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娶個媳婦好過年(全職/周江)


※私設江波濤是南方人
※CWT36新刊試閱
熙來攘往的S市機場入境大廳中,青年混在人群裡、高挑俊秀的外表仍是十分顯眼,江波濤遠遠就望見了周澤楷,一陣好笑地放下正打算播出號碼的手機,悄悄繞到青年背後,在對方耳邊輕吹了口氣。
「!」
周澤楷嚇了一跳,火速回過身來,便看見江波濤湊得極近的臉龐,雙眼笑得彎成兩條小小弧線。
「走吧,又要去你家叨擾啦。」
江波濤朝出口方向邁開大步,沒讓戀人接過手上不大的背包。周澤楷固執地朝他伸了幾次手,兩人邊走邊無聲地交換了幾次攻防,最後江波濤乾脆直接把自己的手塞進了對方的掌中,周澤楷這才總算安份下來。

周澤楷拉著他在人群中穿梭。江波濤感受到路人時不時盯著兩名大男人手牽手走路的異樣眼神,幾乎都要以為這才是青年一開始堅持要幫他拿行李的目的。

兩人都不會開車,所以還是選擇了公眾運輸,興許是不少人回鄉的緣故,車廂沒有平日擁擠,有些小店則乾脆關門放假去了||雖然這不是江波濤第一次春節期間待在S市,但每次都還是不太習慣這印象中總是繁忙的城市,這時候顯得冷清的情景。江波濤的故鄉在比S市更南邊的地方,今年又是先回了老家吃完年夜飯才飛回來,一踏出地鐵站就感受到了S市濕冷的空氣,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周澤楷聞聲望了過來,抓起兩人牽著的手塞進自己的大衣口袋。附近行人不多,至少和菜市場般哄鬧的機場比起來是少太多了,周澤楷的口袋裡又著實暖和,江波濤乾脆就由著他,沒把手抽了出來。

臨近晚餐時間拜訪別人家,其實並不是很禮貌的行為,但是新年期間飛機票難買,江波濤也沒辦法挑到更好的。跟在周澤楷身後踏進青年的家門時,江波濤從周母笑著招呼自己進廚房幫忙準備,不再像前兩年那樣讓自己坐在一旁等待開飯的態度,知道周家父母大概察覺到了那些自己和周澤楷希望他們明白的事情。

||這是江波濤的主意。原本周澤楷交往後不久,就打算直接向父母公開兩人的事,但江波濤想想覺得雙方初次見面就是在兒子出櫃的場合,這對老人家可能有點太刺激了,也許會產生反效果,這才提出先以好友名義出現在兩老面前,過年期間再試試水溫的想法。

為了這個溫水煮父母的計畫,前兩年的除夕,江波濤都以買不到回鄉票為由,腆著臉皮加入了周家的年夜飯,還好在周家父母的理解中,S市外來人口眾多、回鄉票確實極難搶到,於是絲毫沒有懷疑、竟也不排斥多了他這外人加入家人團聚的時刻。

連續兩年這樣共渡年節下來,江波濤覺得時機似乎差不多了,才提議今年要作點改變||不再一起過除夕,而是自己先回家團圓後,初三再回到S市上門拜訪。
「改變戰術?」周澤楷聽完之後,不解地偏了偏頭問道。
「嗯,我覺得可以試探一下了。」江波濤笑了笑,道。

之前為了不在初次見面引起周家父母疑心和反感,江波濤用了個很正當的理由||「買不到回鄉票所以一個人留在S市,然後被看不過去的好友帶回家裡」,但這理由頂多讓對方的家人明白他們是感情很要好的朋友,完全不會讓人聯想到出櫃這回事。

而只是稍稍改變登門拜訪的時間,那意義就會完全不同。明明已經順利買到票回鄉過年,年節還沒過上幾天,又特地飛回S市來拜訪||這並不是一般朋友會做的事,但也還遠遠不到摟摟抱抱那麼可疑,江波濤就是想趁機看看周家父母的反應,萬一情況不對頭,好歹還能先糊弄過去,再等下個時機。

結果看這反應,搞不好可以期待一次就成功啊?江波濤一面和周母閑聊,見對方雖然改變態度,卻完全沒有排斥自己的感覺,忍不住想道。正當他想得入神,周母的聲音突然傳來。

「波濤?手上動作別停啊,鍋底會燒焦的。」
「啊、抱歉。」青年笑著道歉,又繼續攪拌湯鍋的機械式動作起來。
「沒事沒事,嗯?我剛剛講到哪了?」婦人一面喃喃自語,手上仍舊忙活著。
又想了幾秒,周母這才突然提高音調。
「啊、對了,上次我朋友帶兒子過來串門,那孩子本來好像覺得很無聊,到處走來走去……然後他就突然大叫一聲,那聲音激動的,嚇得我們兩個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結果過去一看,才知道他是看見了玻璃櫃裡那些澤楷拿回來的不知道什麼獎杯。」

