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二會(上)(全職/雙鬼)

2014/05/05



新刊《一期二會》試閱。

※平行世界設定



鍵盤和滑鼠的點擊聲如暴雨般密集,又像是有著規律,螢幕上閃動出各式絢麗的效果。吳羽策維持著高度專注,循著節奏交替放出技能和普通攻擊,直至榮耀兩字閃出,才終於放鬆下來。

青年摘下耳機,動了動有些僵硬的頸部和肩膀,此時一道聲音響起。

「你剛才恍神了,最後幾個技能節奏不對。」
「……囉嗦。」吳羽策轉身就是一拳揮去,看也不看發話者。對於他毫不留情的粗暴,李軒一點也不以為意--因為下一刻,吳羽策的拳頭就穿過了李軒半透明的身體。

李軒「曾經」是人--他生前的記憶只停留在出車禍為止,之後發生了什麼事、為何留在人間而沒去地府報到,一概不知。
那車禍大概是一年前的事情了,而後李軒就飄盪至今。渡過無法接受自己已死的最初那段時期後,李軒先是藉機闖進不少身為平民百姓沒機會去的地方,像是高級俱樂部一類的,但因為什麼也碰不了,又沒辦法離開X市,沒多久新鮮感一過就開始覺得無趣。
而傳說中的鬼差也一直沒來抓他走,無聊至極的李軒最後乾脆回了學校。以前李軒還在世時,巴不得整天都沒課,好回宿舍玩榮耀,變成鬼之後日子是閒下來了,但閒得蛋疼--附帶一提鬼沒有觸覺、自然也沒辦法感到蛋疼。

就在某天李軒又到學校四周亂逛時,竟意外闖進了吳羽策的房間。
他先是注意到了螢幕上熟悉的榮耀畫面,忍不住就多瞥了幾眼,然後立刻發現,這青年玩的竟是鬼劍士--這可是李軒最擅長的職業--李軒立刻佇足於青年身後,原本想點評一番權當打發時間,但半小時過去,他驚訝地發現,屋主的技術含量幾乎與網遊中號稱第一鬼劍的自己不相上下。看了半小時,他竟找不出多少毛病可挑。就在吳羽策連續PK十幾場後,疲累終於讓他出現了一個明顯的失誤。

李軒當下忍不住就呼了聲可惜。
吳羽策也注意到自己疏忽了,操作先是微微頓了一下,隨即開始補救已經混亂的節奏,幸虧懸崖勒馬頗有成效,局勢終究沒因這差錯而扭轉。青年見螢幕顯示出勝利後,這才呼了口氣,並立刻摘下耳機,回頭往李軒看來。

呃……他應該看不見自己吧。李軒暗暗想著,眼前的青年有著一雙狹長、眼尾上挑的眼眸,雖然感覺有些兇悍,卻不難看。李軒仗著自己是個鬼,放肆地打量著屋主,而青年的視線卻也執著地盯著他,時間之久讓李軒不存在的心跳都忍不住加速了,還有些心虛,最後他轉頭往自己身後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後有什麼--

「還看哪?就是你。」
隨著冷哼響起,一句話迅速將李軒的視線給拉回了青年身上,那青年挑著眉,沒好氣地盯著闖入自己房間的不速之客。

驚慌失措的鬼魂、異常冷靜的人類屋主,這就是他們初次見面時各自的身份--和正常情況完全相反。經歷幾分鐘的交談後,李軒這才發現對方竟是榮耀裡另一位鼎鼎大名的大神級鬼劍玩家,更巧的是,還是跟李軒同個學校的學弟。
吳羽策聽完李軒的境遇,稱不上同情或有什麼感覺──畢竟他們素未謀面,他也只能口頭上告慰一下這個成了遊魂的學長。休息差不多告一段落後,吳羽策向那鬼魂說了聲再見,就打算繼續投入榮耀中。

當了快一個月隱形人的李軒,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聊天對象,對方既不怕鬼、還是個共同職業又實力相當的榮耀玩家。見吳羽策揮手趕人,李軒一時竟捨不得走了,超水平發揮出從沒用過的纏功技能,軟磨硬泡吵得吳羽策煩得要命,最後李軒終於成功厚著臉皮留了下來。

