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的二三事(全) H有

2014/07/07


※CWT37新刊試閱,出書版會再修正

位於六本木僻靜處的會員制高級俱樂部,向來是越晚越多人。

律師不顧酒保的勸阻,一面敷衍著『我會付錢你不用擔心』;並點了今天不知道第幾杯的酒。

「美奈子媽媽什麼時候才能過來?」
「我想大概快了吧。」酒保回答著,今天客人似乎不少,俱樂部的媽媽桑遲遲沒有過來打招呼。

雖然這是巧合,但律師就是覺得今天所有人都在跟他過不去。
醉茫的雙眼沒有目標地直視著前方,就在此時身旁有人落了座。

「美奈子媽媽?」律師欣喜地轉頭。

「看起來像嗎。」穿著西裝的男人微妙地瞥了一眼,沒有多加理會地徑自向酒保點酒。

「……一點也不……」沮喪氣氛重新籠罩在律師的身上。


比起吧台其他聊天的客人;默不吭聲直喝酒的兩人顯得特別奇異。


「喂……跟我講話吧。」就只有今天,有點怕寂寞的律師轉頭向陌生男子攀談。
「講什麼。」
「都好……」
「那你講。我累了。」講話簡潔的回應完後;青年自顧自地喝酒。


一陣沉默。


「……我啊,今天超倒楣。」猶豫了很久後;律師總算是開口了。
「一大早開庭;被告竟然自首之前的證言是說謊,之前明明都說他沒有做的,突然在法官面前大哭……搞什麼啊,竟然還和解,要自白幹嘛不早說,混帳東西……可惡……」

「你是律師?」不理已經開始跳針只會說『可惡』的律師,男人問。

「哼。」這個大概是回答。「聽說今天連隔壁的新人都打贏了,就只有我……可惡!」

「……隔壁的新人?」

「隔壁事務所兼隔壁開庭的小毛頭。……哼。小鬼開那麼好的車。」

「人家開什麼車也礙著你了。」一直默默喝酒的男人突然笑了。

「他每天都把我的停車位停走。」醉到極點的律師幼稚地說。「我又沒有說他可以停在那裡。」

「你怎麼知道是他的車?」男人已經毫不客氣地大笑起來。

「那傢伙來了之後才有的。哼。開那麼騷包的車,一定不是好貨。」

「嗯,哪裡騷包?」

「低底盤跑車,雙門,還裝什麼尾翼;八成是泡馬子用的。」憤怒地又要了一杯酒。

「你看的真仔細。」

「才不是我看的。是我前男友。」

「前……」男人的語尾突然間隱沒了。

「說什麼看車子就知道車主有品味,混帳東西。明明是看上了隔壁那個騷包。」

「……所以你因為『隔壁那個騷包』……?」

「被甩了。哼。可惡。」現在的律師好像不管講什麼話語尾都要加上可惡。

「你現在講話的樣子很沒有專業形象。」

「形象是什麼,那種東西連下酒菜都不配。」抬手又準備要酒。

「再喝下去不好吧?」阻止律師點酒的動作,男人問。

「有什麼不好。反正我飯店房間都訂了……」懊惱的伏在桌上,律師後面的話漸漸地聽不清楚。

「……律師先生?」男人輕推了推律師,對方竟然發出規律的鼻息。



睡著了?幾十秒之前還在抱怨的人?

