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全職|尋找自我(5)(周江)


※CWT35新刊試閱
※請從第一回開始看

※OOC兼角色崩壞有請注意
※這是一個槍王大大很崩壞的腦洞故事,真的腦洞請慎入

---------

任務名稱:男人成長之路任務鏈--高級篇(下)
地點:某情侶熱門景點
時間:約莫晚上七點
開啟條件:完成前置任務後兩個月以上

輪迴眾人來找他談人生的當天晚上,江波濤的房門被敲響了。

拉開門後,江波濤意外地在門口見到了自家隊長。

「小周已經想好了?這麼快?」江波濤有些訝異。

 

周澤楷點了點頭。雖然他開竅比一般人晚了……非常多年,但並不笨,何況其他人在轉述江波濤的話時,也早就七嘴八舌地給了他一堆亂來的分析和意見,所以他在驚訝江波濤對自己了解之透徹的同時,也很快就抓到了對方心理的結。

只是很可惜,證明心意這種事除了時間和行動以外,沒有其他辦法--所以左思右想後,周澤楷乾脆就直接來了江波濤的房間。

「拒絕……告白。」青年在心上人的面前笨拙地開口。

沒有主詞、沒有受詞,這是句任何人聽了都很容易誤解的話。

只是,聽眾也不是普通人。

「是說以後都拒絕其他女孩子的告白嗎?」江波濤幫對方補完了整句話。青年點了點頭。

「但小周的歷任女友都是因為拒絕不了才接受的吧?」

「時間證明。」周澤楷頓了頓,又補充道。「……答應為止。」

「好啊,我等你。」江波濤笑道。「如果期間有小周喜歡的人,放棄也沒關係。」

「不會。」青年搖搖頭,道了聲晚安後就準備離開。

江波濤正要關上房門,就看見對方突然又停下腳步。

「怎麼了?」看著對方欲言又止的樣子,江波濤忍不住好奇。

「可以……約會?」俊美的青年像是怕他不答應似的,試探地問。

 

你當時要人教自慰時怎麼都不會害羞啊?順序完全相反了吧?

江波濤看著對方小心翼翼的樣子,差點又笑了出來,答道:

「可以。」

 

***

 

兩人在全明星賽前和好,輪迴俱樂部的經理也總算放下心來,畢竟這次全明星賽是輪迴主場,不少事前布置都是要和正副隊長協調的,要是兩人一直都維持著那種欲言又止的氣氛,他辦事的難度可是會提升不少。

經理看著氣氛一如往常和諧默契的正副隊長,感到十分安心。

他們輪迴的畫風就是要這樣幸福美滿才對啊?經理安慰地想,也不管用上的形容詞有多詭異。

 

兩人自從回歸純粹的朋友關係後,就這樣相安無事地過了幾個月。期間也不是完全風平浪靜,自從輪迴眾人得知詳情之後,時不時就會慫恿周澤楷嘗試一些奇怪的追求招數,從沒追求過人的戀愛生手周澤楷也完全來者不拒,照單全收,經常被搞到哭笑不得的江波濤,有時實在忍不住懷疑其他人完全是抱持看好戲的態度來瞎鬧騰的。

 

而周澤楷恢復單身以來,桃花不斷的老問題也再度浮現出來--比起追不追求,周澤楷要怎麼處理這個問題才是江波濤最在意的,畢竟他們本來就算兩情相悅,他也不在乎女孩子所嚮往的那些追求過程,他只想知道這份兩情相悅可以維持多久。所以不管周澤楷應對前仆後繼的女孩再怎麼手忙腳亂,他也從未插手幫忙。

 

這天是情人節,因為剛好是常規賽的隔天休假,周澤楷乾脆邀了江波濤去約會。這次不知道是杜明或哪個傢伙從網路上看來了情侶熱門景點推薦給周澤楷,當兩名青年出現在人山人海的情侶檔之中時,頓時感到自己在這種約會聖地是多麼的畫風不合。

 

人多的地方賣食物的店總是最熱門,於是江波濤終於排完冗長隊伍,端著兩杯熱咖啡穿梭過人海,接近和周澤楷約好的地點時,遠遠就看見了對方身邊站著不認識的女孩。

這麼短的時間、在這種情侶佔大多數的地方也可以被搭訕?江波濤覺得自己比起嫉妒,還不如說感到佩服了--佩服周澤楷的魅力以及擁有掠食者魄力的現代女性們。因為也想聽聽周澤楷會怎麼說,江波濤掃視了四周幾眼,勘察完地形後快速擬了戰術走位的路線,不著痕跡地繞到了周澤楷視覺上的死角處。當江波濤找好掩護地形貓著,甚至產生了自己在打比賽的錯覺後,他也總算聽見了周澤楷和搭訕女的對話。