江波濤回想周母提到的那堆「不知道什麼」獎杯,除了擺在輪迴俱樂部裡的兩座總冠軍以外,最佳新人、最佳搭檔、還有賽季MVP、守擂之星和一擊必殺等等的單人獎項,幾乎都快被周澤楷收集完了,而每座獎杯,無一不代表榮耀玩家心中的至高榮耀。

周家父母雖然不太清楚這些東西在玩家眼中的價值,但還是很驕傲的把它們擺在玻璃櫃裡,跟一堆旅遊紀念品交雜著陳列在一起||大概是所有想向來客炫耀的寶物,都會放在那個櫃子裡吧?自己初次看到時,也是覺得那畫面有點奇妙的荒謬感。

「他一定是榮耀的玩家。」想到這裡,江波濤忍不住笑了起來。
「對啊,我後來說你也常來我們家走動後,看那孩子開心的,還一直說想要你們的簽名,沒想到玩個游戲也會有這麼多粉絲。」
「小周的粉絲可多著呢,人氣投票排名也一直都很靠前。出個門都像明星一樣。」江波濤又應道。
「是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那孩子回家老是不說自己的事,我們都不是很清楚他在外面過得如何……就連當初聽他說不升學了要去打游戲,我跟他爸也是擔心的很呢。」
當初加入聯盟的事?這倒是從沒聽周澤楷講過。江波濤頓時好奇了起來,趁著當事人被叫去做別的事不在廚房,江波濤立刻把握機會挖起了八卦。
「那小周當初是怎麼說服您們去當選手的?」
「那孩子哪會啊?他也沒你這麼會講話,就直接帶了經理過來,說什麼已經都想好了……他那脾氣就是這樣,其他東西都隨便,遇到想做的事就不怎麼聽勸的。」婦人一面說道,突然指了指他身後。
「哈哈,小周的個性確實是那樣。」江波濤意會地從碗櫃裡抽了個盤子遞上,一面回應。
「就是,我和他爸本來聽說是專職打遊戲,堅決不想同意,後來一看合約上的薪資嚇了一跳,想想我們家兒子這麼個性格,大概也不容易找到比這條件更好的工作了……最後乾脆就由他去試。」
「幸好答應,不然我們可就沒隊長了。」
江波濤見婦人伸手指了指爐火,趕緊將火關了,然後便站在一旁看周母將另一鍋食物騰到盤裡。

「其實我們原本也怕他沒幾年就沒得繼續,到時要改做一般工作,可就比一般人要多費不少工夫……但想不到這麼多年就這樣過來了,也好好的沒事。」
「今年遊戲才又全世界同步升級了,應該還可以持續很久呢,伯母就別擔心了。而且聽說最近有別國的職業聯盟來打聽,搞不好到小周退役時,我們已經拿了一個世界杯冠軍回來也說不定啊!」
「唉,可以的話也是不錯。」周母將炒鍋放回流理台,又道。
「其實我們也知道,那孩子從來不會做什麼對自己不利的決定……就是偶爾免不了擔心而已,話又說回來,工作有了、媳婦兒也有了。榮耀這遊戲也真是挺不錯的。」
江波濤聞言忍不住一僵,還來不及說什麼,周母就端起菜盤走了出去,一面朝外面喊道。
「吃飯了,澤楷去廚房把湯端出來。」
周澤楷踏進廚房時,江波濤都還被周母自然而然脫口的話震驚得找不著北。周澤楷歪頭看他站在爐子前發愣,問道。
「湯?」
「呃……好。」江波濤忙不迭將大湯碗遞了過去。
在青年踏出廚房的前一刻,江波濤還是忍不住喚了自家戀人一聲。
周澤楷回過頭來,靜靜等待下文,平時舌燦蓮花的輪迴副隊,此時竟有點說不出話的感覺,過了片晌,聽見外頭催促的喚聲,才吶吶地問。

「那個……小周你已經和父母談過了嗎?」
青年聞言,立刻搖了搖頭,一臉疑惑。
「嗯,他們可能已經答應了。」
周澤楷一開始似乎沒能意會,偏頭思索著,過了幾秒後先是驚訝的睜大眼,隨即才笑了開來。江波濤看到他的表情,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被承認了這件事有多值得高興。
不過直到跟在周澤楷身後到飯廳前,他都還在默默地想著一件事。

伯母到底是如何確定他兒子帶回來的是媳婦還是兒婿?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