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槍穿浪(上)(全職/周江)

2014/01/10

※CWT36新刊試閱

※這篇前半是一槍穿雲X無浪,就是帳號卡配對你沒看錯。設定是真有一個榮耀世界也有那些角色,小周在夢中穿越過去當個全知視角幽靈,反正對小周來說就是個夢啦。

腦洞設定請見諒~~無法接受可趁早收手啦。

※後半才會回現實世界




當一睜眼發現自己身在幾層樓高的空中,任何人都會本能性感到驚慌。
我在空中?
周澤楷先是反射性地縮了一下身子,發現自己沒有往下墜落,穩當地像是被看不見的空氣托著,這才稍稍安下心來,看向四周。
他的腳下是一片延伸到地平線的廣大草原,偶有灌木叢和比較高的樹點綴其間,草原的邊緣則是一片森林,同樣望不見盡頭。

這場景感覺……好熟悉。
周澤楷眨了眨眼,好奇地試圖湊近地面一些,好能確認這股既視感的源頭,而腳下的風景還真如他所想地迅速拉近,彷彿身體在他的意識控制之下往地面降落。感覺能確切掌握自己的安全,周澤楷那浮在半空曾有的一絲驚慌,才終於完全平靜了下來。
原來是一場夢啊,怪不得浮在空中也沒事。
周澤楷安穩地踏上地面,立刻轉頭重新打量四周,畢竟站在地面的視角和平常操作角色的主視角接近,他很快就認出了每天都花上很長時間接觸的場景--這裡是榮耀的世界。神之領域的其中一塊地圖。如果能出現一兩個怪,就更能落實他的想法了。
--既然人在榮耀世界裡,難不成他現在是一槍穿雲?
周澤楷立刻低頭確認自己一身裝備,發現身上還穿著睡衣後,失望地打消了這假設。接著他抬起手想摸摸周遭背景,但卻沒辦法碰到任何東西,活像個幽靈似的。身為一個職業級的榮耀中毒者,青年對此點不無可惜。
難得如此清醒地夢見榮耀世界,竟然什麼也不能做。周澤楷只好繼續用眼探索四周,當作自己是來體驗民間正在研發的全息投影系統了,而這一望,就讓他發現了不遠處的樹下坐著一道人影。
周澤楷不用幾秒就認出了那身裝備屬於劍士系,而對方擱在腿上、形狀特異的短劍天鏈,直接讓他確認了魔劍士角色的身份。

那是……無浪?不愧是實寫版榮耀世界,連裝備細節都好逼真。
周澤楷朝盲劍士飄近了點,低頭去看天鏈的造型,正感嘆著呢,就發現這熟悉的角色有一絲不對勁。那張臉似乎不是榮耀的魔劍士樣板臉型,反而有點像是……江波濤。

由於魔劍士是犧牲視力以換取感應波動能力的劍士,所以大半張臉都隱在矇眼的布條後,只憑著下頷線條和嘴唇,令周澤楷很難肯定自己的直覺真偽。他很想伸手去把布條拿開好確定清楚,但自己現在根本碰不到任何東西。
魔劍士自然不知道自己身側飄著一名很想對他矇眼布動手腳而急躁不安的青年,仍舊安然自在地休息著。周澤楷只能盯著那半張臉,和腦中的江波濤面容相比對,越看越覺得十分神似。
就在這時,無浪突然抬起頭來,但不是察覺了身邊的怪異幽靈,而是轉向森林的方向。

周澤楷跟著他看向同一方向,不久後先是聽見三聲槍響,又過了一小段時間,腳步聲才隨著人影出現在兩人面前……嗯,或許該說是一人一角色面前?
至於現身的角色是誰,周澤楷更是絲毫不用懷疑,一身熟悉的灰色風衣、黑色禮帽,手上拎著碎霜和荒火,那應該不可能是一槍穿雲以外的角色,但……是長著一張跟自己同樣面孔的一槍穿雲。