這一留就留了大半年。
當了這麼久室友,李軒總算也摸清吳羽策的脾氣。一人一鬼除了老為鬼劍士的最佳技能點配置吵架外,處得算是相當愉快--吳羽策也從一開始每天威脅要找人來超渡地縛靈,到現在根本習慣了李軒的存在,不僅進門時會說「我回來了」,睡覺前還會跟他道晚安呢。

就在習慣了平淡日子的今天,李軒身上發生了一件普天同慶的變化--原本碰什麼東西都會穿透過去,現在竟然碰得到東西了!李軒喜不自勝下,也不敢隨意亂動吳羽策的私人物品,更不敢開了門就隨便出去亂逛(他現在穿不了牆了),只好在屋裡瞎轉,按捺著等屋主放學。

好不容易聽見門口傳來鑰匙轉動聲,李軒立刻衝了過去,想給「室友」一個友好的擁抱好分享喜悅,結果下場是直直穿過了吳羽策,和門板來了個深度交流。在吳羽策難得放聲大笑了許久後,一人一鬼總算對現狀有了認識--李軒是碰得到東西,但只限無生命的物體。

兩人好歹也同居了快一年,李軒每天鬱悶得出鳥的生活吳羽策都看在眼裡,總算還抱有一絲同理心的吳羽策,手一揮大方允許了李軒使用房裡的任何物品,前提是使用權以屋主優先。

在一一說明哪些東西不能碰後,吳羽策立刻開了電腦,進行起今天的榮耀日課,李軒也站在一旁精神上積極參與。這一年來,無聊的鬼魂李軒每天最大的樂趣只有看吳羽策玩榮耀,而今天的雀躍度可是完全不同--等吳羽策去睡覺後,他可以久違地親自玩!即使只能用吳羽策的人妖號,也完全不影響李軒的好心情。

--於是,在李軒既興奮又期待的心情中,有了故事最一開始的那番對話。
吳羽策毫不意外自己拳頭落空,畢竟他就是知道不會打到李軒身上,才用上了全力,意思性地表達對李軒叨念的不耐煩。收回拳頭後,吳羽策瞥了眼掛鐘,時間已經有點晚了,惦量剩下的睡眠時間後,青年轉身俐落地退了遊戲和帳號卡,順便關機。

「等……」
吳羽策的手速可是職業級,因此待李軒出聲,青年一氣呵成的動作早就執行完畢,李軒的後半句:「借我用下電腦」也消逝在了空氣中。

吳羽策顯然完全忘了李軒全程守在自己身旁的目的,看李軒一副期待已久、最後肉骨頭卻被全盤收走的大狗落寞樣,青年還真有些過意不去。
「要用自己開,不用問我。」
吳羽策丟下話後就起身盥洗去。在他洗完臉爬上床的時候,李軒早已迫不及待地開了電腦。
吳羽策的QQ設定了自動登入,李軒原本沒打算碰觸吳羽策隱私,所以打算丟著不管,但開啟後不斷響起的提示音卻讓他煩不勝煩。榮耀登入也需要花點時間,李軒索性將游標移上了QQ的軟體圖示,才想退出軟體,就發現消息盒裡累積的訊息量還在不停增加,而且全是同一人的訊息。

這人該不會是找吳羽策有急事?要點開來看看嗎?會不會惹吳羽策生氣啊……要是害他以後都不能碰電腦了怎麼辦……
李軒將游標停在那名叫李迅的聯繫人名稱上,不禁猶豫了起來。在他思考的幾秒內,訊息條數還在不斷爬升……李迅還在不停地敲字呢。李軒自認手速已經相當拔尖,但這人看來手速也不慢啊?就算一字發一條訊息,這速度也是夠快的了!說來吳羽策也有雙速度不下於他的快手,難不成自己的手速其實很普通?
看著不停閃爍的頭像,李軒最終還是放心不下地點開了對話視窗,目不斜視對話記錄,只敲下一串字、送出。

「他睡了,有事明天找。」
完成任務,李軒正想把對話視窗關掉,就見螢幕上飛快又跳出好幾條訊息。
「咦你不是吳羽策?」
「他竟然留人在家裡過夜?」
「欸你是誰啊?」
「讓我八卦下嘛!」

慘了!
李軒完全沒想過怎麼解釋自己身份,連忙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把QQ關掉,沒看見後來李迅充滿八卦求知慾的洗屏。而李軒那一點點做錯事的心虛感,在看到熟悉的遊戲畫面後立刻被拋諸腦後。
每天只能看吳羽策玩卻不能出手,對他這個骨灰級玩家來說可是很大的折磨。所以即便那人妖號的技能點比起逢山鬼泣來說並不稱手,李軒也硬是玩了整個晚上,直到吳羽策起床時都還沒消停。

