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雙葉(葉修x葉秋)]暗流-2

2014/10/19

※新刊《暗流》試閱

第二章

「葉家長子的離家出走」,曾是所有與葉家有交情的人的禁忌話題。
葉修最初離家的幾年,所有人都不敢詢問葉修的生死,怕一個不小心觸到傷心事;後來聽說葉家長子還好好活著後,也不知該怎麼問他為何不回來、以及現在在做什麼--這種種尷尬情事,都導致葉家親朋好友乾脆略過了所有有關葉修的話題,也因此從沒有人知道,對於哥哥離家這件事,最耿耿於懷的人其實是葉家次子。

具體而言,是因為心虛及內疚。不光是自己準備了逃家行李,葉秋猜想:就算不是全部、自己應該也是葉修離家的部分原因。
--包括葉家父母的所有人都沒發現,事實上在葉修離家的一個月前,兩兄弟之間都瀰漫著微妙的氣氛。
***

在一般人的想像中,雙子除了外表外,通常也有著非常相似的氣質與喜好。但從很小的時候開始,葉秋和葉修的性格就迥然不同,甚至連喜好也都兜不在一起。因此大部分人幾乎都能在認識兩人後輕易分辨出他們。幼時兩人還能偶爾玩玩假扮彼此的小遊戲,年紀漸長後,幾乎也只有當他們不開口的時候可能會被誤認了。

在葉修還沒離家前,這種差異就已經很明顯。雖然葉母為了省事,總將所有活動都安排兩人一起參加,衣服也都買類似的款式,但兩人在自己的私人時間時,卻總是分開行動--而後兩人初中有了自己的房間,私人時間就區分得更加清楚了。葉修待在房裡用電腦居多,葉秋則常在客廳及書房活動。也因此,他們通常不清楚彼此最近在做些什麼。對於兩名兒子這樣奇妙的相處模式,葉家父母也早已習慣。
他們並非刻意製造與對方的差異性,也從未產生疏離感。相反地,他們還挺常在不約而同的情況下,發現對方做了類似的事情。
像他們這樣的雙胞胎正不正常,葉秋並不清楚。但葉修對他來說從來不是「另一個自己」,也不是「哥哥」,就是「葉修」而已。雖然兩人口頭上互相稱兄道弟,但那些稱謂的實感其實相當薄弱。
--畢竟他們出生的時間也只差了不到一天而已。

而後,原本就相當薄弱的兄弟實感,不知從何時開始發生了變化。也許是自葉秋湊巧聽見流言的那天起吧。
他聽說有女孩子暗戀自家攣生哥哥,並且在大庭廣眾下告白。當時聽說有許多人跟著起鬨,而葉修或許顧慮到女孩子的心情,當著眾人的面,既沒接受,也沒拒絕。
當朋友告訴葉秋這消息時,原本他還打算當成一件趣事,回去好虧自家哥哥一把的。但最終聽到葉修沒有拒絕時,葉秋卻發現自己怎樣也無法擺出笑臉。

或許只是不適應最親近的手足先一步長大,有了更喜歡的人吧。葉秋想。
他以為這種無以名狀的鬱悶情緒很快就會淡去,卻想不到越想忘記、就越是在意。而他也發現自己竟然連「找葉修本人確認他到底答應那個女生沒」這種小事都開不了口。

隨著日子過去,這種混沌的情感漸漸膨脹。最終他好不容易才能正視「無法忍受有人比自己更接近葉修」這個事實。苦惱徬徨了太久,連意識到自己對孿生哥哥懷抱異樣情愫的當下心情,葉秋自己也記不清了。大概是一種恍然大悟、也許還有些竊喜,卻又混雜著難以接受與自我厭惡的感覺吧。
後來他意外從葉修那得知他並沒有接受女同學的告白,則又是後話了。至於為什麼拒絕,據葉修的說法是:「玩早戀?我還不被媽抽死?」--雖然本人是這麼解釋,但葉秋感覺得出來,葉修應該只是剛好對對方沒有感覺而已--那貨要是父母說東就不敢往西,豬都可以飛。

