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叔姪間的二三事 (全)


本篇雖為《大家族的二三事》相關作,但沒看過前篇並無影響
同標題,本篇主角為叔姪;請慎入
「別在我房間裡抽煙。」湊在房間裡唯一光源的螢幕前面;才剛滿投票年紀一年多的少年抗議。


「……你在我房間時怎麼意見沒那麼多。」光裸的男人倒是很尊重屋主意見地熄了煙,又再度窩回被單裡。


「你要在你房裡幹嘛我又管不著。」少年一面飛速鍵入字串回應朋友。「對了,你有幫我帶泡麵來嗎?」

「帶了啦,一整個行李箱都是;還害我被小滿姊罵。」

「反正姑姑也只是嘴巴上念念。」

「那下次讓你被她念,狼心狗肺的東西。早知道就不幫你帶了。」

「我想念台灣啊。」

「你不是早就歸化美國了嗎?小。留。學。生。」

「好酸啊,誰叫你不考美國的研究所。」

「你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男人坐起身來。

「……。」仲秋知道自己戳中了對方的痛處,自知理虧地沉默下來。





五年前差不多這個時候,爺爺在家裡昏倒了。

--這個「爺爺」輩份上算仲秋的曾祖父,其他小孩也都叫他阿祖,只是他從小跟著眼前的人亂喊,最後變成了習慣。




那天爺爺被住在祖宅的芒種叔叔發現;他連忙叫了救護車並打通知所有人--仲秋記得那天手機難得在上課時響了;他很不好意思地在大家的側目下按掉少女偶像甜美的歌聲,並十分驚訝地發現來電顯示為芒種叔。



有什麼事重要到打越洋電話通知他?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仲秋馬上拿起手機打給同樣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小叔。



「小叔,發生什麼事了?」

「爺爺昏倒了,現在在檢查。」

「很嚴重嗎?」

「我又不是醫生。你上你的課就好,你那邊的晚上八點用skype談。」




等到晚上;出現在螢幕另一端的卻不只小叔;還有自家老爸王立夏。

「你自己考慮要不要回台灣好了。」立夏叼著煙;表情倒是很輕鬆自然。

「爺爺這麼嚴重?」開門見山的話讓仲秋著實嚇了一跳。

「你在說什麼啊,你不是本來說『讀一學期再考慮要不要回國』嗎?」

「原來是這個,我還以為爺爺情況多危急。」少年鬆了一口氣。

「爺爺身體很勇的,跟你不一樣。」小叔還是老樣子不忘虧他一下。

看來情況應該還蠻好的。他想。



「我還在考慮……小叔不是要考美國的研究所嗎?」

「是啊,所以呢?」被指名的當事人不明所以。

「如果你要來我就留著好了。」

「喂,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青年挑了挑眉,顯然不是很滿意這種說法。

「就是啊,老爸不記得有把你養成這麼愛撒嬌的孩子。」立夏一貫吊兒郎當的口吻插嘴道。

「是誰像放山雞一樣把小孩孤身一人丟到美國的啊。」

「雞就是要讓牠亂跑肉才會好吃,小孩子也一樣。」

「什麼歪理啊。」霜降馬上吐嘈比自己大了二十七歲的堂哥。

「牛也是要多運動才會好吃,霜降。」立夏同情地拍了拍自己的堂弟。


都是因為爺爺堅持照二十四節氣取孫子名字,到後來名字不敷使用;結果……

就產生了王霜降這種名字,這大概只比王啟蟄好一點點而已。



「謝謝你喔,我每天都有晨跑。」從小到大綽號不外乎「冰淇淋」、「牛肉」的霜降咬牙切齒。


「別管他啦,老爸歪理和廢話最多了。」仲秋只好幫忙反擊。

「做兒子胳臂怎麼老往外彎,早知道當年把你射在牆上。」立夏嘆道。

「謝謝老爸當年不殺之恩。」繼承爸爸的貧嘴天份,耍嘴皮子對王仲秋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回到正題吧。其實爺爺現在狀況不是很好;你穀雨叔叔說還要做完整的檢查。」

