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足球鰥夫(全)(全職/周江)


※CWT36新刊試閱

輪迴隊長的寢室中,屋主及另一人正坐在電腦桌前,聚精會神。螢幕中播放的並不是復盤影片,而是一群穿著短褲飛奔著的球員。雖然同樣坐在電腦前,但周澤楷顯然沒有另一人看得那麼專注,一會兒視線飄向他不是很能理解的足球賽,下一刻又挪到入神的江波濤臉上,片刻,青年才輕聲喚道。

「小江……」
「嗯?」江波濤用鼻音權充回應。

過了半晌,江波濤仍沒等來戀人的下半句話,但他並不是很在意對話突兀的中斷,並不是因為一如既往地包容周澤楷的口拙,而是因為……他根本沒發現對話停了下來。

本來榮耀第一人故意話只說到一半,就是為了讓江波濤轉過頭來問他後續,卻沒想到不僅那雙總是含笑的眼膠著在電腦螢幕上,大概連心都繫在上頭了,半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唯一還留在他身上的,頂多是時不時隨著戰況握緊他的右手。

槍王順著戀人的視線,再度看向螢幕裡一群穿著短褲長襪的男人。
雖然江波濤因為人在宿舍,並不像鏡頭中偶爾拍到的球迷那樣,激動地大喊為球隊助陣,但專注度可是絲毫不減。

足球真的那麼好看嗎?周澤楷一頭霧水地想。
他是很典型的遊戲宅男,沉迷榮耀之前玩的也是別款遊戲,從來沒在關注運動。雖然球評會解說比賽情況,但他不懂的術語太多,所以還是很難跟上狀況。在比賽剛開始時,江波濤至少還會替他解說一些戰術或規則,但在戰況進入白熱化後,江波濤的閒情意致也就跟著消失無蹤。

好無聊。周澤楷長吁出一口氣,沒有抽出被江波濤握住的手,而用空閒的另一手玩起了手機遊戲打發時間。好不容易聽見轉播說到「中場休息」四個字,輪迴隊長抬起頭來正想說話,就見眼前螢幕迅速切換成了微博的畫面,接著輪迴副隊一陣手速爆發,就快速地敲了一串實況感想上去。

沒過多久,同樣濫用職業選手非人手速的許斌--大概也在關注同一場比賽--就回覆了江波濤的感想,兩人立刻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了高速洗屏,講的都是周澤楷看不懂的東西,不管球員也好、規則也好、戰術也好。

槍王傻眼地看著他無法加入的足球感想樓越蓋越高,還找不到插入點,下半場比賽再度開始。榮耀第一人扯了扯江波濤的手,然後只得到了兩下在他手背上的拍拍。

好不容易難捱的一個半小時過去,江波濤支持的球隊勝利了,在輪迴副隊的歡呼、以及隊長喜聞樂見比賽結束的拍手後,江波濤立刻又開了微博,發表今日感想總結,那種開心和熱衷程度簡直就跟拿了總冠軍沒兩樣。
周澤楷雖然無奈,但也沒想去打擾江波濤的好心情,好不容易見他關了網頁和電腦,鑽進被窩裡來,他馬上便蹭了過去抱住青年的腰,才正想摸兩下親熱一番,就聽見枕邊人心滿意足道。

「晚安啊,小周。」
感受到臉側被江波濤親了一下,周澤楷不禁愣住。平常對方很少做晚安吻這麼洋氣的舉動,可能是今天球隊贏了太開心,竟然讓他意外收穫一個吻--只不過也就僅止於此,沒多久,江波濤平穩的呼吸聲就傳了過來。
看來確實是沒有後續了,於是青年嘆了口氣,無奈地跟著睡下。

但周澤楷萬萬沒想到的是,這還只是第一個無奈的夜晚,因為這才在分組賽的第一輪。

接下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周澤楷切切實實感受到了「寂寞」兩字的真諦。於公,因為常規賽結束,為迎接季後賽,輪迴進行了加強集中訓練;於私,當一天訓練結束後,江波濤便會立刻從榮耀粉絲景仰的輪迴副隊長切換到足球迷模式,也當起了小粉絲。

周澤楷原以為江波濤只會看他支持球隊的比賽,應該還有很多時間陪陪自己,但沒幾天後,他就驚恐地發現自己的預想完全錯了,江波濤一副要把鑽研榮耀培養出來的戰術素養和集中力悉數運用在足球上的態勢,每天三場賽事不僅一一看過還熱衷於寫評,等這些每日事項都告一段落時,也差不多是睡覺時間了--雖然狂熱,但江波濤還沒忘自己也是背負著粉絲期待的職業選手,作息還是很固定的。