知道葉修並沒有答應讓葉秋鬆了口氣,不過他們並不會永遠停留在早戀的年紀,葉修也不可能一輩子沒有喜歡的人。
要是不快點習慣,以後有嫂子時該怎麼面對啊?葉秋拚命說服自己成熟點。但卻一點用處也沒有。這時他不禁慶幸兩人不同房間,只要在外表現得自然些,他心裡的那些心思,就算葉修也是發現不了的。

--不過要是情感能百分百用理性控制,世上也不會有那麼多人為情所苦。
那天一如往常,葉母要看電視的小兒子去叫窩在房裡玩電腦的大兒子吃飯。葉秋本想在葉修房門口喊喊就算,但當他不甘願地打開門時,對方卻難得地不在電腦前。葉秋花了點時間適應房內昏暗的光線後,這才看見房間主人正躺在床上沉睡著。
在不知什麼鬼使神差之下,葉秋走近了床邊。
少年低頭凝視著跟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睡臉,不禁思索對這張臉產生別樣情感的自己,是不是其實有自戀狂--而當他一回神,自己已經距離那張臉幾乎零距離。

太近了!葉秋嚇了一跳,反射性正想退開,卻又硬生生把動作停了下來。兄弟的肢體接觸不像姊妹那樣頻繁,而他和葉修之間又比尋常兄弟更少了些,所以這難得的機會,竟讓他一時有點捨不得退開了。當葉秋還在猶豫要不要把初吻斷送在死沒良心的哥哥身上時,應該沉睡中的某人就睜開了眼睛。

葉秋永遠不知道那時葉修是剛好醒來,或是原本打算裝睡想整自己,但顯然兩人之間過近的距離是出乎葉修意料外的--因為當時混帳哥哥難得怔住,而弟弟則是嚇得猛然退了好幾步。
要是自己當時反應不要那麼驚慌,而是若無其事調侃葉修驚訝的表情就好了,或許那之後的演變不會是如今這樣。葉秋幾年後回想起來,不禁後悔自己的愚蠢搞砸了事情,只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吃。

當時葉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現讓房裡陷入了奇妙的沉默。先受不了這詭異寂靜的人是葉秋,他倉皇地逃了下樓,而葉修則比他晚了許久才下樓吃飯,什麼話也沒說。
自那之後,原本無意識地按自己步調生活,自在保持若有似無交集的兄弟倆,變成了有意識地避開了彼此共同活動的時間。尷尬的氣氛雖然沒有明顯到引起父母注意,但彼此心知肚明。

葉秋正是那時決定離家出走的。
用離家出走稱呼可能言重,葉秋當時只是單純想趁暑假,沒有目的地出去遊蕩一陣子。初中剛畢業,暫時還沒有課業壓力,而他也覺得和葉修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瞞著父母溜出去開開眼界,搞不好再回來時兩人就不會再尷尬了--葉秋是這麼設想的,也覺得這計畫一箭雙雕、再完美不過。於是他立刻開始著手準備行李,此時兄弟不同房的好處又再度突顯了出來,葉秋得以光明正大準備逃家,根本不虞被發現。

--他卻沒想到葉修還是早一步察覺了他的計畫。
葉秋始終沒想透葉修是憑哪一點看穿的,自小那個混帳哥哥什麼事情的動作都比他快上一步,就連出生也硬要比他早那麼一點。所以當葉秋發現自己離家出走用的背包消失,立刻就衝去了葉修房間。
那裡果然早就空無一人,葉秋也馬上明白,那貨又再一次搶在了自己前頭。

葉修難道是因為同樣原因才離家的?在哥哥消失的這些年間,這疑問也就一直跟著葉秋。
每當葉母感慨大兒子不在身邊時,小兒子心裡就不禁怵得慌。他總覺得母親的感嘆自己該付上一半責任。由於兒子離家出走不是什麼體面的事,葉父原本禁止任何人去尋找葉修,還氣得拍桌大罵:「葉秋就沒那傢伙這麼多歪腦筋」,讓真正的主謀很是心虛。

