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一槍穿浪(下)(全職/周江)

※CWT36新刊試閱

前情提要:
小周夢見一槍穿雲上無浪,於是他有了一些心境上的轉折及人生啟發,詳情如下:

為為為什麼一槍穿雲在脫無浪衣服Σ(゚Д゚;≡;゚д゚)
→不一槍穿雲你粗來……粗來……!放開那個無浪……!・゜・(PД`q。)・゜・
→……好像有點萌?(¯﹃¯)
→我下次也試試……ψ(.___. )>

如此這般,周澤楷得到了技能書,技能又往上點高了一階。這一切都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夜深人靜之時發生的。

***
在那次震驚眾選手的會議後,各隊雞飛狗跳的後續就不提了,周澤楷在會議結束時特地找上馮主席表達了疑問,雖然馮主席首肯活動結束後、就讓周澤楷把衣服和道具帶回家,並且很好心地沒多問他究竟要那些東西做什麼--但電視台活動畢竟是一年後的事,也就是說,到美夢實現的那一天還得等上一年--這可不是一段太短的時光。雖然可以先要衣服來看、過過乾癮也行,但輪迴隊長要是三天兩頭詢問製作進度,怎麼想都很古怪,必定會引來其他人的好奇。於是周澤楷只好將那小小的欲望就這樣憋在心底發酵。

欲望這種東西,就是越想澆熄時燒得越旺,撓得榮耀第一人、還正年輕氣盛的槍王有時真想先不管無浪的道具衣裝完成了,試一回矇眼再說--不過每當他思及這種要求或許會嚇到江波濤,最後的決定還是等東西做出來再說。至少看見真人COSPLAY的模樣後、臨時起意來上一發,感覺比較合情合理,沒有滿心期待玩矇眼那麼變態……應該吧?

於是榮耀第一人改盼起了江波濤試裝的那天到來,盼啊盼的、盼過了幾個月,心心念念的那一刻才終於迎來。那天周澤楷事先並不知道服裝公司臨時決定要來試裝,結束一整天代言廣告的拍攝後,聯盟臉面才剛踏進輪迴宿舍,就被交誼廳比平時吵雜N倍的聲音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今天好熱鬧?
周澤楷立刻放下剛跨到樓梯上的長腿,轉身邁開大步走向交誼廳。往裡探頭一瞧,立刻就望見了被人群簇擁於中的江波濤。對方穿著一身魔劍士裝備,正時不時指著身上各處說說笑笑,大概是在談論和那身COSPLAY服有關的話題。

是無浪!
是無浪是無浪是無浪!本人穿起來比想像中適合!
看見期待已久的夢想實體化,周澤楷腦中濾鏡立刻模糊了邊上一干也穿著角色裝備的閒雜人等,視野中只剩下自家副隊。周澤楷愣愣站在門口,這還沒出聲呢,面向門這一側的江波濤反而先看見了青年的身影,笑著招呼。
「小周?回來啦?」
「……嗯。」
表面上平靜地點了點頭,周澤楷壓下心中的激動、直直朝他家副隊走去,其他湊熱鬧的戰隊成員讓了條路給輪迴的核心,於是他一路暢行無阻地走到了「無浪」面前。

周澤楷一眼就發現了自己最心心念念的裝備並不在江波濤身上。或許是因動機不純正而心虛,他不好意思直接問,只好故作不經意地提起。
「全部?」
「嗯?不是,這還有眼罩呢。」江波濤笑著指了指散在腳旁的箱子,卻沒有戴上的意思,而是將手上短劍轉了個方向,把劍柄塞進周澤楷手中,一面問道。
「看看我的天鏈,怎麼樣?做得很細緻吧?」
「……嗯。」