「這樣啊,那他會上台北嗎?」

「可能由小雪姑姑陪他去吧,這個我們會處理。」雖然剛才表現得蠻不在乎,立夏還是多少有些不安。

「爺爺雖然快一百了,身體還是很好的啦。」霜降像是說服什麼似的;反覆強調。

「嗯,活到兩百歲也沒問題。」立夏也開玩笑似地回答。



--只是過了不久後,仲秋就收到了小寒叔叔的MAIL;內容一如本人的惜字如金。

「爺爺得了肺癌。」



在那之後曾祖父意外撐了很長一段時間,而令眾人措手不及的是,小叔的爸爸在曾祖父過世前;很突然地走了。家裡連辦兩場喪事,仲秋也來回飛了好幾趟太平洋上空--在曾祖父的告別式上,已經考上也打算到美國念書的小叔淡淡地說:


「我不會去美國,在國內讀研究所也一樣。」


他知道小叔是顧慮到經濟問題;畢竟他的兄姊也都沒出社會幾年,在小叔父親離開前又曾花了一番心力和金錢挽救;所以其他叔叔伯伯也提出資助他念書的提議,不過最終還是被委婉地否決了。


討論後只剩他們兩人靜靜地坐著好長一段時間,他當時雖然想把對方的臉扳過來看;不過自尊心高強的霜降硬是找藉口把他支開了。


於是他始終不知道當時小叔臉上的表情。



* * *



又過了兩年後,他們兩人陰錯陽差地在一起了,
他卻還是很在意當年被拒絕關心的那段往事。



「……你幹嘛?」面對小叔一臉莫名其妙,仲秋才發現自己的手不知不覺把對方的臉轉過來了。

「……沒什麼。」他尷尬地把手放下。

「你的MSN吵死人了,趕快回應。」臉得到自由後,小叔很自然地走去開房間主人的冰箱。

「欸,之前我爸問我要不要回台灣念研究所,你覺得呢?」一面打字,仲秋故作漫不在乎地問。


「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氣泡衝出瓶子的聲音響起。

「你好冷淡,我以為我是你男朋友耶!」

「我也以為我是你男朋友,但這不代表我必須負責你的人生。」

「你好歹說一下『快回台灣陪我』!」

「會這麼說就不是我了。」男人得意地推了推眼鏡。

「虧你剛才在床上還夾那麼緊。」

「是你早洩。」可惜的是,對方唇槍舌劍也從不輸人。



「……你知道台灣曾經統計過最常掉進馬桶裡的東西嗎?」

「啥?」對方顯然被他天外飛來一筆的話弄迷糊了。

「最常掉進馬桶第六名是『姪子』,你這種壞心的叔叔一定也是其中一人。」

「……我好像還真的掉過。」對方愣了一下道。

「對吧,小時候都是你幫我洗澡的。」

「不不,我是等你尿尿時手滑的。」霜降嘖嘖了兩聲。

「幹!」

「我那時候才八歲,無心之過、無心之過。」開心的笑跟說話內容成反比。

「算了算了,你都讓我進後洞了;我不跟你計較這個。」要比風涼話他是不可能輸的。



「我告訴你,這次我飛過來找你;你爸好像開始懷疑囉。」霜降臉上有反將一軍的笑意。

「……真的假的。」

「他說『情人節快到了,我懷疑你飛美國案情並不單純。』」

「幹!那不叫懷疑,那叫肯定的語氣!」以老爸的個性來說。

「是喔?」

「那隻老狐狸只有十拿九穩的事才會開始刺探。可惡他怎麼發現的?」

「誰叫你每次回祖宅都跟我一起睡。」

「拜託,祖宅房間那麼少,穀雨叔和小寒叔還不是都擠同一個房間。」

「也是……」霜降想不出別的話反駁。

「對了,我爸很生氣嗎?」

「看不出有什麼差別耶。」

「如果真的被發現,我們要怎麼辦?」