由於這夢不知為何角色頭上都沒有浮著名字,所以跟操作者同樣長相確實方便了周澤楷辨認角色--但彷彿看著神槍手打扮的自己朝無浪打扮的江波濤信步走來,這詭譎的畫面還是讓槍王百般滋味齊上心頭。

不過,能和自己操作的角色面對面還是讓他很開心的。
一槍穿雲已經踏入了波動陣的攻擊範圍,魔劍士不但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詢問來者身份,看來方才的三聲槍響八成是兩人之間的暗號,因此魔劍士早已明白對方是誰。
直到一槍穿雲在身邊坐下,無浪這才開口。
「碎霜升級完了?」
「嗯。」一槍穿雲應了一聲,將左手的左輪槍塞進對方手裡。
「銀武就這樣隨便給人?」一面用手指感受槍管上的花紋,無浪笑問。
「我這裡還有一把……逃不走。」說著玩笑話,一槍穿雲隨手轉了轉右手的荒火。
「說的也是。」很習慣這種對話似的,魔劍士連一絲被人威脅的緊張都沒有,專注翻弄手中的武器,末了才笑道。
「屬性確實比之前提升不少,還打了新技能。」

在無浪握住槍柄的那一刻,周澤楷的腦中立刻本能般的浮現出了碎霜的資訊。
不知為何地,他就是知道那是身為旁觀者的自己、和無浪的腦內活動同步的結果,有點類似平常訓練中轉頭去看江波濤屏幕裡的操作一樣,只是現在的操作畫面是直接出現在自己腦中。

「嗯。」一槍穿雲答聲,抽走無浪手中的槍,又將另一把塞進他手裡。「換荒火。」
這時無浪也拿起自己的短劍,反轉劍柄朝身旁人遞去,道。
「那你也看看天鏈?」

見自己和江波濤的角色交換了彼此武器鑑賞,周澤楷腦中也同時冒出了兩個查看裝備屬性資料的視窗--親眼看角色如何自己操作自己的感覺實在太微妙了,輪迴隊長莫名地有點想笑。

兩名角色又將武器換了回來後,立刻迫不及待地討論起了新技能該如何運用到戰術上,以及技能施放會有什麼增進,談話和現實中職業選手武器升級後的內容大同小異。
見兩名角色討論得不亦樂乎,周澤楷覺得自己醒來後,實在應該好好感謝研發部--雖然這只是一場夢,但角色們好像對他們辛苦研發的心血感到十分滿意。

此時一槍穿雲和無浪的話題已經延伸到了其他角色身上,正在談論這次官方公布新技術後,榮耀世界的銀武有了什麼樣的全面提升,字裡行間彷彿現實中存在的對話,有些內容甚至還是周澤楷沒有想過的。他一面津津有味地聽著,不禁驚訝於夢境和現實竟大致都吻合--扣除那些無法證實的其他戰隊角色,至少輪迴的銀武升級狀況就和兩人的對話相同。
這是自己的夢,熟悉輪迴情況也不奇怪,就不知道其他銀武的數值真實度如何?
周澤楷心裡暗自決定要記下數值好拿到現實比對的同時,一槍穿雲和無浪仍在持續討論,直到這話題聊盡之後,這才漸漸沉默了下來。

兩人之間的無言持續了好段時間,卻沒什麼尷尬的感覺。
周澤楷很能理解這種情況,現實中自己和江波濤有時找不到話說時,兩人也會安靜下來各自想事情,並不會急著找話來填補這段空白--那種感覺非常棒,彷彿身旁人已經化為空氣的一部分,融進自己的世界,而不需要急著用交談來證明彼此的存在。周澤楷喜歡和江波濤交流的感覺,但這種無聲的互相依賴更能讓他感受到,對方是真心包容口拙少語的自己。
此時一槍穿雲突然無聲地掏出雙槍,用布擦亮槍管後,又放回槍套;無浪則是抽出了天鏈,用手指細細摩娑著劍柄,最後納進鞘中。雖然周澤楷的注意力原本已經放空,但看見兩名角色接連做出閒置待機動作,還是即時笑出了聲。

