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暗流(全職/葉修x葉秋)-3


※新刊《暗流》試閱

第三章

雖然還沒過年,但機場已經比平時多了不少人潮。葉秋好不容易找到空出的公用電腦打發時間,百無聊賴地看起了「葉秋職業生涯回顧」的報導。

大神退役對電競圈記者來說可是搏版面的好幫手,幾乎各報都趁機做了專題,內容從讚嘆到感嘆、惋惜,只往好的方向寫是退役選手才會受到的優待,現役可沒有這種待遇。葉秋畢竟不像自家哥哥那般無下限,對於冠上自己名字的種種溢美之詞,難免有點害臊。

一回首,原本只說要去參加比賽的葉修,不知不覺也當了快八年的職業選手。從離家出走開始算起的話,至今也超過十年了。難道過了這麼多年,葉修還是很介意嗎?雖然身為先出手的那方,葉秋自認沒有說話的資格,但他還什麼都沒做啊!雖然湊得很近,但根本也沒親到!早知道當年親下去就是了,好歹有賺到一點--青年煩悶地關上視窗,然後往候機室邁進。

家裡的兩老原先並不贊同葉秋在年節前出門,畢竟這樣原本只剩三人的年夜飯就更加冷清了--而葉秋只好直接坦誠是要直接帶葉修回去,也說了一定會在年夜飯前趕回家,這才得到爸媽的首肯。話說得好聽,但葉秋其實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心安,想確認葉修的想法罷了--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想的那樣,那他會告訴葉修自己準備搬出去住,實在不需要顧慮自己而不回家。
雖然本就對這段感情不抱什麼期望,但葉秋從沒像現在這樣明確地產生放棄的念頭。或許在那麼多年的掙扎後,對不起家人的罪惡感總算戰勝了那存在心底深處的一點點自私與期待吧。

是時候把多年來水面下的暗流導回正確流向了。
聽見頭等艙和商務艙乘客登機的廣播響起,葉秋抓起椅背上的呢子大衣,邁向了登機隊列。

***

不久後,飛機降落在了H市的土地上。
興欣網吧並不難找--或許全國有多不勝數名為興欣的網吧,但葉秋猜想葉修那懶人根本不會花心思另尋地方落腳,所以直接開了嘉世俱樂部附近的地圖,然後不到一秒就看見嘉世正對面有間興欣網吧。因為不打算讓葉修有心理準備想藉口搪塞,葉秋並沒和孿生哥哥提過自己會造訪的事,對於興欣的位置也不過就是猜測而已--抱著一絲可能會弄錯地方的忐忑,葉秋踏進了網吧。

當招呼他的女店員對他脫口說出「你搞什麼?」的時候,葉秋就已經差不多確信了混帳哥哥確實在這工作,但他還是禮貌地又確認了一次:
「請問,葉修是不是在這裡,或者說,是葉秋?」

陳果--後來得知她是興欣網吧的老闆--肯定了葉修在這後,還十分周到地拋了飲料給葉秋,青年一時沒能適應女孩子作派這麼豪氣,差點沒接住。而在等待葉修從廁所裡出來的空檔,他和陳果又多聊了幾句。

「哦?你才是葉秋?」女孩怔愣,似乎沒想過葉秋是個確實有人使用的名字。
「我一直就是……」葉秋也答得微妙。
這還是他初次接觸葉修離家後的生活圈,在那個圈子中,「葉修」和「葉秋」似乎是同義詞,這讓他不禁產生了一點異樣感--直到此時,他才真正感受到葉修用自己的名字生活了超過十年。

那傢伙是用什麼樣的心境扮演葉秋的呢……葉秋好奇地猜測著。
當葉修終於從廁所裡出來時,一身穿著並沒有比上一回返家時好到哪去--上一次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事,所以如今葉秋的印象也有些模糊,但可以確定的是那時葉修和當時收入相比,穿著並不光鮮亮麗。看葉修邊走來還邊低頭拍打褲線,這動作在老家也鐵定是會被囉嗦的「不像話樣」,葉秋突然很有實感自家哥哥在外面到底有多解放。

葉修見到他的態度看上去普通,這讓葉秋有點鬆一口氣,但一提到回家,兩人的話題又顯然地開始鬼打牆,這樣的對話過去也不知有過幾次,但每次都沒能談出結果來,而一旁的陳果見兄弟拌嘴不僅沒走避,還光明正大看起戲來,讓葉秋都沒敢開口問出來時目的--反正在外人面前,葉修也不可能回答他真相。

有個旁觀者讓對話變成毫無意義的拌嘴,葉秋不禁有點急躁起來,但面對面確實縮小了葉修閃避話題的空間,幾輪對話下來,葉秋各種能勸回家的藉口差不多都用盡了,只好籠統地說:
「你真該回去了。」
--卻沒想到最後是這句話讓葉修改變了態度。

