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鬼ABO小段子(全職/雙鬼)

2013/12/22


沒頭沒尾,只是個小段子。

R18
ABO設定請注意

----------


「阿策?」李軒抬手叩門,揚聲道。晨練開始已經快兩個小時,虛空的副隊長卻始終都沒現身在訓練室裡,他這才來看看情況。

本來嘛,找人這種小事交代給隊裡隨便一個新人辦就好,但李軒想到吳羽策脾氣,要是真發生什麼狀況,他絕對不會想讓隊裡新人看見的,於是李軒乾脆在完成了個人訓練後親自過來。

李軒試著轉了門把,沒想到還真讓他打開了。一踏進房裡,空氣中滿佈的誘人氣息就排山倒海朝他湧了過來。李軒忍不住一愣,眨了眨眼邊適應房內的昏暗,最後在床的一角發現了自家的搭檔兼好友。

吳羽策環著自己屈起的腳,將瘦削身軀縮成小小的一團,十指緊緊扣在前腕上像是忍耐著什麼。配合上空氣中濃烈的信息素,李軒頓時明白了對方為什麼沒能出現在訓練室中。

-- 吳羽策是Omega,雖然平常會使用抑制劑控制發情期,但顯然他現在處在抑制劑也壓不下的強烈發情狀態中。像自家副隊這樣沒被標記的Omega如果不希望 隨便找對象發洩,通常都會準備一些玩具什麼的來應對這種狀況。不過吳羽策的脾氣眾所皆知--這可是新人就寧敢被冷凍也要和俱樂部槓上的主。

因 此吳羽策對強烈發情期的唯一對策,只有一個字--忍。壓下所有可以讓自己輕鬆點卻違反自己意願的行為,正面強扛本能的反噬,這就是虛空副隊長的個性。李軒 的視線沒放過吳羽策的一舉一動,看著青年的腿不安地相互摩擦著,但是沒過多久那雙骨節明顯卻纖細的手指就狠掐住了膝蓋,強制壓下躁動的本能反應。

李軒下意識想離開房間,好能擺脫被Omega影響的危險性,空氣中濃烈的香氣在煽動他身為Alpha的本能--即便李軒是體質偏向Beta的Alpha,他對這方面的感應還是比Beta敏銳的多--但他的腳卻像生了根似地釘在了原地。

吳羽策不會希望自己看到他這樣子。應該說,他絕不會容許自己在任何認識的人面前露出這樣的醜態。所以光憑他竟然沒鎖好門阻止外人闖入,就足以解釋吳羽策現在的精神狀況有多麼不穩定。

李軒太瞭解這名既是搭檔也算半個敵人的後輩,為了顧及對方的自尊,他現在應該做的是在吳羽策察覺自己的存在前,退出房間,然後假裝什麼都沒看見。

青 年白皙的手指不停變換著方式互絞,試圖用痛覺轉移掉注意力,這種壓抑自己的模樣,李軒曾在吳羽策身上看過太多次--在被俱樂部雪藏起來的那段期間,青年每 場比賽都頑固地坐在選手區第一排,好似他被排進了先發陣容般。只要見到場上選手表現不到水準時,青年便會輕輕收緊搭在臂上的手指,似乎很有些意見。只是賽 後檢討中,吳羽策卻從來都沒吭過一句話。

雖然是建立在隊友失誤上,但觀點若是夠優秀,即使是被冷藏新人的意見俱樂部也會重視。說得不好聽點,這也是一種出風頭的方式。至少以吳羽策當時的處 境來說,一年後要是沒有任何表現,可能就會面臨被解約的命運,既然再糟也不會比那時更差,奮力一搏搞不好還有得到一兩次代替先發陣容上場的機會也說不定。

--但吳羽策卻沒有選擇那麼做。
那時李軒就察覺到了,在所有高層眼中都十分任性的這名新人,並不是眼高於頂丶希望所有人都捧著自己的自我中心主義者,他只是堅守一切自己認為正確的事,而不願放棄鬼劍士,也不過因為那是吳羽策無法讓步的底線之一。

