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大學擬人/台政)

2015/07/20

※CWT40新刊試閱,出書版會再修正。



時光流逝,不知不覺也到了1960年代。

政大沿著毫無遮蔭的椰林大道緩步而行,炎熱的酷暑彷彿要把人體所有水分都蒸發掉,但悶熱的空氣卻又使得水分悶在皮膚裡,弄得人渾身不舒服。政大忍著直射在臉上的豔陽,眼角餘光好不容易掃到想找的那人在門廊陰影處,立刻就閃了進去。

這麼熱的天氣,政大也沒力氣寒喧了,開門見山道。
「喂,有事找你商量。」
「說。」台大也同樣惜字如金,蹲著不知在搗鼓什麼。
「我想跟教育部要個弟弟,你覺得他會准嗎?」
聞言,青年總算抬起頭,疑惑地重覆道。
「要個弟弟?」
「嗯。」政大點了點頭,沒急著繼續說下去,而是指向台大手中的金屬桶。
「那是什麼?」
「自製冰淇淋。(註一)要嗎?」見對方忙不迭點頭,台大才又加上了條件。「想吃就幫我搧風,扇子在那。」

基於有工作才有飯吃的概念,政大對於被使喚倒沒什麼意見,拿起板凳上的扇子就有一搭沒一搭地幫搧起風來。大概是因為在他來之前,台大沒辦法自己邊搧風邊弄冰淇淋,出了一身汗,看的人都覺得熱。

政大同情地稍微加了點風速,隨口問道:「你為什麼不去有電風扇的地方弄?」
「只有圖書館和辦公室有電扇,你認為在那弄食物合適?」
「好吧。」政大聞言也不再說什麼,繼續擔任人肉電風扇。不過他畢竟不是幹這種活的料,沒幾分鐘換了好幾次手後,終忍不住又出聲:

「……吃個冰淇淋,何必這麼累?去海源(註二)吃不好嗎。」
「那是刨冰,跟冰淇淋怎同?」
「你也未免太囉嗦,能消暑不就好了。」面對講得頭頭是道的某人,政大無言地翻了個白眼。

不過這樣一回想,好像從他剛認識台大這傢伙時,他就已經對食物很囉嗦了。在戰後還很貧困的那個年代,台大因為家裡食堂每天都是白粥加花生米(之類的菜色),為了加菜,他不僅弄了耕耘社自己種菜;又辦了個什麼健康社來自製豆漿(還賣給學生),再不然就是特地搭萬新鐵路(註三)到萬華市場買便宜的肉(註四)……而且好幾次政大來他家商討事情,最後都會莫名變成吃吃喝喝的行程。

莫非這傢伙其實是個隱藏性的吃貨?
對食物不太執著的政大有些難以理解,不過拜這傢伙所賜它也吃了不少好店,而且台大農場出產的食物也是蠻不錯的……這樣說來,台大繼續當個吃貨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他可以受惠。政大一面神遊,直到台大突然出聲才回神。

「好了,接下來就等它凝固。」
「還不能吃?那我不就白做工。」政大很現實地立刻停下了人肉電風扇的工作,而下一秒蒲扇就遭原主奪了回去。
台大一面替自己搧風,說:「先吃海源,再回來吃冰淇淋。」
「結果還不是吃海源。」

政大隨口抱怨,跟在台大身後先去冷凍庫放冰淇淋筒,復又頂著大太陽往冰菓室前進,由於蒲扇沒了,政大只好時不時用自己的手增加空氣流動,但果不其然一點也不涼。他轉頭看了看周遭地上,卻只有大王椰子的落葉……那實在不太適合拿來當扇子。

「你為什麼要種這些毫無遮蔽效果的椰子樹?熱死了。」政大忍不住抱怨。
「不是我種的。」台大頭頂著在農場作業用的草帽,手上拿著蒲扇,除了一身襯衫西褲外,實在看不出半點第一學府的菁英形象。
「老管家種的?」
「算是吧,我哥他們也對這鬼主意貢獻不少。」

