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間的二三事(全)

2011/07/23
一般人都會同意,其實青梅竹馬很難陷入愛河。



說鬼故事時不小心嚇到閃尿;騎腳踏車撞樹撞房子;上課被惡夢驚醒還尖叫--當諸如此類的事總是不經意在相處時浮上心頭 ,你就再也沒辦法把對方的臉和情色 二字聯想在一起。

爸媽南下朋友家作客,妹妹畢業旅行,家裡只剩老哥和自己兩人,顧雲飛忍不住想小跳步--今天又是光明正大在客廳播A片的好日子,自從爸爸被黃色鬼屋的店員說動買下一套家庭劇院後,他不知期待這一天到來有多久了!


青春期精蟲衝腦的男孩都知道,看A片最害羞的莫甚於被家人撞見。他可以體會變形金剛的主角被媽媽誤會;還提出「你可以叫它Sam’s happy time 」時,那種惱羞到想毀滅世界的感覺。在家裡撞見過他用大電視看A片的只有老哥一人,他也很慶幸那時不是老媽突然打開大門,否則以老媽的個性;過不久她的好友、鄰居和所有親戚都知道他長大了 。



相較下老哥雖然個性惡劣又嘴賤,不過卻從來不干涉他的小嗜好;所以他也愉快地在魔王眼皮子底下大啖A片,時不時十分良知地問老哥要不要交流分享,不過總是換來輕蔑的一笑。感覺像是同情純情處男只能透過這可愛又青澀的小愛好排解需求。


雖然待會老哥下樓吃飯時,又要對他心愛的女優評點一番,不過他今天心情這麼好,好到翹了每週五晚上的數學補習;是不會計較那一點點苛薄話的。



此時他並不知道沒幾十分鐘後;他將會為了翹課的事感到後悔 。


隨著鎖彈開聲響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看來老哥應該待在房間裡吧--顧雲飛心下竊喜,天時地利人和啊,正要衝回房間拿出最火辣熱情的收藏時;三樓不尋常的氣氛令他卻步了。


三樓只有三個房間,分別是自己、老哥和老妹的,最年長的魔王很自然地擁有優先選擇權--所以他的房間離樓梯最近;擁有兩個窗子、採光和通風都最好,顧雲飛和顧雲安完全不感到意外。


但顧雲深當初的選擇埋下了今日悲劇性的後果--對顧雲飛來說很悲劇性。


三樓及樓梯的燈全是暗的,這不算什麼;魔王本來就是夜行性動物,不會在區區樓梯間跌倒--但是連房間都沒開燈;這可就詭異了。



之所以能察覺房內狀況,全歸功於房門洞開,像隨手一推般留下好大一個空間,足夠讓顧雲飛直接目擊房內左側的床 。他覺得自己頭上開始出現警示燈-玩家生命垂危 都會開始紅紅一閃一閃那種-哥哥大人坐在床沿,另一人則跪在地板上、某人雙腿間,臉部正對著男人比生命還重要的部位。


「唔、……」地板上的人有些痛苦地發出呻吟。

黏膩水聲和斷斷續續的喘息,用懶X 想顧雲飛也明白那是什麼。


--竟然直接帶人回來!我輸了!

「你可以繼續慢慢來,我弟今天補習。」顧雲深好整以暇地用手指纏繞著對方的髮尾,腳倒完全不那麼一回事地踏住兩腿中心的器官,微微下壓。


我已經回來了啦 。顧雲飛在心裡回答,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很想模仿當初老哥撞見自己看片時,哼笑一聲大剌剌穿過他面前的跩樣--不過總覺得跪在地上那背影好是熟悉,應該今天 才看過的,那制服分明是他們學校--



「幹!老陳!」他忍不住驚聲尖叫。


聽見髒話而轉頭看向走道的兩人一臉錯愕;跪在地上疑似他童年玩伴 的人嘴裡還含著那話兒。佈滿情慾的表情太過成人;彷彿不再是好友的臉,畢竟和平時滿口垃圾話的樣子一點也搭不起來,另一人「除虐待人外什麼都不感興趣」的表情倒和平時相差無幾,不過顧雲飛從沒正面目睹過老哥的驕傲 變身後的模樣,感覺亂新奇一把又有些尷尬。



「……繼續。」似乎不滿氣氛僵滯,魔法青年(?)的魔法棒又開始懲罰好人 。

「欸、」制服少年顯然慌了想往後退去;不料一把被扣住後腦繼續抽插,下身也把持在魔王腳中,好友見逃不了;乾脆閉眼想假裝第三者不存在,又像暗示他識相點趕快走掉。



不過顧雲飛一直都是個大白目 (老妹說的),所以他傻傻站在樓梯口看完了整齣真人顏射秀,心裡還想起一句致理名言「生活就像強暴,反抗不了只能學著享受」;覺得這句話套在這情況再適合不過。兩人完事後;制服少年睜眼想抹掉臉上的徒子徒孫 ,赫然發現樓梯口的傻瓜還站在那;反射性像看到鬼一樣破口大罵。


「幹你怎麼還沒走!」

「我為什麼要走!這我家!」

「你沒看見我……我們在忙。」


忙你個大頭鬼。牛仔都比你忙。


那個咬到舌頭般的結巴辯解;其心虛簡直像偷腥被抓包,不過這也幫助顧雲飛找回方才失落的衝擊性記憶。看見好友和自己哥哥在那個,比前些日子考了全班第十五名更恐怖,導致他一下子忘了哥哥大人還站在一旁;喝著從小冰箱拿出來的礦泉水。

(幹!為什麼他有自己的小冰箱,我只是插兩台電扇就要被媽說浪費電)


看損友一腳踏入冥界,不救他我還是個人嗎!


