞懂,雙方自始至終在談的「戀愛」就不在一個水平面上。而既然另一半都一頭霧水了,被分手的周澤楷本人自然更加不會明白。

 

江波濤雖然一切都懂了,卻沒有點破這件事。一來周澤楷既然一路沿著這樣的模式走來,那表示他迄今都沒能遇上一個真正喜歡的對象。所以他才無法察覺到其中情感的差異,這種事情除了本人開竅以外,實在沒有其他辦法。而周澤楷現今還有交往對象,他也不希望只憑一己推論,就搞砸一對或許未來有希望的情侶。

 

最後的原因是:他不知道這推論是不是出於自己的嫉妒心。

自己雖然已經放棄,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為嫉妒著那些可以享受青年的溫柔,甚至奢侈地拒絕的女孩們,所以才妄言她們是因為周澤楷從來沒有真心愛過才產生不滿--所以江波濤最終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旁觀著周澤楷或許又將失敗的進行式戀情,暗暗隱藏起自己的心意。

就算周澤楷和他女友並不是真正的戀愛,但自己對周澤楷可千真萬確是戀愛情感。

以江波濤對隊友的了解,自己的心意要是被發現,周澤楷絕對會為必須拒絕他而苦惱,而江波濤身為輪迴戰隊的潤滑劑,無疑是會被周澤楷歸類在「拒絕了之後情況會很糟」的那一類。他簡直可以想像出周澤楷發現後會有的內心掙扎。

 

一邊是朝夕相處、沒處理好可能會使隊伍崩解的隊友,另一邊是才交往不久、情份也不深厚的女友。江波濤甚至敢說,周澤楷最後一定會選擇自己。兩人先是不情願地開始交往,然後周澤楷就會……嘗試著喜歡上他,就像他對每一任前女友所做的那樣,自己會得到對方歷任女友所經歷過那種盡責的寵愛,這就是周澤楷認知中談戀愛的方式--但他不需要那種妥協般的戀愛。既然不是真心喜歡,自己碰巧佔著一些身份上的優勢而得到的短暫美夢又有什麼意思?

 

所以,他並不希望對方發現自己的心意。正因小周找他排解需求並不是出於情感動機,所以他才能懷抱著一絲的罪惡感,繼續裝傻下去,說服自己只是在進行好友間的交流活動。

 

--然後關鍵的那天晚上,周澤楷在過程中突然吻了他。

他是發現了自己的感情所以做出回應?或是……興奮之下把自己和女友弄錯了?

江波濤感覺當下像是被一盆冰水迎頭澆下,愣生生地從自欺欺人中醒了過來。那是一個警訊,提醒他該收手的警訊--狀態已經失控,不論周澤楷究竟是弄錯情慾發洩的對象,又或發現了他隱藏起來的感情,所以想試著和他「交往」--都只會導向自己所不期望的結局。

「……小周為什麼吻我?」於是當時他看著一臉不知所措的周澤楷,露出了苦笑。

 

在對方還什麼也不明白時結束最後一次的玩火,然後就別再過來了吧。江波濤如是想著,不過事情卻沒有照他所希望的那樣發展。江波濤看得出來周澤楷已經起了疑問,他並不希望對方能弄懂,接著兩人都被太及時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趁著周澤楷手忙腳亂應對時,江波濤準備就這樣回房間,從今以後讓一切回到原點,但也沒能如願。

 

後來就是那樣了。他家隊長在混亂中明白了他最想隱藏起來的事實,然後慌慌張張地向他告了白。當事情確實如他許久以前所猜測的那樣發生時,江波濤連自己都有些意外地感到了受傷。

 

不過,所幸一切還是回到了正軌上。小周回到女友身邊--雖然那或許不是真正的戀愛,但雙方都能獲得幸福的話也沒什麼不好的。至於曾經收到的告白,江波濤把它歸類在了沒能及時阻止自己放縱的教訓之中,告誡自己千萬不能再被對方無辜的眼神捏住軟肋,然後一個心軟下接受任何要求,毫無底限。