--「我哥」?這詞還是第一次從台大口中出現,令政大有些困惑。
「等等……你哥是誰啊?你不是台灣唯一的大學嗎。在我們來之前。」
「就其他帝國大學,現在都改名了。」

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這麼回事。政大努力從腦中挖出當時的敵國資訊,不過也只勉強記得最有名的兩間。
「啊,我似乎有點印象……東京大學和京都大學?是吧?」
「是啊。」
「所以他們跟這堆椰子樹有什麼關係?」
「……他們在我出生時,說『因為是台灣所以希望照片看起來有南島的感覺』。」(註五)
「……就因為這種理由?」

面對台大的沉默,政大還真是有些心生同情。雖說他住過的重慶、南京夏天也很熱,但來到台灣後,他才深刻理解了騎樓和行道樹有多麼必要。而大王椰子……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樹種。政大抬頭眺向椰子樹高聳的樹幹,以及頂端幾片稀疏沒路用的葉子,道。

「所以這些椰子樹很早就有了吧。」
「是啊。」台大沉默了一下,又道:「我小時候每年都會在樹幹上刻身高。」
「哦,想不到你也曾經有那麼可愛的時候。」政大忍不住調侃,見對方無言睨視,絲毫不想接話,又道:
「幹嘛一臉不爽啊?小孩子想在樹上刻年輪,這麼純真的事用可愛形容有什麼不對。」

「恕我提醒文科生的您,單子葉植物沒有年輪。」台大依舊面無表情。
「那、叫、文、學、性、比、喻、謝、謝!」政大恨不得用音量砸死對方。「說可愛是稱讚耶?直率點接受不行嗎?到底誰養成你這種性格的!」

「多謝誇獎,不得不承認這方面我和我哥流有同樣的血脈。」
「真不是什麼討人喜歡的血脈。」政大撇了撇嘴。

兩人在陽光直曬下沉默地走著,通過瑠公圳上搭的臨時木橋後,政大才又找了個話題:
「話說我從來沒看過你和你哥往來,你們感情好嗎?」

青年無言地聳了聳肩。
「聳肩是指不好?」
「不知道。」台大頓了一下,又道:「他們現在大概不知道怎麼跟我說話吧。」
「什麼意思?因為你現在講中文嗎。」

台大先用哼笑表示了對這推論的吐嘈,搞得政大心生幹意,才開啟尊口解釋道:
「我六哥……現在叫首爾大學的那個,他戰後大肆否定了以前所有的事。而我跟他一樣是海外的,其他兄弟大概是摸不清我的想法吧……所以我現在基本上是被放生了。」(註六)
「但你其實還當他們是兄弟不是嗎?」
「是啊。」
「那你主動找他們談談不就好了,例如握著他們的手說『我們就算分隔兩地,也是永結同心』……之類的。好吧,當我沒說。」政大試圖演出賺人熱淚的兄弟重逢場景,不過由於毫無演戲天份,台大的眼神讓他感到自己像個智障。

台大無言地又盯著對方幾秒,這才移開視線。
「我不是沒想過去找他們……當然,不是你示範的那種鄉土劇風格。」台大毫不在乎對方投來的眼刀,又停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將話說完。「只是我始終想不出適當的表達方式。」

「不就是飛過去,然後說一聲『我們是好兄弟』?」政大愣了一秒。
「不,那樣不行。」
「那你說說哪裡不行。」
「就跟夏目漱石堅持將『我愛你』譯成『月亮很美』一樣的理由。」(註七)

這典故政大自然聽過,他翻了個白眼,十分不以為然:「你們兄弟可以不要這麼難搞嗎?有事好好說出來不行?」

又不是什麼深情告白,就表示兄弟友愛而已,有必要這樣嗎?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不不,這句話在這裡完全不適用。」