至於踩隊友痛處讓自己被高層看見這等事--顯然在吳羽策的價值觀中,即便職業生涯從此中斷,也不屑為之。

多笨拙又固執的人啊。
只要吳羽策願意稍稍掩飾頭上那小小的犄角,就能瞞騙過許多人,讓他自己過得更順遂,但他卻總是堅持把一切攤在陽光下,然後在最難走的路上撞得自己頭破血流。看著後輩這稱不上可愛卻令人佩服的模樣,讓李軒後來決定偷偷提攜對方一把。

在 吳羽策以雙鬼搭檔身份被提拔為副隊長後,對戰術指揮也不是沒有自己的想法。只是虛空的正副隊長都算得上硬脾氣,於是除了有把握意見比李軒更好的情況外,吳 羽策並不常在指揮中出聲,以降低正副隊長衝突的可能性。李軒知道對方並不覺得委屈,所以也就裝作不知情地接受了吳羽策的讓步。

恐怕在吳羽策內心的規則中,自己主動先退一步,也還算是掌握了主導權。不論乍看下吃了多少虧,只要底線和條件都還握在自己手中,那便不算輸--這就 是虛空副隊的想法。而因體質緣故無法自已的追逐快感,無疑就是吳羽策所不能接受的事之一,所以他使用抑制劑,並故意一次次無視自己體質的先天需求。青年那 頑強抵抗被命運支配的苦悶樣,讓李軒心中湧起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這人何必總是這樣,為了一些原則跟自己過不去?李軒念頭方落,不知不覺,自己已經站在吳羽策的床前。

「……阿策。」李軒輕輕喚了一聲,見到青年的身子一震,飛快抬首後眼中充滿了錯愕。李軒見他狐疑地望向門口,忙不迭補充說明道:「我敲門後發現門沒鎖……怕你出了什麼事就進來了。你還好吧?」

吳羽策聽完後只是冷哼了一聲,不願理會他的明知故問。
「那你現在知道……是什麼事了吧?出去。」纖細長指指向門口,毫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青年狹長的眼眸不服軟地直盯著李軒,只是那因忍耐情慾而染上淡紅的眼尾,讓這句強硬的命令句弱了幾分。

吳羽策幾乎是用盡力氣才克制自己沒沖上前拉住李軒,並硬生生將伸出的手改指向門口,由齒縫間擠出一句口不對心的命令。

他很害怕自己現在的生理反應,突然現身在週遭的Alpha讓他全身的細胞都喧囂著想被撫慰丶渴求將身心奉獻給眼前的人,被對方的信息素所包圍。吳羽策感覺到身後的雌性器官已經完全準備好要被粗暴地對待,過多的體液甚至因為他的坐姿而漸漸流淌出來。

但吳羽策可沒忘記眼前的人是李軒。在榮耀上兩人側重的技能不同,至今還沒有誰強誰弱的定論。但是生理性別可就不一樣了--李軒是天生的主導者,他則是被侵略者,即使他心知肚明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先天差距,他還是不想直接體驗到這痛苦的事實。

對方見到吳羽策警戒得像是全身豎起毛的貓,不但沒有依言離開,反而湊得更近。吳羽策瞪著李軒單腳跪上床,俯下身將手撐在自己兩側的牆上,漫天蓋地侵入嗅覺的Alpha信息素明確昭示了一個事實。

對方已經進入了狀況。
吳羽策望進李軒因為性興奮而放大的瞳孔,忍不住全身泛起一股被掠食者盯上的顫慄。他強忍著立刻就犯的本能,硬起聲音道。

「走開……李軒你知道我……」

後續的拒絕話語被一根手指擋了下來。李軒的姆指直接壓在了他的唇上,沿著豔紅的線條遊走著,使得吳羽策不得不停止說話,好對抗那從腰間深處蕩出的酥麻感覺。

「……阿策,你信任我嗎?」李軒輕聲問道,空著的另一手不知何時已經下滑到吳羽策的腰間,緩緩揉捏著腰側柔軟的肌肉。

「這跟信不信任沒有關係。」為了不讓舒服的呻吟脫口,吳羽策幾乎是咬著牙根說出這句話,結果就被李軒逮住了機會將手指伸進他的口中。

「你太辛苦了,阿策。你打算一直這樣下去?那麼要是比賽當天進入強烈的發情期,你打算怎麼辦?」和話語的溫柔相反,仗著對方不敢對自己的生財工具怎麼樣,李軒戲弄吳羽策唇舌的手指可說是肆無忌憚。