吳羽策洗漱完後人也清醒了大半,看見那鬼魂還窩在電腦前玩得十分投入。想起每次玩榮耀時李軒都在耳邊叨念,甚是擾人,吳羽策忍不住就走到了李軒背後,一方面是想瞧瞧李軒是不是真的那麼有本事,另一方面則是想如法炮製、來個以牙還牙。環胸站定在李軒背後片刻,就連硬脾氣的吳羽策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嘮叨的鬼玩起鬼劍士確實有兩把刷子。

吳羽策忍不住認同了李軒曾說過的話,如果他們生前就認識,就可以每天來場PK了。像他們這等級的玩家最渴求的已不再是橙武、銀武,而是值得一戰的人。
只可惜……

「你早上有課?」李軒結束副本,察覺身後有人,於是便摘了耳機。
「嗯。」吳羽策走神猝不及防被抓了個正著,語氣不是很好。
「那你回來前再借我玩一陣子啊!太久沒玩了停不住。」
「……隨你。」看那鬼魂興奮期待的表情,吳羽策心頭頓時湧上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哽在了胸口。為了掩飾這怪異的情緒,他連忙轉身走向衣櫃。

吳羽策出門前又回頭看了一眼,那鬼魂正專注著,完全沒察覺自己要出門了,這其實算是好事,吳羽策並不習慣出門上課也有人送到門口--他就是不喜歡跟人一起生活才單獨住在外面的。但屋主出門,客人還在悠哉玩電腦,又讓他覺得那傢伙好像把這裡當他家似的,是不是有點太囂張了?

--算了。他還是快完成心願然後成佛去吧。
吳羽策關上大門落鎖,覺得自己真他媽難得溫柔了一把……只不過這份溫柔只持續到了一個小時後,他踏進教室時。
青年走到平常習慣的位置,旁邊卻意外地坐著熟悉的面孔--那是同樣加了踏破虛空公會而認識,後來又意外發現同校的李迅。

「李迅,你沒修這堂課吧?」來教室睡覺做什麼?推了推趴著睡覺的少年,吳羽策莫名其妙地問。
「嗯?啊、你來啦!」李迅先是迷糊地應了幾聲,意識到是誰叫他後隨即迅速坐起,期期艾艾地看著吳羽策在他身旁放下包包,坐好。

吳羽策被李迅期待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原本想置之不理,最後還是扛不住那眼神,問。
「……你想幹嘛?」
「欸、我只是想問問,昨天那是誰啊?」終於等到這句話,李迅八卦魂馬上全速運轉。

吳羽策好歹在他們院裡也算半個名人,出了名的硬脾氣,還有一點點刀子嘴豆腐心的傾向。因為不喜歡和人一起住,所以搬到校外。
這樣的人竟然讓人留宿在他家?
「什麼?」吳羽策摸不著頭緒。
「我是問,昨天誰在你家過夜啊?」
「你不是知道我一個人住?」吳羽策沒好氣地甩了個眼刀過去。
「那昨天晚上是誰回我啊,難不成是鬼嗎?」
吳羽策愣了愣,這才想到昨天睡前確實把電腦借給了「室友」,但李軒會代替他回覆嗎?他並不像會擅自看自己QQ的人啊。

「欸、你……怎麼不說話啊?」
吳羽策看上去就是會對怪力亂神嗤之以鼻的人,遲遲沒等來他的毒舌吐嘈,讓李迅覺得背脊有些發涼。
「沒什麼。」吳羽策拿出筆記用具,想著回去要跟李軒確認一下。
這輕描淡寫的反應讓李迅心中警鈴和八卦心同時大作了起來,既覺得自己不該把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災難上,又好奇得像是心上有貓爪在撓似的。

「喂,你那裡發生過什麼奇怪的現象嗎?還是身體有哪裡不舒服的?該不會有不乾淨的東西吧。」

不是該不會,確實就有,最近力量還越來越強,都能碰到實體物品了。吳羽策懶得理會李迅,忍不住翻了白眼。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修車行的二三事(全) | [ICE新刊資訊]全職雙鬼小說本《一期二會》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