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地質系的嗎?(大學擬人/台政)

2015/07/02

※CWT40新刊試閱,出書版會再修正。


簡單的人物介紹,因為形象崩壞,愛校的校友們及在校生請慎入:

臺大-個性機車的最高學府。家住大安區的全台第一地主(比較對象是其他學校)。
政大-個性機車的假掰文藝青年。家住成天下雨的木柵山邊。

兩人關係為半敵(※單方面的敵意)半友。
另外,管家=校長。

-----


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飽受多年淹水之苦後,政大終於存錢買下了一座山。

--要是能把一些建築物挪到山上,以後每逢淹水可就不用搶救資料了!政大打著順便整頓家中格局的如意算盤,興沖沖來到了公館。由於他平時就常因研討會或各種理由出現在臺大家,警衛對政大的來意不僅沒有多做詢問,甚至連打個電話通報上層都懶,直接就放了公務車進校園。

於是當政大駕輕就熟晃進臺大書房,看見裡頭的青年臉上出現一秒疑惑時,政大頓覺心情十分良好。

「嗨,早安啊臺大。」
「……今天有研討會?」臺大用眼角瞥了一眼桌曆,上面沒有任何註記。
「沒有。」政大看著對方露出「那你出現在這裡幹嘛」的狐疑眼神,啪地一聲將手上的紙卷放在辦公桌上,道。
「今天來是有事想委託你。」
「哦?」青年望著圖卷在自己面前慢慢攤開--是張地圖。臺大抬眼瞄了左上角標示,大約猜到了七八分。

那是政大家的地圖,圖上有塊用紅色標出的區域,應該是日前聽說那塊政大新買的山坡地。這傢伙特地跑來他家,大概跟這塊地的處置脫不了關係……看對方那得意的表情,「順便」炫耀一下大概也是目的之一。

臺大不動聲色將視線由政大臉上抽回,而同時青年大約想說可以進入正題了,抬手指了指那塊特別標出的區域,滿心期待道:

「我最近剛買了一座山,還在想要怎麼處理。」
「然後?」臺大一派輕鬆地靠上椅背。臺大的毫無反應雖然讓政大有點失望,但這也在意料之中。

可惡的地主階級,看來區區一座山果然沒辦法讓他有什麼反應。政大自討沒趣地收回手指,繼續說了下去:
「總而言之,想拜託你幫忙規劃我家。」
「可以啊,有錢好辦事。」(註一)
「多少?給個友情價七折? 」買一座山還是對荷包有點傷的,政大忍不住討價還價。
「還想打折?從今以後友情也打七折吧。」

什麼,臺大原來有把他當人看嗎。面對意外的回應,政大不禁驚訝。
面對政大奇妙的沉默,臺大不自在地咳了一聲,敲敲桌沿,道:「原價。」
「好吧。」政大也沒堅持。

如此這般,政大家就發包給了臺大進行規劃。
政大原本以為只要在家翹著腳準備驗收成果就好,沒想到好景不長,某天雨後,那座山竟然發生了土石滑落。當政大被管家拉到現場察看時,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眼前的坍塌感覺不太妙,但也搞不清楚是地質問題還是什麼其他問題--關於這點政大也不打算自己揣測,交給專家比較快,於是他立刻下山打了通電話。

面對他請求支援,臺大倒也爽快地答應了,沒過多久就抵達了現場。
政大跟在對方身後四處繞,忍不住緊張地問:「是水土保持問題?」

臺大自來到現場後就陷入了異樣沉默,竟然沒有損他個幾句,像是「靠水水淹,靠山山垮,你該不會是掃把星轉世?」之類的,這實在不妙,山崩的情況可能比想像中嚴重啊。政大的憂心都快從景美溪淹到校本部了。而臺大沒有直接回應他的問題,一面往回走,淡淡應道:「我叫我家負責地質的人過來。」(註二)

看來這傢伙平常討厭歸討厭,重要時刻還是不會胡搞的,政大忍不住在心裡感動了一下……雖然也只是在心裡。
「拜託你了。」政大從沒如此誠心誠意對面前的人說出這四個字,臺大聞言也只是點了點頭坐進車裡,並突然抬起頭道。
「你擔心也沒用,知道結果再告訴你。」
「買來的山崩塌,我不可能不擔心吧……」政大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天生衰運你也早該習慣了吧。買什麼賠什麼。」臺大聳了聳肩,語畢關上車門。