「呵。」
這時小江怎麼不在呢,這場面多有趣啊?
即使神槍手和魔劍士的待機動作他們早就看了不下千百遍,但角色頂著他們的臉又是另一回事。要不是聯盟方希望角色不要使用操作者的臉,以免選手退役後造成麻煩,他還真想回去就讓一槍穿雲和無浪換上他們的臉試試,有種說不出的有趣。
唔,不過這樣萬一比賽中角色死了,看著自己的臉倒在地上,心情可能也挺複雜……周澤楷細思了會,決定還是放棄了這念頭。
但此時的槍王還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不僅會讓他心情更複雜,還甚至是震撼了。在周澤楷光明正大的偷窺下,一槍穿雲打破了持續到現在的平和氣氛,先是轉頭盯著無浪看,接著突然起身,繞到無浪面前,靜靜蹲了下來。

然後?然後就沒有動作了。一槍穿雲就只是蹲在那,不發一語地盯著無浪的臉。盲劍士的無浪當然不可能回望著身前的人,甚至周澤楷原本還以為,無浪可能根本不知道身邊發生了什麼事--但這樹蔭下原本很安寧閒適的氣氛,確實因為一槍穿雲的舉措,而起了點難以言明的微小變化。
一直表現得彷若無事的無浪,終於啟唇道。
「……還來?」
「嗯。」一槍穿雲就像在等著這句話般,應了一聲後就抬起手,俐落地拉掉無浪兩邊的肩釦,直接拆掉了兩片短板胸甲。

這是什麼操作?竟然不是破甲技能,而是直接卸掉了裝備?
還在雲裡霧裡的周澤楷一番震驚,試圖將眼前的情景和腦中的一槍穿雲操作畫面連結上,很可惜、但並不意外的是,一槍穿雲完全沒有用上任何他所知道的技能--本來榮耀的技能樹中就沒有這種招式,就算有,也不該是在遠距離職業的神槍手身上,應該是由柔道家或拳法家來使用才對。

那他看到的是什麼?難道是……都市傳說中的徒手暴力拆裝備?
一槍穿雲的極快手速此時得到了完全的發揮,將胸甲和肩甲、臂甲一一放到一旁後,便扣著對方的後腰撈起無浪,而無浪也沒有抵抗,就那樣默默地被拉到一槍穿雲身前,扶著對方肩膀、任人拉開他的腰帶,卸起了下半身的裝備。
周澤楷本來還在一旁雀躍期待地目睹一槍穿雲神奇的新技能,結果接著看自家角色把人家的靴子褲子全都卸了個乾淨,只留下上半身沒啥遮蔽作用的布料和頭飾項鍊時,當下又震驚了一次。

不不一槍穿雲你對無浪做什麼?卸裝備卸成這樣比賽還打不打了?
身為一槍穿雲的主人、輪迴戰隊的隊長,周澤楷心中那個急,直接飄到兩名角色中間就想擔任調停人的角色--雖然他完全忘了自己現在什麼也做不了--輪迴隊長先是看了看接近裸身上陣,仍舊不為所動的無浪,再看向一槍穿雲,然後就讓那張和自己一樣的臉龐、一樣的眼眸中濃厚的侵略性給嚇了一跳。

「……你心跳加速了。」無浪此時突然開口,全身甚至動都沒動。
本來魔劍士就是以周身的觸感和魔力感應空氣中的鼓動,現在兩人距離得這麼近,他根本連抬手去碰一槍穿雲的胸口來確認都不必。
「嗯。」一槍穿雲也沒否認,還是一樣沉默。抓著對方手腕將人拉回樹旁,先是自己靠著樹坐下,這才將半裸的無浪拉到自己膝上,然後扳過臉就吻了上去。