「想不出辦法,對吧?」看著吳羽策被問得說不出話,李軒又淡淡扯了個笑容。「所以不如利用我,這樣你會輕鬆點。」

確實沒有比這更好的方案了。
吳羽策咬著下唇思考,沒有幾秒就接受了這種妥協的方式,但他並沒有直接回應李軒的提議,而是將對方擱在自己身上的雙手抓開,然後鄭重地開口。

「李軒,借我……身體一用。」
「好啊。以後想要的時候隨時開口,別再突然落下訓練了。」
「嗯。」吳羽策悶著聲音應道,看樣子是完全接受了李軒的懷柔之計。

看來阿策並不排斥他。李軒將青年的反應收諸眼底,不禁鬆了口氣。

吳羽策得到李軒同意後也不再忸怩,急急將手探向對方的褲頭--到底是想爽快多一點,還是想快點結束令人厭惡的發情期多一點,吳羽策自己都有些分不清。


李軒任他將自己已經勃發的慾望掏出來擺弄,自己低頭啃咬吳羽策鎖骨。青年身型偏瘦,肉薄的部位纖細骨節都相當明顯,卻又不是瘦弱。李軒沿著鎖骨線條一路舔舐,將吳羽策寬鬆的T恤向旁扯開,露出潔白的肩頭,又繼續親吻。

肩膀傳來舔咬的感覺讓吳羽策頓時有些難耐,決心要做的他只想趕緊辦了事,好讓自己恢復正常。拉下自家隊長的底褲,才抓住頂端泛水的那玩意兒一掂量,頓時就被Alpha的尺寸弄得面無人色。

操,這玩意要進去他後面?他豈不當場肚破腸流!

​從吳羽策的長指握住那熱燙的肉塊開始,空氣中的Alpha信息素濃度就不停瘋狂增長,讓他的意識愈發抵抗不住Omega淫蕩的本能,結果這下感受到危機的同時倒是清醒了些,還有精神將Alpha的生理優勢咒罵上了。

李軒沒發現他劇烈的內心活動,改將T恤撩起,一路沿僵直的身軀吻到對方胸前,含住尖挺乳尖細細吸吮,用舌頭來回撥弄那小小的乳粒。吳羽策此時極度敏感的身體禁不起這樣的挑撥,逸出一聲短促的愉悅呻吟。

李軒受到鼓勵,覆上對方另一側遭冷落的胸口,用姆指和食指掐住那柔軟的突起搓揉,時不時稍稍轉動,和濕熱口腔完全不同的刺激立刻讓初經人事的青年有些失神。吳羽策呆愣幾秒,才被李軒口手攻略位置互換的動作驚醒。


不對,他不是為了享受才找上李軒的,是為了治好煩死人的先天體質!做得這麼投入,和那些被本能控制的Omega又有什麼兩樣!吳羽策輕扯對方男根,忍不住毫無情趣地提醒對方他們的主要目的。


「別磨磨嘰嘰的……直接進來,你當操妹子嗎!」
「你放鬆會比較好做。」李軒此時倒擺起了前輩臉色,沒管吳羽策不善的眼神,繼續開發那受到信息素影響丶敏感度倍增的胸尖。

這跟放鬆有什麼屁關係?緊張的話揉乳就有用嗎?還不如趕快進來了事!吳羽策倒沒有否認自己精神正緊繃的事,只是用眼刀插了李軒一身。

李軒扛著不屑的眼神,很是哭笑不得。

雖然是自己提出要吳羽策別客氣盡情使用自己肉體的,但世上有這種只想草草結束性愛的Omega嗎?這架勢簡直是遇上Omega纏身的Alpha了啊!一般哪個發情期中的Omega不是期望被狠幹上好幾場,越久丶越激烈丶越多次越好的?雖然吳羽策的硬氣大概也只限於精神上而已,明明乳頭被揉個幾下就舒服得身子不斷顫慄,卻又死不承認。

