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全職/雙葉(葉修x葉秋)]暗流-1

※新刊試閱

第一章

葉秋又瀏覽了最後一次,這才慎重地在文件蓋下印章。像是窺見葉秋手頭上的工作告一段落,當他理好文件堆,活動下緊繃的肩膀,準備繼續奮戰時,辦公室裡也同時響起了嗡嗡的震動低鳴聲。

青年拉開抽屜瞥了眼來電顯示,頓時無奈地拿起手機,按下接通鍵。
「喂?」聽見另一頭傳來熟悉的女聲,葉秋不禁嘆氣。「媽,不是說工作時別打來嗎……」
電話那頭的葉母沒有理會抱怨,急切道:
「小秋,你快查查網路新聞。你哥他好像退役了。」
「欸?」
青年聞言一怔。在反應過來「退役」兩字代表什麼意思之前,葉秋的手已經下意識移到滑鼠上,迅速在搜尋引擎輸入電競之家四個字。
「有嗎?有沒有看到?」葉母在另一端催促。
「你不要那麼急……網頁都還沒跑出來呢。」葉秋一陣無奈。
但他也不是不能理解母親現在的心情。
在葉修數年前那麼唯一一次回家後,雙親才終於明白長子長年在外都靠什麼過活。雖然葉父不怎麼待見「整天打遊戲的不正經工作」,但母親仍是相當上心--所以即使內容一個字也看不懂,但葉母還是時不時會買刊登了嘉世報導的電競報,因此葉修退役消息剛發布,葉母竟是家裡最先知道的人。
電競之家的網站不知是否因為瀏覽人數暴增,開啟速度慢得驚人,首頁花了好幾秒才終於完整顯示出來,幸運的是葉秋毋須繼續忍受這開啟速度,因為他要找的新聞就擺在首頁正中央。
「啊,有了……『榮耀教科書發表退役聲明』……那傢伙還真好意思接受這種稱號。」葉秋忍不住吐嘈自家哥哥顯擺至極的稱號。而自家長子在外名聲有多響亮,顯然不是葉母此刻最關心的事。
「對吧?我沒弄錯吧?這就是他不打遊戲的意思對不對?那他應該要回來了吧?」
葉母問題四連發,謹慎的葉秋還開了其他幾家電競報的網站,這才回應:
「其他網站也發布了一樣的新聞,看來是確定的消息。」

確切來說,電競相關媒體此刻都被這頭條新聞洗板了--在葉秋隨手點開的幾個網站首頁,自己的名字都霸佔了最顯眼的位置,讓他感到有些心情複雜。
「那你快問問你哥什麼時候要回家。」葉母又說。

果然是為了這事。葉秋毫不意外地靠上椅背,無意識地轉著手上的筆,道。
「他處理完事情就會回家了吧?再怎麼拖,頂多就到過年前吧。現在都十二月了。」
「那你可以問他,需不需要我們去H市幫忙搬家什麼的啊!」
「他一個人在外面活十幾年了,還有什麼不能處理的。」葉秋受不了地翻白眼道。
或許因為葉修離家時還是個十幾歲少年,葉秋有時覺得母親理智上明知葉修跟他同年,早就不是小孩了,但在她心中,他哥永遠還停留在離家的那年紀。雖然葉修也不是沒回家過,但只停留不過短短一天就又離開--顯然這段時間還不足以刷新母親心中的少年形象。

「這樣……好吧。」葉母勉為其難接受了葉秋嫌麻煩的說詞。正準備掛電話時,終究還是忍不住再次叮嚀:「但你還是問看看,我好打掃他房間啊!」
「好啦知道。」葉秋敷衍應道,趕在母親想起更多交待事項前切斷了通話。