 

「給個郵箱也不行嗎?為什麼?」女孩子的聲音聽起來十分不甘。

「有……喜歡的人。」

「但你明明是和朋友來的吧?我剛剛有看到。」

啊……在一般人眼裡看起來是兩名男性好友啊。江波濤總算意識到了自己的盲點,並不是女孩子太過積極,死會的男人也敢出手,而是在她們眼中,他和周澤楷兩個都還單身。好吧,其實他們還沒交往,也應該算是都單身沒錯。

「……是他。」我喜歡的人就是他。周澤楷很努力地傳達這一點,遠方的江波濤不禁有點感動,但可惜的是站在榮耀第一人面前的妹子反而沒能接收到這訊息。

「對啊就是你那朋友,我還看了你們好一陣子,都沒看到你們帶著女朋友啊。」

 

一般妹子……果然沒辦法跟小周順利溝通啊。小周接下來會怎麼說呢?江波濤慢慢啜著自己那杯咖啡,忍不住有點好笑,又有點期待起來。

只聽見周澤楷嘆了口氣,直接說道。

「我喜歡他。」

「喜歡……誰?」妹子愣了一秒。「你朋友……?」

 

江波濤的角度看不見,但他猜青年必定是點了點頭,因為女孩的聲音已經慌亂了起來。

「這什麼跟什麼,你就為了不想給個郵箱撒這種謊?」

「沒說謊。」青年沉穩的聲音頓了頓,又道。「只喜歡他。」

 

對話就此中止。江波濤等了許久沒聽到下文,偷偷探頭去看才發現那妹子已經不知何時走了,約好的地點再度只剩下周澤楷一人。江波濤故作不知地帶著兩杯咖啡走上前去,將已經不那麼燙的杯子放進周澤楷掌中。兩人默默地在原地喝了幾口,江波濤就見周澤楷的手突然伸到自己面前。

 

「……少。」周澤楷默默地將還接近七分滿的咖啡塞進了他手裡,自己拿走了江波濤手中三分滿的杯子。

真是眼尖。江波濤端著杯子沉默了幾秒,才默默問。

「你什麼時候發現我在的?」

「剛回來。」

剛回來的時候?那不就是一開始嗎。

「……所以那些話是說給我聽的吧?」

「嗯。」輪迴隊長點了點頭,坦率承認。

「真狡猾,你真的學壞了。一定是吳啟或杜明教的。」江波濤為了不笑出來,只好抿了抿唇,果然就見對方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樣子。

「小江……不開心?」

「你說呢。」江波濤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只好低頭繼續喝咖啡。

 

***

 

輪迴所有人都感受得到,情人節過後正副隊的刺眼程度就成等比級數直升,還好電競圈基本上還不到演藝圈具有那麼廣泛的曝光度,媒體也相對下還能專注在比賽表現而非選手私生活,不然輪迴正副隊早不知道見報幾次了。原本情人節前還能辯稱為感情非常要好的朋友氣氛,現在要說他們之間沒有什麼,恐怕都不會有人相信。是因為兩人的眼神接觸過於頻繁嗎?還是偶爾莫名的相視一笑?不管怎樣,感覺應該已經安全了啊?

 

於是當眾人偷偷找上周澤楷問兩人是不是順利交往,得到的答案是一個搖頭時,眾人感到無限震驚。

什麼竟然還沒嗎!那是還沒交往的氣氛?那真交往他們得受到什麼程度的恐怖荼毒啊?替單身漢們想想好嗎有沒有人性!除了方明華外的輪迴眾不禁悲憤。

 

「怎麼會還沒交往?隊長情人節沒告白嗎?」

「沒……」周澤楷想了想,江波濤有聽見所以該算有吧,於是又改點頭道。「有。」

「有?那小江的回應?」

「不知道。」

「隊長……沒去確認?」看見周澤楷肯定地點了頭,眾人都要瘋了。

 

情人節到現在都幾月了兩位大大!常規賽都結束了好嗎!已經春去夏來了啊!你們到底在玩什麼曖昧呢?看不下去的吳啟大手朝食堂桌面一拍,霸氣威武地喊:

「再這樣下去不行,隊長我們來幫你製造機會!」

 

輪迴戰隊的慶功宴至多會舉辦兩次,一次是常規賽結束後慶祝打入季後賽,季後賽則不論成績,不管在第幾輪結束都會舉辦慰勞性質的慶功宴--只是連輪迴的選手們都沒想到,這次賽季熱得發燙的手感真的一路讓他們戰到了最後,訂在同家飯店宴會廳的慶功宴著著實實落實了它的本義--慶祝輪迴戰隊得到了職業圈的至高榮耀。

 