就知道這傢伙還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政大先是後悔自己好評給得太早,順便慶幸那些好評只有自己知道,同時也不忘回擊:
「最倒楣的就是認識你。簡直折壽三百年。」
「嗯?剛才風大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你是說不需要我幫忙測地質了嗎?」臺大無中生風地假裝重聽。
「我說一路好走!」政大怒己不爭,但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
「不用客氣,額外工作我估個價再報給你啊。」青年滿面笑容。

政大忍住不將兩手最長的中指舉到面前,也端起最誠心的笑容:
「你不是很有錢嗎?」
「錢不嫌多,呵呵。」
政大還是送了對方一個往下的姆指,不過臺大的車在同時間發動,他不知對方是否有順利收到這個手勢,再比一次又顯得很愚蠢,只好作罷。

***

自那之後又過了好一陣子,連政大自己都快忘了這事時,臺大才又再度出現在他面前。
臺大突然出現,政大原本還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瞥見對方手上那疊資料的封面。

「情況……如何?」政大不確定自己想不想知道答案,看對方表情,似乎不是好消息。
「你自己看吧。」臺大眼神半帶同情地遞上資料,然後眺向遠方。

那份資料其實頁數不多,但政大拿在手裡卻重如千斤,每翻開一頁,心頭便陡地下沉一分。他硬著頭皮一頁頁翻完,卻沒發生什麼否極泰來的結論。

「嗯……也就是說,這座山活動斷層過多,可用之地只有……三成?」政大感覺自己聲音有點抖。
「如你所見。」臺大決定好心地給予一點正面能量。「『還有』三成啦。」

於是政大盯著那份報告陷入了沉默。
看著眼神已死的同僚,臺大努力維持面癱。雖然平常損政大時他一點也沒在客氣,不過這時還是收斂點好,才能再看他內心掙扎一下。打定主意後臺大好整以暇地擔任起政大心理觀察家,只見青年時而沉思,又掙扎地翻開那份報告,這動作反覆幾次後,才終於放下那疊紙。

來了嗎!臺大盡力不讓看好戲三個字的任何一字顯現在臉上,眼帶鼓勵地望向對方。而青年抬起頭,似乎在蘊釀情緒,好半晌才擠出聲音。
「可利用的部分真的這麼少?五六成應該有吧?」
「你就別逃避現實了。」看在同情的份上,臺大延遲了半秒才吐槽。
「不然就是因為貓空雨下太多,土質比較鬆軟,才會測起來感覺斷層較多……」某人硬是不死心。
「不才在下孤陋寡聞,竟不知下雨能造成斷層活動,您是地質系的嗎? 」

臺大望著青年聞言臉色一變,接著硬了--拳頭硬了。政大的拳頭在空中停滯好幾秒,又軟了。臺大太熟悉這種劇情轉折,所以其實沒有多緊張。以他對政大的長年了解,在那幾秒間對方的心境恐怕是這樣轉變的,從「幹臺大你嘴一定要這麼賤!」,到「不行還有求於人,不能撕破臉,要像個大人」,最後是「老子就是不爽忍!就算不能罵髒話也還是要說點什麼!」

而臺大的推測無誤。對方拍桌而起,髒話修飾了半天,實在想不出什麼能皆大歡喜的替代用詞,最後只好怒罵:
「你怎麼會懂我的心情!不然你家跟我換啊!」

低地淹水、高地山崩,他家簡直堪稱浮洲上的住宅啊!政大見對方沒什麼反應,忿忿不平地又坐了回去。臺大見青年如此沮喪,倒也沒有落井下石說「政府這麼便宜賣給你的東西,沒有全崩已經很好了」,轉移話題般地問:
「還要我幫忙設計你家嗎?」
「要……」政大毫無生氣地吐出一個字。
「那我回去了,放心吧,雖然只剩三成,我會盡最大效率利用你這座山的。」丟下這句話後,臺大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地離開了--政大聞言簡直都快感動。

其實臺大這傢伙人不錯啊,好吧。要是他沒有因為找臺大規劃校地、以至於拖了點時間還沒開工,這會山上的房子豈不都垮了--提早知道這座山斷層一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算了再想也沒用,剩下就交給臺大吧!政大自我安慰地想,對於臺大的兩肋插刀相助產生極高的好感。直到沒多久後,那個住公館的田橋仔帶著計畫書,再度現身於政大面前。