「幹!你有病喔!我哥是個惡魔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是啊 !」好友比我更大聲。


原來他有自知之明。


「那你幹嘛還跟……跟他……」

「可是我……你幹嘛結巴」

「你自己還不是!老陳你怎麼了?你有這麼飢渴嗎?」

「我……」陳騫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我懂了,你有什麼小辮子被他抓到。」

「也不……欸、是」

「我就知道,你跟我從小難兄難弟,怎麼可能跟那些鬼遮眼女人 同見識。」



難兄難弟這點不是說假的,整個德川家康社區(為什麼一個台灣鄉下小社區取這名字;我到現在還是不懂,我個人比較想叫伊達政宗)從以前到現在出了兩個魔頭 ,

一個姓陳,

一個姓顧。


姓陳的是陳騫他哥陳閔文,姓顧的是我老哥,他們兩人還是同學 。


這附近的小孩子幾乎都聽過這兩個不可招惹的煞星之名,兩人嚴格說來還算是成績優良,只是一人從小被當小祖宗養大,另一人聽說國小時家裡很窮曾經被欺負,母親改嫁也跟著搬家轉學後;認識了長大的魔星,體內凶性不小心 被引發出來。


老哥,你真是罪過。


後來?後來有很多兩人聯手打天下的故事,國中還差點被記大過退學;到此為止都是附近小孩心中的英雄(?)傳說,也多半是顧忌這段歷史;每個小孩都對我哥和閔哥畢恭畢敬。


好不容易在家長求情下沒被退學的兩家長男,乖乖向父母發誓上高中 後金盆洗手(所以他們還是作威作福到國中畢業,收了很多畢業賀禮),從此之後對人彬彬有禮;所有適齡少女立馬忘了他們過去兇神惡煞的名聲,鄰居互相串門子時還不停目送秋波 ,

幹,女人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的生物。


於是全世界繼續被煞星折磨虐待的就只剩下兩個半 小孩--我,以及陳騫。

(顧雲安算半個,老哥對她特別手下留情,性別歧視!)這還不算國中老師一聽見我們名字,立刻用驚疑眼光打量所受的心理創傷。


「就是說啊,我明明只是……」陳騫總算是被我打動了,準備開始傾吐心事,臉上那些玩意兒也跟著衛生紙進了垃圾桶,讓我不那麼尷尬。


「只是怎樣?不要怕說出來,人生還是有希望。」雖然我只是八卦本性發作。


「老子不吭聲,你們就當老子死了是不是?」此時顧雲深放下空了的寶特瓶。

「你幹嘛、我正在拯救羔羊 脫離魔掌。」

「哦?我立刻叫陳閔文來讓你也體驗看看地獄的滋味 。」

「你屁,閔哥那麼溫柔 ;才不會對我怎樣。」

「你可以問陳騫。」老哥冷笑一聲,按下速撥鍵1。「喂、阿閔。」


於是我看向陳騫,這傢伙被閔哥虐還要被我哥虐,實在是太可憐了。不像我,雖然跟顧(ㄉㄚˋ)雲(ㄇㄛˊ)深(ㄨㄤˊ)朝夕相處,至少閔哥還是我的溫柔鄉 。


「呃、這個,其實我發現了一個秘密……」陳騫看起來內心十分掙扎。


旁邊的顧雲深已經開始和老(ㄊㄨㄥˊ)友(ㄏㄨㄛˇ)閒聊。


「是什麼?跟你被我哥亂來有關嗎?」

「我就是發現了秘密,才會被我哥賣給你哥……」

「好啦不要再賣關子了,快告訴我。」

「我哥喜歡你 。」




「啥?」


「我兩年多前發現了這件事,然後就……」

「兩年多?你瞞著我跟我哥交往兩年多?」我又得知了一件驚人事實。



一旁的魔王已經收線,那個笑容看起來竟比以往邪惡十分。

「阿閔說他馬上過來。你自己做好心理準備。」


總覺得頭皮隱隱發麻,我錯了,好學生不應該翹課回家看A片的!
「呃--我想,補習班大概還有一小時的課可以聽。」



「放棄吧。」羔羊同伴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
「是啊。」顧雲深的手機響了,他笑著拍了拍陳騫的背要他去開門。


「再善心提醒你一句。今天我們家沒有大人在。」


------------------END--------------
雖然看起來像是家暴史 ,但請大家相信打是情罵是愛的真諦,

兄弟間不就是要互貶互刺才叫兄弟嗎?

其實哥哥們很友愛弟弟們,真的(艸)

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很像列強剝削殖民地 而已(艸)(好爛的比喻)


◎陳閔文和陳騫是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

◎陳閔文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因母親改嫁搬進社區。

◎哥哥們的速撥鍵1是彼此,不過他們其實記得對方號碼。

◎顧雲深是念心理系的。

◎兄弟差五歲,顧雲深和顧雲安差七歲。

◎原本星期五晚上是哥哥大人和陳騫愛的約會時間。


這篇主要是想表現哥哥們過去有多威……現在也很威。

那麼下回見:)
comment (0) @ 原創BL短篇-現代背景
<< 續兄弟間的二三事(全) | 叔姪間的二三事 (全)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