一眾平日禁酒的選手們這天也都很難得地喝了開來,並且個個不勝酒力,很快地隊中的王牌兼輪迴最重要的軸心骨就被大家輪番灌醉。

「……不舒服……」周澤楷癱坐在會場邊上供作休息的椅上,小聲嗚咽。

「你喝太多了。」望著青年潮紅的臉色,江波濤不贊同地皺眉。

「小周倒了?那小江你帶他回房間。」經理一邊朝嘴裡塞著食物,還笑得合不攏嘴。「記得回來啊!」

「好。」江波濤撐著自己也微醺而有點站不穩的身體扶起比他高大的青年,小聲提醒。

「小周還能走嗎?走好……」

 

兩人幸好還沒醉到認不清自己住的樓層,只是一路搖搖晃晃走來,任誰看了都不會相信他們一人才喝了兩杯酒,另一人則只多了一杯。江波濤往周澤楷的口袋裡掏了幾下,好不容易才摸出房卡開了門。所幸床離門邊不遠,江波濤只需要走幾步就能順利把自家隊長卸貨在那張床上。

 

雖然周澤楷也算是靠自己的腳走回來,但基本上重心都掛在江波濤的身上。搬動一名成年男子可不是那麼輕鬆的活,江波濤把已經半死的聯盟第一帥哥放倒後,自己也累得坐在床沿,一時不想移動。柔軟的床此時魅力實在很大,江波濤乾脆往後一倒,擠在周澤楷的身邊。

被他一碰,醉鬼突然回過神了來,模糊地囈語。

「……小江……」

「嗯?」

「別走……」青年的大手伸了過來,小小力扯了扯他的衣角,就像小孩那樣。

「我這不是在嗎?」江波濤笑了起來,覆上對方的手背拍了拍。

「一輩子。」

 

沒預期會聽見這話,江波濤於是愣住了。因為這短暫的沉默,原本躺在他身邊的青年翻坐起來,兩手撐在江波濤的上方,又再度問道。

 

「好?」周澤楷的眼神是江波濤所熟悉的,那個非常無辜、帶著祈求,正因為這樣而危險的眼神--他每次的割地賠款都是發生在這樣的眼神之下,他猜想這眼神可能可以激發他身上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母性。

「……好。」江波濤的聲音和身段無自覺地放柔,好接受青年俯身下來的親吻。

 

帶著酒氣的唾液交換只是讓酒量淺的兩人醉得更徹底,沒過多久江波濤就感覺到對方急切地用下半身蹭著他,忍不住帶著微笑,隔著已經變形的布料撫上了勃發的器官。

 

「好久沒這樣做了啊?」江波濤放慢了拉下拉鏈的動作,上一次是多久前?至少已經半年以上了吧?輕輕握住已經有了硬度的器官,他套弄起敏感的前端,聽身上的青年加重的氣息,故意問:

「感覺怎麼樣?」

想不到青年只是將下身更用力地蹭了蹭他的手掌,很滿足地說。

「本人……好。」

「……本人?難道還有替代品?」江波濤停下動作,這句話可不能當沒聽見啊。

「比照片……。」

翻譯隊長語技能十階的輪迴副隊立刻理解了是自己的誤會,一面繼續手上的動作,忍不住又好氣又好笑:

「哪裡來的照片?我們平常沒有拍過合照啊?」

「官方……畫冊……」

「那你也行!」沒記錯的話,那好像只是穿著戰隊制服跟聯盟總部的金字招牌站在一起的照片吧?取景、造型、表情自然度都稍差啊!江波濤想了想那畫面都覺得有點可憐。

「你說是靠那個移動硬盤好像還好點。」

「沒有臉……不興奮。」槍王非常委屈地抱怨。

「這真是……」能言善道的江波濤都無言了,最後只能擠出一句話。「那個硬盤給隊長實在浪費了。」

 

交談到此為止,後續就是久違的互相摸摸,不過就在兩人快到極限時,江波濤突然停了下來。

「?」周澤楷沉默地看江波濤撐起上身,俐落地脫掉上衣拋到旁邊椅上。

江波濤轉回身看見一臉不解的自家隊長,也很是疑惑。

 

「……今天只用手就夠了嗎?」

「!」受教的好學生槍王大大立刻意會,也坐起身扒掉身上剩下的衣料。

 

再後來,江波濤深刻體會了一件事,人雖然一開始最基本的單手劍精通沒點(現已滿階),但在技能樹下端的高階技能方面,自己跟周澤楷的熟練值差距實在太大。

千萬不可以太小看異性緣不斷的男人,在你以為他是個連初階技能都不會的小白時,其實他早就已經越級打怪多年了--這是在得到冠軍的當晚就陣亡的,輪迴副隊的後日談。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