而上頭畫的示意圖遠超乎了政大的想像。
「……你解釋一下這個遊樂設施是什麼。」政大感覺自己指著示意圖的手指在發抖。被氣的。
「你看不懂下面的附註嗎?那不是遊樂設施,請正名為『綠野體能活動區』。」本人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樣子。
「那你後面寫的『郊遊烤肉區』和『露營團康活動區』總不是我看錯了吧!」
「你還漏了『景觀公園區』。 」青年好心提醒。(註三)
「是哦。謝謝你善意的提醒呢。」
「不客氣不客氣,應該的。」
「應該什麼啊!」政大總算爆發。「就算我家地層有問題不能蓋太多房子,也不至於要改走觀光路線吧!」

--此時的政大,還不知道這句話若干年後將會大打自己的臉。
「保留梅花林,假日還有打發時間的去處,你有什麼不滿嗎?」臺大一臉不以為然。
「當然有,我假日都往市區跑啊!你蓋這給誰用,露營?我為什麼不住自己家就好,要露宿在山裡面?」
「自然不是給你用的。是給假日想到郊外踏青的都市人用的。懂?」
「我、也、是、都、市、人、好、嗎?您腦中的台北市地圖還沒更新到木柵鄉嗎?」
「幾年前才併進台北市的邊陲地區還是算了吧,晚上黑壓壓的很可怕。」
「數十年前你住的地方不也是郊外。」政大冷笑一聲,又道。
「歸根究柢,我為什麼要花錢蓋設施給你自肥啊?你假日沒別的地方好去嗎。」

臺大但笑不語,笑得青年心裡發寒,這才開口。
「真意外,你認識的都市人難道只有我一個?」
「是『把別人家當自家後院』的只有你一個。反正我不採用你提的這個規劃方案。」
「你對烤肉區到底有什麼好不滿的?你家的人也可以用,我覺得挺好的啊。」
「他們去河邊烤肉不就好了。」政大怒。「這座山可用的地方已經很少了,你想想我的立場啊!我還有很多想擴建的建築物!不蓋這裡我還有哪裡可蓋?」

「一座山不夠你不會買兩座?」臺大云何不食肉糜。
「哪有你說的這麼輕鬆?而且這樣我辦公室怎麼辦,還是會淹水啊!資料每年都泡水,我本來想把辦公室往高處移,但你設計的房舍完全不夠啊!」
「那你把辦公室設在二樓以上不就好了嗎,水也不會淹到二樓吧? 」
聞言,政大陷入了突如其來的沉默。

啊。踩到痛處了……臺大頓時意會,忙不迭在駱駝身上加碼最後一根稻草,他可是每次都很期待此刻到來呢。
「莫非,你從沒想過把辦公室搬到樓上?」(註四)
「……」沒有回應。政大只恨自己想不出任何理由,好說明他為何不這麼做。於是在長長一段時間找尋理由未果後,青年最終只說:
「滾回你的公館。」
「呵。」

從此之後,政大家裡多了一座山,但大半部分沒有規劃,學生還是老樣子在河堤上烤肉,當然也沒有露營區。
而政大家裡的眾多辦公室……多數挪到了二樓以上的樓層。總算擺脫了資料的水患威脅。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END-

註一:實際上台大園藝所有沒有收錢不知道。
註二:當時台大園藝主動轉介台大地質幫忙測定地質,真是好人。
註三:以上出現的所有規劃,全都真實存在於當時台大幫政大規劃的校區設計中,還有附手繪預想圖。規劃動機不明。但顯然是沒被採用,政大才至今都沒有烤肉區。
註四:政大過去曾因淹水問題將辦公室移至較高樓層,但正確時間點未知。


關於兩校的個性及關係為什麼會被設定成這樣,主要是看各種資料時的感覺,
簡單說就是政大各種對台大的不爽(爆笑),舉例而言校方記錄中可以很平常地出現這樣的內容:

"既使台大那種二流大學也可以教出一點五流的學生。"(大意如此)

赤裸裸的敵意真是太歡樂惹。然後即使罵歸罵,該記錄中關於政大的未來發展,
有一半舉例是說明台大做了什麼。政大應該跟進...........校方莫再傲嬌(爆笑)

附帶一提雖然關於台大為什麼要規劃烤肉區是妄想的情節,不過校方某次會議記錄中出現了這樣的句子:

"很多台大教授在假日時,都會稱讚政大的環境十分優良。"

為什麼是假日..............?這點完全是個謎。
總之本子裡的正文大概都會跟這篇是類似風格,史實兩分、吐嘈四分、妄想四分,
如果毀壞大家對母校的形象(?),真的是很對不起XD

最後容我說一句,為什麼不採納烤肉區啦!!!!!!
comment (0) @ 大學擬人
<< 兄弟(大學擬人/台政) | [CWT39新刊]貓科動物豆知識本《獵豹不是豹》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