除了心虛外,當然也有被葉修壞事的氣憤。葉母在長子失蹤後對剩下的兒子看得緊,讓葉秋遲遲找不著機會將脫逃計畫推倒重來,只好暫時放下這念頭--說是放下,卻也伴隨了好幾個不甘的失眠夜晚,幾乎整晚都在詛咒自家老哥早日放棄、快些回家。
氣歸氣,最初的情緒過後,接下來就是擔心與不安。行李是葉秋準備的,他自然明白裡面根本沒有多少旅費,畢竟自己原本只打算隨便出門晃晃而已,並不是什麼長期的離家計畫。葉父冷靜下來後,也沒阻攔母親去報案。但令所有人驚訝的是,過了兩個月,警察還是沒發現不知名少年在街頭遊盪。俗話說沒消息就是好消息,葉家所有人都不認為葉修會把自己搞到餓死路旁,既然找不到人,那自然就是有接應的人或是什麼依身之處。

但是葉修能有誰接應?葉秋再清楚不過自家哥哥的人際關係,那傢伙可沒有這種交情的朋友。
初中的最後一個暑假結束了,葉修仍是毫無音信。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終於連葉母都平靜了下來。葉秋在複雜心情中,迎接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獨自一人的開學典禮。

葉家的氣氛也變得十分詭譎。並非過於鬱悶,相反地、氣氛十分明朗。所有事情一如往常,沒有人再提起葉修出走的事,彷彿葉家長子只不過去朋友家作客幾天而不是失蹤,沒有必要嚴正以待似的。在這種危險平衡的氣氛裡,葉秋也漸漸習慣了一個人做著往常兩人一起做的事。

一個人上學、一個人念書、一個人準備大學考試。讀書讀累的時候,偶爾他會去看看母親定期清掃的混帳哥哥的房間,隨意猜測房間主人此時在做些什麼,不過基於葉秋對一般人生活貧乏的認知,他實在無法在腦海中勾勒出葉修現在的生活。

然後某天午後,他接到了一通電話。
當時父母還沒回家,接聽電話的工作自然落到葉秋頭上,少年放下做到一半的功課衝到電話邊,拿起話筒卻沒聽見任何聲音。
「喂?喂?惡作劇嗎?」葉秋連喂了幾聲,大熱天接到無聲電話,簡直令人火大。他正想掛電話,話筒那端才終於傳來了人聲。
「哦,葉秋啊。還想要是別人接我就掛了,正好。」
久違地聽見那似陌生又十分熟悉的語氣,葉秋不禁一怔。來者連自介也省了,直接闡明來意道。
「不說別的了,總之借身分證一用啊。」
欠揍的語氣如此懷念,葉秋不知道此刻自己想打人的念頭強些、還是其他心情強些。只是下意識回了話。
「身分證……做什麼?」
「打比賽,不方便拋頭露面,所以用你的名字。」

聰明如葉修,所有人都猜測他逃家在外會換個名字行走,卻沒人想到他就那麼簡單粗暴直接盜了葉秋帳號。葉秋一時回不出話來,又瞥了眼時鐘,算算爸媽也快到家,但多問幾句近況的時間應該還是有的--這三年來葉修都沒消沒息,害他老在心虛不安中煎熬度日,結果當事人倒是聽起來過得還算有聲有色。
「什麼比賽?」葉秋問。
「網路遊戲,說了你也沒興趣。」
「有得吃住?」
「老闆包了。」
「這樣……那東西怎麼給你,你要回來拿?」
「哦,我已經自己拿了,只是說聲。」
「……」這句話令葉秋徹底無言。
這還叫借嗎?事後告知一聲就算了?也給我差不多一點!葉秋幾年沒聽孿生哥哥嘲諷的說話調調,倒是沒什麼生疏感……因為對方一點都沒變。