「嘿……」葉秋面前的青年咧開一個笑容。「我回去,你好跑出來是嗎?」

葉秋聞言不禁呆住。
他什麼都還沒講--要搬出家裡的想法,他一個字都還沒透露。
雖不知葉修從何生出這句話來,但他很確信,葉修絕不是隨便猜猜剛好矇中的。他八成已經察覺自己的想法,就像當年察覺自己準備離家出走一般。但比起葉修為何兩次都能看透他意圖,葉秋更不明白為什麼這會是葉修不回家的理由。
「因為葉修一旦回去,就會換葉秋跑出來」,所以不回去,這是什麼道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兩次要離家是為了誰?還不都是為了讓混帳哥哥能在家裡自在生活,他才要走的?怎麼聽起來他倒像是個整天想跑出門玩耍的任性小孩了,任性的到底是誰啊!要是葉修能跟他好好活在一個屋簷下,自己哪還有離家的必要?
可恨的是網吧老闆娘一直在旁邊看著,連手機都已經摸出來了好像準備錄像,害他甚至沒辦法光明正大喊出來:「是你一直躲我,我才要離家的吧!」
葉秋彷彿聽到自己理智線斷掉的聲音,忍不住上前揪起了罪魁禍首的領子。
葉修平靜地看著他,那有點挑釁的眼神大概是在說:「我說錯了嗎?」
--雖然可恨,不過葉修猜得還真沒錯過。所以葉秋只能恨恨罵了句「無恥」,至於究竟哪裡無恥葉秋也說不上來。反正就很鬱悶,什麼都被算無遺策,而且在當事人詭辯下自己還變成理虧的那一方,真是說不出的苦悶。

「現在看來,教育得還不夠。」葉修淡定地說。
這種翻不出如來佛掌心的感覺已經很讓人討厭,某人還在那裡火上添油。葉秋也實在沒別的招式了,只能咬牙切齒罵道:「跟我回家!」
「不可能。」答案在意料之中。

葉秋瞪著一臉理所當然的青年,感到各種不可理喻。又不讓他跑出來,又不要跟他一起回家,那到底是要他怎樣?乖乖在家裡等他回去?這什麼人啊?
「累了沒有?趕緊給我放手,沒大沒小的。」

葉修隨手拍開揪著自己衣領的手,葉秋也很乾脆地放開了。
他還真的有些累了,心累。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這種拌嘴對象,還真趕不上垃圾話的節奏。此刻他突然對葉修的那些敵方戰隊,以及跟葉修混了八年的嘉世俱樂部產生一絲敬意……他們平常的精神消耗得多大啊?葉秋還真不敢想。

後來因為話題帶到葉修偷身份證,葉修便說明了一下當年的行逕,沒想到話題就這樣兜到了離家出走的事。

「哦?那你那時也想離家出走,你是想去幹什麼呢?」葉修問,葉秋一怔。
「呃……我……」
這要他怎麼回答?難不成還要當眾說出來嗎,因為我喜歡你?因為你不喜歡我?網吧老闆娘看著呢!葉秋一時語塞,同時腦袋也為了編造藉口而高速運轉起來。
「或者說,你當時有理想嗎?」某人還在咄咄逼人,無法無天了這!
「我當時的理想……就是離家出走……」葉秋乾脆自暴自棄。

無視一旁老闆娘噴飯的表情,葉修將話題繼續了下去。也是這時,葉秋才第一次聽說了家裡放任葉修在外當電競選手、以及葉修阻止葉秋離家的原因。

「所以說,現在馬上給我回家過年去,我到了時候自然就會回去。」結束一長串的解釋後,葉修神色如常道,而葉秋聽得是一愣一愣。
所以……葉修離家只是單純想打遊戲,又擔心自己一去不回而已?
確實他離家是為了避開葉修,所以既沒目的、也沒設期限--如果葉修一輩子見到他都尷尬,他也的確可能就這樣一直在外頭遊蕩下去也說不定。葉修身為哥哥的一番話確實解除了葉秋一直以來的負疚感,同時得知對方根本沒把那陣子的尷尬放在心上,又讓他有那麼點失落。
葉秋不發一語。
這樣不是很好嗎?庸人自擾的問題都解決了。並沒有他所想像的什麼水面下的暗流,自然也就毋須導向正確方向了。並沒有他想得那麼複雜,他也不需要搬出家就能解決一切。

沒有比這更好的結果了不是嗎。那麼,心頭些微的失落又是什麼呢。
無視那殘存的一絲惆悵,葉秋淡淡笑了。
「明天回去也不遲。」語畢他望向陳果問道:「老闆娘,借住一天方便嗎?」
「借住多少天都沒有問題。」陳果立刻答道。

對於葉秋厚著臉皮跑來嘗試庶民生活,葉修意思性地吐了幾句垃圾話,卻也沒真的阻止。令葉秋有點意外的是葉修隔了十幾年,竟然還記得他愛吃的菜。相較下葉修跟兩個妹子同住一起的事都沒那麼有衝擊性了。

長年的感情終於畫上了不太完美的句點,為了慶祝,葉秋還要了平常很少碰的酒來喝,本想說讓葉修挑他平常喝的酒就好,沒想到葉修自己並不喝酒,最終還是得由葉秋自己跑上樓和陳果一起挑。葉秋對酒類不是那麼了解,隨便亂挑的結果就是初次明白了自己酒量原來淺得不可思議。

但是這些回憶都不壞。等過了這天後,一切就能回歸正常。
皆大歡喜。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