但就是這種不可愛的臭脾氣才像他家副隊。

​李軒拉起吳羽策的一隻手,啃咬腕上淡青色的血管痕跡。吳羽策肌色偏白,在一些皮膚比較薄的地方,隨著動作偶爾可以見到像是被畫上去的淡青色。這其實應該是不太好看的,但李軒卻覺得這種隱約可見的感覺誘人極了。


「李軒丶放手。」
感覺到吳羽策身子一震急著想抽回手,李軒更不想放開了,含住青年長指,緩緩用舌尖劃過柔軟的指腹,那酥麻感像是直通著身後的雌性器官一般,強烈得讓吳羽策頭皮發麻。

這種快感太過陌生,令他打從心底感到恐懼。注意力全集中到李軒靈活的舌尖,為了分散從指尖一路往全身蔓延開來的灼燙熱度,吳羽策只好嘗試說點別的什麼。

「別一直啃丶你是狗……嗎……」
虛空隊長沒有應聲,一手探向對方身後,順著腰溝一路滑進臀縫按了按濡濕的穴口,沒有使上力道就探進了一個指節。

「喂李軒你聾了……是吧丶唔!」

李軒緩緩將姆指全數推入穴口,感覺到手指被濕軟的肉壁緊緊圈住,才試圖抽動一下,就聽見身前人悶哼了一聲。

「……還好嗎?」看在對方是初體驗的份上,李軒試著給自家副隊製造一份循序漸進丶溫和美滿的回憶,但對方卻顯然受不住這刻意放緩的慢步調。扭了扭腰,咬牙切齒地說。

「很好,再好不過。你要是打算這樣一輩子放根指頭不動,放我自個兒來得了。」

真不可愛。

虛空隊長嘆了口氣,吳羽策這硬脾氣大概一輩子都改不了了啊?連身為Omega酣暢淋漓的第一次,都被他搞得好像成年人做肛門指檢那樣侷促不安的樣子。


真可愛。
李軒覺得自己的念頭越來越矛盾了。


「……好吧,你裡面濕得一塌糊塗,我也覺得應該準備好了……那我直接上了啊?」被自家副隊埋怨的李軒帶點報復意味地,一面朝著腸壁施力,一口氣將姆指拔了出來。

「幸好你場上從不這麼囉嗦。」吳羽策語氣譏誚,彷彿對李軒小小的惡戲毫無感覺,只是濕潤的眼眸完全出賣了他。

李軒挑了挑眉,沒去戳破搭檔極薄的面皮--吳羽策的台是拆不得的,但可以用行動攻陷。

他輕推對方胸膛示意要人躺好,吳羽策也不推託,乾脆俐落躺下,豪氣千云地把雙腿打了個大開,然後朝李軒勾了勾手。手勢還不是調情意味濃厚的那種勾勾食指,而是掌心朝上動了動姆指以外的四隻長指,特挑釁,換成文字基本就簡單明了兩個字:「來吧!」

原本就接近Beta體質的李軒再度有種兩人性別顛倒的錯覺。這怎麼看怎麼沒情調的情境,為何自己還興奮得像打了雞血似的,這不科學啊?一定是吳羽策身上濃得要膩死人的Omega信息素作祟,必須是。

認命地跪上床移動到吳羽策腿間,李軒握住青年纖細的腳踝拉上自己肩膀扛好,由於這體勢方便進出,他扶好了自己蓄勢待發的那處,一挺腰,物事便重重撞進了濕潤的後穴中。吳羽策悶哼一聲,反射性地絞緊初次闖進身體的異物,緊窒濕軟的肉壁讓李軒舒服得幾乎要立刻繳械。

這樣下去不行啊!
李軒強捺下射精衝動,趕緊揉了揉對方沒幾分肉的臀瓣要他放鬆。平時場上默契滿點的吳羽策毫無經驗,自然搞不懂他想做什麼,臀肉被揉捏扯到了兩人連動著的部位,前所未有的快感反而令他愈發緊張。