唇舌交纏的水聲讓氣氛變得曖昧繾綣,一槍穿雲一手扣住了無浪的後腦,另一手順著長髮一路滑到對方背中、後腰,膝頭也一面從裡側撐開身上人的雙腿,這才讓手指滑入臀縫之中。可能是不久前才做過的關係,一槍穿雲的手指輕易地探了進去,攪弄時還聽得見些微水聲。

「好像可以?」放過無浪的唇,一槍穿雲直接出聲詢問。
「……嗯……」這回輪到無浪只用單音節回答了。沒有被布條遮住的半張臉在一槍穿雲直接強勢的進攻下,漸漸泛起了豔麗的顏色。
周澤楷睜大眼,這場面根本不用解釋了、誰都看得懂,但他還是想問……
這什麼狀況?他都看到了什麼?誰去拔一下一槍穿雲的帳號卡,它該插在電腦上,不是插在無浪的身體裡啊!可惜現在周澤楷在這裡就是一隱形人,而且平常會替他解惑的江波濤也不在。

肢體交纏的兩人沒法有視線交流,所以只有一槍穿雲單方面將無浪的所有舉動收入眼底。神槍手貪婪的目光一刻都捨不得離開戀人情動時的姿態,無浪對此一無所覺,但站在一旁被迫收看活春宮的周澤楷,可還是能代替魔劍士完完整整看見神槍手的神情。

--但他不知道該不該承認,那種帶有濃重佔有慾和掠奪慾的眼神,是發生在自己的臉上。他做愛的時候也是這樣的表情嗎?雖然每次和江波濤做到後來,自己腦中基本只剩下想把江波濤吞進肚的想法,沒有空注意別的,不過在他心中的自己,理想上應該要是溫柔到出了水,對江波濤呵護倍至才對啊?
每次在有鏡子的場所時都只顧著看江波濤的表情,或許……下次也該稍微確認一下自己的?就在槍王內心掙扎時,兩名角色的情交也差不多到了高潮片段。

由於一槍穿雲由下而上持續的頂弄,無浪原本悶在喉嚨裡的哼聲直接化成了呻吟,那聲音實在太像江波濤,讓周澤楷忍不住抬頭,順著一槍穿雲的視線看了過去。被黑布遮住雙眼的臉極其色情,現在他已經幾乎確定了那布底下就是江波濤的臉,這讓他被誘惑得非常興奮,很想將手指伸進正發出悅耳聲音的口中,和對方柔軟的舌尖糾纏。
不過……周澤楷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覺得這夢最令人遺憾的一點,果然是沒法摸到實體。所幸一槍穿雲直接代替他做了他想做的事,就某個角度而言也算是達成了周澤楷的願望。

***

當周澤楷醒來時,先是掀開被子低頭看了看男人的晨間反應,然後直接伸手搖醒了江波濤。
他也想過要不要直接把這麼有靈感、有創意的春夢當場付諸實行,可是這似乎有點突然,道具準備的不齊全,而且他也不知道江波濤會不會喜歡眼睛被矇起來。最重要的是,時間不夠--今天雖然是假日,但聯盟方面因為明年有個官方活動需要各隊配合,召開了一場所有戰隊都需要出席的聯合會議,所以他才和江波濤特地搭飛機到聯盟本部來。

雖然沒能在飯店好好享受是有點掃興,但接下來的會議議程就完全補足了槍王心中的遺憾。

據馮主席說,明年會有一系列和電視台合作的節目,在最後有個各隊混合比賽的單元,為了擴大宣傳效果,主辦方希望被挑選出來參加的所有選手都能打扮成角色的樣子,完全實體化玩家最憧憬的角色銀裝。
眾人聽完這消息的第一反應,都是齊刷刷地看向虛空戰隊所坐的位置,吳羽策的臉果不其然已經黑了,發現眾人的目光後又更黑了點。
「呃、人妖號怎麼辦?」李軒覺得沐浴在眾人揶揄的眼神中相當尷尬,只好故作自然地向主席發問,結果人妖兩字才脫口就被身旁的人踩了一腳。
「……這個。」馮主席顯然早想過這個問題。「我們的想法是改穿男鬼劍的裝……」