 

就算周澤楷在那事件發生的一個月後突然地和女友分了手,然後重新向他告白,他也無法分清對方究竟是抱著和他一樣的情感,又或只是周澤楷對過去歷任女友的那種「喜歡」。最近因為周澤楷恢復單身,又有一堆妹子前仆後繼地想方設法來搭訕,要是最終他接受了任何一人,那也就用不著他來猜測對方的喜歡究竟是哪一種了。

在那之前還是只能避開吧。尤其是……在打榮耀以外的時候千萬不能四目相對。

江波濤忍不住再次提醒自己。

 

***

 

聽完周澤楷版的簡單回顧後,輪迴的食堂陷入停擺已經差不多過了一分鐘。如果這是在榮耀賽場上,眾人早就被滅團了--雖然實際上也跟被滅團了沒兩樣,輪迴眾人感覺自己的血線差不多已經到了最底。

 

「所以隊長和女友分手是因為……喜歡上小江?」方明華深吸口氣。這真是本日最大爆點,杜明那傢伙怎麼淨是在奇怪的地方直覺特準?

寡言的青年點點頭回應。

「然後小江不答應交往?」吳啟很努力想將剛才的故事和自己所認識的正副隊長連接上,不過效果不是很好--這兩人到底是什麼時候談了戀愛!還告白了兩次!為什麼沒有人察覺啊,他們不知不覺穿越到未來了嗎?還是他們神經太粗了?

聽見提問的青年又點了點頭。

「雖然沒有答應,但小江也承認喜歡隊長……?」杜明的眼睛從方才就一直沒恢復成平常的大小,他猜測兩人是在吵感情的事時還被反駁呢,結果中了大獎?早知道就開賭盤了啊?

輪迴隊長的回覆還是點頭。

「那隊長和小江不就是兩情……相悅嗎?問題在哪?」最後呂泊遠愣愣地問。

「不知道。」周澤楷終於搖了頭。「小江不說。」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從周澤楷那少到不行的話所還原出的事情真相,他們實在看不出來問題點在哪……而且在那之前,他們光是要理解這個八卦就已經很吃力了啊!為什麼要教自慰?為什麼方法是一起看小黃片?為什麼最後變成了兩人互撸而且還是長期互撸?然後怎麼就撸出感情了呢?這談戀愛的方式好潮啊隊長小江我們跟不上你們的思維啊!我們已經是舊時代的人了嗎?

輪迴眾人的腦袋彷彿被格林機槍無冷卻地掃了大概快十分鐘,從他們開始聽這個故事以來。

 

「呃,對不起啊隊長,雖然這跟那無關但我實在很想知道……」杜明像個好學生似地舉手發問。「和女友分手時隊長用了什麼藉口才成功的啊?」

「不用……藉口。」

「臥槽難不成直接說了實話!說你喜歡小江?」呂泊遠瞪大眼,好吧,這處理方式比較像他們認知中的一槍穿雲操作者,但這方式並不是很好啊!

「嗯。」青年肯定道,並且強調似地補充。「……有道歉。」

「就這樣?這麼容易?」方明華睜大眼,有道歉就能接受,這跟他認知中的「女友」這種生物不太一樣啊。

「一直到……接受。」

「直到對方接受為止?……隊長花了多久時間?」吳啟想像了下,覺得答案應該挺驚人。

「一個月。」

「……」輪迴眾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所以這樣算算,隊長第一次告白的時候是六個禮拜前對嗎?」見場面陷入僵局,方明華連忙打起精神。

「嗯。」

「咳、我看隊長,我們先去幫你問問小江的意思吧,至少得先搞懂卡關點在哪對吧?」吳啟清清喉嚨道。然後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

 

重點是,比起周澤楷,跟江波濤溝通比較簡單。這是輪迴眾人的心聲。

在那之後,眾人先是實際感受了自家副隊有心裝傻時有多麼難應付,然後在呂泊遠破罐子破摔地把眾人已經明白事情經過的事講出來後,又花了非常多的心思說服江波濤一直這樣下去對隊伍整體氛圍有多不好、心結說出來才有解決的希望等等等……後,江波濤才終於將他的一連串心境轉折……化繁為簡地以眾人能理解的方式作了長達五分鐘的摘要報告。