這畫面真是太熟悉了,要不是四周場景不對,幾乎就跟夢境一模一樣。回憶被勾起的同時,那綺色的夢境後續也同時浮上了槍王的心頭,讓他心情複雜地接過江波濤的短劍。可惜握住天鏈時,腦中並沒有像夢裡那樣冒出裝備資訊小窗。
在他好奇翻看製作精緻的天鏈時,一旁服裝道具公司的員工剛好抬起頭來,本想活動下酸痛的頸子,結果卻驚喜地發現交誼廳中心多出一個人。
「噯這不是周隊嗎!什麼時候出現的?」
當今榮耀第一人兼聯盟臉面,這可是馮主席叮嚀過好幾次絕不能搞砸的重點人物之一啊!逮到今天的重要任務目標,小員工頓時喜出望外。原本從輪迴隊員口中得知,周澤楷的廣告臨時更動拍攝時間,還以為自己得特地再跑一趟--好在還是讓他等到了!
周澤楷偏頭看向發聲者,由於不知道這熱情的青年是誰,於是只沉默地點了個頭當作招呼。

「周隊今天的工作結束了?方便試試一槍穿雲的服裝道具嗎?」
怎麼可能不方便!聽見關鍵字,槍王頓時眼睛一亮,咧開了一個親切笑容表示同意,小員工見那笑容也用不著專屬翻譯了,立即從紙盒堆中抽出好幾個盒子,朝周澤楷遞了過來。
「這就麻煩周隊了!」

周澤楷接過那堆紙盒,不知該上哪換這林林總總的一堆布料配件,疑問的眼神才往戀人看去,對方便像早知他有此一問般,笑著指向交誼廳一角的茶水間。

無需言語地交流完成,周澤楷點點頭,依江波濤的建議走進了茶水間。
周澤楷將最期待的銀武放到最後,先拆了衣服的盒子。神槍手的裝備其實和現代衣服沒有什麼差別,何況他又是聯盟裡最常幫衣服廠商代言的選手,襯衫領帶風衣一件件在指尖靈巧的動作下,快速包裹住了周澤楷修長的身型。直到將配件全數穿戴完畢後,周澤楷這才打開了裝著銀武的盒子。
盒裡躺著兩把銀色的左輪手槍,除了槍管和手柄上的紋路不同外,兩把槍將近完全一樣,青年開心地沿著火焰與冰晶的紋路撫摸著實體化的碎霜和荒火,直到心滿意足後才把雙槍放進槍套,打開茶水間的門。

聽見門啟的聲響,所有視線立刻一致地轉到青年身上,眼睛一亮的同時各種喧鬧聲也炸了開來。
「唉很適合啊!真不愧是隊長。」
「直接拍形象海報當輪迴的周邊賣吧!立刻成熱門商品啊!」
「拍一整本印成寫真集賣也鐵定不成問題啊哈哈哈。」
「隊長COS一槍穿雲的寫真集開賣的話,現實中大概要開始流行灰色風衣了。」
「不早是了?你看我們主場的比賽有多少穿風衣來的觀眾啊?」
「那順便讓隊長以後出門都穿一槍穿雲的裝備當榮耀活招牌好了,女玩家數量鐵定噌噌飛漲,馮主席會樂死的。」
「哈哈你們別這樣,小周臉皮薄掛不住啊。」
眾人團團包圍住自家隊長,就像剛才周澤楷踏進交誼廳時看到的場景那樣,開始對著他一身裝備品頭論足了起來。在隊友你一言我一語的笑談中,那道具公司的小員工也飛快地在周澤楷身上擺弄。周澤楷沉默聽著隊友笑鬧著擠兌他,連江波濤也加入對話。
江波濤的眼神時不時飄過來看看自家隊長的情況,突然開口問道。
「我說小陳啊,你試完這些衣服和道具後,馬上就要拿回公司嗎?」
也不知江波濤何時和小員工混得那麼熟,連綽號都叫上了。周澤楷沉默地順著小員工的指示抬起手,一面想著有時真不知戀人這和誰都能立刻拉近距離的本事,到底是好是壞--幸好江波濤還不至於太常讓他吃醋。
小員工一面確認肩部衣料的狀況,應道。
「不用啊,衣服是試作品,之後會做新的再拿過來試,道具的話基本上已經是完成品了,如果你們沒有想再調整的地方,一直放這都行!」
「這樣啊,那我看衣服和道具就先暫時放我們這?」
「行呀!」
江波濤問得自然,小陳也應得俐落。反而是一旁默默聽著的輪迴隊長被震驚了一把。
小江怎麼突然要了衣服道具,難不成小江當時聽到他問馮主席的話,知道他想做什麼?可是他那時是偷偷找的馮主席,江波濤應該不可能聽見啊?
周澤楷暗暗心驚,一面抬眼朝對方望去。青年注意到他的視線,朝周澤楷露出了微笑。
「我看大家都挺捨不得把自己的銀武還回去啊。小周也是吧?從剛才就一直抓著荒火和碎霜愛不釋手。」