吳羽策雖然表現得一副很有經驗毫不在乎的樣子,但其實是很緊張的。被另一個人直闖進體內最重要的地方,這讓他覺得好像所有內心的隱密心思都被一覽無遺。

但身體內部像是被充實填滿的感覺,以及李軒身上濃厚的Alpha氣息都讓他有種被溫暖海水包圍的安心,吳羽策無暇顧及這究竟是錯覺或他最鄙視的Omega本能,原本緊繃著的身體在適應了一會後,漸漸放鬆開來。於是他動了動腰敦促李軒繼續,隨即便被突如其來的猛烈攻勢弄得哼出聲。

李軒每一次都退到最底再迅速頂入,一下下猛力的撞擊讓吳羽策漸漸失去了餘裕。他只能將手背抵在唇上,阻止自己的聲音不要失控得脫口而出。

兩人連結的穴口發出嘖嘖水聲,完全足以顯現那裡被兩人體液弄得有多濡濕,因為頻繁的抽插,兩人肉體時不時碰撞在一起,發出令人心照不宣的拍擊聲,這種羞恥感讓吳羽策不禁暗恨自己不是身在榮耀中,要不他鐵定立刻把所有技能音效關掉,耳機還要丟得遠遠的讓自己什麼都聽不見。

吳羽策咬著下唇忍耐那一陣陣潮水湧上來的滿足感,又感到有種快被沒頂的恐慌,直想丟個冰陣到李軒腳底下讓他慢點。

李軒這傢伙到底被加了什麼BUFF,原本囉唆得要命,這會倒是一個字也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一個勁埋頭狂干猛操好像八百年沒活動身體似的,這樣下去不知道誰要先被快感逼瘋。

大概是他會先被逼瘋。吳羽策模糊地想,​李軒上身俯得極低,臉幾乎是貼在他頰旁,吳羽策大腿壓迫得自己胸口都有點喘不過氣,只剩膝彎以下的腿還掛在對方肩頭,只得用後腳跟敲了李軒的背幾下。

「喂丶誰要你……這麼丶快……」
青年的指責飄進了李軒耳裡,聲音幾乎不見平時硬氣,斷斷續續反而有點嗔斥的感覺。

李軒聽見了,但他實在沒辦法顧上那麼多,也沒空回話。
不是只有吳羽策一人受到Omega本能的影響,他也是從一踏進房間就在壓抑著Alpha蠢蠢欲動的心思,努力心平氣和地和自家副隊對話丶不躁進地愛撫對方身體,忍耐多時的慾望在吳羽策許可開動前不斷累積,李軒這時倒不是故意忽略對方感受,而是真的停不下來。

李軒偏過頭輕咬對方信息素濃厚的頸根,空著的雙手摸索到先前已經被他疼愛過的乳尖,同時使勁一掐。猝不及防遭到前後同時襲擊,吳羽策忍不住輕吟了一聲。意識到自己那聲音蜜裡調油似地完全樂在其中的樣子,虛空副隊頓時就有種揍對方一拳再揍自己一拳的衝動。

說好不要像個Omega被插爽的!吳羽策鄙視了下非常不爺們的自己,才想繼續虐待下唇,結果李軒就在此時抬起頭來,直接堵上了他的口。李軒的舌頭強勢探進他的口中,將他所有哼聲全數吞下了肚。吳羽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說,就感覺到李軒突然加速的抽送間,在他體內的性器官有漲大的趨勢。

這該不會是……要標記?
吳羽策睜大眼,才想抬手推開對方,李軒就已經急急退了出去,然後將那原本會作為標記功能的白濁液體全灑在了吳羽策身上。標記時的射精量原本就會是平常的數倍,李軒來不及退得更遠,吳羽策一時反應不來,於是就這樣呆愣著任自家隊長灑了一身。