葉秋意思性地戳葉修QQ,離線留下「媽問你何時回家」的訊息後,就重新埋首於文件中了。忙著忙著,自然也就忘了這回事。
--而當葉秋再次想起母親交待的任務時,已經是兩個月後了。
過年前正是公司最忙碌的時節,中午休息時間一到,葉秋幾乎是在躺上沙發那刻就陷入了深沉睡眠。當手機鈴聲響起時,他甚至沒能意識到那不是手機的鬧鐘聲,隨手按下通話鍵並放回茶几,青年就想再賴床個五分鐘。
「喂喂?」
電話裡傳來喂喂聲,葉秋意識模糊的大腦先是閃過「鬧鐘怎麼會有人的聲音」,過了幾秒後才猛然坐起,急忙撈起手機。
要是客戶打的電話就太失禮了!青年沒來得及看顯示,趕緊將話筒貼到耳邊道:「呃、喂?」
「欸終於有聲音了,剛才怎麼回事?」
話筒那端傳來熟悉的聲音--不是任何一位客戶的聲音--葉秋先是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睡眠被硬生生打斷的不悅這才噌噌彈了出來。葉秋倒回沙發,忍不住埋怨:
「媽……說了工作中……」
「不是休息時間嗎?」葉母很自然地跳過這個話題。「小秋啊,這都快過年了,之前要你問你哥什麼時候回來,你問了沒?」

完全忘了還有這檔事。
葉秋猛然睜眼,在心裡啊了一聲,不過表面上自然是沒動聲色。
「問了……」
「結果呢?」
「哥他沒回。」
「那你沒再問?」
「再問他也不一定會回……你忘了他那個人有多不像話嗎。」
「我看你是把這事給忘了吧?」多年和兩隻快成精的狐狸兒子拆招,葉母也不是吃素的。
「嗯。」葉秋大方地承認。
「嗯什麼嗯,快把這事辦了,順便問他現在在哪,你爸嘴上沒說,還是很期待他回來吃年夜飯的。」
「那你直接問葉修啊!每次都要我去問。」葉家次子煩躁地在沙發上翻了個身。
「我又沒有你們年輕人在用的QQ,你哥也死不辦手機,我怎麼問他?」
他不辦手機,還不是為了躲開你的問題轟炸!那個混帳就是這麼卑鄙地把事情都丟給可憐的弟弟一人承受!葉秋聽著電話另一端各種要他轉告給葉修的小叮嚀,突然對於自己因工作不得不辦手機這件事感到悲憤。

好不容易通話結束,葉秋把熱得發燙的手機放下後,第一件事就是上QQ去彈自家哥哥洩恨--可以的話他也很想直接打電話給葉修,那樣垃圾話倒起來也爽快的多,不像QQ留言,還不知道葉修哪時才會看到。
葉秋丟了一句「你人現在在哪?」,果不其然沒收到回應。青年翻了翻對話記錄,上一則訊息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還是他問的那問題:「媽問你何時回家」,而葉修當然是沒回。

退役了不回家還能去哪?難道那貨無恥到到換家隊伍東山再起?
葉秋不能否認這種可怕的可能性,只好又打開電競之家的網頁,但搜了半天也沒看到「葉秋」和其他隊伍簽約的新聞,剛好瞥見的討論串也有人提到,選手退役一年內不能復出……那看來葉修除了回家,還真的是沒地方去了啊?那他到底人跑哪了?

葉秋整個下午就在忙著消化工作和思考這個問題中渡過了,自然也沒收到葉修的回覆--明明動手指打打字對那個遊戲宅來說根本易如反掌--只恨那個混帳就是沒手機,打去他前東家問退役選手的去向,也絕對不可能得到答案。
直到葉秋睡前臨時起意開了QQ,這才收到了葉修的回覆。
「還在H市。」
「你也太慢回應了吧,不是說職業選手手速嗎?」他忍不住吐嘈。
「晚班,起床不久。」