榮耀第一人點點頭,頓時心虛了一下。他總不好解釋自己是腦中冒出太多這樣那樣的雜念,躁動不安都快抑制不住,所以才只好把玩東西轉移注意力。沒想到細心的江波濤不僅注意到了,還誤會成他愛不釋手。
嗯,就讓他這樣想好了。而且江波濤主動開口替自己要來了衣服和道具,跟自己的小心思歪打正著,還不需要自己提出要求引來江波濤的疑心,真可謂不謀而合。
周澤楷的視線停留在無浪胸甲和側腿甲之間防備薄弱的裸露腰線上,不禁生出幾分罪惡感。

當小員工結束本日最後一個任務後就鳴金收兵,留下一堆銀武和角色裝備,此時眾人根本已經玩開了,拿著銀武拍了一堆古怪照片,毀盡角色形象,周澤楷也陪著隊友演了不少胡鬧的奇怪劇情。
玩了一段時間後眾人終於也累了,約好下次交換裝備玩後,因為也不想輪流排隊進茶水間更衣,眾隊員決定乾脆回各自的房間卸裝備。眾人在回房間的路上又演示了真人走位布局等愚蠢的畫面,隨著宿舍樓層爬升、原本一大群的鬧騰年輕人,終於只剩住在最高層的輪迴正副隊長兩人。

在江波濤預備打開自己房門時,周澤楷即時地抓住了他的手。
「嗯?小周,怎麼了嗎?」
江波濤任戀人將自己拉著走,一頭霧水地跟著那灰色風衣的背影踏進了對方的房門。
周澤楷鎖上門後,先是默默將兩人手中的盒子放到地上,然後從無浪的服飾盒裡挑出了遮眼的布條--他這才發現服裝公司一共試做了兩條,看來是依江波濤提的建議,一條是沒有開縫眼的裝備原始模樣,另一條則是折衷後的版本。周澤楷想也不想地就把根本不能稱為遮眼布的那條放了回去,然後將布條放進江波濤手裡。
和隊友們玩了一整晚的畫風傻萌的COSPLAY後,這才是他真正等待的時刻!
周澤楷懷著十二萬分的雀躍與期待,道。
「戴。」
江波濤狐疑地接過遮眼布,看著戀人開心的笑顏,好像有幾分明瞭了對方的意圖。帶著寵溺和幾分無奈地繫上,他笑著調侃道。
「……小周,你該不會一開始聽到這企畫時,就想到要這麼做了吧?」
「!」想不到對方無意間道破了事實,輪迴隊長忍不住一驚,還好江波濤已經看不見他的表情。
黑色的布條層層纏住了輪迴二當家總是閃著精明神色的雙眼,或許是少了帶笑的眸子點綴,原本青年明朗的氣質神奇地產生了變化。觀者的視線焦點也自然地被引導到了下頷周遭。
江波濤在腦後將布條和預留的部分交叉打結,調整了下腦後的布,一面問道。
「嗯……好了,這下我可真的看不見你啦,接下來?」