 

即使是江波濤這麼善於溝通的人,這資訊量還是龐大地讓眾人感到又一陣暈。

待在輪迴容易嗎!當兩名戀愛中隊友的中間人容易嗎!何況他們還要積極地讓這兩人取得一個雙方都能滿意的平衡點,不再上演默劇般地天天你追我跑!輪迴眾人感到壓力山大,紅娘真的不是那麼好當的,尤其所謂的紅娘就代表雙方都是自己人,一方都得罪不起。

「呃,小江啊我想我們就問得直接點吧,你要怎樣才接受隊長?」吳啟深吸口氣,他突然覺得今天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無知……怎麼隊友都攜手夜談了那麼多回他們還毫不知情呢?簡直有眼無珠啊!

 

江波濤聞言,很是認真地陷入了沉思。

確實聽見周澤楷告白時,他直覺就認定了對方又是像哄女孩那樣地在哄他。至於對方真心喜歡上自己這樣的可能性,他則完全沒有想過--這也是正常的,畢竟一個交過這麼多任女友都沒辦法遇上真愛的男人,有一天喜歡上了身邊的同性好友……這種愛情電影般的情節,其可能性原本就低到可忽略不計吧?

所以是自己太過武斷了嗎?青年看著眾人認真的眼神,也有點不確定了起來。

 

「如果他能說服我是認真的,應該就行吧……?」江波濤想了想,還是覺得這說法小少女到自己都惡寒的程度,但是他又想不出別的敘述方式。

「好,具體該怎麼做?」呂泊遠繼續拍案垂詢。

 

江波濤汗,有人這樣給隊友寫攻略的嗎?就直接問當事人?他們怎麼不去問問野圖BOSS要怎麼樣才願意被推倒呢?於是輪迴副隊很是無言地問了拿出筆記的眾人。

「有這樣告訴別人如何攻略自己的嗎?有沒有下限了?」

「隊長親口拜託我們的,我們只好手段不計。」杜明曉以大義。

「你們怎麼就不幫我啊?這麼相信隊長真心喜歡我,不會害我空歡喜一場?」輪迴副隊不禁感慨,外界所傳他們是一人戰隊還真不是沒有原因,所有人--包括他--都以周澤楷為中心繞著轉啊。無一例外。

 

「我看包管是真的,隊長以前哪追過什麼妹子啊,都是妹子來貼他吧!但他這次煩惱到都找我們商量了,小江你還有什麼好不信的?」呂泊遠乾脆就助攻轉主攻了起來。

「是啊,而且你們談戀愛的過程太奇葩了,這樣也談得出來,必是真愛!」

「就算不提那個吧,你們琴瑟合鳴同心協力,至少比隊長失戀還有希望奪冠的多!」

「沒錯沒錯,為了輪迴的偉大事業著想啊小江,你是副隊吧!」

「這都什麼跟什麼,有這樣強買強賣的嗎!」

江波濤這下真是哭笑不得了。這種彷彿在市場被大嬸包圍,爭相推銷自家貨物的感覺是怎麼回事?雖然他們全都推銷同一個貨物,而自己根本不用推銷也早就垂涎已久。

 

「好啦不逗你玩了,我們就把你的話直接轉述給隊長。剩下就不是我們的事了。」

輪迴眾人也沒有繼續鼓噪,趕緊見好就收,揮了揮手魚貫離開江波濤的房間。

最後一個踏出門的呂泊遠關上門前,還是忍不住道。

「小江你好好考慮一下我們的話吧?雖然我們不像你那麼了解隊長,但是依我們看,應該不是你想的那樣。」

見其他人也在廊道上跟著點頭,輪迴副隊陷入了沉思。

 

        「我……會好好想想。」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全職|尋找自我(5)(周江) | |全職|尋找自我(3)(周江)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