「那你什麼時候打算回家?你也在外面待太久了吧?」
葉秋真不想承認自己問這句時竟有點小心翼翼的,好在葉修回得正常,沒半絲異樣。
「等拿個冠軍再說。」
「好吧,那你有手機沒?你不回家,好歹留個聯絡方式吧。」
「我沒手機。有事QQ,帳號你記下。」
說著葉修就隨口報了串號,葉秋連忙抽紙記錄,手忙腳亂還不忘問。
「對了你工作地方什麼名字?老闆怎麼樣?」
「喂,家裡現在沒人?你話這麼多是要害我被發現的懂不?」
要不是當初某人偷拿他準備好的行李,現在是誰害誰被發現還不知道呢!
葉秋覺得這人簡直顛倒是非,一瞬間腦子還閃過乾脆把通話拖到爸媽回來的念頭--但也只有一瞬間。不拆穿對方正在幹的壞事是他們出生以來的共識,畢竟真要揭發的話,他們彼此手上都有一長串對方的把柄,經年累月累積的戰果。
雖然吐嘈,但最終葉修還是回答了葉秋的問題。
「老闆是我朋友,人品信得過。其他你就自己搜嘉世戰隊吧。」
「好吧……待會就去看看你在搞什麼名堂。」葉秋也沒指望他會吐露更多的事,悻悻然掛了電話後,先加葉修QQ,然後才開始搜尋嘉世。

葉秋一看官網上的俱樂部地址,才發現自家哥哥跑得可遠,竟然跑到H市去了。官網還釋出了戰隊的宣傳視頻,不過葉秋連看幾個都沒看懂在做什麼,乾脆放棄地點開選手介紹來看,而自己名字竟被高高掛在列表第一位,又讓葉秋無語了一番。

逃家就逃家,還搞得這麼高調!葉秋心裡吐嘈。
不過葉修看似隨興,做事還是很縝密的,絕不會臨時要參加比賽才突然改報葉秋名字,所以他現在叫葉秋,這代表他離家至今的三年來,大概一直都是用自己名字招搖撞騙--被這樣叫三年,也真虧他不會有心理障礙!現在還敢偷本尊身份證了,是不怕他就這麼回報給爸媽?

--不過葉修敢這麼做,自然就是吃定他不會出賣自己。
葉秋繼續瀏覽「葉秋」選手的資訊,選手照片果然空著,就是不知道葉修打了比賽後還能隱瞞多久--葉秋滑鼠滾輪往下一滑,瞟見角色帳號欄寫著一葉之秋,不禁一愣。

這命名也太懶了吧!葉秋順手點開才剛通過好友的葉修QQ,正想吐嘈葉修的命名品味,調侃下「這麼大個人了還離不開弟弟?取名取得有水平些好嗎?連個成語都錯字,你的語文老師正在哭泣啊!」,但當他看見那暱稱上也掛著一葉之秋,頓時又原因不明地彆扭了起來。

冷靜冷靜,不要想太多,就是個隨手取的角色名字而已,沒有太多深意。葉秋鄙視了一下容易被迷惑的自己,最後還是沒點葉修小窗,繼續埋首課業去了。

後來在葉修的QQ暱稱還掛著「一葉之秋」的期間裡,他很少主動戳對方。一來他搞不懂葉修搗鼓的那些什麼銀武材料、技能點的,二來既然知道葉修在哪,日子混得還可以、也有打算回家,葉秋也就踏實了下來。

當成對方去異地念書就是了,葉修再怎麼混帳沒身為長子的責任感,也總不會一輩子不回來的。
何況,他覺得自己也還需要時間沉澱和遺忘。葉秋摸了摸看見一葉之秋這名字後還未完全平復的心跳,不禁有點面熱。


comment (0) @ 全職高手同人
<< 暗流(全職/葉修x葉秋)-3 | [全職翁新刊]全職雙葉(葉修x葉秋)小說本《暗流》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