晚班?葉秋盯著這詞發愣。葉修沒回家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找了新工作?他怎麼不知道自家哥哥是這麼勤勞的一個人?葉秋滿頭霧水,下意識問:
「那你之前怎麼沒回?」
「適應新工作,忙得一時給忘了。」
「什麼工作?」
「網吧網管。」
葉秋差點沒摔了滑鼠,立刻用和哥哥同樣天賦異稟的高手速爆發式地回了一長串話。

「網吧網管的工作還需要適應嗎!你到底是為什麼離家出走的啊?為了當網管嗎,你不是吧?與其做網管,你幹嘛不先回家給媽看看?你知道媽問了我幾次你什麼時候回家嗎?你這不孝子!」
葉秋吐嘈道,不過這次卻久久沒得到回應。對方異樣的沉默,令葉秋感到了一絲不安。
--「葉修為什麼離家出走」,這可是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問題。
早在葉秋第一次加葉修QQ時他就問過了,那之後也不著痕跡地問了幾次,不過葉修從來沒正面回答過,不是當沒聽到,就是狡猾地迴避了過去。葉秋查過榮耀開始營運的時間,是在葉修離家出走之後,換句話說,「為了打榮耀」應該不會是葉修最初離家出走的原因。
難道原因真是他所猜的那樣?如果真是如此,那麼葉修不願回家的理由也很明顯了。
--因為他這個「理由」還住在家裡呢。葉秋懷著一絲不安,不甘地又連發了好幾串訊息過去,但是直到他所能想出的貧乏垃圾話詞彙全都告罄,回答仍是石沉大海。
「葉修你裝死?」
「不回應?」
「真不回應?」
「我要睡了喔?」
一邊隨手發著垃圾訊息,葉秋打開了航空公司的網站。
過去幾年,他都還能說服自己哥哥正專注於夢想、不想回家是正常的,所以他也沒有太過執著於原因,總是想說反正葉修不打遊戲了就會回來吧--
而當這個藉口消失,葉秋也同時失去了自欺欺人的理由。究竟葉修不願回家的原因是什麼,他覺得自己有必要、也有責任親自去確認。
葉秋訂完飛往H市的機票時,QQ視窗仍舊沒有跳出更新。同時時間也晚了,青年想想明天遲到的可能性,最終還是決定不繼續等待葉修的回覆,悻悻然關了機--下線前,順便再補罵一句不孝子代替晚安。

***
隔天進辦公室時,葉秋才總算收到某人下完副本後遲來的答覆:
「你這說話方式挺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什麼?」
這回覆實在牛頭不對馬嘴,葉秋回翻對話記錄,先是半害臊地看完了自己那串洗屏的垃圾話,但仍舊摸不著頭緒。不過這次葉修倒沒有放置他太久,很快就回了QQ。
「在說你那串垃圾話轟炸呢,哥看到那驚天地泣鬼神的訊息量,內容又水得可以,差點以為手抖點錯了小窗。」

什麼啊,原來是在說這個。葉秋心裡翻了個白眼,回道。
「什麼人交什麼朋友。」葉秋想表示對哥哥的鄙視,卻不知自己這句話讓遙遠G市的某位話癆選手躺了槍。
「這時間你怎麼在線?」葉秋又問。
「大夜班。早班。懂?」葉修顯然睏了,用字愈發精簡。
葉秋無懸念地理解了孿生哥哥的意思,並因此皺了皺眉,不大贊同葉修極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你這工作怎麼這麼不健康啊?日夜顛倒。」
「你這工作怎麼這麼閒啊?有空上QQ?」葉修複製貼上前半句。
看到回覆,葉秋頓時在心裡默念了十次飛往H市的班機號碼,這才按捺下立刻衝去揍人的衝動,回道:
「我要去工作了。對了,你那網吧叫什麼名字?」
「興欣。怎麼?」

你不回家,我只好親自去找你啊。
葉秋暗自想道,不過作為葉修晾他一晚的報復,葉秋沒有回應對方,而是直接關上了QQ視窗。

Newest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