男人愕然地又推了幾下;不但沒有醒還順著他的力道往另一邊倒去;嚇得男人抓住手臂把律師扯回來。



「篠宮先生久等了……啊呀,睡著了?」雍容地在律師後方站定,上了年紀的和服女子發現對方沒有回應,掩口驚呼。

「律師先生等媽媽桑很久了呢。」酒保笑著回答。

「唉呀,這可怎麼辦才好。幫篠宮先生叫個計程車吧?」


「……篠宮先生剛才說已經訂了飯店房間。」男人不知怎麼地,突然間打斷了兩人對話。



「咦,客人和律師先生認識嗎?」

「嗯。」剛剛才第一次面對面說話。

「那……您願意幫個忙嗎?」

「很樂意。」雖然別有所圖。









律師是在要被放進副駕駛座時醒來的。

「……唔?」律師一臉茫然地盯著正要幫他把車門關上的男人。

「律師先生,你剛剛睡著了,我現在要把你送去你的飯店。」男人低笑著拍了拍對方的臉。

「……喔,謝謝。」

律師看著男人繞回駕駛座;腦袋也跟著緩緩開機。




「這台車!」

就在男人關上門時;律師突然驚覺似地大叫。

「嗯,很騷包的車。」隨口回應律師的話;男人一面發動。

「你!你!!你就是!」

「如果沒有弄錯;大概是前輩口中的『隔壁那個騷包』。」不知為何,男人的笑容看起來挺愉悅的。


「--為什麼我今天這麼倒楣!」前輩律師生氣道。

「嗯,的確是呢。」新銳律師忍不住又開始笑。



「……我要下車。」

「……前輩還能開車嗎?」

「當然……不……行。」職業操守默默地讓律師改口了。「你也不行吧!」

「我只喝了一杯;現在在等酒味散掉。」

「……我去叫計程車。」

「我可以免費送前輩去飯店喔?當做每天都佔用停車位的賠禮。」

「你究竟要調侃我到什麼時候!」

「我沒有啊。」

但是卻一直笑。



「……只喝一杯還不是有喝……算了管他的,你送我吧。可惡。」

或許是椅子太舒服;篠宮已經不想管那麼多了。

「嗯。」新銳律師微笑著。

別有所圖的微笑著。

「前輩,在我酒醒之前;要不要做點什麼打發時間?」



* * *


「去、你……的、嗯……妨害性自主……」篠宮的喘息不斷加速。

「這是你情我願喔?」新銳律師的手沒有停下,只是忽快忽慢地套弄著。

「……、太慢了……」覆上後輩的手;篠宮打算要回主導權。

「等一下。」對方卻突然笑著停了下來。「換個姿勢吧。」



趴在稍微放倒的椅背上;篠宮突然驚覺情勢的不對頭。

「喂!!等等、你想走後門?!」

「小聲點;這裡是飯店停車場喔?」新銳律師沾了潤滑的手指輕鬆地被後穴吞了進去。

「住手,這太超過了。」篠宮準備把後輩的手揮掉轉身;卻被用力壓回椅背。

「啊,前輩已經為前男友潤滑好了呢;真過份。」
仍舊帶笑的聲音莫名的有股怒意。

「哪裡過份!搶別人男友的是誰啊!」

「我沒有搶。」長相俊秀的後輩平鋪直敘地說。「只是因為前輩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存在;而您的前男友則過度敏感而已。」


新銳律師的手指緩緩地在腸道內摸索著,留在外面的姆指輕觸著穴口。


「你什麼時候、和我相處過了……」

「我還常常跟前輩在電話中聊天呢?」

「……難道你是……隔壁的事務聯絡……」

「新進人員要做很多雜事不是嗎。包括和隔壁不太友善的同行溝通。」

「我明明、口氣很好……啊!不准弄那、不然我殺了你……」

「前輩指哪裡?」


左手按壓著前列腺,右手搓揉著挺立的乳尖。後輩誠懇地問。


「……唔、碰前面……嗯」斷續的泣音催促著。

「我手沒空,先摩擦皮椅解決一下。」

「我不、要……」

「說不要腰還一直扭……我不會跟你要清潔費的,前輩弄髒也沒關係。」

「你很、可惡……啊、啊-」


偏偏已經流出透明液體的器官碰到皮椅就舒服的像是要射了。


「明明是前輩比較可惡,我暗戀你這麼久耶。」

「啊嗯、誰會知……住手、我快……」


輕輕地拉高乳首再放開,對方突然發出短促而魅惑的呻吟。


「還不都是你跟爛男人交往的關係。」

發現對方弱點的男人放肆地繼續欺負胸前的小小突起。


「叫你別弄、啊……嗯嗚」

明明知道磨蹭著椅背的動作看起來有多猥褻,事到如今也沒有餘力去管了。


「舒服嗎?」

突然近在耳旁的低沉嗓音,成了篠宮射精前最後有印象的事。







「不會吧,我都還沒正式開始?」一面清理著沾濺在椅背上的精液,男人裝作無奈地嘆氣。

「……你超可惡……」篠宮羞恥得不知道該說什麼。

「前輩剛剛說很多次了。」後輩從容地笑道。

看平時傲氣凌人的心上人被玩哭原來這麼有成就感。今天剛打贏官司的愉悅相較下都不算什麼了。



「對了……那我的怎麼辦?」後輩指了指自己胯間問。

「……你自己解決。」看著窗外,篠宮發現自己剛才完全沒有意識有沒有人經過,應該是沒有吧……?


「借一下前輩的左手。」沉默了一下、後輩抓起了篠宮的手。

「喂你幹嘛……!」前輩律師的手就這樣被迫握著某某物體進行規律運動。




過了數分鐘。




「……前輩……」又勃起了?後輩盯著只是幫自己自慰就又起反應的前輩。

「閉嘴!我很健康!性功能良好!」





於是又過了十數分鐘。





「……前輩下面的嘴比在法庭上會說話……」

「再不閉嘴就把你送到公海!」





就這樣來到了事後。

「我們是不是直接去前輩訂的飯店房間比較快一點。」笑得人畜無害(偽)的後輩問。

「誰說要繼續了。」

「反正我先去買個飲料,前輩應該也渴了吧?」

叫到渴了。後輩心中補充。「想喝什麼?」


「口渴口樂。」醉到極點又累癱的前輩隨口應道。

「……是說可口可樂嗎?」




「……你再笑啊。」

「我沒有笑,我現在就去買。」




就這樣;週五到某個停車場約會就變成固定行程了。


                -E N D-


其實我跟律師這行業不熟(淚)如果出什麼奇怪的錯請不吝賜教。

後輩其實是STALKER。
comment (0) @ 原創BL短篇-現代背景
<< 官僚的二三事(全) | 修車行的二三事(全)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