兩人的思緒都空白了數秒,還是李軒先回過神來,就見吳羽策愣神地看著他,眼中一片茫然完全沒了平時銳氣,平坦的胸前到腿間一片狼藉,場面之淫豔令人不忍直視,李軒也沒捨得移開眼,數次開了口想解釋,卻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吳羽策身上屬於自己的信息素濃得李軒都說不出話了,雖然比不上標記在體內穩定持久,但這種未完成的標記卻還是可以持續上好一陣子才消散,而且由於在體外,信息素更為濃烈。估計用不著湊得多近,大概隔個一小段距離都可以知道他們幹過什麼好事。

後天還有比賽呢。
想到自家副隊臉皮有多薄,面對他人疑問的惱羞會如何轉火到他身上,李軒頓時感到背上一股涼意,自己這絕對是作死的節奏啊!原本只是幫阿策消消火讓他恢復正常就足夠,根本不需要做到假性標記,自己怎麼會這麼衝動,還差點做到最後一步?還好最後及時撤了出來,要知道Omega可不比Alpha,一生就只能被標記一次啊。

李軒對自己的輕忽大意有點懊惱,才第一次幫自家副隊就差點搞砸,天曉得對方會甩自己幾把眼刀才甘心。李軒抬頭,猛一看才發現吳羽策仍是一臉茫然,似乎還在理解眼前這是什麼狀況,為什麼原本只是洩個火,竟然差點就變成已綁定對象?

李軒突然不合時宜地覺得,吳羽策這難得一見的不知所措有點可愛--好像有點理解自己方才為什麼會失控得這麼離譜了。李軒一邊打量著自家副隊,試著想像哪天在吳羽策同意下,於對方體內打上一輩子屬於自己標記的場景,竟覺得十分興奮。

​莫非自己喜歡吳羽策?
虛空隊長在心理認真設想了一下吳羽策被別人標記的場景,立刻湧現的殺意讓他作實了自己的猜想。

​原來是這樣啊。李軒恍然大悟,看向還在莫名其妙,身上慾火也還沒褪盡的吳羽策,再度將身子覆了上去。

總之,雖然不知道哪時阿策才會答應讓他真正標記,但這之前就先用假性標記頂著吧,好叫別人滾遠一點。而且假性標記幾天就會消失,這樣又有藉口再來補上了,這福利為自己謀得真是不錯。李軒在心裡誇獎自己,一面忖思著要怎麼樣說服吳羽策假性標記好處多多。


吳羽策最初搞不懂李軒怎麼突然就傻住了,據他所知只要沒被真正標記,大概一兩週信息素就會自動散去,李軒並沒有必要對他負責,也沒必要驚慌。只是看著自家隊長盯著自己的眼神從驚訝丶懊惱丶各種讀不懂的情緒,最後轉成了令他一陣頭皮發麻的溫柔笑意,身為雙鬼的另一人隱約感覺到了對方似乎有了什麼重大轉變。

但……是什麼呢?
吳羽策感覺李軒的姆指揩去了濺到自己頰邊的精液,然後一路撫著他的身軀,滑向了自己還興致高昂的腿間性器,另一手則摸到後穴,毫不費勁地就戳了進去。已經發洩過一次的李軒現在餘裕許多,但身上Alpha氣息濃度還是絲毫不減,似乎還更加猛烈,醺得他因假性標記一度稍減的繁衍本能都要再度陷入瘋狂。

「……李軒?」他試探地喚道。

這種氣氛轉變是吳羽策十分陌生的,李軒的動作不一樣了,但他說不上是哪,似乎更加溫柔,力道也比方才輕,但卻有一種像是要把他拆開了吞下肚的感覺。李軒對上他的眼,沒有多作解釋,只是安撫地笑了笑。

「先讓你發洩一次,然後我們再談談。」

吳羽策還來不及弄懂李軒眼中到底多了什麼,便再度陷入了情慾之中。



------------後面沒啦

全職竟然就寫了兩篇ABO文,真是太神奇。

很喜歡硬脾氣的吳女士和很擅長對付他的軒哥,可惜原作這兩人已經不會再出場了。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一槍穿浪(上)(全職/周江) | |全職|百年(完)(韓張)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