「我大概沒關係,你是獨生子所以不好說。」

「又不是每個人都要結婚生子,我們家還不是有人沒結婚。啊,清明叔上線了。」

「你問問他的看法好了。」明明是事中人,霜降卻像是看好戲地指揮著,



於是仲秋點下了視訊。



「清明叔,我問你喔。」

「你問啊。」穿著吊嘎的中年男子正幼稚地轉椅子。

「你覺得不結婚會不會怎樣?」

「你同性戀喔?」聽說曾是業務界一把交椅(本人說的)的男人直覺異常敏銳。

「不是啦、現代不是很多人都沒結婚嗎?你覺得這很嚴重嗎。」

「我是覺得還好啦,還有別人的小孩可以玩。」


「對嘛,結不結婚根本不是問題……」仲秋一回頭愕然發現霜降遠遠在房間另一頭。「你幹嘛跑走?」

「還有誰在?」清明一臉好奇地看向同一側;明明不可能看到鏡頭外的地方。

「我拿個食物而已,嗨,清明哥!」霜降迅速地出現在鏡頭中跟堂哥揮手。

「欸--?你前幾天不是還在祖宅嗎,怎麼會在美國?」

「我有假就順便來玩啦。」察覺似乎在自掘墳墓的霜降試圖偽裝平靜。

「你們該不會是一起過情人節吧?」中年男子的眼神透出一抹精光。

「「沒有啊。」」兩人異口同聲。

「不要騙我喔。不然你怎麼會沒事問什麼結不結婚的。」

「我們是在討論為什麼穀雨叔還沒結婚啦。」


「他就是同性戀啊。」中年男子平靜地喝一口茶裏王。

兩名年輕小輩震驚地無法言語。



「……那……」仲秋突然想起自己反駁霜降的一番話。「小寒叔他……」

「他也同性戀啊。他們兩個是一對。」


「咦……」兩人忍不住陷入混亂。

「坦白從寬啦,你們是不是在交往?年紀一大把還老是混在一起。」

「因為我交不到女朋友啦,沒辦法啊。」仲秋說。

「屁咧;冰淇淋你呢?」

「我現在只想專注在學業上。」霜降乾笑道。


「是喔?……可是之前新年時,我好像聽見你們房裡有奇怪的聲音。」

「哪樣的?」仲秋冷靜地問。

「呻吟聲,我絕對沒聽錯。」

「那大概是我們正在用筆電看A片,沒想到音量這麼大……下次我會調小聲一點。」仲秋笑答。


「可是我還看過你們穿一樣的衣服耶?」

「現在團購很便宜啊,我們常一起買。」

「我確定是同一件喔?」

「有時候來我這裡玩的時候,我會借他衣服,也許是那樣吧。」霜降聳了聳肩。





王清明沉默著來回看了看兩人。

正當他們因安全過關而放鬆時,精明的中年男子忍不住笑了。



「你們剛剛那些藉口……


快三十年前穀雨哥和小寒哥全都用過。」

「還是老實招來吧。」




--這就是他們被迫出櫃的經過。


    ------------END---------------


◎這篇是《大家族的二三事》相關作,但時間軸差不多在那篇的三十年後。
因為這三十年之差,我十分苦惱該如何設定這兩篇的年代;前篇是設定在現代,但是三十年後的世界……還在用MSN和skype嗎?實在很難決定這些細節。

最後還是決定以現代背景為參考舞台,雖然時間點是在三十年後。
若看過前作,可能感覺上會有衝突感吧;十分抱歉。


◎其實仲秋應該要稱呼穀雨為「伯伯」,但是……總覺得叫起來十分彆扭(?)。

◎王家自從家庭革命後,已經對處理同性戀感到十分習慣囉!(?)

◎仲秋這一輩是用節慶來取名字的。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