在足球霸道地佔去私人時間的情況下,江波濤和他的相處時間就這樣被硬生生擠壓到無限趨近於零。除了零碎的用餐、訓練休息時兩人能聊上幾句之外,可能江波濤和同為足球迷的許斌講的話都比跟自己多。周澤楷意識到這點的同時,同時也忍不住因戀人微博上如滔滔江水般對另一群男人的讚揚,而感到幾分不懣竄上心頭--其名為嫉妒。

他以前怎麼從沒發現世足賽是這麼可惡的東西呢?
今天也被自家副隊晾在一旁的榮耀第一人鬱悶地上網,發現有不少和自己同樣處境的人在哀號,心情這才稍稍好轉了些,他還看見新聞報導用了一個詞形容他們這些被足球員搶走戀人心中地位的人,叫作「足球寡婦」。

--照這說法來推斷,他恐怕就是足球鰥夫了?
窩在床上用手機刷網頁的周澤楷,抬頭看看還坐在電腦前的戀人,故意大大地嘆了口氣,向來都會立刻注意到他不對勁的體貼戀人,此刻卻沒有反應。

因為沒事做,周澤楷在這幾天也刷了一些足球相關知識,但果然還是無法理解哪一點能引得江波濤對那顆小小的球這麼痴迷。
雖然明白四年才一次的盛大賽事,吸走江波濤所有注意力也是無可厚非--要是榮耀四年才打一次聯賽,他必定也會有同樣反應--但被冷落快兩週的他,還是忍不住想宣示一下主權。

坐而思不如起而行,總之先從干擾行動開始。
行動力一向傲然於聯盟的槍王立刻將手機放到一邊,悄悄地繞到電腦椅的背後,將下巴抵在江波濤頭頂上,喚道。

「小江。」
「嗯?」又是一字式的回覆,比周澤楷還像周澤楷。
「什麼時候喜歡足球?」
「嗯?」江波濤眨了眨眼,號稱周澤楷語滿階的輪迴副隊,對突如其來的無關問題也有些反應不及。
「哦,高中開始的吧?」
「為什麼?」

江波濤沒想到還會有後續問題,又是意會了好一陣子才回覆。
「因為有朋友喜歡看……小周,有問題的話中場時我再回答好嗎?」
「好。」

周澤楷不意外試圖引對方分心的技倆立刻被識破,口頭上乖乖答應了對方,但並沒有就此放棄主權奪還大業。見江波濤並沒有在意他的舉動,周澤楷彎下身將唇附上江波濤頸子和面頰連結的地方,一路往上親吻,最後駐足於戀人的耳沿。

濡濕的舌頭像蛇一般沿著耳廓巡過,引得身下人忍不住一陣顫慄,周澤楷受到這給面子的反應鼓勵,先是叼住耳垂,接著便用舌尖逗弄起被夾在齒列間那單薄的耳肉。

「……小周,現在別鬧我?」

江波濤抬起手試圖推了推周澤楷,但視角鎖死在螢幕上的他哪有力氣推開立定在身後的男人,這小小的推阻半點效用也無。

「安心看比賽。」
醋意從短短一句反話中傾洩而出,輪迴最被倚重的隊長可沒有半點讓他家副隊繼續安心放置他的念頭,一面繼續碾磨著對方的耳朵,周澤楷的雙手貼著江波濤肩膀一路滑到平坦的胸前,掐住了原本隱藏在薄薄一層夏季衣服下的小小突起。

「唔、小周……這樣哪能安心看?等我一下,比賽很快就結束了……」

江波濤低吟一聲,抓住有些粗暴地蹂躪著自己乳尖的大手,視線還是沒離開正緊湊的比賽局面。

「不等。」作為回應,帶著情慾的低啞嗓音在江波濤耳邊響起。

他已經枯等了兩週,無論身心,起了頭後可就沒那麼容易再忍耐住。何況他哪不知道比賽結束後還有後續討論,然後一個晚上就又這樣過去了!他絕不會在這關頭相信一個狂熱粉絲給的承諾!