此時的兩人還不知道,台大重新和日本的兄弟們搭上線,是數十年後的事了。(註八)而此刻兩人只是平常地走入冰菓室。台大輕車熟路地點了芒果牛奶冰,政大猶自打量價目表,將話題回到了最初的開頭:

「這麼說來,我還想幫我弟蓋個新房子……」
「原來你不是說說而已?」台大原本閒站在一旁,聞言驚訝地回首。
「是啊,我想試試我的教育理論實際成效如何。」

兩人揀了張角落的桌子坐下。雖然是大熱天,但店裡卻難得地沒什麼人。台大隨手將蒲扇放在一旁椅上,道。
「只要他們比你好一點點,有個正常人的智商水準,你就算教育成功了吧。」
「呵,他們只要別跟你們兄弟一樣性格扭曲,我就很欣慰了。」
「……他們?」台大沒漏聽關鍵字。
「嗯。我想跟教育部要個小學和幼稚園。」(註九)

政大開心地想像了下兩個弟弟的樣子,而對方露出的奇妙表情讓他有絲困惑:「……幹嘛?那什麼表情。」
「沒……我以為你會要個年紀比較接近的弟弟。」
「我就想教小孩啊,不行嗎?」
「用你那張臉?」
「什麼叫我這張臉。」

台大沒有回應,沉默地將上身往前探。桌子本就不大,這一湊臉自然貼得極近,眼裡幾乎只能容納下另一人的眼。政大原想往後拉開距離,但又覺得這種示弱般的舉動洩自己的氣,於是也硬挺著沒有動作。就這樣僵持了幾秒,台大忽又退了回去,托著下顎道:
「就是不適合露出溫柔大哥哥表情的臉。」
「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說中文好嗎?」政大挑了挑眉,譏諷地勾起唇角。
「你還是比較適合這個表情。」
政大還想再說些什麼,不過眼角卻瞥見店員尷尬地端著兩盤冰站在邊上,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也不知站了多久。

由於太過震驚,政大腦中只能不斷重播這一句話,那天後來他極度迅速解決完花生牛奶冰,然後就衝上公車回貓空了,因此也沒吃到手工冰淇淋,當那麼久的人肉電風扇形同做了白工,而且他暫時也沒臉再去海源吃冰了,天曉得店員有沒有誤會什麼不該誤會的事情。

唯一值得慶幸的只有教育部爽快應允了給政大添兩個弟弟的提案,政大實小和政大附幼很快就住進了他家。


-END-

---
註一:台大校方記錄中,曾有學生因想消暑而自製冰淇淋過。
註二:臺一牛奶大王,民國45年在台大附近開業的老字號冰品店。民國53年搬到現址,過去也曾名為海源飲料總匯、全成冰果店。
註三:由萬華經過公館、景美再轉至新店的鐵路線,1965年停駛,台北帝國大學當時有設站,鐵路拆除後為現在的汀州路。台北捷運的新店線大致與當時的鐵路路線相同。

註四:全都是台大校史記錄中曾發生過的事,耕耘社後來被政府懷疑與共黨有關於是被廢。
註五:當時台北帝大因為想要看起來有南島感覺,跟日本內地的帝大不一樣,所以選了椰子樹來種。
註六:首爾大學由京城帝國大學改名為京城大學後,一度關校又重新合併多校成立了新的首爾大學。據說韓國曾否定過去的京城帝大,猛力抨擊是殖民教育與帝國主義產物等等。
註七:據傳夏目漱石在擔任教師時,學生將英文的I love you直譯為我愛你,而夏目認為這樣的句子不符合日本人的感性,身為日本人不需要直接將愛宣諸於口,只要說「月亮好美啊」就足以傳達心意。
註八:台大與東大於2004年締結姐妹校,與京大2005年締結姐妹校。中間間隔的空白完全是個謎。
註九:政大實驗幼稚園、政大實驗小學原本是以實踐各種教育方式為目的。
comment (0) @ 大學擬人
<< 安土重遷(大學擬人/台政) | 您是地質系的嗎?(大學擬人/台政) >>

comment

留言:を送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