吳羽策面色稍霽,就聽另一頭一個聲音急急抗議。眾人根本不用回頭就能知道發言者是誰,畢竟聲音能從會議廳最底端傳來,而且語速急快、字數多又不稍停還能中氣十足的,除了黃少天也不可能有別人。

「欸欸欸吳羽策你別忘這次的活動目的啊!你那些銀裝就是為了女鬼劍打造的,你那些頭飾啊手鐲的怎辦?配上男鬼劍的衣服豈不是不倫不類,別忘鬼刻那防具也是銀裝啊你怎麼就抹煞了讓她衣服出來亮相的機會呢我都要替鬼刻哭了!替鬼刻的粉絲哭了!何況男鬼劍你又要穿哪套?聯盟裡鬼劍的銀裝可沒那麼富裕能有的都穿在正牌角色身上了!讓你借裝穿吧你是要跟喬一帆情侶裝呢?還是要跟李隊情侶裝?都不的話你就只能穿橙武了,堂堂副隊穿橙武,像話嗎這?」

所有看熱鬧幸災樂禍的話都被黃少天說完了,所以眾人只能起鬨喧鬧助威。
吳羽策面色一沉,低聲反問。
「堂堂副隊穿女裝就像話了?」
「當然!職業道德!你看雲秀不也穿了男裝?」黃少天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馮主席好不容易逮到黃少天只有說三句話,立刻抓緊時機插嘴道。
「咳!這個之後我們會再和各戰隊詳談選手意願和配套方案,大家就不用再多費心了。接下來我們要把資料發下去,是服裝道具方面的資料和預算,如果戰隊方面想修改材質或細節設計,別忘了考慮預算問題,不然就得由戰隊自己貼補多出來的預算。」

眾人一接到工作人員拿來的資料疊,立即發揮極限手速將文件傳到了所有人手上,接著每個人的首要關注點便是自己角色的那一頁,再然後就是各種喧鬧吵雜的討論聲淹沒了會議廳。大抵就是覺得角色不夠華麗啊、自己的腰不知道塞不塞得進衣服裡啊、哎喲沒本錢露怎麼辦,該減肥了等等等之類的。
江波濤雖然對自己的角色造型足夠熟悉,但也是忍不住翻開了無浪的資料,果不其然劍士的臉上纏著黑色的布條,看起來禁慾又帥氣,但這造型可是有個不得不注意到的麻煩處。

「唉、魔劍士眼睛被矇著,看不到前面那可怎麼辦啊?總不能要人領著走啊,開個眼縫不知成不成?對吧小周……小周?」江波濤看向身側的自家隊長,對方也正翻到無浪的那一頁正在細看,然後擅於解讀自家隊長的輪迴副隊就被對方的反應給迷惑了。

小周他怎麼感覺……非常雀躍?重點是,那頁是無浪的資料,不是一槍穿雲啊?
江波濤看著在吵雜人群中靜靜坐著,卻掩不住唇角上揚的青年,出聲問道。
「小周?怎麼了,什麼事那麼開心?」
「……沒。」周澤楷搖了搖頭。若無其事地帶了過去。

江波濤聞言點頭,許是以為他在神遊,也沒繼續追問,這對周澤楷來說是件好事--畢竟江波濤真要追問的話,他也不會選擇說謊。但……他想要做什麼,現在並不適合讓本人知道。

不知道官方在活動結束後願不願意把衣服給他們?不然他可以自己出錢買。
周澤楷想了下,覺得應該可以問問馮主席,馮主席向來對他很好,應該不會不答應吧?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CWT36新刊資訊]全職周江小說本《槍與魔劍的365天》 | 雙鬼ABO小段子(全職/雙鬼)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