周澤楷沒有回應對方的疑問,正確地說,他此時完全說不出話來。

青年半張臉隱於黑布之後,只餘鼻尖、唇角和下頷暴露在自己的視線中,就像無浪和他的搭檔一樣。年輕隊長的視線沒有膠著在臉上太久,便緩緩向下移到了戀人的裝扮上。雖然魔劍士設定上是板甲職業,但榮耀畢竟是網遊而不是歷史教科書,遊戲公司可沒有那麼死板地照中世紀的厚重全身鎧甲設計造型,魔劍士的裝備也只是意思性地讓鎧甲覆蓋在幾個重點部位,甚至魔劍士的原始造型還是裸著上身,只披了披風和下半身衣裝的。
或許是周澤楷的錯覺吧,剛才和隊友拍照時,原本應該已經看習慣的一身裝扮,在加上僅僅一個道具後,立刻帶上了一點禁慾的感覺。周澤楷還沒有找到言語,手就先一步地動作了起來,忠實重現了夢境中的場景之一--徒手拆裝備。
一身神槍手打扮的自己解開沉默而順從的魔劍士身上層層護具,這畫面代入感之強烈,讓他有種仍在夢中的錯覺。
周澤楷沒有將江波濤胸甲下的短背心也褪去,並不是因為夢裡一槍穿雲也留下了這件沒有多大遮蔽力的衣物,純粹是周澤楷個人在視覺上的喜好--可說是好奇心也可以說是想像力作祟,想看的東西有一部分被遮住,總是比全部袒露出來更誘人,這是人類的本性--被蒙在布後的半張臉是如此,半裸的軀體也是如此。
把江波濤全身的衣裝剝到和夢境相同的程度,全身僅存臉上和上半身的布料後,周澤楷牽起對方的手將人帶到床上,悶不吭聲地欣賞起靜靜躺在自己床上的戀人來。

躺好後遲遲沒有等到進一步的動作,江波濤疑惑地出聲。
「小周?」
雖然房間裡的另一人是周澤楷,輪迴副隊並沒有感到任何不安,但失去可以直接確認對方舉動的視覺,而戀人又沉默不語時,他就很難憑往常經驗預測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會是像平常一樣從一個吻開始?還是會有什麼出奇不意的手段?
江波濤的身體微微發燙了起來,明明除了脫衣服外,對方什麼都還沒動作,只是在一旁默默看著而已,江波濤的腿間卻微微起了反應。
周澤楷不知道青年是感受到自己灼熱的視線,還是被感染了興奮的情緒。聽見自家副隊出聲後,周澤楷又靜靜觀察了一會,這才終於出手。他的指尖輕輕碰上已經半勃的器官,逗弄般用指腹敲了敲,就見那男性的象徵迅速地直立起來。周澤楷又拎起底下的囊袋輕揉,聽見青年的呼吸聲變得急促,又愛撫了那處一番,這才漸漸轉移陣地。

江波濤靜靜任對方在自己身體各處點火,放棄了預測周澤楷接下來的動作--他以為自己已經很熟悉對方的所有模式,卻在僅僅失去一種感官知覺後,完全變得不知所措了起來。那手指緩緩撫過他的腿根,一路滑到腳踝打轉了幾圈,又再回到原本的地方,另一手則持續對莖幹本身進行刺激,握著柱體來回捋動,一副要搾乾裡頭液體的架勢,但就是不碰觸頂端真正的敏感點。

在短暫又漫長的撫觸停止後,江波濤感覺自己身後的孔穴被淋上了一些冰涼的滑液,手指的觸感又再度回到自己身上,只是這次的行動是繞著穴口打轉,另一手緩緩潛入上身衣料底下,用兩指的側邊夾住了胸膛上的挺立。

不管上面還是下面,都是男人本不該有感覺的地方,江波濤也不知道究竟是心理因素還是什麼可怕的潛移默化,現在這些地方被玩弄的時候,他竟然會感到很亢奮,或許這就是所謂的身體被開發了--又或許這正是方明華結婚後老愛掛在嘴邊,刺激其他單身隊員的什麼「愛的力量」。
兩邊動作同時無預警的加速,對原本就是耍雙槍的槍王來說一點障礙也沒有,靈巧的指尖同時進行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動作,一邊屈起手指用指關節夾弄硬起的乳尖,另一方則細緻地按壓著腸壁試圖緩和那處的肌肉,讓待會的進入更加順暢。

青年的身體已經完全進入狀況,除了斷斷續續從江波濤口中逸出的哼聲外,房裡沒有任何其他聲響。周澤楷望著戀人裸露在外的耳根染上淡紅,這種順從的感覺像是展現了對自己百分之百的信任,即使失去一種感官也未見急躁。