周澤楷揉捏著很快就堅挺起來的乳尖,對於另一側的照顧則是用兩指指尖挾住,帶上點旋勁安撫,覆在胸口上的掌心也時不時合攏起來,一副要從裡頭搾出東西似的動作。江波濤雖然還專注在賽況上,但畢竟也是快兩週沒有發洩,被這樣直搗敏感帶的強勢動作挑撥下,呼吸很快便急促了起來。

「小、周……」
「嗯。」總算聽見戀人呼喚自己,周澤楷覺得自己的行動成效頗豐,更是肆無忌憚了起來。
「我想專心……嗯、」
「加油。」

黃鼠狼給雞拜年式地給了虛情假意的鼓勵,周澤楷一隻手放開已經略微腫脹的胸前突起,轉移陣地到另一個變得堅硬的器官。觸碰上那處的瞬間,江波濤的雙腿反射性地夾緊,將周澤楷的手扣在了腿間。

周澤楷立刻把握機會握住了莖幹底端的囊袋,不輕不重地按摩起來。從對方立刻變得比方才鼓脹多了的襠部來看,他知道這樣做讓也是好段時間沒發洩的戀人十分受用。

「等一下、嗯!」

周澤楷充耳不聞,長指隔著睡褲布料,只能粗略地抓住陰莖的前端,但對敏感的那處而言這樣已經足夠,江波濤立刻從喉間逸出了一聲輕吟,腰反射性地想往後退去,但椅背卻讓逃離的動作受到了侷限,侵略者則能得意地進逼上來。
當周澤楷的左手鑽進底褲裡,握住熱燙的莖幹時,那處已經被沁出來的體液沾濕了。而體液還在隨著他揉捏陰囊的動作不斷從頂端淌出,弄得他滿手狼藉。

「幫你脫,你繼續看。」
「……」事已至此,江波濤被撩撥得全身發熱,此刻完全不可能也不想喊停,但戀人難得的劣根性又讓他不怎麼想回應,只好沉默當作折衷回答。

沒得到首肯周澤楷也不介意,將江波濤的電腦椅往後拉了一些後,自己繞到桌椅之間坐下,然後就抓住江波濤的睡褲褲頭往自己的方向拉。江波濤雖不情願,但也微微抬起腰,方便戀人動作,視線還是懷著對抗被挑起的情慾似地、固執地膠著在螢幕上,雖然他其實早有點看不進比賽了。

榮耀第一人靈巧的指尖除去了障礙物後,從口袋掏出早準備好的潤滑劑,擠了一些在指尖上,一面按壓著穴口,一面來回塗抹在周遭的肌肉上。

當準備好的後穴久違地納入指節明顯的男性手指時,江波濤的呼吸明顯較方才加重了許多,不知道是痛的、還是爽的。周澤楷一面抽送著在裡頭開拓的姆指,安撫似地輕吻了濕淋淋的器官頂端,吸吮的聲音就這樣傳進兩人的耳中。似乎沒料到他會突然這麼做,江波濤重重地一抖,差點就要這樣洩了出來。

「……算了,你進來吧。」江波濤忍耐著幾乎攀頂的快感,終於放棄似地出聲道。

周澤楷聞言抬起頭,看江波濤站起身,立刻意會地代替他坐上了那張電腦椅,然後帶著笑意迎接和足球較勁半個月以來的初次勝利。

雖然已經被充分開拓,但當周澤楷份量驚人的男性性器逐漸撐開甬道時,江波濤還是忍不住蜷起了腳趾。齊根沒入後,兩人先是靜止了一切動作適應久違的結合,直到江波濤挪了下臀部,理解暗示的槍王才像是終於得到解放般,握著對方的腰用力幹了起來。

由下而上的頂弄比尋常體位進入得要深,兩人又有陣子沒做,於是快感立刻像暴風雨般將兩人的理智襲捲得半點不剩。
周澤楷熟門熟路地找到了戀人體內的敏感點,每一次的用力撞擊都讓江波濤發出像是快要哭泣一般的聲音,催促著槍王的槍攻擊得更加兇猛。在頻率越來越密集的抽插中,兩人最後雙雙射了出來。

江波濤喘著氣,茫然望著前方的眼神漸漸聚焦,然後就看見了自己第二喜歡的隊伍在比賽最後一刻被奇蹟式地逆轉。殘存在周身的高潮餘韻立刻褪得一乾二淨。

「什麼!等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周澤楷聽見坐在自己腿上的戀人慘叫了一聲,忙不迭抬起頭,就見江波濤急急站起,槍王才剛發洩過的半軟槍管一路摩擦過兩人都還敏感著的部位,順著急劇的體勢變化滑了出來,弄得兩人一下激靈。周澤楷被這麼一刺激,才發洩一次的器官又微微有硬起的跡象。

輸球的時候……大概不要再去刺激江波濤比較好吧?

但……那被刺激到的自己,又該怎麼解決才好?

槍王抬頭看看正因輸球而震驚地站在電腦前發呆,平時很體貼、此刻卻再次把他拋到腦後的戀人,榮耀第一人再度感受到了挫敗。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