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一以貫之

Welcome to my blog

暗流(全職/葉修x葉秋)-4



※新刊《暗流》試閱

第四章

那天晚上葉秋本想體驗下一般人的生活,不過意外不敵很少沾的酒精而早早睡了過去。隔天醒來時,葉秋發現自己躺在那小小的儲物間裡。被搬到這裡之前的記憶已經有點模糊,只記得自己應該是被葉修塞了進來,而他一沾枕就睡個不省人事--葉修也不太可能讓陳果幫他脫衣脫鞋,所以看來大概就是葉修處理的了吧。

葉秋好玩地打量了下跟老家相比既暗又窄小的房間,這才起身把衣服鞋襪一一穿了回去。當他推門走出儲物間後,就見孿生哥哥正在原本自己預定借用的客廳沙發上睡得安穩。

似曾相識的場景,跟多年前的那一天很像。但葉秋這次沒直接走上前去,而是遠遠打量了下陳果緊閉的臥室門,不禁覺得有點好笑。
--結果到頭來葉修也沒有借睡陳果的房間啊。葉秋鄙夷了下自己有點開心的下意識反應,還是走過去推了推窩在被子裡的青年。
「葉修。去睡你房間。」葉秋道。
葉修模模糊糊咕噥了幾聲,就是沒起來。這既視感真不是普通的強,葉秋回憶兩人小學時冬天在被窩裡互踢要對方先起床的情景,一把拉開了蓋得嚴實的冬被。
「起來起來,換個地方睡。」葉秋從脅下撐起自家哥哥,推開小儲物間的門,重新上演了一次前晚的場景。葉秋剛起來不久,被窩還留有點溫度,而床顯然也比沙發舒適多了,葉修被塞進被窩裡後很快又睡了回去。
葉秋把被角掩好便轉身洗漱去了。前一晚嚴格說來沒吃到什麼東西,葉秋的肚子實在餓得慌,沒能從葉修口袋裡掏到鑰匙,只好把大門虛掩著就出發買早餐。新年沒什麼店營業,他繞了一圈也只好用超市食品將就將就。
大清早沒什麼事做,網吧裡也沒電視,葉秋一個人吃完早餐,又把衣服都拿下樓來,時間距離該前往機場的時刻還是綽綽有餘。雖然想開台電腦來玩,但他又不敢亂動別人的吃飯工具,只好無聊地邊喝牛奶邊等待其他兩人誰先下樓。結果是陳果先醒了過來--而不久後又來了另一個妹子。

葉秋並不認識蘇沐橙,但對方顯然是認識他的。知道他的存在、又能拿禮花筒惡整葉修的人,關係鐵定是不錯。算上那個沒見到面但和陳果同樣跟葉修住一起的妹子,自家哥哥這還真是挺受歡迎的啊?說不定其中就有喜歡的人呢?一面和陳果及蘇沐橙談論葉修的酒量,葉秋腦裡忍不住瞎轉著一些無聊念頭。
他本來就沒打算在H市待很久--畢竟兩個兒子新年都搞消失實在不是他做得出的事--不久後總算等到葉修下樓來,他雖然還沒能知道葉修平常在網吧用電腦幹嘛,但也差不多得離開。
臨走前,葉秋揮了揮手招呼道:
「我走了,混賬哥哥!」

葉修並沒有回頭,神情專注地看著螢幕。不管當初讓葉修離開的原因是什麼,至少他現在過得很舒心,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這點是事實。
五年來兄弟第一次見面,昨晚又在酒醉中過去,葉秋很想再多說些什麼,不過始終想不出來。葉秋最後還是沒出聲叫葉修,朝陳果和蘇沐澄的姑娘揮揮手,就這樣離開了。
「他走了。」陳果似乎有看見葉秋原本走前還打算說些什麼,於是朝葉修道。
「知道啊,我聽到了。」葉修說。
「那你一點反應也沒有。」
「有啊,我的心都碎了。」

陳果自然是沒把葉修沒個正經的回答當一回事,蘇沐澄則巧妙地將話題帶向葉修住的儲物間去,葉秋的來訪彷彿沒有發生過。後來的新年長假蘇沐澄乾脆賴在了興欣網吧裡,直到初四那天陳果拜訪親戚去,只剩葉修和蘇沐澄兩人到街上亂逛,葉秋的事這才又被提起。
「說來,葉秋好像很驚訝我知道他。」蘇沐澄一面好玩地拿衣服往葉修身上比,突然說。
「哦?」葉修隨口應道。
「我怕他深究原因,就趕緊把話題轉到禮花筒去了。」
「那貨有時很敏銳的。」葉修笑。
「跟你挺像。」
「那當然了,一樣的基因。」葉修無奈地一一接過越來越多的衣架。
「不是,我是說個性。」
「是嗎?」葉修一口氣將衣服全掛了回去。蘇沐澄抬頭盯著他的表情,似乎想深深八卦一番,不過從葉修毫無變化的表情中什麼也沒得到。
榮耀圈的女神側首看著情如親生兄長的青年,不禁出言道。
「你還是沒想出答案嗎?我看他都快放棄了。」
「唔,等奪冠後再想吧。」
「你從第一賽季就這麼說。得了冠軍後,又說等連冠再說。」對於葉修難得的優柔寡斷,蘇沐澄笑了起來。
「冠軍總是不嫌多的。」葉修試圖轉移話題道。
蘇沐澄拉著葉修往下一間店前進,又道:
「我倒覺得你心裡早就有答案了,就是不知為何一直拖著。」
「身為一個好哥哥,總是得多為弟妹的未來著想。」葉修聳了聳肩。
「我看他不一定在乎。」蘇沐澄隨手拿了頂帽子戴上,「他跟你思考方式很接近。」
「但論大局觀,他可就弱爆了。」葉修對於吐嘈弟弟向來是不遺餘力。
「再怎麼弱,也不會比現在的嘉世更差了。」蘇沐澄湊到鏡子前看了看,很是滿意。
「話說回來,現在和孫翔配合得如何?」葉修跟著蹦蹦跳跳的蘇沐澄到櫃台付了帳,成功將話題轉到了榮耀。
談到這話題,少女的臉立刻垮了下來,十分喪氣地說:
「還是沒辦法,孫翔始終沒配合意識。不如我也轉攻擊手還快些。」
「目前來說也只能這樣了。」葉修同意。

葉秋自然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後還有這番對話,對他來說,不管喜不喜歡,這段H市的旅途就是一個句點。當然感情從來不是個可以自由收放的東西,但它可以被一點一點地收進心裡的最深處。
至少葉秋是這麼希望的。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About this site
About me
聯絡方式:btxjm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