大概就是這種全然託付給自己的感覺特別的好。周澤楷想著,低下頭將被冷落的另一側胸尖納入了口中。江波濤沒有預料到這突如其來的濕潤觸感,輕吟了一聲後、很快將手置上他腦後,揉了揉周澤楷的髮絲。
江波濤的手指緩緩擦過他的耳側,落到周澤楷的肩上,一面摩娑風衣的布料,問。
「……你自己沒脫?」
「嗯。」周澤楷放開被自己吸吮而變得豔紅的乳尖,抽空應了一聲。
「只有你穿好好的,這多不公平啊?」江波濤的手伸了過來,胡亂地扯著周澤楷的領帶道。

榮耀第一人任他什麼都看不見地瞎折騰,非常有閒情意致地換了一邊乳首繼續舔弄,在下邊動作的手已經可以緩緩在擴張過的甬徑內抽送,前後同時夾擊得他家副隊的呼吸完全亂了節奏。
江波濤老半天也只扯開了領帶,倒是被撩撥得渾身溫度高得像發燒似的,索性放棄了讓周澤楷和他一樣全裸的計畫,道。
「我差不多了……別弄了、快來。」
「好。」也就等著這一句話的周澤楷立時抽出了手指,拉下褲子和底褲,對準了穴口就將等待多時的肉刃緩緩推了進去。

已經準備好容納他的穴口一寸寸吞進了周澤楷的物事,直到完全沒入後,年輕的槍王這才將江波濤拉了起來,在雙方還連結著的情況下,引對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江波濤對於突然改變的體勢,沒有意見也沒有任何疑問,彷彿真的將一切就交給他決定一般。也有可能其實只是江波濤沒有太多心力發問--在他坐下時,因為地心引力緣故被狠狠深入頂了一下後,原本一度安靜下來的房間,漸漸又被斷續的呻吟和肉體拍擊聲給填滿。

年輕的槍王倚著背後冰涼的牆壁,前方則是戀人火熱的軀體,觸覺和視覺上美好的享受讓他沒有心力開口,也無暇顧及那時在夢境裡,看著一槍穿雲上無浪時生出的疑問--自己做的時候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

江波濤擅於察顏觀色的雙眼此時被遮蔽起來,而周澤楷又沉默不語,於是青年只能透過剩下的知覺來感受眼前的人,倒是跟魔劍士的設定有了異常高的同步性。

「呵呵。」
突如其來的輕笑聲讓周澤楷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沒有開口詢問,不過江波濤當然明白他停下來的意思,立時便向他解釋道。
「沒有,只是平常沒注意到,小周這時候的心跳好快。」
周澤楷低頭看去,江波濤的一隻手靜靜地抵在自己胸前,正感受著因情動而較平常快上不少的搏動。周澤楷將那手抓到了自己臉側蹭了蹭,沒有一絲猶豫地承認道。
「嗯,喜歡。」

聞言,江波濤沒被布條遮掩住的唇角輕輕上揚,帶了點煽惑的味道。被抓去的手輕撫對方臉側,道。
「你過來吻我吧?我抓不準你位置。」
「好。」周澤楷恭敬不如從命地傾身向前,覆上戀人帶著笑意的唇角。

唇舌交纏中,一度停下的律動再度開始。在那逐漸被生理性淚水浸濕而顏色漸深的矇眼布條上,年輕的槍王得到了無上的成就感。
在兩人雙雙釋放後、沉默地調整氣息時,周澤楷也學著像夢裡的一槍穿雲般,一聲不吭地盯著對方的臉瞧。
當江波濤吐出跟夢裡完全相同的那句台詞時,他覺得這種莫名的佔有慾膨脹到了極致。

「……還來?」江波濤出聲,語氣有幾分無奈。
「嗯。」得到想要的答案,他開心地笑著應聲。

不是為了欺負人才故意默不作聲。
他只是……享受對方明明什麼都沒看到,卻又什麼都知道的那種感覺。
--這種相處方式,一般人稱之為心有靈犀。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